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多家乳企患上“政府补助依赖症”
2017-07-18 22:2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0718222907.png

资料图。

 

原题:多家乳企患上“政府补助依赖症”

 三元、西部牧业等该如何提前“断奶”

 

统计数据结果显示,包括三元、西部牧业、雅士利、骑士乳业在内的多达10家企业在2016年年度中表现出对政府补助的明显依赖。业内专家表示,这些二线区域品牌在发展的布局期,应该学会如何为自己提前“断奶”

 

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净利润168.71万元,其中政府补助占了103万元;而剔除各项非经常性损益后,实际亏损658.19万元。

这是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2017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

然而,三元对政府补助的依赖,不只表现在这一份财报当中。

三元2016年年度财报显示,2016年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5亿元;而另一面,三元当年获得的政府补助却高达1.29亿元。

证券界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上市企业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会计项目是将“政府补助”计算在内的。如此计算,三元在扣除政府补助后,其净利润是亏损的。

有趣的是,三元在财报中的一番说辞,似乎也表现了其对政府补助的依赖。

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三元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2016年中期报告)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或者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重大变动。

“上期子公司河北三元收到1亿元河北省乳粉企业发展补贴,本期无此项政府补助,利润同比下降。”对于原因之一,三元坦言。

事实上,乳企患上“政府补助依赖症”,三元不是个案。

法治周末记者统计了包括伊利、蒙牛、光明乳业在内的24家乳品行业上下游企业在政府补助方面的情况。

结果显示,24家乳企中,包括三元、新疆西部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牧业”)、雅士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士利”)、内蒙古骑士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骑士乳业”)在内的多达10家企业在2016年年度中表现出对政府补助的明显依赖。

 

多家乳企患上“政府补助依赖症”

 

天下是否有免费的午餐?对于企业而言,政府补助似乎算是一种。

所谓政府补助,是指企业从政府无偿取得货币性资产或非货币性资产,但不包括政府作为企业所有者投入的资本。

在乳业的江湖,多数的乳企一般在拿到一定的政府补助后能够表现出不错的业绩呈现。

例如,光明乳业。光明乳业财报显示,在2016年,光明乳业获得的政府补助达1.07亿元;同时,2016年其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63亿元;这其中政府补助只占了19%。

但是,并非所有的企业在拿了政府补助后都能表现出良好的业绩。比如,蒙牛在2016年拿了约2.2亿元的政府补助,但是却亏损了7.51亿元。

此外,统计数据显示,24家乳企中,有8家企业在拿了政府补助后,业绩呈现是亏损状态;这其中,也不乏一些对政府补助过度依赖者。

例如,西部牧业就是一家对政府补贴过度依赖的企业。

西部牧业财报显示,2016年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221万元,但获得政府补助为4914万元,政府补助金为其业绩减少亏损47.64%2015年同样如此,西部牧业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11万元,但是其获得的政府补助则为4157万元,这意味着如果其没有政府补助,其业绩则为亏损。

此外,骑士乳业也是如此。2016年,其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31万元,获得政府补助则为5080万元;可以说,骑士乳业的2016年业绩完全在依靠政府补助支撑。

再例如,广西桂牛水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66万元,但其获得了政府补助为155.8万元。政府补助为其减少亏损48.41%

原生态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生态牧业”)、蒙牛掌控的雅士利同样如此。

原生态牧业财报显示,2016年实现公司普通权益持有人应占年内亏损8856.9万元;此外,原生态牧业获得政府补助为4391.5万元。由此,政府补助为原生态乳业在业绩上减少亏损39.89%

雅士利财报显示,2016年除税前净利亏损3.33亿元,政府补助为1.88亿元。这意味着,政府补助金为雅士利在业绩上减少亏损36.08%

 

二线乳企的成长烦恼

 

“我们可以发现,出现这种过度依赖政府补贴状况的企业多数是二线的企业品牌。”食品专家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在朱丹蓬看来,乳品企业出现对政府补助依赖也是一种很正常的状况,也是由于很多的因素叠加造成的。

“首先,乳品行业的进入门槛比较高,它要求乳企进入一定要全产业链,而这意味着对资金的需求会比较大,同时也意味着投入的周期会比较长。乳品行业涵盖了农业、工业、服务业等多板块领域,所以运营的难度或成本会相对比较高,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很难前行。”朱丹蓬说,“乳企属于比较火爆的行业,政府也比较看好行业的发展,因此进行一些前瞻性的扶持首先是对的。”

“此外,二线乳企多是大区域品牌,这些企业扩大全国市场时,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伊利、蒙牛的竞争压力,可以说没有超常规的预算是无法颠覆乳业市场的品牌格局的。”朱丹蓬说。

在朱丹蓬看来,二线品牌多数正处在布局阶段,而这也恰是其“成长的烦恼”阶段。

“因此,当这些二线品牌处在这样的布局期时,我们需要给它们三四年的理解和包容期。只有乳企体量上去了,政府补助的因素才会显得小一些。所以,从产业角度,我们看3年后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健康。”朱丹蓬说,“但是,如果政府补助连续3年,乳企依然处在过度依赖政府补助支撑业绩的状况中,这说明这家企业的经营是很不良性的。

乳业专家王丁棉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确实有些乳品企业对政府补助存在依赖,“甚至有些企业为此进行数据造假骗补也是有的”。

王丁棉认为,应该在政府补助方式上将制度更加完善些。“让接受政府补助的乳品企业有点风险意识,有点责任意识,有点交代。比如,根据企业的经营水平,可以设置补贴和利润1314的要求,例如伊利有10亿元的政府补助,但其却创造了接近60亿元的净利。

 

该如何提前“断奶”

 

那么,是否应该对那些经常过度依赖政府补助的企业进行政府补助金上的“断奶”呢?

王丁棉认为还是应该根据具体情况考虑。“看看企业亏损的原因是在哪,有的是因为投资太广,战线太长;有的则是因为本身的经营水平,大环境因素;或确实真的是不值得扶持。”

“适度的政府补贴,或有针对性的政府补贴对企业的发展有作用,但是对于过分依赖政府补贴的企业,政府应该弄清楚‘谁最应该获得政府补贴,而谁又是最不应该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中研普华研究员揭小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此外,对于政府补贴的资金去向,更应该显得清晰透明,尽可能减少更多隐蔽的利益输送现象。”

“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企业应该学会如何为自己提前‘断奶’。”朱丹蓬说。

“说白了,这些二线品牌在布局期时,企业的造血能力太弱,只能靠政府输血。”朱丹蓬说,“也因此,如何提升自己的造血功能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有些企业也正在通过创新或转型的方式寻找破局的途径。例如,三元在推新方面,其此前推出了有机鲜牛奶,希望打入巴氏奶高端市场。

朱丹蓬判断,一些乳品企业要解决政府补助依赖其实进度不会很快。“乳品行业集中度比较高,上面有伊利、蒙牛在压制着,想要迅速改变依赖政府补助的状态,其实时间不会太快。所以,我们应该给他们一点耐心和宽容。”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