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政府定价范围再“瘦身”
2017-10-10 22:0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2.png

资料图。


“当前政府定价范围基本涉及民生领域,就更要让民意反映到政府定价的程序中来。”宋清辉强调,这是定价机制更加科学、定价更为精准的重要保证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政府定价今后有了更加科学明确的规范。

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印发了修订后的《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以下简称《规则》)。修订后的《规则》共5章、36条,涉及修改21条,保留7条,新增8条,进一步限定了政府制定价格的范围,明确政府制定价格的依据,健全政府制定价格的程序,强化制定价格后评估和动态调整,强调公众参与决策。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规则》的出台将进一步促进政府制定价格行为的科学规范,同时将有助于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激发市场活力。

 

范围再“瘦身”

 

修订后的《规则》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目前仍在施行的《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是国家发改委在2006年修订颁布的。

谈及此次修改的背景,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价格改革的持续深入推进和依法行政的不断强化,我国对重大行政决策和政府定价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现行规则已不能完全适应新形势的要求。

这其中,最为基础的政府制定价格范围就是直接的体现。

现行2006年发布的规则中,对政府定价范围相关的表述是“政府制定价格的范围依据价格法第十八条确定”。价格法第十八条则规定,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关系重大的极少数商品价格;资源稀缺的少数商品价格;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重要的公用事业价格;重要的公益性服务价格这5种价格在必要时可以实行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

此次修订后的《规则》将政府制定价格的范围限定为“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和服务”,取消了当前“与国民经济等关系重大的商品价格”和“资源稀缺的商品价格”这两项内容。

进一步缩小政府制定价格的权限范围,在宋清辉看来能够更好地发挥市场在价格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我国当前正处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此举有利于市场化价格制定的长远发展。

事实上,这也正是国家近年来的发展方针。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就明确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也提出了要将“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的要求。

从实际内容中不难看出,近年来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已经与2006年的《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在方针、内容等方面出现了不一致,因此依照新的政策方向进行修订也是必然之举。

“下放”权利是否意味着政府定价权力的弱化?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孟雁北看来,这种表面上的范围缩小和权力“弱化”,核心是要通过放权来进一步提高企业自主定价的权利,让市场在价格形成中起决定性作用。

宋清辉也强调,修订后的新规,基本已经将政府定价的范围严格限制在了国家必须“把控”的个别领域,对于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则基本都交给了市场,这实质上是进一步厘清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企业能够结合自身运营状况、市场趋势等进行合理定价,不仅有助于提升盈利的空间,也能够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良性市场竞争秩序的建立。

 

特殊景区定价权难下放

 

事实上,虽然此前我国一直没有对2006年的规则进行修订,但在实践中,一些具体的政府定价项目已经在陆续放开。

有统计数据显示,自2014年11月以来,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先后放开、下放了56项商品和服务价格,其中包括放开绝大多数药品和大部分专业服务等40项商品和服务价格,与2001年的中央定价目录相比,当前政府具体定价项目已减少了80%左右。

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另一项数据也指出,从2012年至2016年各年,我国价格市场化程度分别为94.33%、94.68%、95.16%、96.45%和97.01%,价格市场化程度保持稳步上涨的态势。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仅2014年一年,国家发改委就先后放开、调整了二十几项商品和服务价格,包括,国家发改委建立居民用水用气阶梯价格制度、管理商业银行服务价格、放开非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调整排污费征收标准等。2015年6月1日开始,国家取消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外的原政府制定药品价格;自2017年起,国家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由市场进行主导定价等,这些决定都曾引起极大反响。

越来越多政府定价权被“放权”,加之此次修订的《规则》进一步明确缩小了政府定价的范围,有民众就此预测,当前一些由政府定价的公园景区,未来是否也有可能放开,逐步实行各景区自主定价。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以北京为例,目前包括故宫、八达岭长城、北京动物园、香山公园等一些景区均在严格实行政府定价制度。

香山公园一位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这些公园目前的定位属于“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景区”,因此根据我国旅游法的相关规定,这些景区的门票都要实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严格控制价格上涨。

“目前没有听说今后可能放开自主定价的任何消息。”该工作人员觉得未来这种可能性也很小,毕竟当前实行政府定价令这类热门景区的票价持续保持在较低的标准,且这类景区还经常会被赋予一些城市公益活动的职责,不大可能像一些私人景区那样完全属于市场。

宋清辉也以故宫为例表示,这类景区其实并不只是单纯的游玩景点,更是代表国家的公共文化机构,政府定价能够保持它们的公益性和开放性。若直接放开,由这些公园自主定价,可能会与景区原有的公共性相背离,导致价格不断上涨,最终损害游客利益。

 

完善定价机制

 

有放也有管。尽管近年来政府定价在不断“放权”,但在一些特定领域仍必须严格实行政府定价。

2001年7月发布的《中央定价目录》相比,我国目前现行的《中央定价目录(2016年版)》中,定价种类已经由最初的13种减为7种,具体定价项目也由原来的近100项减为20项,但涉及天然气、水利工程、电力等领域仍然严格执行政府定价。记者查阅《北京市定价目录》后也发现,水、电、天然气、供热等领域均属于政府定价范围内。

“对于这些涉及能源安全,且兼具福利性和公益性的城市公共服务行业确实不大可能放开政府定价。”宋清辉强调,现存的政府定价项目均与百姓生活联系极为紧密,这就需要有更为科学的定价机制。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负责人此前也曾多次公开表示,对必须保留的少数政府定价项目,重点不再是制定具体的价格水平,而是更多地要通过完善机制规则进行管理。

作为此次修订的“重头”,《规则》特别强调了要制定定价机制,即通过制定公开、透明的定价规则、作价办法,实现价格调整的机制化和常态化。

同时《规则》明确了政府制定价格除依据社会平均成本、市场供求状况、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要求及社会承受能力等因素外,还可以参考国际市场价格、联系紧密的替代商品或服务价格,强化对垄断行业的约束;对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价格则应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制定。

其实,近年来国家价格主管部门一直在加强对政府定价机制的建设,意图通过制定定价机制推动价格调整的机制化、透明化,尽可能减少直接制定价格水平。

比如,当前运行较为成熟的成品油定价机制,2016年1月,国家在将价格调控下限设定为每桶40美元时,就是综合考虑了国内原油开采成本、国际市场油价长期走势以及我国能源政策等因素最终确定的。

对此,孟雁北认为,完善细化定价机制是政府定价规范化的重要体现,因为政府定价往往牵涉多方利益,只有制定科学的定价机制,并通过不断的动态调整实现价格机制的科学化,才能使每个利益方的正当权益得到更好的维护。

政府定价确实需要平衡市场买卖双方的利益,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刘树杰建议,制定价格应尽可能适应市场变化,少定具体价格,多制定办法和规则,并主动接受社会监督,有效约束定价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在定价程序方面,《规则》除了贯彻落实了十八届四中全会相关决定精神,在现有程序基础上增加了合法性审查和风险评估程序外,还极大强化了公众参与和社会监督。

《规则》完善了制定价格建议的提出方式,扩大建议人范围;丰富听取社会意见的形式,并强调政府制定价格应当接受社会监督。

今年7月,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的指导下,河北省物价局在全国首次开展了价格网络听证。据统计,短短几天时间,浏览量便达1万人次,实名注册人数达到3000人,听证当天有1800多人在网络听证平台上发表意见1900条。

“当前政府定价范围基本涉及民生领域,就更要让民意反映到政府定价的程序中来。”宋清辉强调,这是定价机制更加科学、定价更为精准的重要保证。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