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依亚斯的家事
2017-07-11 20:07 作者:张海龙 来源:法治周末


张海龙

几乎一夜之间,依亚斯肩负起了这个家庭全部的责任,而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就像一条河流,刚从高山上奔流而下,就被沙漠迎头痛击,快被吸干了。他没有选择,必须硬撑

 

不是变,就是死。

没有一条河流不是曲折前行的,它必须绕过各种障碍,才能一点点壮大自己。

没有人的生活不是跌跌绊绊的。我们必须不停地告别,才能真正地长大成人。

天鹅之城库尔勒,新疆第二大城市。随着城市越变越大的脚步,依亚斯一家也从农民变成了城里人。进城是好事,遗憾的是,依亚斯的爷爷和爸爸不能和他一起享受城市里的生活了。这里曾是留下最多欢乐时光的家,如今却成为最令一家人伤心欲绝的地方。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爷爷走了,爸爸也离去了……

2015年那个漫长的夏天,依亚斯常常觉得自己在做一个醒不过来的噩梦。他总在幻想,也许等梦真的醒来,爷爷和爸爸就回来了,从前的家也回来了。可是,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那些令人痛心的事情注定要发生。他锁上门,也从此关上了心。告别从前,他必须照顾好家人。他别无选择,生活还在继续。

2014年,刚满16岁的依亚斯高中没毕业就回家了。他自认不是学习那块料,不如回来晃晃悠悠过日子。自从放弃学业回家后,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午后:一家人在小院里各忙各的。他知道,自己这种“游手好闲”让爸爸很不舒服。怎奈父子俩一向交流太少,又正逢青春叛逆期,沟通越发困难,只能别别扭扭地相处在同一屋檐下。爸爸认为他不争气,他也嫌爸爸给他压力太大。在这个年轻人眼里,青春那么长,没什么必须急着去做的事。

依亚斯一家世代居住在库尔勒城郊的铁克其乡下恰其村。上个世纪末,他们距离库尔勒主城区还很远。可如今,随着库尔勒“三河贯通”工程的推进,河通到了家门口,城也建到了家门口。下恰其村的乡亲们也有一多半儿都搬进了安置的崭新楼房。

进城第一件事就是置业,爸爸用村东头的老宅基地换得了家里第一套楼房。依亚斯的爸爸妈妈决定,新楼房让吃了一辈子苦的爷爷奶奶先住。爸爸妈妈带着三个孩子仍然住在棚户区的老宅里,继续等待二期拆迁。

库尔勒市近几年发展很快,变化很大,环境也越来越好。随着库尔勒市“南扩西连”“三河贯通”工程进程加快,铁克其乡8个行政村全部列入城市总体规划,大量土地被征用,失地、失居农民日益增多。如何让这些农民进城之后真正变成城里人?

距离依亚斯家新房不远,是正在建设中的南疆最大的特色农产品集散中心。为了帮助失地农民转化角色,政府拿出了其中的一部分专门安置拆迁户,依亚斯家可以获得其中两间商铺的产权补贴。爸爸计划着,等商铺盖好后,再给依亚斯开一个商店,好让他收收心做份实在生意。依亚斯对市场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可是,他拗不过爸爸的命令,只能被动地跟在后面。

乡里已经贴出了募股通知书,按照市里和乡里的统一规划,集散中心的商铺采取只分概念、不分实物的运行模式。由拆迁农民用门面房入股,成立以集体经济牵头、农民持股参与的股份公司,面向全社会招商,负责做大做强市场。可是,关于股权、股份制,很多乡亲们还是一头雾水。

这一天,乡里专门请来专家来给大家解读股份制。专家讲的很生动,可乡亲们到底能不能接受新概念,乡里和村里负责人都捏着一把汗。让村干部没想到的是,专家解读刚一结束,第一个前来签订股份制合同的村民就已经找到了办公室。几个代表着决心的手印落定,合作社的雏形眼看着就这么出来了。

其实,失地农民和城市发展是一个整体。失地农民的职业转换,就是放弃以往的生产方式,重新开始学习城市文明。如今,铁克其乡基本实现了广大失地农民“城中一套房、市场一间房、乔木克其一块地、人人有事干、家家奔小康”的目标。失地农民逐步实现了从单纯的农业生产向市民和务工经商的转变。

像依亚斯这样的闲散青年,早就在村干部的关注当中了。村里让他去学土耳其语和俄语。在巴音学院有这两门语言,让他学个两年,到时候出来了,村里的股份制公司就能把这孩子重用。

2015年盛夏,当村里人都在期待家门口南疆最大的特色农产品集散中心开业时,命运却给了正准备干点正事的依亚斯重重一击,让他内心几近崩溃:一个月前,爸爸在棚户区的屋顶收拾东西时,不小心被高压电击中,当场死亡。几天之后,或许因为伤心过度,70岁的爷爷也突发脑溢血离开了这个家。

两个至亲之人突然离去,奶奶和妈妈倍受打击也相继病倒,剩下两个懵懂无知的弟弟。几乎一夜之间,依亚斯肩负起了这个家庭全部的责任,而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就像一条河流,刚从高山上奔流而下,就被沙漠迎头痛击,快被吸干了。他没有选择,必须硬撑。

失去了爷爷和爸爸的庇护,依亚斯才刚刚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当他意识到自己对于家庭的责任那一刻时,他决定把恸哭变成另外一种动力。现在,他才是家里必须顶天立地的男人。长大这件事,只是一瞬间,依亚斯就完成了。

那间一家人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宅,如今成了全家的伤心之地,他带着妈妈和弟弟彻底搬离了老宅。他知道,往事可以纪念,但不能让悲伤彻底压倒。他对爸爸最想说的话,就是去实现爸爸以前没实现的愿望。依亚斯像爸爸一样接送两个弟弟放学,像爸爸一样干各种活并学习。他开始一边在社区上班,一边参加函授外贸俄语学习。

他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去坚定地撑起这个家,就像门前那条流了许多年的河一样,要充满韧性地走下去。生命如同河流,停滞就是终点,改道,就是法则。

无所依赖,才能重生。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