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直面北京开车乱象
2017-06-21 00:0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01.png
资料图。

在这次的治理行动中,陈朋军遇到的所有因此被处罚的司机几乎都知道“过路口和斑马线时应礼让行人”这一交通法规,只不过在自己实际驾驶的过程中,面对走在斑马线上的行人,他们都没有踩下那一脚原本应该踩下的刹车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直到被交警示意靠边停车,赵永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究竟怎么了。

“您刚才在路口右转时没有避让正常绿灯走斑马线的行人,要对您作出处罚。”拿到交警出示的罚单,赵永斌用力地锤了一下方向盘,因为刚才右转时加速从两个正常通行的行人面前穿过,他付出了被罚款200元、扣3分的代价。

类似赵永斌这样的情况近日不断在北京市各路口上演。法治周末记者从北京市交管部门了解到,从615日开始,北京市交管部门将强力推进路口交通秩序整治,重点针对斑马线、停止线“两线”,充分运用各种形式的严管手段,重点治理路口内行人、非机动车闯灯越线和机动车遇人行横道不避让行人等显性违法行为。

据北京市交警陈朋军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依照《北京市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规定,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遇行人通过时应停车让行,未停车让行处200元罚款、记3分。驾驶非机动车遇红灯时应停车,越过停止线继续行驶或停车,将处20元罚款。

此次治理要求全面落实“四个一律”,即非机动车、行人一律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非机动车一律在停止线等候放行,停车不过线;车辆、行人一律按照分道行驶;转弯车辆一律依法避让直行车辆、行人。

 

致命的“习惯”

 

“为什么过斑马线的时候没有选择停车避让通过的行人?”在为一位司机填写罚单的时候,陈朋军这样问道。

尽管司机认错认罚的态度很诚恳,但“习惯”这个词在他的回答中至少出现了两次。

然而,正是司机口中这轻描淡写的“习惯”,带来了一幕又一幕的惨剧。

在北京开展此次专项严查的前两天,613日晚上8时许,在江苏省泰州市姜堰229省道上发生了一起惨剧,一名六旬老人步行过斑马线时被一辆轿车撞飞,不治身亡。交警部门经过调查,初步认定此事故是轿车驾驶员疏于观察路面情况、行经斑马线前未减速造成的。

以北京为例,据有关部门统计,2016年全年北京市因机动车遇人行横道时未减速行驶或停车让行而发生的事故就达37起,并且造成伤21人、死亡18人的严重后果。

有信号灯的路口尚且不断发生着抢行,要想通过那些只有斑马线却没有信号灯的路口,更是难上加难。在北京市花家地附近上班的高云经常要通过这样一个路口,每次通过时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在和死神赛跑”一样。

持续鸣笛、晃动大灯、加速换到其他车道……每一辆通过路口的车辆都有自己“驱赶”或“躲避”行人的方式,但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些车辆在通过斑马线时都不会有丝毫的减速。

只有在过这个路口时,高云会无比期盼堵车,因为除此之外,她往往要花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才能“见缝插针”地“冲过”去。为此,她现在已经选择多走半站地路程从前面的十字路口过马路,“毕竟有红绿灯能相对安全一些”。

在这次的治理行动中,陈朋军遇到的所有因此被处罚的司机几乎都知道“过路口和斑马线时应礼让行人”这一交通法规,只不过在自己实际驾驶的过程中,面对走在斑马线上的行人,他们都没有踩下那一脚原本应该踩下的刹车。

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七条对机动车行经斑马线避让行人有明确规定,但为何这却成为了实际道路交通乱象中的一个“顽症”?

交通运输部交通干部管理学院教授张柱庭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坦言,此前北京更多是在对斑马线礼让行人做宣传,实际中对此类违法行为的严查力度并不大,导致很多没有因此被罚的司机出现侥幸心理,甚至有恃无恐。

机动车礼让行人的宣传在张柱庭看来也过于缓和,实际上这是法律对司机作出的规范,属于“法让行人”。“在仅仅依靠宣传和司机自觉无法起到效果的情况下,对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惩处来倒逼司机提高意识是极其必要的。”张柱庭说。

 

严惩很重要

 

“好风气是管出来的,也是罚出来的。”这是作为全国斑马线交通治理标杆城市的杭州,在多年实践中得出的经验。

201631日,《杭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施行,这是浙江省首次将斑马线上礼让行人等文明行为规范列入地方性法规,使斑马线礼让行人从文明倡导升格为地方法规。

