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婚礼越来越“沉”
2017-10-17 21:1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一场在酒店策划的盛大婚礼。   资料图


婚礼上每一项“甜蜜因子”的背后,都需要大笔资金的支持。结婚贵、结婚难,已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家庭感到沉重不堪

如果当结婚都成了一种奢侈,是否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警惕和反思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结婚是大事。”短短半小时内,这句话已数次出自婚礼策划栾佳的口中,终于攻陷了程英的心防。

程英今年29岁,自9岁起,见证过的各式婚礼远不止二十场,既当过压床,还闯过婚房,也当过伴娘,甚至还曾被委任以“主事助手”的重任。

原本以为自己对于婚礼的策划和筹备算得上轻车熟路,可在筹备婚礼伊始,程英猛然发觉,“原本是我幼稚。”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大概就是程英筹备婚礼的样子。

程英深知筹备婚礼不易,也知道花费不菲,可她万万没想到举办一场婚礼竟要如此“精打细算”。

“捧花都要千元,租车的话每辆每日也要一两千元,酒店套房、甜品摆台……”程英尽可能详细地罗列着婚礼所需的种种开支,种类之多、数目之大,着实令法治周末记者感到惊讶。

不仅如此,婚礼主题也是款式繁多。“心目中的婚礼决定着婚礼的主题。”栾佳如此告诉程英,可在此之前,还有一件重要无比的大事没有解决。

 

婚礼策划最好提前一年准备

 

“婚期是哪一天?”程英表示,这才是一场婚礼的起点。只有确定了结婚的喜日,关于婚礼的一切才能够继续进展。

可万事开头难,定婚期,便是这婚礼路程上的第一重山。

“所有的婚礼策划都会先询问你的婚期。”程英也曾联系过数家婚礼策划公司,每一家策划公司在与程英接触之初都问及此问题,仿佛好比行业内部的规定一般。

至于为何?栾佳解释道,婚期是前提,只有婚期先确定下来,然后才能预定酒店、车队、摄像团队以及司仪等一切婚礼所需的人和物。

“定婚期很重要。”栾佳肯定的眼神令程英失去了往日的果断,“如果婚期不定,我们一切的讨论只是空谈。”栾佳说道。

更令程英惊讶的是,2018526日的婚礼策划基本已经排满了。“我知道需要提前预约婚礼策划,只是没想到……”程英一时语塞,眼神中充满了惆怅,“竟需提前这么久。”

据栾佳介绍,婚礼策划最好是提前一年开始准备,最晚也得提前半年。“所以说,我得先知道您的婚期是哪天?”

而且,婚期的选择一般都是在周末或者是节假日。因为平日里大家都忙于工作,唯有节假日才能是那些司仪所说的“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自然而然地,这也就为婚期的选择增加了难度。

“先不算节假日,一年之内也就52个周,104个周末,并且还要在其中选出适宜结婚的好日子,可以想象定婚期其实也很麻烦。”栾佳如此解释道。她还表示,几乎所有新人都会在这104天中选个好日子作为婚期,压力可想而知,所以,提前订好婚期很重要。

20185月,适合结婚的日子有12天。”栾佳补充道,但是这12天中只有3天是周末。以2018526日为例,当日周六,宜嫁娶,又是中国农历上的好日子,甚至有的新人提前一年就确定此日为婚期。

“如果你选择526日结婚,那么我估计你的婚礼很难达到你想要的样子。”栾佳又细细地替程英算计一番,可程英的这颗滚烫的心又凉了半截儿。

除此之外,栾佳也不建议程英将婚期定在十一节假日期间。同样的原因,十一期间,结婚的新人较多,筹备婚礼所需的酒店、车队等资源势必紧张。

“但是,想定十一节假日期间结婚,目前还算来得及。”栾佳的话已然无法安慰受挫的程英。栾佳又补充道,“只是十一节假日,好多新人都会选择这样的好日子,各类资源会比较紧缺,价格可能也会适当上涨一些,还不一定能预定成功。”

 

专业策划费用两万元起步

 

一无所获的程英终究还是心有不甘,便又联系了另外一家婚礼策划公司。

令程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婚礼策划周慧仍旧问了她同样的问题,“婚期是哪一天?”但程英这次却心想不妨越过或者预设婚期,暂且先了解一下其他方面的情况。

一场婚礼,整体上来看,投入和满意度成正比。“一份价钱一分货。”周慧告诉程英,“但是,整套流程下来,20万元应该够了。”

程英又一次“败下阵来”,显然,因为程英经济上准备不足,她又被结婚的账目打了个措手不及。经历过婚礼的人都知道,办婚礼可不止简单的几桌酒席就可以,当天琐碎的费用甚至会超出预计。

