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别再上朋友圈“绑架式”拉票的当
2017-10-17 21:5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1017215231.png

网上充斥的提供刷票服务的投票商家。资料图

 

朋友圈大多数所谓的投票活动,很多时候并没有公平性可言,只是商家用来推广的一个手段,不仅如此,有的投票活动还暗藏收集、泄露个人信息的风险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各位朋友,我女儿正在参加××大赛,麻烦点进去,给17号投票,每天一票,可以连续投10天……”1013日周五晚,沉寂良久的小学同学微信群里,冷不丁出现了几行字和一个投票链接,裴欣(化名)瞟了一眼投票信息,是老家县城里某个培训机构举办的活动,得票最高者可获得1999元培训课程大礼包。

她撇了撇嘴角,将微信群设置成“消息免打扰”的模式。裴欣清楚地知道,接下来的10天里,这位小学同学每天都会“持之以恒”“准时准点”地为自己女儿拉票、求票。

“眼不见为净。”这是裴欣目前对所有投票活动的应对措施。

其实,最初朋友圈出现各种拉票、求赞活动时,裴欣是非常愿意帮忙的。大学同学群、高中同学群、工作群……只要有人在群内拉票,不管跟对方关系好不好,她都会立马参与,投上一票。

而导致她目前对投票、拉票如此反感的原因,是因为她渐渐发现,朋友圈大多数所谓的投票活动,很多时候并没有公平性可言,只是商家用来推广店面或者微信公众号的一个手段;不仅如此,有的投票活动还暗藏收集、泄露个人信息的风险。

 

“绑架式”拉票 名次造假无公平性

 

“半年前,一个好久不联系的朋友突然群发了一条拉票信息,让马上给她投票,我想也没想就给她投了一票。”裴欣只知道那是一家餐饮店举行的投票活动,得票多的前三名可以获得上千元的代金券。

本以为这件事儿就过去了,没想到过了两天朋友又急吼吼地群发了一条信息,大意是让大家不要再给她投票了,那个投票活动是假的,前几名都是内定的。

“发起投票活动的商家太可恶了,吸引这么多人,让我们关注微信公众号、投票,无非就是为了给店面打广告,结果还内定获奖者,合着就是在耍弄大家。”裴欣说,朋友对此竟然一丝歉意也没有,这是她第一次对朋友圈内的投票、拉票活动产生了厌恶和愤怒。

而比裴欣更愤怒的,是刚做妈妈的邱云。

两个月前,邱云给孩子报名参加了某电商平台举办的萌宝大赛,比赛的一项内容就是投票,根据票数选出前五名进入决赛。从来没有在朋友圈里拉过票的邱云,开始发动亲朋好友、同学甚至工作伙伴给孩子投票、拉票。

“半夜里醒来也要抱着手机看一眼票数。”邱云说,因为是孩子人生中的第一次比赛,所以全家人都特别卖力。但没想到,最后进入决赛的竟然是几个只有100多张票的孩子,而自己为孩子拉的票数早就超过了900

想起自己为了拉票打扰了那么多人,邱云气不打一处来,她向主办方不断抗议,并且将投票过程中的截图上传,最后主办方删除了公布决赛结果的页面,并重新发布了一张决赛名单,邱云的孩子果然在列。

“进入决赛我也不会让孩子继续参加了,完全没有公平性,参加它毫无意义。”邱云表示,自己一直为在朋友圈拉票打扰其他人而抱歉,“尤其还是这样的活动,以后绝对不参加任何投票活动,更不会再拉票。”

 

商家吸粉推广 坐收渔利

 

互联网分析师马继华认为,朋友圈拉票本质上只是一种最原始的增加粉丝的方法,简单粗暴。

“这些投票活动主要是把孩子的荣誉和父母绑架,让父母去推广,在推广过程中商家品牌得到了宣传。”马继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很多投票活动要求投票者先关注某一微信公众号,然后才能投票,这种方式对增加订阅公众号非常有效,虽然也有一些投票者关注以后会取消,但所占比例不大。

马继华表示,除了线上线下的商家青睐这类投票活动,很多“做号党”(指通过炮制文章等手段快速将自媒体账号做成大号盈利的人士)也会偏爱这种模式,因为最近微信公众号流量枯竭,“做号党”通过这种模式能快速吸引粉丝。

 

催生投票行业 专业人员投票软件一应俱全

 

