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法医秦明:一手执刀 一手执笔
2017-09-26 21:3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0926213643.png

法医秦明。   摄影 王奕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一踏入北京言几又书店的二楼,一股浓浓的芹菜味便扑鼻而来,上百位读者手中拿着芹菜抱着书挤在并不大的空间里。芹菜如同他们之间的接头暗号,只消看一眼对方手里的芹菜,便知道都是为了老秦而来。

“老秦的新书看了吗?”“你带了几本书来签名?”“我妈一直等着秦叔的新书呢”……他们口中的“老秦”“秦叔”便是秦明,是一位小说作者,更是一位在职的一线法医——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主检法医师。

9月中旬,秦明在言几又书店举办了在北京的第一场签售会。一些读者为此专门从天津赶来,远在黑龙江的书迷则请朋友带着书赶到现场,希望能获得一个签名。

2016年,一部名为《法医秦明》的网剧创造了16亿次的点击量,网剧《法医秦明》改编自秦明的小说《第十一根手指》,原著作者秦明也因此成为法医届的代言人。在此之前,秦明已经出版了以法医为主题的多部小说,并且常常在微博、知乎为网友普及法律、法医的相关专业知识。

5年前,当秦明开始写网络连载小说的时候,初衷很简单,备受歧视的他和他所代表的法医们,希望大家能够借此了解一下这些整天与尸体打交道的法医,并且理解、关注、尊重法医职业。

秦明说:“法医秦明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众多在基层奋斗的公安法医们。”

 

我们就是那些能够读懂尸体语言的人

 

当秦明一身黑衣出现在言几又的时候,读者的欢呼声甚至盖过了楼下咖啡机作业的声音,楼下看书、聊天的客人忍不住抬头望了望。这里几乎每周都会有作家举办沙龙活动,但是这样激动的欢呼声并不多见。在读者眼中,秦明“很真实,很亲切,就像他写的小说一样”。

“老秦瘦了”“老秦真帅”,读者举着手里的芹菜高呼,秦明也保持一贯的幽默:“因为见过了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任何食物摆在面前都是美食。所以什么都爱吃,一直减不了肥。”秦明在新浪微博上被称为“最会卖萌的法医,最严肃活泼的段子手”。

为什么被称为“老秦”“秦叔”,1981年出生的秦明猜测,可能是因为他在微博上的形象,而他的写作也是从微博开始的。

2012122日是除夕夜,当大家准备迎接新年的时候,秦明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开始了自己的写作生涯:想了一下午,准备用#鬼手佛心-我的那些案子#作为主题,用日记的形式记录我工作的点滴。

后来这些“日记”成为秦明的第一部悬疑小说,记录了秦明入行以来印象最深的20个案子,名为《尸语者》。秦明表示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们就是那些能够读懂尸体语言的人”。

如今秦明已经陆续出版了“法医秦明”系列《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幸存者》《偷窥者》以及“守夜者”系列小说《守夜者》。网剧《法医秦明》改编自《第十一根手指》,秦明的师傅曾经说过,“手术刀对一个法医来说很重要,就像我们的第十一根手指一样”。

这些案子大多来自秦明工作多年的经历。2005年,获得医学和法学双学士的秦明考入安徽省公安厅,正式成为物证鉴定中心的一名法医,如今他已经是入行十多年的老法医了。从业以来,秦明参与检验的尸体多达两千多具,经他亲手解剖的尸体,也已经有上千具。

但是17岁的秦明选择法医专业的时候,并不知道“法医”二字的含义。只是因为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护士,既要子承父业,又得平衡母亲的想法,他选择了皖南医学院的法医系。当时班上40个人,只有秦明是主动选择了这个专业,“感觉就是既能当医生,又能当警察。后来,慢慢入行发现自己瞎猫碰到死耗子,碰到一个很喜欢的职业”。

因此,当知乎上有人提问,做法医需要具备什么条件的时候,秦明一改段子手的风格,严肃地回答,两个条件:1、热爱;2、学医。相比专业,秦明将热爱放在了第一位,读者、观众从书中、网剧中看到的只是法医的一面,而现实其实更加残酷,其中的辛苦、危险、委屈只有身在其中工作的法医才能真正体会。

以至于秦明在新书《偷窥者》的序言中专门提到,“当年看了我的《尸语者》而选择法医学专业的孩子们眼看就要毕业了,这让我感觉压力山大。他们会记恨我吗”?

