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司改:做成了很多年没有做成的改革
2017-09-26 23:1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来源:法治周末

111.jpg
7月3日上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举行首批367名员额法官宪法宣誓活动。 资料图

 

正如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姜伟所言,从这一轮司法改革的领导层级、推进力度、配套举措、科技含量来看,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司法改革不同以往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925日,中央政法委参与制作的政论专题片《为了公平正义》如期播出,作为政治体制改革重要组成部分的司法体制改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被确定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领域之一,其这几年来的改革成效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

“党的十八大以来,政法战线坚持正确改革方向,敢于啃硬骨头、涉险滩、闯难关,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讲了很多年但没有做成的改革。”习近平总书记两个月前对本轮司法体制改革评价说,司法公信力不断提升,对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发挥了重要作用。

《人民日报》将之称为“改革层次最多、触及利益最深,最需要改革勇气的一次”。

正如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姜伟所言,从这一轮司法改革的领导层级、推进力度、配套举措、科技含量来看,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司法改革不同以往。

 

司法责任制最难“啃”

 

在进入法院的第十一个年头,法官黄捷(化名)在核验、校对了六七遍之后,很忐忑地签发了一份简单的案件判决。

“入额法官审理的案件,裁判文书不再有院长、庭长、审委会的层层审核把关,由法官独立签发,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压力还是挺大的,而且迅速会传导到法官个人身上,不审慎是不可能的。”她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对于作为本轮司改核心的司法责任制改革,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早已出台文件,将“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和“谁办案谁决定,谁决定谁负责”的要求付诸实践,承办法官、检察官独立办案,独立签发司法文书,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

改变过去“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司法顽疾,这是本轮司改的重点之一。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坦言,今后法官借助集体弥补自身能力不足的空间大大压缩,模糊责任追究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谁审判、谁负责”,意味着法官权力加大,责任加重。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认为,这一改革方向符合司法规律,实现了法律界长期以来的呼吁期待,是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基本前提。

(司改)在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凡是进入法官、检察官员额的,要在司法一线办案,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

实施司法责任制,这对一线法官和检察官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员额制正是遴选精英进入一线序列的改革机制。

今年2月中旬,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宣布,法官员额制改革试点工作基本完成,这项被称为“触动了法院每一个人的根本利益”的改革从开始就受到了广泛关注,过程中克服了重重困难。

事实上,目前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改革已经在31个省区市全面推开,省以下的法院、检察院实现了全覆盖,全国共遴选进入员额的法官12万多名、检察官9万多名。

公开资料显示,改革行进至今,在总编制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全国基层法院、检察院85%以上的司法人力资源配置到办案一线,办案力量增加了20%以上,人均办案数量增长20%以上,结案率上升18%以上。

为进一步保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本轮改革还指向了一项长期存在的顽疾:权力干预司法。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要支持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

2015227日,中央深改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随后由中办、国办联合下发;中央政法委出台了《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

当年和次年,中央政法委两次公开通报数起领导干部干预司法典型案件,并称将对违反上述两个规定的行为“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司法公正最受关注

 

在蒙冤入狱14年后,福建宁德男子缪新华912日上午重获自由。当天,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杀人分尸案作出再审宣判,改判缪新华及其4名家人无罪。

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被纠正的第35起重大刑事冤假错案。过去4年,中国司法系统密集平反了一系列冤假错案,包括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陈满案等。法治周末记者根据官方公开数据统计,过去4年,有4445名被告人经中国各级法院宣告无罪。

对刑事冤错案大力纠正,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司法领域最受外界关注且广受好评的动向之一。

早在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就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说:“不要说有了冤假错案,我们现在纠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伤害和冲击,而要看到我们已经给人家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对我们整个的执法公信力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我们做纠错的工作,就是亡羊补牢的工作。”

2013年,中央政法委出台了首个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要求法官、检察官和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并建立健全冤假错案追责机制。随后,公检法司均发布了防范冤假错案机制的相关文件(公安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刑事执法办案工作切实防止发生冤假错案的通知》等文件,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司法部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发挥司法鉴定制度作用防止冤假错案的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今年3月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坦言,过去有种说法,公安机关是做饭的,检察机关是端饭的,法院是吃饭的,做什么端什么,法院就吃什么,这是不符合司法规律的。

“聂树斌案的改判,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方面具有标志性意义,充分体现了必须坚决按照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进行裁判。”胡仕浩说。

2014年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2016年,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标志着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全面启动。

今年6月,“两高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正是这项改革的直接成果之一。

同时,法院系统逐步推进庭审实质化改革,逐步完善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制度,完善法庭调查、辩论、当庭宣判制度,实现从卷宗中心主义向庭审中心主义转变。

司法公正的最后环节、过去颇令人摇头的“执行难”问题,在本轮司改中也有所突破。

去年6月,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随后由中办、国办联合下发,37项措施构筑起惩治“老赖”的失信惩戒机制,被评价为有史以来规格最高、范围最广、惩戒最严的整治“老赖”措施。