不过马继华表示,这种投票活动已经出现好几年了,未来随着大家的警惕和厌烦,其宣传效力和涨粉效力将会逐渐削弱,人们投票的热情也会大大降低。

关于这一点,专业的投票团队似乎早已预料到,他们应运而生并发展出了多项成熟的业务。

“拉票还是找专业的团队,不要再去打扰亲朋好友了,其实他们心里很反感,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他们也投不了几票,你还欠一个人情。请他们吃个饭也得花几百块钱,还不如找我们,能拉一千多票。”深谙朋友圈交往心理的投票商家,对外打出了“诚实而扎心”的宣传语。

投票商家的生意,已随着这几年频繁的投票活动壮大起来了,目前包括刷票、投票冲刺、包名次等多项成熟的业务。

在网络上输入“朋友圈拉票”,就会出现各类的“专业投票团队”“百分百人工投票”等广告,更有甚者直接报价“10010元”,其后附着电话号码、微信等联系方式。

法治周末记者随机添加了几个投票商家微信,以需要拉票为由进行咨询,对方均表示,需要先看一看投票活动,不同的投票活动刷票的难易程度不同,报价也不同。

“有的投票活动是每个账号每天能投5次,可以连投10天,这种刷票快,收费低一些;但有的投票活动是每个账号总共只能投1次,还要求账号登录、填写个人信息等,这种刷票相对费时费力,收费也会贵点,毕竟我们的票都是人工一票一票给刷上去的。”一位名为“投票人工团队”的商家表示。

通过询问不同商家,记者了解到,这种自称“人工投票”的服务多以100票为单位售卖,价格在10元至18元之间,也就是说刷一票的价格在1元到1.8元之间。

为了验证这种刷票服务的效果,法治周末记者在一个粉丝人数只有两位数的微信公众号内发布了一项投票,并将该投票链接发给另外一位商家,对方报价18100票,并承诺为了看起来真实,可以慢慢刷票。

记者通过微信给对方转了18元红包,并向对方指定了投票对象。25分钟后,记者再看投票结果,发现其他投票对象的票数均为0,只有指定的投票对象票数为101票。

在交谈中,记者了解到,这些拉票团队经常会接到刷几千票甚至上万票的大单,买家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投票活动中获得名次。

“投票活动要想赢,不刷票肯定是不行的。”为记者刷票的商家表示,他们还有包名次、投票冲刺等业务,可以保证买家在投票活动中获得指定名次,或是在投票冲刺阶段晋级。

除了人工拉票,记者发现,还有商家在网上售卖投票类软件,这些软件最多十几元钱。据商家介绍,使用投票类软件,可以直接在软件中购买刷票、集赞等服务。

 

过度收集个人信息 暗藏泄露风险

 

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谢永江表示,朋友圈里的投票活动,除了能让发起方和投票商家获益外,对参加活动的孩子、拉票的家长、投票的亲朋好友而言,不仅没有任何好处,还可能导致后者的个人信息泄露。

多位网友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每次帮别人投票时,最苦恼的就是要登录投票系统,或者关注某一公众号,更有甚者,还需要填写投票者的个人资料才能投票。

谢永江认为,对于投票活动来说,除了投票人的名称外,根本没有必要收集其他的信息,让用户关注公众号、授权使用微信公众号登录网站、要求填写个人资料等都属于过分收集用户信息,“这些行动都是非常可疑的,他下一步要用这些信息干什么呢?”谢永江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曾经参与了某个评选投票活动,刚一开始,就有所谓的投票商家跟他联系,询问是否需要刷票服务。

“我奇怪的是,这些商家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还有,他们怎么对时间节点把握得这么准确?我觉得肯定是投票网站泄露出去的。”该人士说道。

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信息安全系副教授王伟也表示,朋友圈的投票活动,有一部分是在微信公众号内部发起的,其他大部分投票链接还要外联到投票网站,所以很大程度上,安全问题就聚焦在外部的投票网站是否安全,投票网站是否存在钓鱼链接等安全风险问题。

“不仅如此,朋友圈的投票本身就有隐私泄露的问题,包括被投票人的信息以及投票群体的个人信息。”王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投票之前必须让投票人使用微信号授权登录某网站的话,那么投票人的个人信息存在极大的泄露风险。

资深互联网安全专家、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高级合伙人邹晓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朋友圈投票活动肯定是泄露个人信息的一个途径,这些个人信息被收集倒卖后,结合黑市上已经存在的信息数据,进行二次加工,被贩卖给具有不同需求的商家。

“只能劝告人们,提高个人信息保护意识,投票前先判断一下这个投票网站的安全性;遇到过分收集个人信息的投票活动就放弃。”邹晓晨建议,“大家不要迷信朋友圈的投票活动,它已经失去的真实性和公平性,比拼的是好友数量、父母人脉等,完全没有意义;盲目参与,只会让活动发起方、投票商家、倒卖个人信息的不法分子获利。”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