 

为尸体说话,为法医正名

 

如果说作为法医,秦明是替尸体说话,为受害者查明真相,那么作为小说作者的秦明,则是为了替法医正名。

在网剧《法医秦明》中,焦俊艳饰演的大宝去相亲,当对方听说她是法医的时候,原本相谈甚欢的两人瞬间变脸,直问大宝吃饭之前有没有洗手,并且劝大宝换份工作。大宝当下便明白了,相亲的第九个对象也因为自己的工作黄了。秦明说,这可不是杜撰的,都是非常真实的。“真的非常真实。”秦明又强调了一遍。

刚入行的时候,秦明也常常因为法医的身份遭到歧视,“比如别人不跟我握手,或者听说你是法医,觉得你是跟死亡打交道的很忌讳,不跟你坐一个桌子吃饭等”。

妻子不准做法医的丈夫在家洗澡;有时候身体上带了尸臭残留的味道,睡沙发或者睡单位更是家常便饭;被味道污染的衣服,法医们通常都是自己洗,不让家人触碰。这样的例子在法医同行中比比皆是,秦明也碰到过同行因为家人无法忍受而离婚的事件。

好在秦明的妻子也是学法医的,虽然后来改行做了康复师,但是对老秦的工作十分理解,两人时不时还在微博上秀个恩爱。他感谢妻子在他工作繁忙的时候,照顾家庭,看护“小小秦”(秦明的儿子)

当然这种不理解不仅来自家庭,“也有很多刑警觉得法医用处不大,即使有时候破案的线索是法医提供的。在行内法医一直是属于幕后工作者,因此也很少有机会能够立功授奖。”秦明说,“很多人对于法医的具体工作都不太了解,认为法医就是解剖公,其实我们中国的公安法医还要全程参与整个案件并且对案件进行分析研讨。”法医也有做伤情鉴定的时候,但是有时候秦明他们去验伤,碰见不理解的家属一听是法医来了,就要出手打人,“人又没死,你们法医来干什吗”?

这些不理解常常让秦明们哭笑不得,倍感委屈。秦明走过很多地方,拜访的同行无一例外,满腹牢骚。在面对这些的同时,他们还要面对的是这份工作带来心理上的、生理上的很多挑战,当然还有未知的危险。

“法医是一项接触死亡、感触人性的职业,这个职业当然会影响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我觉得,可能每个法医都和我一样,经历过一系列的心路旅程,从恐惧到悲天悯人,从思索生命到淡然处之。”虽然这样说,秦明还是在2011年的一条微博中写到:“又梦见在工作中挣扎。郎溪伪装现场杀人案、系列劫杀卖淫女、毒弩案、燕子河杀子案、颍上枪案……”

除了血腥、残忍的现场和尸体对心理上的挑战,法医更要面对脏、臭等恶劣的环境,现场的视觉、嗅觉和触觉会挑战你的生理极限。秦明有一次解剖一具从井里打捞出来的高度腐烂的尸体,在百米之外的围观群众,有的因为受不了尸臭而吐了,秦明他们则需要站在尸体旁工作四五个小时。“如果不在现场,你是无法想象的,你想象不到的那种感觉。”秦明说。

还有如影随形的危险,比如,现场有毒气、遗留的炸药,甚至也有可能凶手在现场没有走;还有尸体带来的危险,比如,爆发性的肝炎;也有看不到的病毒,比如,艾滋病病毒,万一你手划破了,就有危险。秦明的一位法医校友,就曾在矿上检查案发现场时,因突然爆炸的炸药库而牺牲。

安徽公安在线曾经在新浪微博上发布过“你不知道的警察故事——法医篇”专门介绍法医的工作职责。他们定义法医为司法机关中运用医学、生物学、人类学甚至物理学、化学等方面的知识对人身有关的活体、尸体、生物物证等物体作出医学鉴定的专门人员。法医不仅要精通医学,还要掌握数十门学科,可谓一点都不夸张。

相比秦明所在的省公安厅,他认为基层的法医更加辛苦。发生命案以后,市县一级的法医最先出现在现场,等秦明所在省一级法医赶到的时候,初次解剖可能已经完成,他们要做的是二次解剖,“基层的法医其实真的非常非常辛苦,而且面临的未知危险也很多,他们比我们更伟大”。

接受采访的时候,秦明常常建议记者去采访基层的法医,因为他们也做着同样的工作,面对着同样的问题,真正的内核和精髓都是在全国的一两万法医身上体现出来的,就像秦明一直强调的,“法医秦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