“司仪、摄像、喜宴、酒水……”程英的话音突然卡壳,似乎再也说不出任何婚礼必需品。“所以,才需要我们婚礼策划。”这时,周慧适时地插了一句话。

婚礼策划的任务就是全程负责婚礼的各个细节,从前期的联系酒店、司仪、车队以及摄像,到婚礼主题设计以及最后的婚礼现场布置,婚礼策划的存在确实令人大为省心。

然而,婚礼策划的费用也是大有差别。最低从两万起,上无封顶,但是,一般不会超过10万元。其实,程英心里很清楚,这无异于花钱买省心。

虽是如此,可还是存在很多令人无法省心的地方,婚礼策划上的支出还有可能是所有支出中最少的一部分。

“喜宴是主要部分。”周慧说道。而今婚礼的喜宴都是套装,按标准分为2000元每桌、3000元每桌甚至是6000元每桌不等,甚至更贵的能达到每桌喜宴上万元,“来宾的多少与套餐的选择直接决定着喜宴部分的支出。”周慧的话犹如一颗扔进水池的石子,程英的心又乱了起来。

“来宾也得提前确定,这也是个麻烦事。”程英补充道。随后便问周慧,“喜宴里面包含烟酒糖茶吗?”

答案自然是不包含。烟酒糖茶的花费也是因人而异,据周慧透露,截至目前,在她策划的几百场婚礼中,这项花费最多的近2万元。

除此之外,还有各项人员的费用。摄像至少两人,费用按6000元计,司仪费用3000元,还有化妆师费用2000元。“这还都只是大概数目,就已经是一笔近万元的支出了。”周慧说道。

“而且,每场婚礼似乎都有这几部分支出。”程英想知道一些特殊的布置又会花费多少,于是乎,又一场“败仗”即将上演。

比如说鲜花墙。据周慧透露,由鲜花拼成的长4.6米、宽3米的鲜花墙,全部由人工将一支支鲜花密密麻麻地粘在墙面上,而这一项的花费直逼2万元。

“两万?”程英的声音里渗透着慌张。然而,周慧却不慌不忙地补充道,灯光最少也得3000元,甜品摆台至少也得2000元,还有婚纱和西装定制也得上万元……

“我会帮你把有限的钱花在刀刃上。”周慧自信地说道。

 

甜品摆台的西式婚礼更被年轻人崇尚

 

“甜品摆台也就近三年开始流行的。”周慧告诉程英,这是可有可无的一种选择。甜品摆台——就是将各类甜品混搭,其中可选有马卡龙、棒棒糖、奶油蛋糕以及翻糖点心等,其主题风格不一,往往和婚礼主题相映衬。甜品摆台的作用也很明显,集美观与招待来宾于一体。

甜品摆台具体何时出现,有哪家婚礼策划事先发起,无从得知。只是,结婚,这个古往今来神圣、喜庆的字眼,如今已被精明的商家进行了商业化包装。

“我们结婚当天的甜品摆台的费用大概不到2000元。”刚刚步入婚姻生活半年时间的段思凡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她看来,甜品摆台应该是西式婚礼的一部分,毕竟传统的中式婚礼似乎连蛋糕都没有,更别提马卡龙了。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如今,再次谈起西式婚礼,已经不是指的西方婚礼,而是带有中国式热闹的西式婚礼。

“西方的婚礼在教堂进行,而我们的西式婚礼是在酒店举办。”段思凡比较崇尚西方的婚礼,在她看来,西式婚礼既神圣又浪漫,而且不似我们这般热闹,“我更喜欢安静一点的。”

“其实,现如今没有纯粹的中式婚礼和西式婚礼,毕竟文化不同。”韩悦是段思凡的婚礼策划,她解释道,如果中国人的婚礼全盘西方化,可能有很多家人接受不了,但大部分年轻人又希望有一个神圣而又浪漫的婚礼,只能结合西方的婚礼。“中西结合是家常便饭。”她说道。

起初段思凡想要一场更偏西方的婚礼,但是父母不同意,“因为他们希望我能够在婚礼仪式结束后穿上旗袍和新郎一起敬酒。”段思凡苦笑着,无奈拗不过父母,韩悦只能在婚礼进程中增加了这一环节。

“前半程婚纱,后半程旗袍基本成为标配。”韩悦总结道,这就是中西结合的婚礼,进门、宣誓的时候穿婚纱,敬酒时再换一身旗袍。既有向双方父母敬茶、新人之间的交杯酒,还有交换戒指、宣誓各种环节。“有一点中不中洋不洋,可大环境都这样,也符合中国人的心理,你拥有的我也得拥有。”

如今,让段思凡回忆自己的婚礼,她只有两个字,“疲惫。”她向法治周末记者诉苦道,“白天的婚礼已经劳累了一天,可晚上的闹洞房更是令人疲惫不堪。”段思凡不喜欢传统的闹洞房,这也是她选择西式婚礼的主要原因。

说起闹洞房,有的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曾有媒体报道,闹洞房有闹哭新娘的,闹怕新郎的,有闹伴郎和伴娘的,还有闹公公婆婆的,甚至还有闹出人命的。

近几年,追求西式婚礼不再是时尚和浪漫的事了。因此,奇葩婚礼越来越多。据报道,有办皇帝结婚的,而且是在古代宫殿举行,婚礼的礼仪也按照古代,单是磕头就够人承受的了;在农村,还有用拖拉机或挖掘机当迎亲车队的,一时之间,引发人们热烈讨论。

