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虽千万人,吾往矣
2017-07-11 20:05 作者:罗浏虎 来源:法治周末

罗浏虎

80岁生辰之际,特隆歇安详辞世。随后,他被厚葬于巴黎先贤祠,这是第一次有议员享此殊荣。生逢乱世,一往无前,这或许可作为特隆歇的挽联

  

1726年3月23日,弗朗索瓦·丹尼斯·特隆歇出生于巴黎一个律师家庭。也许是得益于家庭氛围,年仅19岁的特隆歇就成为律师协会成员,并在66岁时为末代君王路易十六舌辩罗伯斯庇尔。据传,他还是巴黎地区闻名遐迩的面包师,经常将政治问题比作烘培食品。从这些片段,或可窥见特隆歇的人生轨迹——做过律师、当过法官、任过议员。

在旧制度时期,法兰西王国有13个地方高等法院,各自以国王的名义在辖区内行使最终审判权,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巴黎高等法院。在路易十五时期,巴黎高等法院自诩为王国法律的卫士,在立法与税收等方面对王权掣肘甚大。

1770年到1774年,被誉为波旁王朝最后一位伟大部长的莫普大法官致力于废除巴黎高等法院,并成立新法院以加强王权。他一方面将那些罢审的法官流放到边远地区,另一方面对备受尊敬的律师协会主席杰比尔施加压力。杰比尔的妹妹因故下狱,莫普劝说杰比尔支持新法院以换取妹妹的自由。杰比尔只好屈服,并在1771年率领特隆歇等200余位律师填补巴黎高等法院的空缺。

岂料路易十五突然驾崩,新王路易十六恢复了旧体制,莫普黯然下台。经过这番波折,司法人员之间心生嫌隙。那些拒绝为莫普效力的律师与法官计划对那群屈从的同事进行报复,温和的保守派特隆歇对双方进行了调停和安抚。

1789年,特隆歇凭借在担任顾问律师时积累的名声,接替杰比尔成为律师协会主席。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律师协会被解散。原因是革命者认为大部分律师协会成员抗拒革命,而仍留恋旧日时光。

大革命带来了新的司法体制,然而却迟迟未解决律师的定位问题,这种不确定性导致许多前律师协会人员不敢为新法院工作。国民议会代表迪诺绍提议裁撤司法辅助人员,抛弃对言词辩护人与律师进行区分的二元体制,以节省司法资源。他提议由法院新设之律师统一行使程序以及实体权力。同时,出于国民议会的平民心理,他提议设立非官方辩护人制度,允许任何公民在获得当事人的委托之后即可为之辩护,提供辩护的人无须具有法律学位。不过,议会内部分歧颇大,众口难调。

在此时,特隆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1790年12月16日,他向议会代表提议引入讼状代理人,这样一方面可以统一司法程序,另一方面也无碍自由辩护权的行使。如果当事人不想自己辩护,他可以授权讼状代理人或者利用非官方辩护人机制为之辩护。特隆歇的演讲极富说服力,立法者采纳了几乎所有建议。

在法国大革命的潮流中,法王路易十六在1792年仓皇出逃未遂,身陷囫囵。在当年12月11日进行的讯问期间,路易十六表达了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请求,不过讯问者不予理睬。随后,犹豫再三的国民公会最终同意委派一个委员会去询问路易十六希望请谁担任辩护人。委员会带回来的信息是:路易十六的第一愿望是请巴蒂斯特·塔尔热出任辩护人,如其拒绝,则延请特隆歇辩护。

时年59岁的塔尔热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曾担任1791年法国宪法的起草者。早在1785年,他就曾在著名的钻石项链丑闻案中为当事人辩护过。不过塔尔热却对法国大革命的局势感到慌乱,因而选择明哲保身,托辞身体欠佳拒绝了路易十六的邀请。一年之后,他却毫不迟疑地接受了革命委员会秘书一职。塔尔热的谨慎小心既为保皇党人所不耻,亦为革命者所嘲笑。

与之相反,彼时已然66岁高龄的特隆歇勇敢地接受了路易十六的请求。在信里,特隆歇言道:“作为一个男人,我不能忍心在看到他人项上高悬法律之剑时袖手旁观。”此外,路易十六的好些旧臣子都毛遂自荐为之辩护。最终,特隆歇、忠心耿耿的72岁老臣马勒泽布以及雄辩滔滔的著名律师德赛兹担任辩护人,他们的主要对手是律师与政治领袖罗伯斯庇尔。

也许是有所预感,路易十六在1792年圣诞节写下了最后一份遗嘱,特别表达了对特隆歇、马勒泽布与德赛兹的感激。1793年1月,国民公会判处路易十六死刑。公安委员会旋即通缉追捕特隆歇,不过他成功地躲过一劫。直到罗伯斯庇尔在1794年7月垮台,他才重回公众视线之中,并热心参与政治。

在督政府统治的1795年,特隆歇成为元老院成员,主要负责审查所通过的法律是否违反宪法。此后,辗转担任亚眠市参议员,亦曾在巴黎从事律师咨询业务。

1799年11月,拿破仑·波拿巴发动雾月政变,成立执政府。1800年,特隆歇出任法国最高法院院长。随后,拿破仑委命特隆歇领衔的四人委员会编纂民法典。作为巴黎习惯法的专家,特隆歇具体负责继承法的起草工作。在短短4个月内,委员会就完成了草案编纂工作。

在执政府期间,特隆歇被委任为参议员,委任状将其尊崇为法兰西第一法学家。1804年,他获颁拿破仑政府的最高荣誉——第三等级的法国荣誉军团司令官勋章。虽然特隆歇的职业生涯在拿破仑时期达到新顶峰,但是特隆歇并不因此对拿破仑唯唯诺诺。在任职期间,他曾反对拿破仑攫取任命法官的权力,遗憾未能成功。

80岁生辰之际,特隆歇安详辞世。随后,他被厚葬于巴黎先贤祠,这是第一次有议员享此殊荣。生逢乱世,一往无前,这或许可作为特隆歇的挽联。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