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刘畅会是新希望的“新希望”吗?
2017-05-16 22:2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刘畅为新希望招聘在北大做演讲。  资料图

 

在刘畅接棒新希望的这4年里,抛开2013年不算,2014年至2016年,新希望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700.12亿元、615.2亿元、608.8亿元。三年之间,新希望营业收入缩水近91.32亿元

 

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或许,身为刘永好之女的刘畅在三年前作出选择接替父亲掌舵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时,就注定了要选择被关注。

半个月前,新希望发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

财报显示,2016年新希望实现营业收入为608.79亿元,同比下滑1.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69亿元,同比上涨11.67%

这份财报,被业内视为刘畅独挑大梁执掌新希望之后,交出的第一份年报成绩单。

然而,在这份看似平稳的业绩背后掩饰不住的却是刘畅的“尴尬”。

“刘畅交独掌新希望首年成绩单,投资亏损营收持续下滑”“新希望打通上下游不易:资金难题待解,接班人刘畅面临持久战”“新希望的‘新肌肉’和刘畅的尴尬”“刘畅接班答卷:不过三年,新希望收入缩水90亿,在美投资连亏”……财报一出,围绕着刘畅的报道和评论即随之而来。

“当下的新希望正处在全产业链转型之下,执掌新希望的‘二代’接班人刘畅能否独挑大梁,能否成为新希望的‘新希望’确是业内所关注的。”食品行业专家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三年间营收缩水91亿元

 

20135月,对于刘畅而言,这是一个较为特殊的月份。当月22日,刘畅从父亲刘永好手中接棒新希望,成为国内最大农牧企业的第六届董事长。

当时与刘畅一同任职的还有接任公司联席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职位的陈春花。至此,新希望开启双董事长时代。这一时代直至2016521日陈春花辞职。

那么,在刘畅接棒新希望的这三年里,新希望的业绩情况又是如何?

如果从营业收入来看,新希望近三年的营业收入是持续下滑的。

抛开2013年不算,2014年至2016年,新希望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700.12亿元、615.2亿元、608.8亿元。三年之间,新希望营业收入缩水近91.32亿元。

 

是谁动了新希望的营收?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目前新希望的业务构成主要由四大板块构成,即饲料、肉食品、养殖、商贸。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新希望饲料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93.98亿元、416.84亿元、408.76亿元;肉食品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3.72亿元、193.36亿元、209.79亿元;养殖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79亿元、23.41亿元、38.48亿元;商贸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4.07亿元、73.04亿元、53.57亿元。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新希望的饲料业务下滑幅度比较大,三年之间缩水85.22亿元;此外,其商贸业务在三年之间亦缩水了30.5亿元。

由此,亦有业内人士担心,如果新希望不能在今明两年成功地止住营收的下滑势头,其年度营业收入有可能会跌破600亿元。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从净利润的角度看新希望的业绩,事实上新希望的农牧业务也并未为新希望创造太多的利润。

财报显示,2016年新希望农牧业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9.7亿元;不过,农牧业务带来的净利润较2015年增幅100.90%

实际上,刘畅上任的三年来,新希望集团持有民生银行的股份一直获得稳定丰厚的回报,每年投资收益占公司利润总额的7成左右。例如,2016年民生银行的投资收益就占到了净利润的63.92%

 

打造全产业链

 

营收在缩水的同时,另一面则是近年来新希望一直在致力于转型变革。以饲料业务起家的新希望正在试图向下游转型,增加养殖、加工食品端的比重,实现全产业链发展。

而主导这一转型的正是刘畅。

通过财报不难看出,新希望饲料业务的营收比重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例如,与2015年相比,2016年饲料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已下降1.94%56.77%

不过,似乎在刘畅看来,新希望应该向产业链下游走得再远一些。

“公司近年来一直致力于转型变革,坚定地贯彻农牧食品产业一体化发展战略——进一步打强饲料基础,发展世界领先的专业化饲料竞争力;同时以具备产业链条件的区域为基础,努力转型成为以‘基地+终端’为基本模式的国际化农牧食品企业。”新希望在2016年财报中表示。

事实上,自刘畅独立主导新希望以来,新希望就已发起多起行业并购。

去年年初,新希望宣布1.725亿元收购拥有“久久丫”品牌的浙江顶誉食品有限公司20%股权,成为其单一第一大股东。

同年3月,新希望对外宣布,其将通过旗下投资平台金橡树投资控股(天津)有限公司对北京嘉和一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中央厨房进行全资收购,投资金额2.98亿元。

可惜的是,据2016年年报显示,上述两起收购的收益并不理想。如2016年新希望六和来自浙江顶誉食品有限公司的收益亏损61.52万元;来自北京嘉和一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收益亏损124.16万元。

不过,这也并非2016年新希望唯一的投资亏损。财报显示,2016年新希望投资设立了35家公司,但盈利状况并不乐观。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新希望投资设立了包括绵阳新希望六和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河南新希望六和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35家公司。这其中,除了8家备注对整体生产经营和业绩无影响以及贵州新希望六和养殖有限公司、邯郸市新六养殖有限公司两家盈利之外,其余皆亏损,整体亏损2359万元。

也因此,业内出现一些声音,质疑年轻的刘畅或不堪重任。

“转型是一个长周期的战略,需要几年的时间去打造。因此,也不能够简单的从短期的财务数据来评判刘畅的成与败。这还需要时间来见证。”朱丹蓬认为。

“目前账面上的亏损不能掩盖新希望的未来前景,面对国内饲料市场的饱和趋势,企业转型发展是改善其长远发展的必经之路。”中研普华研究员孛一浩同样对法治周末记者点评,“虽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亏损,但是可以看出刘畅面对公司战略转型的决心,这将是未来新希望发展的驱动力。”

 

刘畅的挑战

 

不过,在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毫无疑问的是年轻的刘畅面临着的确是一场艰巨的持久战。

在朱丹蓬看来,当下的刘畅面临着内外两方面的考验。

在朱丹蓬看来,在新希望内部,虽然特殊的身份给予了刘畅在集团内部的优势。“但是,一家集团的内部难免会有一些利益捆绑。陈春华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刘畅理顺了内部关系。但是,很多事并非一段时间就能搞定的。集团元老服不服你?元老与元老之间的一些问题如何来平衡?这都将对年轻的刘畅是一个考验。”

“对外,‘如何打造全产业链’是对刘畅的决策能力、落地掌控能力等方面的一个考验。打造的路径会有很多,选择哪种方式,这也考验刘畅的战略眼光。”朱丹蓬补充道。

那么,独立主导新希望转型的刘畅该如何操作呢?

“首先,我认为打造全产业链的思路是没有问题的。”朱丹蓬建议,“由于新希望过去一直在上游这块,因此渠道相对薄弱一些。我认为,最起码在三年中短期战略中,新希望的转型应该选与主业关联度较高的业务进行,进行微扩充,也就是说,步子不要迈得太大。然后在积累了一定经验以后,再尝试跨界与主业关联程度不大的领域。”

“新希望具有产业多元化,全产业链的特点,但是各产业链协同作用优势不明显。公司在完善主营业务产业链的同时,应重点加快开发其终端食品端的产业布局,通过海外市场,优化其产业结构,充分发挥其全产业链的协同作用。”孛一浩则建议。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