“其实,婚礼只是个见证。”在韩悦看来,不管婚礼多无趣、多奇葩,但对于这对新人来说,婚礼的目的永远都是让宾客见证她们的幸福长久。也无论是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甚至是中西结合,抑或是三不像,对于一对新人来说,只愿会是他们唯一一次婚礼。

 

水涨船高的“份子钱”

 

在程英看来,请宾客是个麻烦事。请谁?请多少?都是麻烦事。更何况,现如今男女双方家庭的宾客还是同时宴请。

段思凡婚礼筹备时同样经历了这些问题。“我丈夫家希望将婚礼排场控制在30桌内,如此一来,双方各15桌。”然而,问题便由此而来。据她回忆,因为段思凡的父母想要宴请的宾客比较多,仅15桌是不够的。又加之种种原因,她的父母只得妥协,“我父母为选宾客这件事争执了不下三天。”

也正因此,段思凡的父母回忆起他们当年结婚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结婚也就花了2000元。”段思凡的父亲说起过去时,心里满是怀念。

在他的回忆中,那时的酒席花费很少,都是在自己家里宴请宾客,亲朋好友就几桌,所以酒席的花费不是很多。更重要的是,那时还不流行买房,都和父母住在一起。费用大都是男方出大件,女方出小件。

而那时,不过是20世纪八十年代。十年后,开始流行去酒店办酒席。“给我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是一套名牌西装花了我好几百元。”尚方浩今年五十有余,而那套近三十岁的西装至今还挂在衣橱中。

尚方浩表示,那时候流行电视机、洗衣机、录像机这三大件,总共花了10000元左右,加上6000元的婚宴费用,总共花了不到两万万元。而礼金方面,大都是50元、好一点的朋友会出100元,远不是如今动辄上千元的礼金。

而今,婚礼似乎已然成为继房子、车子之后的第三大件。婚纱照、婚礼策划、酒席、婚纱以及车队等费用均非小数。除此之外,还有蜜月旅行。“十年前,我哥哥的蜜月旅行还是在国内。而今,我们这代人的蜜月早已飞到国外去了。”段思凡说道。

如今,除了举办婚礼是一笔不菲的花销之外,参加婚礼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仅刚过去的这个十一国庆节,我就出了5000元的礼金。”段思凡无奈地笑道,“十一8天假期,我参加了五场婚礼,原本计划的外出旅行全泡汤了。参加了这几场婚礼,提前把10月份的生活费都花光了。”

十一国庆节假日期间,忙碌的不仅是举办婚礼的新人和参加婚礼的亲朋,更佳忙碌的是像栾佳、周慧、韩悦一样的婚礼策划。韩悦告诉法治周末记者,928日她休息了一天,随后一直到10月中旬,她便一天休息日都没有。“我们婚礼策划一天只能跟一场婚礼,‘双节’8天假期,没有一天是闲下来的,几乎每天的婚礼安排都是满的。”

 

国家工作人员婚礼“瘦身”

 

婚礼,本是男女双方值得终生纪念的一件事,但如今,这种虔诚的约定仪式,已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攀比风”盛行下的“面子仪式”。从拍婚纱照、婚礼策划,到接亲、婚宴花销、份子钱……婚礼上每一项“甜蜜因子”的背后,都需要大笔资金的支持。结婚贵、结婚难,已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家庭感到沉重不堪。

如果当结婚都成了一种奢侈,是否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警惕和反思?

不过,近些年,各地的相关规定陆续公布关于党和国家工作人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规定,各级市、区乡镇,以及单位也随之陆续公布更细的规定。

而这些规定中有一些共性,例如,举办婚礼都要提前报告申请批准,干部要在婚宴前填写婚嫁事宜报告单,向单位申报,内容包括宴请的时间、地点、人数、车辆数等。例如,内蒙古自治区、广东省、陕西西安就规定提前10个工作日填写婚嫁事宜报告单,四川省、湖南省要求工作人员在婚礼5个工作日前向单位提交报告,山西则要求提前7天。

此外,各地的规定还有一些不同之处,主要体现在婚宴规模方面,包括人数、婚车数量等,还有一些特殊规定,例如,少数民族自治区的相关规定。

湖南省规定,婚宴宴请人数累计一般不得超过200(20),婚嫁双方同城办婚宴的,宴请人数不得超过300(30桌);

广西规定领导干部操办婚事,宴请人数累计不超过100(按照10人一桌共10),嫁娶双方合办的,宴请人数累计不超过150人;在人数上规定的数量较少的是西藏,规定领导干部操办婚宴,人数要控制在50人以内。

“我策划过一场婚礼,只有6(每桌10)。”据韩悦透露,这6桌人看上去统统都是领导,“更让我吃惊的是,婚礼上没有礼册,整个过程安静而又有序,规模虽小,却也足够感人。”

“总体趋势看,这几年来婚礼越变越复杂了。”段思凡感叹着。

同样有此感想的还有程英,显然周慧的介绍令她感到不适。但当说起婚礼应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周慧对程英说道:“结婚是件喜事,无论如何,幸福和谐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