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元老退出燕京啤酒管理层迎来新老交接
2017-06-06 21:2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董事会换届最终还是出现了
“变故”。

外界再次将目光聚焦到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京啤酒)的身上。最新的信息显示,526日,李福成、王启林分别向燕京啤酒董事会提交了《关于不再作为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请求》。

这一切的发生距离股东大会召开还有不到两周时间。而就在李福成、王启林提交请求的10天前,情况却大为不同。

一份燕京啤酒在51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审议并全票通过了《关于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该议案决定提名包括李福成、王启林在内10名人员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议案表决时,李福成、王启林曾现场出席。

在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判断,李福成、王启林的离开或为燕京啤酒的未来蒙上了不确定的因素。

“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的事。”对于燕京啤酒内部人事的改变,食品专家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不过李福成、王启林的离开,却也为燕京啤酒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的影响。近几年来,燕京啤酒业绩处于低迷态势,新老交替后,新的管理层会将燕京啤酒带到何方,这还是一个待解之谜。”

 

新老交替

 

是什么让燕京啤酒董事会人选在10天之间发生如此改变?

“因年龄原因,为保证公司长期稳定发展,实现公司董事会、管理团队年轻化,顺利完成管理层的新老交替,李福成先生、王启林先生请求不再作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对于原因,燕京啤酒公告称。

公开资料显示,李福成出生于19549月,现年64岁;而王启林出生于19586月,现年60岁。法治周末记者留意到,在燕京啤酒最初公布的10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李福成年龄最大,其次则是王启林。

64岁的李福成现任燕京啤酒董事长。在燕京啤酒工作了30余年的李福成,被业内称为燕京啤酒的灵魂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在燕京啤酒的任职期间,李福成曾进行过多次大刀阔斧的改革。例如,为了与众多竞争对手区隔,李福成曾于1987年押宝国际上非常流行而国内却依然空白的清爽型啤酒作为产品突破方向;1989年,他又打破计划经济的包销模式,采取合同方式进行销售,开拓市场化销售等。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实际上,李福成退出管理层早已有迹可寻。

201557日,燕京啤酒曾发公告称李福成因到退休年龄不再担任控股股东燕京啤酒集团董事长职务,但因股份公司没有年龄限制,所以继续担任燕京啤酒董事长。

王启林同样是燕京啤酒的元老级人物,其现任燕京啤酒董事、副总经理。

资料显示,王启林曾历任北京市燕京啤酒厂糖化车间副主任、设备科副科长、副厂长,燕京啤酒董事、副总经理兼燕京啤酒一分公司总经理,福建省燕京惠泉啤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燕京啤酒投资有限公司(燕京啤酒控股股东)董事。

老人在离开,新人在加入。

燕京啤酒发布的公告显示,替代李福成、王启林的补缺人选为李光俊和吴培;前者为燕京啤酒现任副总经理,后者为现任监事、总经理办公室主任。

至此,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燕京啤酒非独立董事候选人选在年龄上的布局已由550+260+370后”调整为“350+260+470+180后”,管理团队呈现年轻化。不过,燕京啤酒的董事会换届人选尚待69日举行的股东大会决议。

此外,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市场亦传言,接班李福成的很有可能是燕京啤酒现任副董事长、总经理赵晓东。原因则是,由于“李福成不再作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赵晓东跃居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首位”。

事实上,赵晓东实为燕京啤酒管理层的70后”代表,其出生于19726月。

资料显示,赵晓东1998年进入北京燕京啤酒集团公司,主要负责集团设备管理以及燕京饮料有限公司的产品研发工作;其曾历任燕京啤酒董事、副总经理,北京燕京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任燕京啤酒副董事长、总经理。

 

营收净利不及雪花、青啤一半

 

“燕京啤酒有此番动作,也与当下面临的业绩压力不无关系。”朱丹蓬判断,“实际上,燕京啤酒近几年已经跌出啤酒行业的第一梯队,掉队了。”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了燕京啤酒近三年的业绩情况。

从营业收入来看,燕京啤酒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135.04亿元、125.38亿元、115.73亿元,出现三年连降的情况。

与此同时,燕京啤酒的国内竞争对手华润啤酒、青岛啤酒却是远超于燕京啤酒。以2016年的业绩为例,华润啤酒实现营业额286.94亿元,接近燕京啤酒的3倍;青岛啤酒营收261.06亿元,燕京啤酒尚不及其二分之一。

实际上,在净利润方面,这几年燕京啤酒的表现更加不堪。

燕京财报显示,燕京啤酒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7.26亿元、3.76亿元、1.8亿元。两年之间,燕京啤酒净利润跌幅高达75.2%

相反,竞争对手华润啤酒、青岛啤酒的净利润上同样甩出燕京啤酒一大截。

同样以2016年为例,华润啤酒实现净利润为6.29亿元,燕京啤酒尚不及其一半;青岛啤酒实现净利润为10.43亿元,燕京啤酒尚不及其五分之一。

对于燕京啤酒这样的业绩表现,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其与燕京啤酒的体制有关。

“一方面是大环境影响,整个行业在下降;另一方面则是燕京啤酒的内部体制问题。”中研普华研究员闫素飞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国企背景制约了市场的发展,在啤酒行业大肆扩张市场之时,燕京啤酒执行稳定广西、内蒙古、北京市场策略,可是在营销和管理方面,快消品行业对市场把握能力及营销能力至关重要,燕京啤酒在这方面不及其他巨头。”

“近几年来,燕京啤酒的业绩处于低迷状态,而这其中很大原因归咎于其体制问题。”朱丹蓬同样表示,“燕京啤酒管理体制过于机械,这造成燕京啤酒在市场中的反应速度、营销策略、营销机制相对于青岛啤酒等其他啤酒企业而言会比较弱一点。这是燕京啤酒内在的‘硬伤’之一。”朱丹蓬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朱丹蓬判断,燕京啤酒此次新老交替或也有加速内部体制改革考虑的因素。

 

利于内部改革

 

那么,这次燕京啤酒管理层新老交替会为其带来怎样的影响?

在啤酒专家方刚看来,李福成、王启林等元老的离开,对燕京啤酒而言,既是损失也是挑战。

“李福成一手把燕京啤酒做到今天,确实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离开可谓是损失;从新班子来看,能不能顺利的从李福成等元老手中接过这一棒;接棒后,又将如何将燕京啤酒带入到相对健康的成长轨道。这,对新班子而言,意味着挑战。”方刚说。

“这几年政府加大对国企的改革力度,新老交替有利于内部改革的进行。”谈到影响,闫素飞则认为。

在闫素飞看来,新老交替可以更有利的推动集团企业改革,未来燕京啤酒最大的期待就在于国企改革带来的增长动力。“需要借助国企改革,引进战略投资者或者实行员工激励机制,如此或可改变公司营销及渠道方面资源,或可利好争取市场。”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201611月,燕京啤酒层表示,拟在2017630日前提出激励预案。业内人士判断,燕京啤酒新的管理团队上台后,很可能会采取“先内后外”策略,首先从内部员工持股、股权激励上打开突破口,发起对华润和青岛的追赶。

那么,从市场角度,新的管理层又该如何带领燕京啤酒走下去呢?

“燕京啤酒要给区域公司更大的自主权,同时资源要到位,以使市场快速盘活;从产品的角度看,要在紧抓中高端市场的同时不放弃低端市场,按照不同的市场情况作出不同的市场策略。”朱丹蓬建议。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