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海南椰岛陷股权迷局
2017-09-26 22:0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来源:法治周末

111.jpg
2010324日,海南海口,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口龙华路老酒厂。资料图

最新消息显示,海南椰岛已经开始出售旗下资产了  


  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大股东股权转让搁浅,独董纷起质询,资本家却在步步“蚕食”股权;另一边,业绩却仍陷亏损泥潭之中……这就是当下海南椰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椰岛”)的现状。

最新消息显示,海南椰岛已经开始出售旗下资产了。

923日,海南椰岛宣布,已将其持有的参股公司海南汇丰弘泽旅游酒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30%股权作价9000万元转让给他人,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证券界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猜测,海南椰岛此举背后或也有避免被退市风险警告的考虑。按照证券交易所规定,一家企业如果连续两年亏损则会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而自2016年以来,海南椰岛就一直处在亏损状态。

另一边,就在海南椰岛卖股的一周前,以实际控制人冯彪为中心的财团再一次行动。

海南椰岛公告显示,其新晋第一大股东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冯彪,以下简称“东方君盛”)宣称,“拟于未来十二个月内继续增持海南椰岛股份,增持股份比例不低于公司股份总数的2%”。

这也意味着,如果按最低增持计算,东方君盛将对海南椰岛的持股比例达到22.84%

与之相伴的是,围绕着海南椰岛的另一起股权转让案也再起波澜。

海南椰岛4名独立董事发起对公司第二大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口国资”)股权转让案停摆长达33个月的质询,认为此举“对公司治理的规范以及长期经营决策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并极有可能损害到全体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的权益”。

“当下的海南椰岛身陷股权迷途,并间接影响到了其业绩表现。可以说,照此下去,它甚至有可能步皇台酒业后尘。”食品专家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股权转让案搁浅

 

故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以实际控制人冯彪为中心的财团进入海南椰岛的时间其实不短,当时则是以深圳市东方财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财智”)展开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510月,东方财智与海南椰岛原第二大股东富安控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耗资4.75亿元受让后者持有的公司股份5000万股。至此,东方财智开始成为海南椰岛的股东,持股比例为11.16%

然而,东方财智对于海南椰岛的增持计划并未就此止步。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海南椰岛历次公告发现,在过去的近三年,东方财智及其一致行动人最终持有海南椰岛股份93410473股,占总股本的20.84%

直至不久前,东方财智才将持有的20.84%的股权转让给东方君盛。

对于以实际控制人冯彪为中心的财团不断增持海南椰岛的原因,业内人士分析,这多少与海口国资股权转让案有关。

“当国资公司计划将股权转让后,表明国资公司无意进一步管理或者说影响海南椰岛,此时以同一实际控制人冯彪为主的财团对海南椰岛的资本增持可以放手做,不怕受到国资机构或政府的干涉。”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赵小瑞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这属于势在必行,否则就错过了控股海南椰岛的最佳时机。”

实际上,就在以实际控制人冯彪为中心的财团入股海南椰岛的7个月前,原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海口国资就已经萌生退意。

20152月,海口国资将股权公开挂牌转让。330日,海口国资与海南建桐完成了股份转让协议的磋商并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海口国资拟以每股9.59元的价格向后者转让7873.76万股海南椰岛股票,总价达7.55亿元。不过,该股权转让案尚待有关部门审核批准。

然而,该项股权转让案却搁浅了已有33个月,直到目前仍未最终完成。

也因此,该股权转让案引起了中小股东、监管机构及社会媒体的高度关注及质疑。甚至出现了海南椰岛的4名独立董事崔万林、肖义南、张健、刘向阳集体递交质询函的状况。

 

被影响的业绩

 

包括朱丹蓬、赵小瑞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认为,资本市场上的动荡,直接影响到了海南椰岛的业绩。

在朱丹蓬看来,来自资本市场上的乱局,会影响到海南椰岛在顶层策略上的设计,也因此会造成经营人员对经营上的“无所适从”。

“各方资本的加入,争权夺利,导致海南椰岛定位发展不清晰,经营管理混乱,进而影响公司自身发展。”赵小瑞同样说。

对于业内的观点,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了海南椰岛自2015年以来的业绩情况。

财报显示,海南椰岛在资本市场上出现巨大变动的2015年,业绩下滑明显。2015年海南椰岛实现营业收入为4.39亿元,同比下滑10.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1.85万元,同比下滑68.68%

2015年,业绩出现巨大变动也与海南椰岛陷入‘保健酒伟哥门’有关。”朱丹蓬说。

朱丹蓬提及的“保健酒伟哥门”指的是20157月底,国家食药总局公布的部分企业在保健酒生产过程中违法添加化学物质行为的通告。海南椰岛旗下保健酒品牌椰岛鹿龟酒卷入其中,被披露在“正在调查的涉嫌违法添加企业”之列。不过,按照海南椰岛此前披露的公告,目前海南椰岛的保健酒椰岛鹿龟酒已经在复检中洗脱嫌疑。

2016年,海南椰岛开始出现亏损。

财报显示,虽然海南椰岛在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为8.46亿元,同比增长92.94%;但是,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下滑高达368.71%

2017年上半年,海南椰岛的境况依然陷在亏损泥潭;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06.46万元。

“当下的海南椰岛,主营业务错过了保健酒的高速发展期,远远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劲酒;陷入‘保健酒伟哥门’事件,海南椰岛企业形象遭受重创;与之相伴的还有来自资本市场上股权变更的动荡。可以说,海南椰岛当下的局面并不乐观。”朱丹蓬说。

 

路在何方

 

那么,海南椰岛该如何改变现状?

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海南椰岛首要解决的问题其实正是来自资本市场上的股权问题。

“只有先解决了顶层的问题,才能够有心思去思考怎样更好的集中力量去发展。”朱丹蓬说。

赵小瑞同样认为,海南椰岛应当理顺内部管理关系及架构,寻求合理的妥协与交易;否则内部管理混乱,只会损害公司健康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海南椰岛915日公布的《海南椰岛关于股权转让事项进展核实情况的公告》中,海口国资针对转让股权搁置33个月作出解释为行政审批过程中缺少补充说明文件所致。

“根据相关要求,公司上级主管部门正在积极重新协调补充办理相关文件,并拟在取得该文件后依照审批程序递交国务院国资委审批。”海口国资称,“由于需补充文件的准备工作有一定的难度,股份转让事项至今未有进展,且由于时间过长,该事项存在较大的不确定因素。”

在解决好资本市场的问题后,赵小瑞认为,海南椰岛应当明晰公司发展战略定位,并且公司整体一以贯之地努力执行,方能有效改变现状。

“海南椰岛作为海南地区不多的上市公司,很多资本集团或公司‘慕名已久’甚至‘垂涎三尺’,利用海南椰岛‘上市公司之壳’可以大力发展其他业务,也将是必然选择,势在必行。”赵小瑞认为,“因此,中为咨询认为未来海南椰岛主营业务很有可能不在保健酒、白酒、食品饮料等上面,而是更多在房产、贸易、投资、健康、养老、休闲、旅游等方面。但基于海南整体战略区位优势,看好未来海南椰岛的发展前景,不过估计未来的‘海南椰岛’已不是原来的海南椰岛。”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