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钟叔河:准备了思想,走向世界
2017-06-27 20:5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0627205315.png

从壮年到耄耋一直在为“走向世界丛书”伏案耕耘的钟叔河先生。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至今,1980年代影响甚广的“走向世界丛书”已出版100种,为此岳麓书社在6月推出了“走向世界丛书”纪录片。纪录片记录了“走向世界丛书”30余年出版过程中的见证者和推动者,面对镜头,他们还原了那一段历史。

1980年到1985年,时任岳麓书社总编辑的钟叔河亲自主编并出版了“走向世界丛书”第一辑的35种。如同一声惊雷,他希望能给当时打开国门、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崭新的视角和历史的借鉴。

这套书也成为1980年代最有影响的一套湘版书,被称为“出版界的一巨大业绩”。

钟叔河的原计划是出版100种,但是第二辑的出版却等了30多年。今年岳麓书社推出的“走向世界丛书(续编)65种终于面市。在几代编辑的努力下,历时37年,共计1700多万字,至此,完成了钟叔河“走向世界丛书”100种的出版计划。

虽然已经过去30多年,但是这套丛书的价值未消,钟叔河说:人类文明进步的过程,概括来说,就是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国正在大力地继续走向世界,“一带一路”就是走向世界的道路。我们编这套书有个梦想,就是中国能够真正地、全面地走向世界,也使世界走向中国。

 

睁眼看到100种西方

 

最初,钟叔河先后收集了300种晚清人物考察西方的记述,最终选取了其中的100种纳入出版计划,从100个不同的侧面和断面,折射中国由闭关自守到逐步开放的历史。

“我们是广泛地收集当时中国人走向世界的实录,但是有一条,作者必须是自己去记录的,是亲见亲闻。”在钟叔河看来,这套书“反映了19世纪中国由闭关自守到逐步开放的历史。这是一段十分重要,也是十分丰富的历史。它既是文化交流史,又是人民生活史;既是外交史,又是政治史;既是‘西学东渐’史,又是变革维新史”。

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国门,这个曾经与世隔绝的古老国家不得不用轻蔑和恐惧的双重心态“睁开眼看看世界”。此次续编丛书的执行主编、岳麓书社文学编辑部主任杨云辉介绍说,鸦片战争失败以后,留学生、外交大臣等开始相继走出国门,到欧美日本去学习、工作和考察。

钱钟书也曾提到:“中国‘走向世界’,也可以说是‘世界走向中国’;咱们开门走出去,正由于外面有人推门,敲门,撞门,甚至破门跳窗进来。”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陆建德曾经在谈起“走向世界丛书”的时候说,他始终记得清末外交家张德彝的一篇日记,其中记载着:伦敦的一个车夫因为殴打马匹过甚被处以罚款,并被监禁一个月;一个工匠因为用力拽马尾巴被关了6个礼拜。

对于一百年前的中国,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司法等各方面的东西,对于当时的中国无疑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大清帝国首任出使西洋的钦差大臣郭嵩焘,也是首任驻英、驻法公使,在他的《伦敦与巴黎日记》中对于西方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多有赞赏。他主张中国应研究、学习。不仅如此,他到达英国后,非常留意英国的政治体制、教育和科学状况,访问了学校、博物馆、图书馆、报社等,尝试了英国刚刚发明的电话,也目睹了英国国内的禁毒措施,这种种情景都让刚刚走出国门的郭嵩焘感慨万千。

一生8次出国的张德彝曾经随同郭嵩焘、刘锡鸿等人出使欧洲各国,郭嵩焘首次接触电话,与他通话的正是张德彝。

张德彝记载了西方的避孕套,将其称之为“肾衣”,将美国总统官邸翻译为“白宫”,首译电报、自行车、螺丝等至今仍被中国人沿用的科技名词;首次向中国同胞介绍蒸汽机、升降机、缝纫机、收割机、管道煤气、标点符号,乃至巧克力……同时也记录了巴黎公社起义,他还钻进过埃及金字塔。

晚清文学家、教育家吴汝纶从日本回来之后主张全盘学习日本的教育制度,特别是日本的女校,他认为受过教育的女性,会影响自己的孩子,从而影响整个国民的素质。

吴汝纶主张废除科举制,是我国传统知识分子中明确提出废除科举制的第一人。被誉为四川历史上“睁眼看世界”第一人、重庆维新运动倡导者宋育仁,1894年任出使英法意比四国公使参赞,在英国期间曾经参观当地的监狱,把英国监狱从入狱、监狱设施、审判程序、探视程序以及监狱设施、感化犯人的措施等都作了非常细致的描写,不仅如此,还对比当时清朝的制度,提出西方在法制方面的人性化和文明程度,具有相当的借鉴价值。

