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怪物“卡塔斯托”所带来的
2017-07-04 20:26 作者:林海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0704202708.png
马萨乔的壁画《纳税银》局部。资料图

林海

有人曾经问,为什么“纳税银”的故事只出现在《马太福音》中。一种解释是,因为马太本人就曾是一名税吏。1424年,应费利切·布兰卡契(支持收取税费的一位贵族)之邀,画家马萨乔完成了壁画《纳税银》。它既有宣传“连耶酥也应当依法纳税”理念之意,又成为透视画法的经典之作。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百年之后,另一位意大利画家提香也创作了两幅《纳税银》。而那个时代,威尼斯共和国世俗政权“依法征税”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在教权和王权的对抗之中,供个体独立生存的空间正在渐渐萌发。有人说,提香是第一位靠绘画收入养活自己、而不依附于某个权贵的画家。

提香所画的两幅《纳税银》均完成于1516年。这个时期,是他艺术风格成熟的阶段。《圣母升天图》等经典作品均完成于这个阶段。这一年,距离他亦师亦友的伙伴乔尔乔内英年早逝的1510年已过去6年。乔尔乔内大提香11岁。他们自幼一起在乔凡尼画室学画、作画。

乔尔乔内熟练的绘画技巧以及对色彩超乎常人的敏感和表现力,令提香十分崇拜。他模仿乔尔乔内的绘画风格,以至人们几乎无法辨别两人的作品。不久,他们开始独立接受订画,耽于酒色的乔尔乔内接来的订件,大都交给提香去完成。

有一种说法是,乔尔乔内越来越发现,在色彩创造和艺术技巧方面,提香超过了自己。这使他们的关系开始冷淡和紧张。乔尔乔内将这种不安发泄到更加放肆的寻欢作乐中,使他在32岁风华正茂时,耗尽了精力。1510年,一场严重的鼠疫侵入了威尼斯城,此时的提香接受了帕多瓦的订单,去那里绘制壁画。而乔尔乔亚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患病离世。

两年后,提香重回故地,完成了乔尔乔亚的遗作《赤裸的维纳斯》。这是世间仅存的一幅乔尔乔内与提香合作的油画。时年22岁的提香,在这幅作品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一种典雅的忧伤。这种忧伤在未来他所有的作品中,始终挥之不去,与日俱增。

前面说过,提香创作的这两幅《纳税银》,原作者是近百年前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马萨乔。这幅壁画创作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位于卡尔米内圣母堂内的布兰卡契小堂。人们普遍认为,这是马萨乔最好的一幅作品,也是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发展的重要成就。

画作的题材取自《马太福音》:耶稣指引彼得从鱼嘴里取出一枚金币,作为交给税吏的税金。由于透视法和明暗法的成功应用,《纳税银》成为美术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几个世纪以来,《纳税银》遭到严重的破坏。直到1980年代,《纳税银》连同整个布兰卡契小堂才得到一次完整的修缮。

基督徒经常引用“纳税银”这个故事,来为世俗统治者的合法性辩护。同时会引用“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个故事在《马太福音》中还有后续:一群法利赛人打算捉弄耶稣,就问耶稣,给凯撒纳税对不对?耶稣指着银钱上的凯撒头像,回答道:“凯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众所周知,这是王权与神权互相承认、彼此竞争的开端。此后百年,西欧发展出了教会法体系和封建法律体系两套不同的法制框架。根据伯尔曼等人的分析,正是这二者的不断竞争、彼此吸收和各自完善,一方面为个体自由留出了空间,另一方面为近代的法律转向埋下了希望。

实际上,马萨乔创作的这幅壁画,与圣经故事稍有出入。分歧在于,画中税吏直接面对着的是耶酥和他的门徒们。整个场景设定为户外,这与圣经中的“屋内对话”的版本并不相符。壁画分三部分讲述了这个圣经故事。

壁画的中央部分,是税吏要求耶酥和他的门徒们交税。马萨乔将耶酥的头部画在壁画的消失点,以吸引观众的目光。耶酥和彼得两人的手,都指向画的左边,也就是下一个场景发生之处。在那里,彼得从鱼嘴中取出一枚钱币。故事的最后一幕,位于画的右边,彼得向税吏交纳税金。

在这里,尽管没有“屋内对话”的阻隔,通过构图仍然形成了“世俗权力不得干预”的意象。基督和门徒几乎都穿着淡粉色和蓝色的长袍,而税吏则穿着古罗马服饰丘尼卡,衣服为醒目的朱红色。税吏的手势显示了他的无礼,而他衣服的颜色使这一特点更加显著。

