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雷立柏:建立法治社会,学习拉丁语很重要
2017-07-11 20:2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雷立柏在给学生们上课。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1995年到北京大学读书,来自奥地利的雷立柏已经在中国生活了22年,这些年来他的工作甚至生活目标只有一个,推广拉丁语,推广西方古典语言。

但是对于能否成功,他却并不着急——可能50年后,可能100年后,“如果上帝要有结果就会有结果,我现在就是非常积极推动这个东西”。

听到记者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雷立柏在身旁的小白板上用汉字写下这句话,然后又“职业病”地问道,“是来自古汉语吗”?

在雷立柏位于中国人民大学的办公室里,这位被称为当代“利玛窦”的中西方交流桥梁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一张长桌,几把小凳,这里既是他的办公室,又是学生们举办读书会的地方。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跟拉丁语的关系比较近

 

法治周末:你一件非常有名的T恤,上面用中文写着“精神使人活”,它的前一句是“文字使人死”。作为古典语教授,你如何看待文字和精神这其中的关系?

雷立柏:文字本身——或称作文法或者叫语法,是非常枯燥的东西,如果专门看拉丁语法、希腊语法,那样会疯掉。但是没办法,学习语言就是要背,但是慢慢的,你读这些句子会发现,通过这个语法所传达的一些知识,所传达的一些智慧,一些很有意思的概念,这个才是具有生命的,所以说文字里面的精神才让人活。

好比西方人看汉字,尤其是繁体字,太难,背不下来。但是如果学会了,读一些书,读一些文献,他会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所以那些汉学家很喜欢中国传统、中国文学、中国文字,但是那些不会汉字的人,会觉得这些汉字非常累人,背那些东西非常疲惫,所以有两种方式去看待文字——怎么看文字以及怎么看文字所传达的那些知识和它的精神。

 

法治周末:就文字所能传达的精神而言,你认为甲骨文的文字意义大于精神意义?

雷立柏:对,甲骨文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你可以研究早期的汉字是怎么来的。但是甲骨文本身它没有什么文本,意思是说它没有什么神话故事,它没有什么法典,它没有什么史诗或者历史记载,没有文本,所以它不能传递一些概念,它只传那些文字符号。后来才有文本、有一些著作、有一些诗歌,才有整个精神的东西,但是这个甲骨文作为文字是死的,作为汉字是活的。

我经常跟学生讨论,这个“文字使人死”,是说西方的文字是死的,ABC是死的,但是汉字是活的,有生命力,很有意思。

 

法治周末:拉丁语会不会也面临一个过时的问题呢?

雷立柏:这个就是拉丁语跟古汉语的差别,拉丁语是所有的古代语言当中最现代化的语言。在拉丁语里面有投票权、竞选、共和国、委员会这样的单词。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跟拉丁语的关系比较近,而跟古汉语的关系很远,孔子没有讲自由、平等、法治,那是拉丁语的概念,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学习拉丁语比学古汉语更重要。

现代社会,所有东西都可以依法治理,现代的婚姻法、继承法等,是罗马人的贡献,所以我说要建立法治社会,学习拉丁语比学古汉语重要多了。不过在中国,很多人会说我还是要学古汉语,要背唐诗宋词,不要学拉丁语,因为他们不了解拉丁语的重要性。

 

想让拉丁语大众化

 

法治周末:你的理想状态是希望做西方文化研究的人能够掌握拉丁语,还是大部分的中国人都能够学习拉丁语?

雷立柏:我想(让拉丁语)大众化,大家都应该知道哪一些词是从西方传过来,哪一些来自古汉语,大概有一个概念,比如委员会不是古汉语,进一步的应该知道委员会,西方人怎么说、怎么用,词源的概念稍微深入一点。

 

法治周末:你在中国20多年,一直在教学和写书,中文的作品已经有40多本,都是围绕着推广古典语言的使命?

雷立柏:当然,我有很强烈的使命感,在中国很少人懂拉丁语,我觉得是非常遗憾的现象,非常遗憾的事,所以需要有更多的人学习拉丁语,包括古希腊语,所以我说要推广,而且是非常迫切的。

很多中国人,包括知识分子,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举一个例子,前几年,有一个说法是要保卫汉语的纯洁性,那个时候针对的是ABC,不要在汉字里面用太多的ABC。但是“纯洁性”这个词并不是古汉语,我就查了拉丁语,这个词是公元400年,基督教的教父哲罗姆第一次使用。

就是说中国人用西方的表达方式来反对西方,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中国知识分子自己都不太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他没有拉丁语的基础,他就不能追溯根源。这个词本来的意思是什么?西方什么时候用了这个词?中世纪的改变是什么?近代的用法是什么?

每一个词有它的历史,有它的故事,但是这个要花很长时间研究。我就开始逐步研究这方面,一般中国人没有意识到,每天用的词语很多都是拉丁语的概念,所以为什么说学习拉丁语比学习讲英文重要的多得多,学习拉丁语比学西班牙语、法语重要的多得多,因为它是根源,它是西方文化沟通的根源,在法律上、伦理学上、哲学上、历史学上都有。

 

法治周末: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你认为大家对于拉丁语,以及它的重要性的认知有什么改变吗?

雷立柏:当然有,很多。地铁里的那些广告,里面有长颈鹿、大象那些动物,突然出现了它的拉丁语学名,这个以前是不会写的,现在觉得这个东西好玩或者没有人能看懂,就写上去了。

现在拉丁语在很多地方,甚至你想不到的地方也会出现,包括拉丁语老师也多起来了。我的想法是本科生就开始学习(拉丁语),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教了本科生。然后我也开了一个课教儿童拉丁语,从娃娃抓起。

现在很多家长希望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国外一些很好的初中、高中甚至大学,都要求学习拉丁语,拉丁语属于精英教育。

现代汉语里面的很多单词是来源于拉丁语,早期《圣经》的翻译,都是根据拉丁语翻译的。以前也有西方人把四书译成外文,就是用拉丁语在西方出版的。因此中西文化交流,拉丁语在里面起到了非常重要

我从各方面了解到拉丁语的重要性,当然学的人还是太少,学的水平也不够高,时间太短,老师太少,书太少,现在需要给予拉丁语更多的关注。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