据杭州市交警部门统计,目前在杭州的主要道路,机动车斑马线礼让率已达到了93.9%

这样的成绩显然不是光靠将其列入地方法规就能实现的。据杭州市交管部门介绍,杭州在全市确定了76条严管道路,对斑马线前不礼让现象进行现场执法。从2014年起,还在一些未设置信号灯的斑马线前安装了电子警察,专门抓拍机动车不礼让的行为;同时,一旦市民行车记录仪拍到其他车辆斑马线前不礼让,上传到交警部门APP,经后台审核通过后,将会对违法车辆罚款100元、扣3分;造成交通事故的,将处200元、扣3分的处罚。

事实上,不光是斑马线避让行人,对于很多司机来说,如果没有受到严厉的处罚,恐怕很难令他们真正重视起自己的行车规范。

先在车辆较少的右转弯道快速行驶,再在红绿灯前迅速并到直行道上,如果赶上红灯,就将车越过停车线,停在排队的第一辆车前。实际中不少“老司机”已将这视为拥堵路段中的“捷径”。

赵永斌忘了自己第一次这么走“捷径”是什么时候了,但他还记得,自己那一次是因为真的走错了车道,才最终无奈地在红灯前越线并道的。那之后的几天,他还格外担心会因此收到闯红灯的违章信息。

没有预想而来的违章信息,加之从一些“前辈”口中得知这样不会被拍闯灯,抱着“不会挨罚,还能快”的心态,赵永斌开始将最初无奈的一次选择变成了今后开车中的“常态”。

“红灯后汽车越过停车线是违法行为,由于考虑到有些司机确实因道路不熟悉等原因走错了车道,为了不影响后方车辆通行,以前对走错车辆暂时越过停车线并到相应车道排队的行为一般不予追究。”但陈朋军无奈地表示,人性化的法规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司机钻了空子。

此次北京市对路口交通的整治行动中,也重点涉及到了对机动车越线行为的处罚。遇红灯车辆仍越过停车线行驶的,将视为闯红灯,处以200元扣6分的处罚;压线临时变更车道的,将处100元罚款、记3分。

“处罚虽然不是最终目的,但却是当前整治开车乱象最有效的手段。”从近几日的整治行动中陈朋军能明显地感觉到,严厉处罚带来的违规成本加大,令很多司机开始提高遵守交规的意识,摒弃了一些开车恶习。

然而,现场执法虽然有效,但会受制于人力地点等限制,就像此次北京市公布的第一批重点整治路口名单也仅包括王府井路口、平安里路口等46个主要路口。陈朋军坦言,目前北京市各主道路摄像头拍摄的主要是闯红灯等交通违法行为,并没有专门针对机动车不礼让行为进行抓拍,很多没有信号灯的斑马线前也没有架设电子眼。

对此,张柱庭表示,从技术手段来看,当前各类摄像头对捕捉路口的各类显性违规行为其实并不存在任何问题,因此,应通过加大硬件设施的投入及运用多种手段来加大对各类道路交通违法行为的打击,以此来保持长期高压严查的态势。

 

综合治理

 

开车乱象缘何如此多?在一些汽车论坛、网络媒体对开车乱象进行的调查中,众多网友都将核心症结归结为“对机动车的处罚力度不够”,并呼吁重罚这些乱开车的司机。

不过,在张柱庭看来,道路交通安全对各方的处罚应该是一视同仁的,虽然在我国的道路交通法中,机动车作为强势群体,被更多强调了责任,但实际中,非机动车与行人是否守规,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助力开车乱象的缓解。

陈朋军曾经接触过一些车辆压实线抢行的案件,有的司机也觉得“冤枉”,如果不是闯红灯的行人和电动车阻碍了自己正常的行驶,也不会选择抢行绕过。

虽然这可能是一些违规司机的辩解,但陈朋军也深知,实际中一些眼里“只有路、没有灯”的行人和非机动车,确实给正常行驶的机动车带来了困扰,也极易引发驾驶员的“负面情绪”。