100种“走向世界丛书”也包括具有“中国马可·波罗”之称的谢清高所著《海录》,这是研究华人海外奋斗史的重要史料。池仲祐的《西行日记》、余思诒的《楼船日记》,记述了北洋水师丁汝昌、邓世昌等从西方接回“致远号”等舰船的经历,是研究中国近代海军建设的珍贵史料等。

杨云辉表示,当时许多人出国其实都是带着考察任务的,经济、司法、教育、文化,也有监看监视舰艇的制造、学习玻璃制造工艺、毛巾制造技术等具体的项目。“当时的这些游记、日记、考察报告对于朝廷的决策还是很有影响的。”

陆建德认为,过去我们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即便自己不是,那么我们的祖宗也是第一。抱着这样的心态,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在“睁眼看世界”的初期,这种想法依旧存在。在赴英途中,郭嵩焘将沿途见闻记入日记《使西纪程》,盛赞西方的政治制度,后该书寄到总理衙门,不料遭到顽固派的攻击、谩骂,直到郭嵩焘去世,该书仍未能公开发行。

杨云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他们向西方学习的想法、建议传回国内时,也曾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不仅如此,即使是随郭嵩焘出使的副手刘锡鸿也与他的想法相左。刘锡鸿认为,郭嵩焘学习西方,甚至穿西服之类的举动有辱国格。

杨云辉提到,丛书中有关于甲午战争的内容记载,当时中国的军舰并不比日本的差,但是却最终战败,当这些人开始到西方游历,开始了解到,甲午战争的失败,管理制度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

正如湖南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汪涵所言:“这套‘走向世界丛书’可以说是汇聚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有志之士的思想光芒。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走向世界和探索世界的步伐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钱钟书一生主动愿意为之作序的书

 

“走向世界丛书”的第一种是李圭的《环游地球新录》,于19808月出版。封面上是一幅美国自由女神像高举火炬的局部特写,简介写着:“一百多年前的友好访美记录,参加费城万国博览会的详情。”

这一年是钟叔河出狱的第二年。

1931年出生的钟叔河,不满18岁的时候,便以中学生的身份加入刚成立不久的《新湖南报》。多年以后,钟叔河还记得当时新闻干部训练班的考试题目——《人民拥护人民币》。

8年后,反右运动开始,钟叔河作为“极右分子”被开除公职,接受劳动教养。1970年,钟叔河再度被人检举、揭发,并被判刑十年。“监狱其实是个可以读书的地方。我不需要做命题作文,也不需要按模式思考,在劳动之余,尽可‘自由’地考虑中国的过去和未来。”钟叔河回忆道。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出版“走向世界丛书”的想法慢慢形成。当时,他和老同事兼好友的朱正常常聚在一起交流。讨论中国怎样与世界文明同步,如何走向现代化。他们认为,当时世界在前进,而中国则停滞了。如果中国打破禁锢,脱离了这个轨道,与变化的世界同步,走向全球文明,中国就能一起进步。而这些观点,后来出现在“走向世界丛书”的叙论中。

原《书屋》主编周实曾经如此评价钟叔河,他说,“一出牢门便走向世界,胆识缺一,怎么可能?没有准备,也无可能。他是时刻准备着的。准备着什么?准备了思想”。

1979年,钟叔河提前一年释放。48岁的钟叔河为了实现自己的想法,没有回报社,而是选择了去湖南人民出版社做一名编辑。“走向世界丛书”也就顺势被提上了出版日程。

钟叔河收集资料,遍寻各地,为此先后浏览了300多种晚清中国人亲历西方的记录,精选了其中适合向国人推荐的100种。19808月,不足一年的时间,“走向世界丛书”的第一种书《环游地球新录》便出版了。钟叔河原计划每年出版20种,5年便可完成“走向世界丛书”100种的计划。

当时,钱钟书看到“走向世界丛书”后,主动通过友人表示要与钟叔河谈谈,更为丛书提供了许多诚恳的宝贵意见。他评价钟叔河:“你编的那套书,很表示出你的识见和学力,准会获得读众的称许。”

不仅如此,他还为《走向世界:中国人考察西方的历史》一书作了序。钱钟书在序言中同样不吝赞美:“差不多40年前,我用英语写过关于清末我国引进西洋文学的片段,常涉猎叔河同志所论述的游记、旅行记、漫游日志等,当时这一类书早是稀罕而不名贵的冷门东西了。我的视野很窄,只局限于文学,远不如他眼光普照,察看欧、美以及日本文化在中国的全面影响;我又心粗气浮,对那一类书,没有像他这样耐心搜罗和虚心研读。”

杨绛后来在书信中告诉钟叔河:“他(钱钟书)生平主动愿为作序者,唯先生一人耳。”