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749万人次,限制728万人次购买机票,274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超百万被执行人迫于信用惩戒压力自动履行了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说,我们找准了执行难的问题症结,通过完善网络查控系统、联合信用惩戒系统、执行信息公开系统,有效解决了“财产难查找、失信难惩戒、信息难公开”等难题。

为进一步推进司法民主、促进司法公正,在中央的顶层设计下,人民陪审员制度和人民监督员制度也在法检系统如火如荼地展开。

如今,50家试点法院已经全部按要求完成人民陪审员选任,陪审员总共1.5万余人,为法官员额数的四倍多;全国新选任人民监督员2.1万余人,监督评议案件5000多件。

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国有资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食品药品安全等领域开展提起公益诉讼试点以来,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取得重大成果,两年来13个试点省区市检察机关共办理公益诉讼案件9053件。

 

司法便民感受最直接

 

201554日,全国实施立案登记制首个工作日,北京律师吕中旭拖着拉杆箱来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天之内立了208个案件,这个效率在过去不可想象。

将过去的立案审查制改为现在的立案登记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的要求,“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次年中央深改组通过了《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之后,于20155月开始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披露的数据显示,自全面实施立案登记制以来,全国各级法院每年受理的案件数都呈现大幅增长趋势,截至20174月底,全国法院登记立案数量超过3200万件,同比上升39.83%。仅去年一年,全国法院登记立案超过1630万件,当场登记立案率达到95%。长期以来备受诟病的“立案难”得以解决。

同时在全国法检系统开展的信息化建设也让民众觉得越来越方便。

据胡仕浩介绍,目前全国99%的法院建立了诉讼服务中心,运用“互联网+”探索网上立案、网上阅卷、网上查询以及网上递交诉讼材料。

例如,上海法院采用“互联网+人工智能+诉讼服务中心”模式来减轻当事人的诉累,据浦东新区法院立案庭庭长童凌说,每个月约有一半的案件都是通过网上、自助机器、扫二维码等立案的,每个案件平均立案时间只需要15分钟。

上海、江苏、贵州等地建设“一站式”检务办事服务系统,则实现了网上信访、举报、申诉、律师预约、行贿犯罪档案查询、案件信息公开和查询、法律文书公开、法律咨询、新闻宣传、监督评议等多种业务。

今年8月,中国首家互联网法院在杭州成立,实现涉网纠纷在线审,当事人足不出门可以打官司……

得益于这场技术革命,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的“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最大限度方便人民群众”的要求,正逐步实现。

同样获得了便民口碑的还有被称为开在家门口的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

去年11月,中央批准同意最高人民法院在重庆、西安、南京、郑州增设巡回法庭,一个多月后,4个新巡回法庭挂牌办公,加上2015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圳和沈阳设立的第一和第二巡回法庭,目前巡回法庭受案范围覆盖了全国26个省份,审理跨行政区划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从总体运行状况来看,巡回法庭在保障审判权独立行使、强化当事人权利保障、提升司法效率、统一裁判尺度方面,确实卓有成效。

为给当事人带来更及时的公平正义,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从2014年起,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开展了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两年下来实现办案质效双升。据胡仕浩透露,刑事速裁程序的案件,当庭宣判率已经达到了96.05%

 

司法公开最易见

 

公平正义要实现,并且是以看得见的方式。

2016年,随着庭审公开网的上线,中国法院已建成裁判文书公开、审判流程公开、执行信息公开和庭审视频公开四大公开网络平台。

201671日起,原则上最高人民法院所有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都会通过互联网进行直播。

20137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开通以来,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司法文书公开平台,4年多来,累计公开裁判文书超过3200万篇,网站总访问量突破100亿次,日均访问量达1729万人次,访问范围覆盖全球210多个国家和地区。

根据今年发布的《中国法院的司法公开(2013-2016)》白皮书,司法公开正不断向纵深推进,四大公开平台之外,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信息公开平台也已投入运行。

早在2014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在全国检察机关上线运行检察院信息公开网,将“案件程序性信息查询”“辩护与代理”“重要案件信息发布”和“法律文书公开”四大平台集于一体,并全面落实行贿犯罪档案公开查询,实行刑事诉讼案件公开听证。未来,最高人民检察院还将于2020年年底建成国家检察大数据中心,建立检务大数据资源库,以深入推进司法公开。

“要坚持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洁,增强主动公开、主动接受监督的意识,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让司法腐败无法藏身。”习近平总书记的这番话道出了司法公开在满足知情权之外更深层的意义。

本轮司改行至今日,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

党的十八大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单独或会同中央有关部门共出台了123个司法改革文件,中央部署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承担的29项改革任务,已基本完成或结项;

最近3年,“两高”工作报告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上的赞成率不断攀升,2017年同时获得了91.83%的赞成率,双双创下了历史新高;

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确定的129项司改任务大部分都已经完成,司法改革的主体框架已经基本形成。

不过,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司法体制改革成效如何,说一千道一万,要由人民来评判。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