壁画中还有一组对比:在画面的中间和右边,税吏的动作几乎和彼得一模一样,只是二人的角度相反而已。后人对此进行了更为深刻的解释:彼得后来成为了教会的领导人,而教会与世俗权力在收取“纳税银”时,手法或许根本并无二致。

 

税法:平民、贵族与教会的利益之绳

 

《纳税银》这一主题在艺术史上并不常见。那么马萨乔为什么选择这个主题呢?这与下订单的费利切·布兰卡契(因此这幅壁画坐落于布兰卡契小堂)有关。

费利切·布兰卡契是一个丝绸商人,他积极参与着佛罗伦萨共和国的政治活动。某个意义上,这幅《纳税银》可以说是“依法纳税”的宣传作品。1427年,佛罗伦萨进行了税法改革,建立了一种名为卡塔斯托的税收制度。当时,米兰战争使得佛罗伦萨财源枯竭,泥足深陷。为了筹集继续战争的经费,佛罗伦萨政府不得不增加税收。

议会在经过长期的讨论后,通过了佛罗伦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税法——“卡塔斯托”税法。这个新税法使得拥有土地的豪门富户的利益受到直接影响。他们不得不接受土地登记,再也无法继续隐瞒财富。因而,尽管平民们对此十分支持,贵族们却竭尽全力阻止它变成正式的法律,只有一个人公开表示支持,那就是佛罗伦萨的实际统治者乔万尼·德·美第奇。1427年,他通过争取平民的支持,迫使贵族们接受了新税法。

然而,平民们并不满足。他们通过议会进一步提出要求,要求卡塔斯托税法“溯及既往”;按照新税法,调查那些贵族过去少交了的税,现在都要补交:过去由于规定不合理,那些平民曾被迫典卖财物交税的,应当予以退还。

这个提案令贵族们又惊又怒。为了自卫,他们无休止地对这项新税法进行诋毁,声称这一制度简直不公到了极点。议会上争议不休。贵族们还提出,为共和国效力、担任公职或军职的他们,应当免于征税,而平民们则针锋相对。

税法的调整甚至影响了战争的进程。人们意识到,这个名为“卡塔斯托”的怪物,实际上是由那些不必要的战争“所下的蛋”。而且,一些在军中担任职务的贵族也十分后悔,他们表示,假如这项法律早就实施,他们既要流血出力,又要出钱交税,那么他们决不会和拉迪斯劳斯国王或菲利普公爵打仗;因为那两次战争并不是因为有必要非打不可,只是把大家全都搞得贫困不堪而已。

最后,这场激烈争论被乔万尼·德·美第奇平息下去了。他劝告平民:满足于适可而止的胜利的人,总是最成功的。议会上的争议,因为他的这一番话平息下来。大家达成了共识,再没有人考虑追溯老账的问题。

在这个背景下,费利切·布兰卡契邀请马萨乔绘制了这幅壁画。因此,主流的观点认为,这幅壁画既是在证明税收的合理性,也是在努力维持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团结。

不过,也有一种观点认为,这幅画要从宗教关系的角度来理解。1423年,教皇马丁五世与佛罗伦萨签订了一项协议,协议约定在佛罗伦萨,教会应当服从共和国税收。鱼嘴中的钱币,喻指佛罗伦萨由海洋获得的财富。而费利切·布兰卡契本人也参与着地中海的贸易,同时也是佛罗伦萨海事理事会的成员。他的态度代表了当时很多商人的立场:他们与米兰的战争,绝不只是在教皇面前的争宠,而是地中海商业霸权之争。这不但需要卡塔斯托税,还需要整个罗马教会的支持。

画中,彼得与耶稣在一起时庄严而充满活力,而他独自行动时(画面左边)身形微小。这也体现出他的身份:神的使者、耶稣的代理人(即罗马教皇)。在这个意义上,这幅壁画反映的是一个转变性的场景:在执行耶酥的指令时,彼得由耶酥的门徒变成了教会的领导人——这无疑是在对马丁五世示好,将其比拟为第一任教皇彼得,更暗示着佛罗伦萨从海洋获得的财富,将最终奉献于教皇。

不久,凭借着教皇的支持和新税法制度,乔万尼·德·美第奇打赢了对米兰的战争。不过,世事变迁,人间无常。他也很快病倒,感到末日将临时,他将两个儿子叫到面前,向他们提出忠告:“如果你们希望在平安中渡过一生,就要使自己的收入合乎法律规定,而且同胞们也认为给你们这一份是合适的。”从这段话,或许可以明白他、布兰卡契和那个时代的贵族们最终的选择。而这,亦通过税法制度实现于共和国之治,并被马萨乔与提香之笔记录下来,一直传递到了今天站在壁画前感慨的你我眼前。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