在此次北京市的整治行动中,对行人和非机动车闯红灯的行为也分别处以10元和20元的罚款。尽管在一些人看来,与机动车相比,非机动闯红灯受罚的代价很小,但实际上其可能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据统计,2016年全年,北京市发生的因行人、自行车、电动自行车横过道路未走人行横道、通过路口未按规定让行以及闯红灯等事故达285起,导致237人受伤,103人死亡。

“行人和非机动车依法遵守交规,不但有助于缓解交通乱象,更是在保护自己的生命。”陈朋军如此告诫那些试图闯红灯的人,当你无视信号灯前行的时候,相当于自己的生命安全被攥在了别人的手里。

罚,也许是一个强力有效的手段,但并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全部。张柱庭认为,交通乱象的治理还需要综合措施。

杭州开展多年的“礼让斑马线”行动正是综合的有力体现。

早在2005年,杭州市就开始在“公”字头车辆中推行斑马线礼让行为。公交集团出台了公交营运司机违章肇事记分管理办法,并安排专人每天持摄像机上路检查,发现公交司机斑马线前未礼让行人的将扣除总收入10%的安全奖;公共出租车的经营权指标投放与礼让行人挂钩,关系到出租车经营权的配置;公车如果在斑马线前不礼让行人,除了要接受交警部门的处罚,其违法行为还将直接通报给所在单位。

触及到“痛点”的惩处开始令“公”字头的车起到带头作用。公交车身上类似“礼让斑马线,文明我先行”的宣传标语;一些架设在未设信号灯的斑马线两端的LED屏上,不时滚动着的“违规扣3分,罚100”元的警示标语都在时刻提醒着往来的司机们。

此外,据杭州市交管部门介绍,在杭州主要道路的路口多建设有过街天桥或地下通道,十字路口普遍设有右转红灯,这些硬件设施的完善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人车交汇的几率。

 

执法需常态化

 

作为首都,北京的种种交通乱象曾备受诟病,在上海等地出台了最严交规之后,北京是否应该出台类似交规的讨论不绝于耳。

不过,在张柱庭看来,就当前北京市的相关交通法规来看,其规范内容和惩处力度并不低,治理的关键在于如何从严执法,出现违法违规行为必受到惩处,通过宣传与严查的双管齐下来倒逼和引导司机规范驾驶。

此次北京市针对“两线”的治理行动从目前来看起到了效果,但张柱庭强调,针对交通乱象的治理一定要避免出现运动性执法或民众怨声大,就严查一阵的执法误区,只有实现常态化执法机制,才是根治车辆乱象的关键。

对于“紧一阵、松一阵”的执法力度,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望京附近的居民可能深有体会。

“在望京你不用担心停车问题,因为这里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停车场。”每次和朋友提起望京地区停车的“便利”,肖磊看似调侃的话语中都会透着几分无奈。

走在便道上要不时绕过那些停放在那里、宽度几乎占据整个便道的车辆;主路两旁沿路停放的车辆连公交站也不“放过”,无法停靠的公交车有时只得让乘客在路中央上下车;一些商圈附近的道路,路中间更是有着一条由停放汽车构成的“隔离带”……

这样一幕幕停车乱象在望京地区并不鲜见,在肖磊的印象中,关于治理望京地区乱停车的呼声已经喊了很多年,但目前仍未有太多实质性进展。

在望京地区附近有不少收费停车场,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其中不少停车场都未停满。一名车场工作人员直言:“这里停车要收费,大街上停不要钱,也没人管,自然都停在大街上了。”

事实上,望京地区乱停车的现象并非无人管,除了加设禁停提示牌和电子眼监控违章停车外,也有专人对违规车辆贴条。2014年,望京街道曾联合北京市朝阳区交通支队对望京辖区主要街道乱停车现象进行过集中整治,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但这种治理给肖磊的感觉就是“严打时有效,一松又回来了”。肖磊曾留意过现在一些在望京被贴条的车辆,发现贴条时间大多集中在早上,“其实这一时段乱停车辆相对有限,一般在中午吃饭时,商圈附近主路乱停现象会比较严重。”他认为,如果能加大人力投入,实现常态化执法,将有助于逐渐解决这一问题。

张柱庭也认为,对于一些由来已久的问题,相关部门应该引起重视,并集中精力长期整治。

望京地区停车乱象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人口密度大、小区车位紧张等有关。张柱庭建议,除了加大处罚外,也可通过组织附近公共服务机构向社会共享内部停车位等措施来疏堵结合,综合治理。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