“在公务员队伍中,法医群体太小太小了,这个群体学历较高、需要有大量的专业知识、接触别人避讳的事物、进出于充满危险环境恶劣的地方、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脏和累,但却拿着最基层公务员的工资。”秦明一改段子手的风格说。

但是抱怨完,法医们又会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兢兢业业。妻子看似突发疾病死在床上,法医却发现这实际上是一起谋杀;几个小混混都否认自己伤到了死者要害,法医却根据行凶刀具确定谁是致命一刀;护城河仅漂来了部分尸块,法医却判断出死者的详细体貌信息;众人明明推断是一起抢劫杀人,法医却力证熟人作案……这便是法医的“鬼手佛心”。

秦明先后毕业于皖南医学院法医学系和中国刑警学院法医系,两个班共60多位同学,十多年过去了,从事法医职业的还有40位左右。这个行业虽然有许多外人不知的辛劳,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份糊口的工作,更是“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唯愿人间太平”。

 

一个真实的法医是什么样子的

 

曾有人问秦明为什么写书?他开玩笑说:“写书的收入比工资高不少啊,我写一本书,也抵上好几年的工资。”

但是当同事们调侃火了的秦明,劝他干脆当一名专职作家时,秦明却一本正经的否定了,“即便有一天能有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收入,我也不会辞职。对这个工作还是有感情的,写作永远是业余爱好”。秦明热爱这个职业,但他希望为死者寻回正义,喜欢案件侦查时候的抽丝剥茧,也享受破案后的成就感。

因此,即使有几部畅销作品傍身,随着秦明系列改编的网剧、电影不断上映,认识秦明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他还是希望大家关注到的是法医这个行业。“我没觉得自己成名,也不想成名,也不会觉得自己是成名的。”秦明每天面临还是同样的工作,身边还是一样的同事,跟读者的关系也如同亲近的朋友一般。因为“不以血腥为噱头,但可以反映出真实的中国法医工作;以真实的情节警示犯罪,展现法医的艰苦和卓越”的初衷未变。

但是更忙了,成为秦明生活的真实写照。下班以后写书,微博、知乎答疑、出席读者见面活动都不断挤压着秦明的业余时间,而秦明并未因此放弃其中的任何一项。

“我眼睛里揉不进沙子,当看到别人在我的专业里胡扯时我就看不过去,我必须得纠正过来,虽然很多人骂我,也不要紧,我也要坚持真理,坚持科学。”秦明早期的时候也会在微博中写一些科普文,比如尸斑是如何形成的,多长时间会有怎样的变化,但是关注度并不高,在研究了一些“大V”的微博后,秦明增加了一些段子,“可能因为工作压力大,许多警察都是段子手”,放飞自己的秦明开始用喜闻乐见的方式科普。

虽然不为名利,但是更多的粉丝、读者对秦明来说却非常重要,这就意味着他有机会告诉更多的人:法医是谁?法医的工作是什么?

现在秦明在新浪微博已经有400多万的粉丝数量,当网上出现一些对于法医的误解或者与法医相关的热点事件,秦明还是会坚持发声,“科普一些知识,获取一些尊重,这个还是挺重要的”。

让秦明欣慰的是,每次有相关的热点事件,粉丝们也会利用在书中或者微博里学到的知识去跟别人辩论,“他们已经成为我的宣传员了”。

秦明不知道的是,读者不仅推荐身边的人读他的书,关注他的微博,在读者群里,大家也会一本正经地讨论尸斑、尸僵、巨人观等专业问题,正在讨论晚餐吃什么的群友也丝毫不介意继续讨论美食。

今年,秦明还休了入职以来的第一次年假,为的就是能有时间和读者多一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因为我觉得只是闷着头写作的话,许多东西是无法表达出来的,我想走到大家的身边,让大家知道一个真实的法医是什么样子的,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胖子。”秦明说。

现在,人们已经不再因为秦明是法医而拒绝同他握手,签售会现场,第一位与他握手的读者在众人的羡慕中笑着调侃,“以后不洗手了”。当然,法医秦明的走红也带了很多意外的惊喜,2016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的CCTV年度法治人物评选活动中,秦明获得了“年度法治人物”。

近些年对于法医的新闻报道越来越多、开设法医系的学校越来越多、公安部评选的“百家刑警”中也有许多法医、影视作品中的法医角色也不再是穿个白大褂送送报告的存在……对于这些改变,秦明如数家珍。尽管秦明一直把自己定义为写作的门外汉,但是他说,“只要有一个读者我也会继续写下去”。就像影片《入殓师》改变了人们对于入殓师的看法,秦明也希望有一天能够改变人们对法医的看法。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