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法治 >
官员身边“小角色”的那些事
2017-07-18 22:1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0718221202.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发现,官员保姆、司机这类非亲非故“身边人”的贪腐案件至少有25起,而这其中就不乏像胡兴红、王广江这样牵线搭桥的“腐败掮客”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初中毕业后多年无业的胡兴红,却在短短两年时间内轻松“赚到了”20万元,仅仅需要她向自己的主顾“吹吹风”“牵牵线”。而这源于4年前其找到的一份工作,20136月,胡兴红成为了湖南省衡阳市原市委书记李亿龙家的保姆。

2014年起,胡兴红通过找李亿龙打招呼、批条子,成功帮助衡阳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王某的亲属调动和安排工作,于2014年和2016年两次从王某处收受好处费共计20万元。

近日,胡兴红受贿案情得以披露,长沙县人民法院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4个月。这则“保姆受贿案”一经曝出就赚足了人们的眼球,“官员保姆缘何任性至此?”成为不少人心中的疑问。

而近年来,官员身边的司机参与贪腐案也屡屡见诸报端。为何这些与官员非亲非故的“身边人”也能享受权力谋取利益?或许值得深思。

 

搭桥掮客

 

当王某谈到为何会找上“保姆”胡兴红来解决亲属工作问题时,其坦言契机就是2014年他知道了胡兴红不是在一般的家庭从事家政工作,她服务的是“市委书记”这一特殊对象,能够说得上话。

而王广江被人“盯上”也是因为其“身边人”的身份,1998年至2010年的十余年间,其一直是河南省烟草局原局长郑建民的司机。

2007年下半年,河南省烟草局计划购买新办公楼,祁某和陈某在明知王广江身份的情况下,通过王广江与郑建民进行协调促成特定公司与河南省烟草局的房产交易。

2009年,郑建民在其组织召开的局长经理办公会上,从备选的4个楼盘中,拍板决定购买王广江向其推荐的枫华置业有限公司的温哥华大厦。其后因房地产价格升降原因,枫华公司又通过王广江向郑建民提出提高购价的要求。在郑建民组织会议决定后,在原价格基础上以利息形式补偿枫华公司2500万元。20109月,在交易成功后,王广江伙同陈某、祁某从枫华公司获取500万元巨额贿款。

201461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9个典型案例,王广江受贿案赫然在列,其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成为利用影响力受贿案的参考范例。

法治周末记者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发现,官员保姆、司机这类非亲非故“身边人”的贪腐案件至少有25起,而这其中并不乏像胡兴红、王广江这样牵线搭桥的“腐败掮客”。

上海市工业区开发总公司驾驶员高某利用担任领导司机的特殊身份,在行贿人和受贿人之间进行牵线,被长宁区人民法院以介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杨某将李某介绍给自己曾担任其司机的老领导——时任湖北省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主任的陈某,说明李某想在开发区投资的意图,其后李某公司获得开发区项目并得到陈某的大力支持,杨某因此得到好处费200万元,并向陈某转送了另外200万元。

此外,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领导的替班司机管某、贵州省纳雍县原县委书记蒋某某的司机吴星春等均有介绍行贿的行为。由此可见,多地各层级的官员司机都有贪腐发生。

“司机最易掌握官员们的行踪。”现在是一家民营企业司机的孙俊(化名),在此前曾是一县级机关的聘用公车司机,这一干就是近8年,在他看来,这种“找领导,先找司机”的现象不难理解。

“领导不易找,但司机等身边人就好找得多,而且他们能传得了话。”在孙俊看来,这是不少人与领导打交道的“捷径”,对于只要外出基本司机就伴随左右的官员们而言,司机可谓最亲密的“身边人”之一,而保姆则能在官员回家时寻找机会。

 

贪腐“伙伴”

 

“不放心的人不会用。”孙俊坦言,司机一般都是领导最信任的人,因为几乎领导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司机都能掌握,这种亲密性一般会使得他们成为共同体,一些领导不便于出面的事情就会由司机进行。

而正是这种亲密的共同体,使得在现实中,官员与司机共同贪腐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在法治周末记者统计的25起案例中,湖南省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的堕落过程中一直有司机文某的身影。

20111月,刘红安的“亲信”司机文某听说县里有领导安排司机用虚假发票到相关单位报账的事后,马上向刘红安汇报,刘红安深受“启发”。此后,两人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购买假发票、虚开发票等手段到相关单位报账,贪污公款340余万元。

刘红安受贿所得的转移也依靠文某这位“亲信”。20123月至20166月,其指使文某分3次将1570万元转移给相关老板,用于投资或借款,以获取高额利息。

湖南省郴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杨秀善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伙同另一被告人吴军共同收受他人人民币155.4万元、美元1.56万元、港币18万元、澳元8000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91.55万元。

吴军正是杨秀善的司机,他收受人民币6.8万元,并为杨秀善窝藏赃款10万元。

而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原政委邹文强在各个节日收受他人礼品时,每个礼品袋中的利市封中,至少有1个利市封(内含1万元)是其司机的。

 

狐假虎威

 

“尽管是公车,但司机基本都有专属或侧重服务的领导。”孙俊表示,尽管此前很多公车属于一般公务用车,并非专车,但领导大多有着自己的专属司机。

“基本随叫随到,可能春节的时候也要去车站接上级的亲属。”孙俊举例道,但他也指出,自2014年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后,公车私用的情况有了明显改善。

孙俊坦言,尤其是在基层,官员司机往往不只简单地承担司机角色,领导工作的事、家里的事、个人的事有可能都要兼顾,正因如此,“一个用习惯了的司机,往往会和领导保持较稳定的关系”。

在交谈中,孙俊透露两年前其跳槽到现在的单位正是以前服务过的已退休的老领导介绍的。而在他当时担任该领导的司机之前,该领导惯用的公车司机正是他的父亲。

安徽省颍上县交通局原局长王玉坤尽管多次更换职务,但都带着他的司机孙刚,正是舍不得孙刚每次都能准确领会“领导意图”;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对“专属司机”也异常执著,在公车制度改革后,于20176月被中纪委通报,“用公款聘请私人司机”。

正是由于官员对司机的信任和依赖,致使司机不用通过官员,直接自己“扯大旗”也会有人相信其能力,进而谋取利益。

早在2009年,浙江丽水市政协原主席的司机吕伟强,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拉大旗作虎皮,以“领导司机”的名义,以虚构工程招投标、与他人合伙做外贸生意、投资基金等各种途径,累计非法集资超过2.6亿元,最终被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今年,当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盖如垠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时,曾担任其司机的马门启已提前入狱,马门启打着为盖如垠购买家具的旗号,骗取了大庆个体商户张某某30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6个月。

“顾忌的不是司机,而是背后领导的权力。”孙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司机本身不会带来任何利益,不过是“狐假虎威”,人们顾忌的是领导对司机的信任以及揣测司机是否在“传达领导意图”。

安徽省马鞍山市纪委原主要领导的专职司机尚某,在利用司机身份直接为两家因串标面临处理的建筑公司请托时,负责处理此事的该市建管处原总工程师赵某就坦言:“尚某是某书记的司机,从给书记面子的角度讲,能关照的话也应该关照一点。”

曾担任过原广东省人防办副主任莫远航司机的江梅彬,在2009年为他人“捞人”时,曾经的司机身份仍发挥了大作用。“江梅彬是老领导莫远航的司机,一般惯例领导办事都是通过司机进行,我也不清楚他送钱给我领导知不知道,但为了给老领导一个面子,我就没有及时退回去”。时任江门市蓬江检察院检察长蓝旭明在此后受审时直言。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