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水圳:九曲十弯绕宏村
2017-10-10 20:54 作者: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管依萌

在皖南这片土地上,白墙与青瓦曾耳鬓厮磨,木雕与飞檐亦惺惺相惜。时间一恍便是近千年,而今,他们共诉着那早已被时间刻上的皱纹,倾听着新世纪的雨滴声,时间从未静止。

我与皖南结缘于臭鳜鱼,因其得知徽菜以及徽州文化。相遇,已是无法避免,有幸身临其境,着实令我兴奋不已。

国庆长假,我做了一次皖南之行,第一站便是有“一袭烟雨罩江南,两袖清风论古今”之称的宏村。

宏村依山而建,临水而坐,其选址、布局以及她的美都与水息息相关。村中内有月沼,外有南湖,内外通过村中大大小小,长度共计千米的水圳相连。

宏村内的大街小巷大都傍水而建,民居围绕着月沼和南湖布局。一些人家将水圳的水引入自家庭院,形成水院并在院子中央开辟鱼池,鱼池里的鱼在荷叶中时隐时现,而屋檐的雨亦滴入鱼池中,驱散了原本正在觅食的鱼。如此别具一格的情调都是水的功劳。

水院的角落里往往都置放了一个供一家人洗漱、刷碗、淘米、洗菜的小水池,水池的底座遍布着青苔,而水池旁又长满了鸡冠花,红绿搭配,竟看不到一丝俗气,好看极了。

有的人家并没有引入水圳的水,于是,那些日常的洗菜淘米甚至是洗发便发生在自家墙根处的水圳中。

不管以哪种形式,总之,家家户户用过的水都会再次经过水圳最终流向村外的南湖。

传说宏村依据其祖先遗梦的解读而建,先人将村子规划为一个牛形。而其中水系宛如牛的肠胃,月沼似牛胃、南湖仿佛牛肚,而贯穿村子的水圳自然而然地成了牛肠。

美丽的宏村有着美丽的传说,宏村与传说以水相连,伴水而生。水赋予宏村以生命,亦为我们留下一段永恒的故事。

自宏村驾车向北100公里,便可抵达查济。孤独的路通向孤独的村子,孤独的村子也让我感受到了它孤独而又静谧的美。

“十里查村九里烟,三溪汇流万户间。祠庙亭台塔影下,小桥流水杏花天。”这是诗里对查济的描述,如今虽说看不到诗中的繁华,可相较于宏村,查济的静更令人心旷神怡。

查济是一处被世人遗忘的瑰宝,方圆20余平方公里,始建于隋初,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或许,查济能够较为完善地留存至今恰恰是因为他的孤独。

闭塞的交通馈赠查济以静谧的美,小桥流水随处可见,安静的狗躺在桥的中间,稀有的脚步声偶尔会成为破坏狗美梦的噪音。

“女儿嫁出去了,把这些‘存货’都卖出去,我就搬过去跟女儿一起住。”老人自己住在老宅,经营着一家古董店,据他透露,将家中的老物件卖出去后,也要将老宅封存,搬去和女儿生活。

而今,留在查济村的本地人多为老人,也有部分老人带着小孩,不少青壮年选择外出务工。

如此看来,闭塞宛如一颗种子,孕育出静谧的美,而后又飘落起枯萎的叶子。

这些老人和查济一样,隐于山林之中,不与世俗相争。在溪水和山的见证下,重复着他们的一年四季与一日三时。

查济,一块深山里的璞玉,曾辉煌一时的祠堂都经历了时间的冲洗,最终所剩无几。如果时间能够静止,那一定会发生在这里。

查济离著名的桃花潭不足20公里。“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想必李白与汪伦离别之后,也断不会放弃游览查济的大好时机,否则也不会留下“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千古佳句。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