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规则 >
工信部念动手机预装软件“紧箍咒”
2017-07-11 21:29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原题:工信部念动手机预装软件“紧箍咒”

 50亿元规模市场将受影响

 

预装软件不再是手机厂商默认的“囊中之物”,消费者拥有对新买手机的预装软件自由“瘦身”的权利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罗聪冉

无法卸载、占用存储空间、手机卡顿、弹出广告、偷跑流量……一直以来,手机预装软件存在的种种问题,被消费者所诟病。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Android手机预装软件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Android手机平均预装软件数量约为9.2款,手机预装软件平均占用手机存储空间为634.4MB;79.2%的用户不会使用或仅会使用少部分预装软件。

从今年7月起,多年来已经成为手机行业惯例的预装软件行为,将被戴上“紧箍咒”——7月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实施,依据该《规定》,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

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预装软件不再是手机厂商默认的“囊中之物”,消费者拥有对新买手机的预装软件自由“瘦身”的权利。如今,《规定》已正式实施,手机行业在落实这一规定上做得如何?

 

过渡期或还存在“弹性”

 

《规定》显示,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所提供的除基本功能软件之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由用户方便卸载,且在不影响移动智能终端安全使用的情况下,附属于该软件的资源文件、配置文件和用户数据文件等也应能够被方便卸载;生产企业应确保已被卸载的预置软件在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升级时不被强行恢复;应保证移动智能终端获得进网许可证前后预置软件的一致性;移动智能终端新增预置软件或有重大功能变化的,应及时向工业和信息化部报告。

据了解,《规定》早在2016年12月就已经公布,之所以选定7月1日实施,是为了给手机厂商一个过渡期。不过,也有观点提出疑惑:所谓的“过渡期”,是着手整改的“准备期”,还是整改完成的“截止期”?

7月7日,vivo手机官方客服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公司会按照政策规定执行;工信部要求的7月1日实施,是指从7月1日开始及之后提出进网申请的移动终端设备,须满足《规定》的要求,并不是7月1日开始生产的移动终端,也不是指过去的终端。

法治周末记者从三星GALAXY S8+、华为荣耀8、苹果7plus手机的用户处获悉,目前,三星GALAXY S8+上的“三星健康”“电子邮件”等预装软件可以进行卸载,华为荣耀8手机的“运动健康”“花粉俱乐部”“天际通”等预装软件也可以卸载;苹果手机在更新了iOS 10系统后,包括日历、天气、语音备忘录、视频、股票、iTunes Store、FaceTime等应用,都可以进行删除。

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新规中所指的开始实施,应该是7月1日起开始新入网的终端要按照规定执行,因为对于手机厂商来说,还有大量库存存在,确实也存在难处,因此,过渡期可能还会更长。

不过,电信行业独立分析师付亮认为,《规定》发布后半年的过渡期已过,从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覆盖范围应包含所有手机,既包括新入网手机,也包括市面上已出售的手机,通过系统升级实现非基本功能软件可卸载。

 

删除某些应用可能会造成误伤

 

记者注意到,有观点指出,对于想赚钱的手机厂商,只需要把一些应用,比如计步功能、游戏功能等,设置为系统核心功能,便可“钻空子”。

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国内手机厂商都希望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通过预装手机厂商自有的APP服务,让自家的应用软件商店、云服务、游戏、娱乐、管理工具直达用户,如果除了基本功能软件之外都可以进行删除,各品牌手机会不会变得千篇一律?

