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京牌 摇号之外的地下交易招数
2017-07-04 20:3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111.jpg
北京市某二手车交易市场。  管依萌 摄

 

结婚过户、背户、租证、抵押车辆产权、办联名账户……在北京小客车需求旺盛又供给有限的大环境下,各式车牌租赁买卖的灰色交易应运而生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下周二结婚,先把身份证发给我。”不知电话的另一头说了些什么,李丽给出了“没问题”的回复。

李丽是一名从事北京车牌交易的“中介员”。说话时,她正位于北京某二手车市场交易大厅的中间位置。大厅入口处张贴着一份“非法代办人员曝光栏”。

别人的婚姻为何需要李丽“插手”?

“结婚过户啊。”李丽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要想将车牌指标变更到自己名下,可以通过这种方式。

因此,帮别人结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促成一场车牌指标交易。在这场非法交易中,车牌指标成了婚姻中唯一的“嫁妆”。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北京小客车指标总量和配置比例低,成为这些办理租售北京车牌中介的生存条件。

这些中介的操作方式花样百出,除了“结婚过户”,还有“抵押车辆产权”“直接购买”等,方法听上去也许荒诞不经,生意却非常红火。

 

“北京户口比外地户口贵,女标比男标贵”

 

20101222日,北京市人民政府第81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调控规定》)。随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等十四部门于20101223日出台《〈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从此,北京市小客车正式进入“限购时代”。

根据《调控规定》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北京市对小客车实施数量调控和配额管理制度。单位和个人需要取得北京市小客车指标(以下简称车牌指标)的,必须通过摇号方式取得。

2017626日,北京小客车指标办发布摇号审核结果。当期普通小客车个人指标中签率仅为0.119%,相当于约843个号中签一个,中签难度创历史新高。

在需求旺盛而供给有限的环境下,灰色交易应运而生,买卖车牌现象大量涌现。

“靠谱的人,我们才给办理。”李丽已有多次操作“结婚过户”的经历。对于“结婚过户”的评价,她只有两个字:靠谱。

顾名思义,“结婚过户”是以当事人双方通过成为合法夫妻,从而进行车牌指标过户的一种途径。结婚是实实在在结婚,车牌买卖也是实实在在的买卖。

“前段时间我就想通过‘假结婚’的方式,过户一个车牌指标。”陈静今年25岁,从2013年起开始摇号,如今已摇了22次,但一直未中签。

陈静所说的“假结婚”实则“真结婚”——双方需要持相关证件在民政局完成照相、宣誓以及领证等一系列合法的结婚手续。只是,在民政局会面之前,“夫妻”双方并无太多交集。

“他来自吉林,有三十岁了。”陈静仍旧记得中介通过微信发来的照片,“身份证照片、证件照,还有他的生活照。”

“只有结婚当天才能见面。”李丽表示,在见面之前,中介会告知客户与指标所有人相关的照片和信息,包括年龄、工作以及户口等。

“肯定会给你找到匹配的,也可以给你几个选择自己挑。”李丽补充道。

“结婚过户”中的另一半竟然还能挑?这实在是令人吃惊,可究竟是挑什么呢?

挑的是北京车牌指标所有人的相关信息。根据户口所在地和性别,可分为北京男标(京籍男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外地男标(非京籍男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北京女标(京籍女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以及外地女标(非京籍女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四类,与这四类人“结婚过户”,价格也不一样。

李丽表示,北京户口的指标所有人相对于外地户口的更贵一些——男标至少10万元,女标则需11万元;而对于外地户口来说,男标需8万元,女标9万多元。

“以前不需要摇号,很多外地人手里会有北京车牌,而回到家乡后,留着车牌也没有用了,就将其转让或者租出去。还有一种情况是,没摇号之前一些人办理了很多车牌号,现在发现车牌价值上涨,便拿出来了。”李丽解释道。

“总之,北京户口比外地户口贵,女标比男标贵。”李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因为北京户口办理过户的手续更快,价格也就更高;女标贵的原因在于女标的数量比男标少。

“结婚之后,夫妻变更平移即可。”李丽介绍,北京夫妻间车辆过户只需夫妻双方到车管所办理变更手续即可,双方只要其中一人为北京户口,办理时间仅需要两个月时间,而如果双方均为外地户口,时间更长一些,需要35个月。

 

“结婚过户”里的真真假假

 

陈静家住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上班地点在几乎是大对角的朝阳区,每日的“横跨北京之旅”让她疲惫不堪,公交时间过长,而时间相对较短的地铁则是日日人满为患。

