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社会 >
骗婚大起底
2017-09-19 20:5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2016年,朱伟超夫妻因假装兄妹,微信摇一摇寻单身男性骗婚被起诉。 资料图


婚礼将至,我的新娘却不见了!实际中,除了以骗取对方财产为目的的骗婚外,也不乏一些通过虚构事实只为达到结婚目的的情况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在北京市北五环安宁庄路一栋明亮的办公楼内,绿色的电脑桌上并排摆着四五台苹果台式电脑,这是社交移动APP“WePhone”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工作过的地方。如今,这里显得有些空荡,因为苏享茂再也不能回到这里开发自己梦想中的下一款软件了。

9月6日,苏享茂留下一份网帖,称在某婚恋网站结识了自己的妻子翟某某,但离婚后翟某某以“有漏税行为和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两点相要挟,向苏享茂索要1000万元人民币和海南三亚的一套房产,由于自己没有1000万元又走投无路,将要因此离开人世,并在相册中留下与前妻的对话截图。9月7日凌晨5时许,苏享茂跳楼自杀身亡。

之后,事件迅速发酵,先是9月9日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在微博上发布声明,称苏享茂与翟某某的婚姻关系仅存续了一个多月,而在这期间,苏享茂为女方购买了海南清水湾住房一栋、特斯拉电动汽车一台,汇款若干次,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此外,因为苏享茂在“遗书”中曾经提到的翟某某对自己隐瞒了婚史,“在第一段短暂的婚姻结束后,男方赔女方20万元”等内容也迅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女方翟某某极力否认了这些说法,并称1000万元是双方离婚时共同达成的协议。

目前,该事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真相还不得而知,但苏享茂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骗婚”问题的思考。

“骗婚如今并不是一个罕见的现象,特别是在房产等财产变得更为值钱的当下。”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起淮曾代理过涉及婚姻诈骗的案件,目前也已正式成为苏享茂案件的全权代理人。

张起淮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涉及骗婚的各类案件具体情节较为复杂,认定也存在难度,需要深刻认识并逐渐提高警惕。

 

“我的新娘不见了”

 

“婚礼将至,我的新娘却不见了!”今年3月15日,天津市公安局宝坻分局刑侦六大队接到了这样一通“紧急”的报警,报警者周平(化名)称自己的“准媳妇”在婚礼前忽然消失了。

现年32岁的周平也算是大龄青年,家人的百般催婚令他苦不堪言。2016年11月,经网友赵某雄介绍,周平与自称家在天津市蓟州区的女青年张晓然相识。一个月后,还算满意的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经过一段时间交往,结婚心切的周平邀请张晓然及亲属到家中商量婚事。次日,张晓然就带着叔叔、弟弟和媒人乘车来到周平家。

双方家长见面后相谈甚欢,张晓然的叔叔对两个年轻人的交往不仅非常赞同,而且没有提出要楼房的要求,并对周家新盖的平房赞不绝口,房子的“落定”更是让家境一般的周平一家心中踏实了不少。临走时,为了答谢,周平给了张晓然1100元零花钱,还分别给张晓然的叔叔、弟弟和媒人送了200元的红包。

没过几天,张晓然带着周平到蓟州区下仓镇见了她的父亲。今年春节期间,张晓然还在周平家住了3天,这更令他感觉这段婚姻已经“坐实”。

春节后,周平父母便赶紧张罗着定亲。在媒人的撮合下,周平父母借钱凑了3万元,交给了张晓然当定婚礼金,并约定在农历三月初六举办婚礼。接下来的时间,周家人开始了婚礼前的忙碌,发请帖、订喜宴、布置房间,周平还带着张晓然购买了1万余元的黄金首饰。

结婚典礼前夕,张晓然借故回娘家一趟,谁知就此“人间蒸发”,电话关机。周平打车到曾去过的蓟州区下仓镇张晓然父亲家寻找,却发现“老丈人”也不见了。从周边居民处得知这是一间出租房后,周平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接警后,公安宝坻分局刑侦六大队民警开展侦查。经查,蓟州区户籍档案里有13位叫张晓然的同龄女性,但都被事主辨认排除。张晓然一家人给下仓镇的房东租赁合同上所留的名字也是假的。

在多条重要线索都被查否后,民警最终找到了家住蓟州区许家台乡的媒人赵某雄。经过审理,赵某雄交代了伙同黄某华、张某海、张某学(女)、李某金分别饰演媒人、叔叔、父亲、张晓然和弟弟,通过“假结婚”的方式来骗取礼金。周平曾经见过的“老丈人”竟然是张某学的哥哥张某海扮演的。

4月10日,公安宝坻分局刑侦六大队在河北省玉田县把准备再次作案的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据了解,这一团伙此前曾以类似手段骗婚6起,案值近10万元。目前,宝坻警方以涉嫌诈骗罪把赵某雄等5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

 

骗取礼金后“逃婚”

 

原本渴望在婚姻中得到幸福的周平,却遭遇了一场彻彻底底的骗局。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案例如今已不鲜见。

与周平一样,湖北省罗田县匡河镇村民李某达,也是在请求警方帮忙寻找婚礼前夕去县城买东西“走丢”的妻子后,才得知自己原来身陷一场骗局之中。

2017年年初,李某达经人介绍认识了24岁的武汉新洲籍女子李某,相识不久后两人就谈婚论嫁,李某达还按“岳母”李某英的要求支付了12.8万元的彩礼钱。

然而,李某达不知道的是,就在2015年,李某英同样以“岳母”的身份让湖北省武汉市新洲人孙某支付了10万元的彩礼钱,在婚礼当晚,李某同样找借口逃跑,不知所踪。

经罗田警方调查,李某的父母多年前离异,其母亲李某英带着李某改嫁他人。由于李某英嗜赌如命,欠下了不少赌债,为此便说服女儿利用假结婚“挣钱”。

目前,李某因涉嫌诈骗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李某英在逃,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通过‘包装’自己或隐瞒真实身份,以结婚为诱饵来骗取对方财物就是通常所说的骗婚。”张起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我国法律中,其实并没有“骗婚”这一罪名,类似案件目前都是依照我国刑法中规定的诈骗罪来处置。

对于此类骗婚案件,骗婚者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如果双方没有实质结婚,骗婚者还要承担民法上的财产返还以及损失赔偿责任。

目前像上述这类骗取礼金后就“逃婚”的形式是当前骗婚案件的“主流”,也是司法实践中相对好定罪的类型。张起淮直言,如果双方已是事实结婚,婚内诈骗行为的界定难度会相对较大。

 

婚内诈骗认定难

 

10年前,张起淮曾代理过一起婚内诈骗案,双方经由婚恋网站相识,男方将自己精心“包装”成精英人士,并编造了自己的父亲是“四川省军区领导”等多个谎言,但实际上,该男子有强奸前科,且与在该婚恋网站中认识的多名女子发生过性关系。

男女双方相识一个月后便结婚了,婚后男方继续利用各种手段骗取女方钱财,最终法院认定男方存在欺诈行为,判处10年有期徒刑。

与双方没有实质结婚不同,婚内诈骗之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不小的定性难题,是因为婚后财产属于夫妻共同所有,因此一方让另一方“花钱”等行为很难被界定为诈骗。

“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因此,认定婚内诈骗的关键要素之一就是婚后夫妻一方继续虚构事实,且这种虚构事实的目的是为了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