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半碗芦穄汁
2017-10-10 21:45 作者:王晓雁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原题:“双节”记忆

半碗芦穄汁

 

■编者按

 9月27日是“世界旅游日”,接着又是国庆+中秋超长的8天黄金周,8天的黄金假期已经过去,相信已经有很多读者珍藏了今年黄金周的旅行记忆。

不论旅行的目的地和方式是什么,相信每一次旅行对旅行者来说都是一段与文化的碰撞和自我认识的洗礼。

为了让更多的读者能体会旅行的收获和经历,更深刻地体验各地承载的文化,本报特推出法治周末记者黄金周双节期间旅游见闻,与读者一起分享法治周末记者在旅行中感受到的文化魅力。

 

/图 王晓雁

国庆长假,刚回到老家第二天,父亲跟我说,有亲戚开车送了点东西过来。看他欲言又止故作神秘的样子,虽说我不能马上猜出,也忍着笑,随他去车里取。

后备箱打开,两个巨大的蛇皮袋横躺着,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空间,里面似乎塞满了一根一根的棍状物——“啊,是芦穄(ji)!”我立刻叫了起来。父亲也在一旁呵呵笑,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

怎么会认不出呢?

芦穄,也叫甜芦粟、芦黍、芦稷,属高粱的变种,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常见农作物。元代著名画家诗人王冕在其诗《九里山中》也曾提过,“数亩豆苗当夏死,一畦芦穄入秋瘥。相知相见无他语,笑看生前白鸟过”。

芦穄喜在沙地生长。家乡张家港市原名沙洲县,顾名思义,实则是长江入海口水流冲击而成的沙岛,浪淘沙、沙叠沙。这样的土地上生出的芦穄,比甘蔗还多汁甘甜。

小时候,房前屋后,桑园瓜地里,到处是一丛丛似竹的芦穄,长两三米高,像高粱一样的穗缨随风飘舞。小孩子盼到八九月,这穗缨就该变红变黑了——芦穄成熟了。到傍晚,忙了一天的父母回到家中,喊一声“斫芦穄去”,我就跳起来,兴冲冲地拿刀去。

父亲会挑选一棵笔直粗壮的芦穄,手起刀落,削去嫩梢、撕下叶子,砍掉老根,再剁成一节一节。眼巴巴等着的我,忙不迭地剥去叶壳,啃脱表皮,一根天然的糖棒就呈现出来。咬一口,嚼几下,脆生生,甜津津,满嘴甘甜清冽的汁水,一直流淌到了心窝。这也成了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无法忘却的甜蜜回忆。

不过,吃芦穄,牙齿好是关键:嚼食茎杆过多,就跟吃甘蔗一样,可能会弄破舌头;最要小心的是撕芦穄皮,外皮如刀刃般锋利坚硬,要是不小心,就容易划破嘴或手指。

而父亲的牙齿一直很好,吃起芦穄来,六七根不在话下。早芦穄盛夏可吃,晚芦穄秋天能食,于是,记忆中的八九月里,每逢亲戚送一捆芦穄来,我和父亲便是“主力军”,两把椅子拎过来坐好,芦穄放中间,我俩就开始大快朵颐,芦穄皮纷飞,没过多久,地上就起了一大堆芦穄渣。母亲见状,就开始笑骂:“伊两只馋鬼!”

工作以后,这么多年回来的次数不算多,而且也难得赶上芦穄成熟的时节。眼前这两个鼓鼓囊囊的大袋子,无疑成了游子思乡的情结。

“这是你陈婶特意给你种的,今年长势不错,说是特别甜,你快尝尝吧!”父亲说。

“好!”我喜滋滋地应了,照例搬了两把椅子,解开袋子,拿了一根出来,开始剥壳撕皮——“咦,爸,你怎么不吃啊?”父亲竟只站在原地看着,并没有坐过来吃的意思。

“吃不动了!”他摆了摆手,转身慢慢地走了,“唉,牙齿不行,不争气了!”

心头一颤,什么东西被堵住了?半晌,我没说出话来。

就这一两年,父亲的牙齿“每况愈下”,上下两头的磨牙已经没了,其他位置的牙齿也都在松动。母亲说,再过半个月,约了口腔诊所要给他种牙。而眼下,就处于“青黄不接”时期,他只能吃软烂的食物,又如何能啃得动坚硬的芦穄呢?

我呆坐了一会,又想起九月里,父亲曾来过北京一阵,有时候我做了螃蟹、牛排之类的菜让他尝,他总淡淡来一句“不爱吃”。偏偏这人常年偏爱素菜,所以当时我也未做他想,以为他真心不爱吃。

现在,我明白了,自己有多粗心:父亲老了,连他最喜欢的芦穄都吃不成了——这个答案让我鼻子酸涩,眼眶处有什么东西要出来。眼前碧绿齐整的一捆芦穄,看起来有些模糊,我起身进了厨房。

怎么才能让他也吃得到呢?翻箱倒柜,找出一个电动榨汁机,这行吗?榨汁机向来只能对付苹果橘子这样果肉柔嫩的水果,要知道,在家乡,还从未听过把芦穄榨汁的,我这主意,就如同把坚硬的甘蔗块放进家用榨汁机一样地不靠谱。

管它呢,试试再说吧!我把榨汁机清洗干净,又撕好了十节芦穄的皮,把裸露出来的茎杆用刀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倒进榨汁机,又倒了一点温水,摁下开动的按钮——机器内置的刀片纹丝不动。

芦穄太硬了,温水又倒得少,榨汁机怎么能转起来?可再加水,又怕稀释了芦穄天然甘甜的口感。怎么办?我想起客厅里有个果篮,于是从里面挑出七八颗葡萄,去皮去籽,先放进榨汁机底部,然后再慢慢加入小块的芦穄,“呼拉拉”,榨汁机终于转了起来,发出巨大的声响。如此小心重复十分种,终于把这些芦穄都榨完了。

拿了滤网来过滤这壶混合物,十节芦穄的量,居然才滤出半碗的汁水,盛在白瓷碗里,碧莹莹地晃动着,倒是挺好看。

“爸,折腾半天才这么点,你姑且喝一口试试。”我把碗递过去。

父亲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会,他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时光,请你再走慢一点。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