她母亲的摇号几率高达8倍,但依旧遥遥无期。“如若不是觉得摇号没有希望,又不想成天跑车,断不会采取这样过激的方式。”

根据我国婚姻法相关规定,只要男女双方履行了结婚登记程序,就产生结婚的法律效力。因此结婚、离婚都是实实在在的。

为此,陈静与父母还有过激烈的争吵。

“我只在乎指标,父母则考虑得比较多。”陈静说。

而这,也是陈静父母极力反对女儿“结婚过户”的主要原因。

“‘结婚过户’后,我就变成二婚了。”陈静表示,父母担心女儿名誉受损,平白无故经历一次婚姻。“虽说结婚离婚都是形式上的,可离婚证却是实实在在的。”

然而,结婚还是她的父母不能接受的方式。咨询过律师,他们想通过更权威的解释来让女儿打消“结婚过户”的念头。

“你这是违法行为。”陈静的父母只甩给她这句话。咨询过律师之后,父母把原本存在的二婚顾虑,上升到具有欺诈行为的程度。

律师告诉陈静父母,这种行为其实是以合法行为掩盖非法目的,本质上是一种欺诈行为,用看似合法的行为,获得本不应该获得的利益,一旦被发现,取得的小客车指标可能会被撤销、注销,“结婚过户”成为徒劳。

与此同时,通过“结婚过户”的方式进行车牌买卖交易,还需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其他法律风险。

“不是假结婚,是真结婚。这可不是开玩笑。”李丽再次强调“结婚过户”的前提是要当事人双方走合法的结婚程序,车牌过户后,双方再办理离婚手续即可。

李丽并不会考虑当事人双方离婚后带来的后果,她关注的只是两人需要一场具备各种有效证件的、合法有效的“假结婚”。

“法律上不存在所谓假结婚和假离婚的说法。”北京市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晓琳解释,一旦领了结婚证,对方又不同意离婚了,可能会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中。法院审理离婚案件会有其自身规律和考量,婚内取得的财产,原则上是要进行分割,如果对方提出来进行分割,而自己又没有其他证据,法院判决有可能支持分割的诉求。

种种问题,可怕至极。这些陈静之前未曾考虑,幸亏父母力争,才避免了上述可能发生的情况。

“‘结婚过户’里的真真假假,如若碰上意外情况,谁人能说清楚?”陈静说。

 

“划算”的“背户”

 

大厅里,李丽的电话再次响起。“有什么不踏实的,你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她有些着急,生怕到手的客户再次跑掉。挂断电话,她转向法治周末记者说道:“如果不考虑‘结婚过户’的话,只能选择‘背户’。”

“背户”就是“租指标”,即“买车挂别在别人名下,但是车还是由自己驾驶”。买标者(指标使用人)只购买卖标者(指标所有人)名下的配置指标或更新指标,由买标者购买新车,以卖标者的名义办理机动车登记。

据李丽介绍,指标所有人、指标使用人以及中间人会签订一份协议,对指标交易进行约定。有的协议中会非常明确地将这种交易称为“背户”。

“背户”属于“租赁”的一种,除此之外,还包括“租证”,即指标使用人租用指标所有人的身份证原件和车牌指标。

“这种方式不划算。”李丽没有推荐“租证”的方式,她透露道,如果指标所有人重新补办一个身份证,那么指标使用人手里租来的身份证原件便失去效力,“远没有‘背户’的方式合适”。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背户”最多使用20年——因居民身份证的有效期限是20年——租金是20年至少6万元。

“一年才3000元多一点。”李丽尝试着说服记者,“你无须任何顾虑。”她解释,车虽挂在指标所有人名下,但是车险可以写指标使用人的名字,如若出现大事故,指标使用人逃逸的话,指标所有人需承担风险。

“车主(指标所有人)都不担心,你更无须担心。”李丽的同事王悦梳理完手中一摞摞的纸质文件,补充道:“甚至你想换车,车主也可以配合你。”

王悦的包里装着几张令许多北京居民羡慕的蓝色车牌。“这就是要租出去的车牌。”她指着这几张珍贵的铁片说。

“‘背户’没什么风险,人家(卖标者)好多指标,不会在乎你这一个指标,正是有这种情况才会出现‘背户’这种交易。”王悦说。

李丽和王悦均表示,“背户”可以面签,若日后指标使用人自己中标,“背户”来的指标也无法退还给指标所有人,钱也不能退还至指标使用人手中。“但是,你可以转租出去,或者给亲朋好友使用。”李丽补充道。