《规定》指出,移动智能终端的基本功能软件,是指保障移动智能终端硬件和操作系统正常运行的应用软件,主要包括操作系统基本组件、保证智能终端硬件正常运行的应用、基本通信应用、应用软件下载通道等。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基本功能软件主要包括四类:一是操作系统基本组件,如系统内核应用、网络浏览引擎等;二是保证智能终端硬件正常运行的应用软件,如蓝牙、GPS、指纹传感器应用等;三是基本通信应用软件,如短信、拨号、联系人等;四是应用软件下载通道类型的软件,如应用商店等。

付亮认为,《规定》中已清楚界定基本功能软件的定义;手机企业可比照该标准,预装的基本功能软件应满足“基础”和“必须”两个标准;此外,《规定》并没有限制企业不可以安装预装软件,只是基于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的考虑,要求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应用软件可卸载,如果预装软件质量优良、深受用户喜爱,用户也不会一味进行删除。

北京3G产业联盟副理事长、秘书长项立刚表示,以现有手机推出的“虹膜识别”功能为例,《规定》无法做到技术前瞻性,也不可能将所有应用软件都在条文中列举;但有些应用和系统相关,如果也被获许可以删除,可能会造成“误伤”;对此,在执行过程中,对争议比较多的应用软件,有关部门可以通过发布“清单”的方式,不断完善基本功能软件的定义。

华为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华为手机目前已经做到应用软件可卸载;对于重要的软件,必须设置为不可卸载,但是会就此类软件去工信部备案,通过后就可以不被卸载。

 

整条利益链将受到影响

 

有观点认为,非基本功能软件都将支持卸载这一规定,将直接影响到手机厂商自身的业务发展,甚至可能影响到企业的营收表现。

众所周知,手机预装软件江湖已经形成庞大的规模。预装软件的问题,涵盖了手机厂商、电信运营商、各级经销商、应用软件提供商、渠道商等多个环节,共同构成了一个抢夺用户手机屏幕APP位置的利益链。对于手机厂商来说,预装软件已经成为了收入的一部分;对于软件公司来说,则是刷量的重要途径之一。

2016年12月,据北京时间报道,一位原手机厂商内部人士表示,根据业内标准,平均预装一款软件大概可以获得一至十元不等的收入,如果一款手机出厂前预装十款软件,手机厂商便能获得近百元的额外收入。

项立刚介绍,按照中国每年5亿部智能手机的出货量计算,预装软件的经济规模应该超过50亿元,各大厂商、运营商肯定不愿意放弃这块“蛋糕”;不过,新规也未迫使手机厂商和运营商将其弃之,手机厂商仍然可以安装预装软件,只是需要进行“精选”。

“新规实施后,对手机企业而言,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不会太大;因为,企业仍然有决策权,可以选择由某个出价较高的软件提供商做其手机的基础应用;对于没有入围基本功能软件的软件提供商,也可以在手机上进行预装,只是基于可被卸载的情况,手机厂商对此的收费可能会较以前少一些。”此外,付亮认为,手机企业的主要收入更多的还是来源于销售手机本身,软件应用的收入只属于“锦上添花”。

张毅认为,此前,手机厂商主要通过销售手机和安装预装软件来获取利润,新规出台之后,手机厂商、软件提供商等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经过半年时间的逐步消化,手机厂商已经对盈利模式进行了调整,在运营APP上,将之前通过安装获利的模式,拓宽为通过分发渠道获利,即软件在自己应用商店进行分发,手机企业可从中获取分成。

“而对于软件开发商而言,其必须在产品内容上下功夫,才能博得用户喜爱,获得客户量;另外,随着监管趋严,资本投入已不是那么热衷,也会有一批应用软件开始退出江湖。”张毅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规定》是预装应用软件行业的卫道者,平衡手机厂商和消费者双方,让选择变的双向;随着政策执行力度加大,以及消费者对手机APP的自主选择意识增强,对“干净”系统的需求会更大;毕竟对于主流消费者而言,一台价格低廉但信息混杂、系统臃肿的机器,远不是他们心中的理想智能手机。

此外,付亮认为,除了从手机厂商预装之外,现实中,还有一些通过扫描二维码或者点击某个图标按钮等进行安装的软件,而且大量的恶意软件就是通过这样的渠道进入手机,如何将这些有问题的应用屏蔽在外,也是未来手机厂商比拼安全性,形成自己优势的重要方式。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