丛书从收集资料、校改、批注、导言到最后的付印,全部由钟叔河一个人负责。遗憾的是,在丛书出版到35种的时候,1988年,钟叔河在岳麓书社内部组织的一次民主评议中落选。不再担任总编辑的他,后来到湖南省新闻出版局任职。“走向世界丛书”的出版计划也因此搁置。

剩余的资料也就封存在箱子里,跟随钟叔河多次搬家。这次后续的65种能够出版,杨云辉多次表示,“是完成了钟老的一直以来的心愿”。

 

37年、1700万字,“走向世界”终实现

 

李一氓作为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的组长,在1982年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专门提议邀请钟叔河参会。他后来在《从东方到西方:走向世界丛书叙论集》的序言中更寄予勉励:“我更希望叔河同志猛志勇进,不半途而废,把其他六十几种,分为第二辑、第三辑,继续整理出来,继续印行,不胜企盼之至!”

而剩余的六十几种却等待了30多年。多年前,钟叔河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道出“走向世界丛书”搁置的原因,“我得找一个有能力、值得信任的年轻人,此人即使不是出版社的人员也没关系,关键是要能够跟我工作3年到5年,一起来把这套书的编撰完成,我愿意提供给他全部的资料。但这个人非常难找,我找了多年,都找不到。现在没有年轻人愿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做编书这种苦差事了”。

2008年,岳麓书社首先重印了35种“走向世界丛书”,并作了修订。那次修订,改正了原书不妥的标点和断句,增补和修改了部分边注,增加了一些珍贵的历史图片。对于25篇序论,钟叔河在文字上也作了部分修订。

有豆瓣读者在买到这套修订版的时候,不无遗憾地评论到:书上标的是“第一辑”,估计第二辑是没什么希望出版了。而这位读者并不知情,在2008年修订版推出时,后续65种图书的出版同时成为岳麓书社的牵挂。

2010年,岳麓书社启动了“走向世界丛书(续编)”出版计划,并以此为基础申报了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物出版计划项目,经过几年的准备,又成功申报了国家出版基金。

丛书续编有65种图书,1100多万字,是一个庞大的出版工程。杨云辉请了十多人的专家团队,也包括杨向群、鄢琨、冯天亮等参与第一辑编辑工作的老编辑,组成了钟叔河口中有能力、值得信任的“年轻人”。

几年间,“走向世界丛书(续编)”成为编辑团队的核心任务,岳麓书社文学编辑部也因为没有办法分散精力去编辑别的图书项目,全体成员连续两年未能完成利润指标。编辑们认为,“续编”整理编辑的难度大大地超出了预期,他们用“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形容这几年的状态。

2012年,由钟叔河保存多年的资料交到了文学编辑部的编辑手中,其中有少量珍贵的原刻本或抄本的,也有原刊本复印件,还有从图书管手抄的资料。对于这些资料进行整理、核对、排印,出版的后期工程量巨大。

即使如此,杨云辉认为,这套续编丛书能够在4年的时间内出版是得益于钟先生对资料的细致保存,否则读者也许要等待更长的时间了。

而最让杨云辉等人头疼的是,地名、人名等的考证。一些出访的人由于不会英文,许多内容常常是根据外文发音记载的,例如康有为把牛津(Oxford)记录为“恶士佛”,最喜欢的“猫匿”啤酒,其实是慕尼黑啤酒等,许多人看到很难明白其中真正的含义。

为此,编辑们需要根据他的行程,在地图上寻找他的踪迹,例如康有为的“猫匿啤酒”,编辑们根据行程发现,这是他到了德国以后喜欢的一种啤酒,是慕尼黑啤酒。这个过程是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的。

原本不打算参与实际工作的钟叔河也在80多岁的时候重新出山,从编辑体例到封面设计,事无巨细,一一过问。同时他还承担了标点、分段、注释等具体工作,写序、导言也都是亲历亲为。

杨云辉特意提到,钟叔河先生当年在编辑“走向世界丛书”的时候,想到一种编辑方式,在空白的地方,用边批的形式标注出这段内容的中心思想、重要内容等,这一特色在“续编”得到了继承和发展。

“续编”的日记类图书除了正文有边批之外,还在单数页面添加了日期提示栏,涉及的人名也做了完整的索引。虽然耗时耗力,但是钟叔河希望可以尽量帮助读者阅读和理解。

百年之后,百种凝聚众多人心血的图书是否依旧具有价值,他们从来没有质疑过。钟叔河在总序中写到:

走向世界,无论是自己走出去还是让别人走进来(总比让别人杀进来好),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从总的历史进程看,用大的历史眼光看,都有利于发展,都是一种进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编辑出版“走向世界丛书”时是如此,如今来继续编辑出版这部丛书时亦是如此。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