 

“靠谱”并不沾边

 

“办个‘背户’就行,即时办理即时使用。”李丽表示,车牌指标和身份证随时都有,提车即可上牌。“靠谱的人,我们才会租他的车牌。”李丽再次强调了“靠谱”二字。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靠谱”是这些从事京牌交易中介惯用的口头禅。这些中介多是一些二手车商,也有4S店工作人员,他们在“背户”的巨大经济利益驱使下,收集卖标者信息,介绍给买标者,从中牟利。

《人民法院报》曾有过报道,一方出售指标获利,另一方购买指标用车,双方还签有书面协议,表面上看,京牌指标交易让买卖双方各取所需,是解决供需问题的良方,甚至是万全之策,但事实并非如此。虽然在协议上买卖双方基本上都会写明,指标以固定价格一次性出售,不得反悔,出现问题与买标者无关,买标者用车造成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等内容,但实际上这样的约定并不能避免风险的出现。

正如李丽所说,一旦出现事故,卖标者也将承担法律责任。买标者的汽车登记在卖标者名下,如若买标者出现车祸、个人信用记录等方面的问题,卖标者会因买标者的过错甚至违法行为而遭受损失。

“客户担心‘背户’,我们也能理解。”李丽说道,毕竟车是自己的、却无法挂在自己名下,尤其是那些豪车的车主。随后,她再次强调,“不过你放心,这都是熟人介绍才办,都靠谱。”

然而,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机动车登记在一定程度上有对外公示机动车所有权的作用。正因如此,买标者购买的机动车登记在卖标者名下,对买标者是最大的风险,即便引起纠纷,法院也无法支持买标者提出的诉讼。

李丽的电话又一次响起……

“确定的话需要交2000元押金。”短暂交流后,李丽挂掉电话,高兴地说:“刚办成一个‘背户’。”

北京市一家二手车交易市场负责人表示,买卖、租赁车牌指标都不是合法的,无论是经销商还是消费者,都是私下达成交易,“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并且从我们的管理角度来讲是不允许的”。

 

可抵押车辆产权,也可“公司落户”

 

除了办公地点藏在二手车交易市场里的中介,市面上还存在着京牌交易的专门公司,何虎便就职于其中一家。

何虎最“顺手”的方式是“结婚过户”和“抵押车辆产权”。

据他介绍,“抵押车辆产权”本质上也是通过车牌指标租赁,当事双方到车管所办理一个备案手续,证明将指标租赁后落入卖标者名下的汽车产权,抵押给买标者。如此一来,买标者就拥有了自己的车辆产权。

“这是走法律程序的,可以避免存在的隐患。”何虎说道,只是此种方式的价格相较于“背户”高一万元左右,而买标者要做的只是全款买车即可,无需任何抵押。

据何虎介绍,他还操作过“公司落户”的方式。

“公司落户”即是将买标者变更成公司的股东和法人,然后即可使用公司的指标。价格固定,18万元,大概需45天左右即可办理成功。

“还有一种办法,但是价格就高了。”李丽停顿了几秒,好似卖关子般说道,“也可以直接落户到你名下。”

随后她解释,此种方式需要花费25万元,并且需要现金支付:买卖双方需要合办一张银行的联名账户,待指标即将下来时,让买标者签字,车牌号办理成功后,卖家就会将里面的25万元钱款取走。

用李丽的话来解释,联名账户就是以防“人钱两空”。

“没问题,我办理过几个了。”李丽很有底气地说道,但是这种方法仅限非北京户口才可以使用,北京户口无法通过此方法获取指标,原因就在于北京户口有摇号指标。

“一个月时间即可,有一次最快半个月就办成了。”李丽补充道,需要交一万元押金,但如若指标没办理成功,不会收取任何费用。“不用担心,我们在车管所里有人。”

“但车牌号都是普通号。”李丽说。

普通号25万元,那是否存在特殊号呢?

据李丽透露,京A的牌照比较贵,而京A8的牌照要变更到自己的名下则需180万元。

“你要是害怕,就弄不到任何指标。”李丽从容地说道。

此时,李丽的电话再次响起,她询问对方现在的具体位置,而后对来电人说道:“你看中间,我挥挥手。”她随即招了招手。

只见大厅入口处来了一名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李丽的生意又来了。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名字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