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广东现低价药供货“违约”
2017-05-09 20:4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辛颖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解决的关键是政府要完善药品采购机制与价格机制,在企业与消费者之间形成利益平衡,让企业愿意生产,有利可图,同时让消费者能够持续购买到价格合理的药品”

 

法治周末记者 辛颖

5月2日,广东省药交中心(以下简称“广东药交中心”)发布《药品交易中第五批未按合同供货及未及时供货企业》的公示,根据医疗机构的投诉,广东共有1004个品规的药品未按合同供货及未及时供货配送的企业名单。

此次名单涉及364个药品生产企业、122家药品配送企业,诸如国药集团、云南白药、上药集团、扬子江药业等知名生产企业,以及国药控股、华润医药等医药商业配送龙头都在名单之上。

广东药交中心在公告中更是首次增加了对于药品配送商的处罚:取消两年配送资格。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还是药品生产企业觉得无利可图,甚至出现亏损,受到来自原料药大幅提价和新版GMP实施后药企成本上升的双重挤压,部分企业选择弃标不生产。”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首都医科大学卫生法学系副教授刘炫麟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部分低价药供应商“违约”

 

据记者统计,第五批次名单中包括新低价药品335个品规,急(抢)救用药短缺61个品规,临床必须且采购困难的有36个品规。

2015年4月起,广东药交中心公示的共五批次名单中,已经有4249个品规药品被爆出过“未按合同供货”或“未及时供货”。

其实,在2016年1月,广东药交中心的第二批次未按约定供货名单中就涉及1311个品规,当时即引起了较大的关注。然而记者梳理发现,当时新低价药只涉及70个品规,占比不足6%。

随后在2016年5月、9月公布的名单中,未按约定供货的新低价药品规分别为296个、250个,占比分别为37%、36%。

“低价药、急(抢)救药、孤儿药(用于预防、治疗、诊断罕见病的药品)是最容易出现这种情况的。”某国有控股医药企业市场部工作人员蒋沉(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道。

此次公布的名单之中,除了低价药外,不少急(抢)救药品与临床必须且采购困难药品也出现在名单上。

例如,多家媒体报道称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是心脏手术的临床必须用药,且价格低廉。近年来,因为产品短缺,很多心脏手术无法正常开展,黑市上曾经卖到了数千元一支。该情况引发社会持续关注。

业内人士表示,名单中类似的产品还有盐酸肾上腺素注射液(拯救濒死病人的必备品)、硫酸阿托品注射液(缓解疼痛的价格低廉的必备品)、呋塞米注射液(治疗心脏性水肿、肾性水肿、肝硬化腹水等)。

 

部分药品受利润减少影响

 

事实上,药品集中采购出现部分品种的供应难问题已经不是广东一地的现象。除了一些特殊药品被单独爆出缺货之外,也有一些区域性药品缺货受到关注。

“原料药价格上涨,成品药价格被压低。”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已成为大多数业内人士对这一问题的第一解读。

有调研报告显示,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后,医院平均的缺药率为20%。很多医生用惯的好药,到了第二年就没有了。

“我们已经有药品由于药品集中采购招标价太低而选择退出区域市场,药企几乎只能被动接受价格。”蒋沉对记者说道。

然而广东药交中心所公布的已经通过药品招标、并与医疗机构达成协议的药企为何仍会反悔?

“有些企业为了能够入围招标不惜报个低价,然而后期发现没有任何可操作的价格空间又接受不了。”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药品利润空间低并不是部分药品供应难的唯一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有的时候医疗机构没有及时支付货款,药企就会压着下一批货,而这些未能及时供应的药品随后还会补上。”

虽然这其中可能涉及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如果是高利润的产品缺货,不用等医疗机构投诉,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一般都会主动进行调整,保证供货。”蒋沉说道。

 

配送商连带受罚

 

据媒体报道,部分制药企业在向广东药交中心作出解释后,或可得到豁免;大部分药企和配送公司为了避免被纳入“黑名单”,而在最终选择了供货。

广东药交中心的每一批未按约定供货的名单公示期为10天左右,这些可能在几个月前就被投诉的问题,大部分都在这10天的时间内得到了解决。

前三批次被公布的未按合同供货及未及时供货的产品分别为436、1311、806个品规,而最终在公示期结束仍未供货而进入广东省“黑名单”的企业则只有34、33、17家。并且在第四批名单公布之后,广东药交中心到目前为止并未公布有企业受到处罚。

所谓的“黑名单”其实指的就是未来两年内的资格。此前,广东药交中的公告中都明确指出:“公示期截止后,对未按规定供货的品规,由省卫生计生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取消该品规两年内在我省的入市交易资格。”

此次,保证药品供应的责任扩大到了配送商:“不配送或不及时配送等不履行合同约定的,将根据药品监督管理办法,由省卫生计生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将配送企业列入广东省药品非诚信交易名单,取消该企业两年内在本省的配送资格。”

相比于药品生产企业只是某个品规受到资格限制,配送商的资格则是全面受到影响,而且一个药品涉及的可能不止一家配送企业。

而名单之中除了有国药控股、华润等全国巨头,广州医药等广东当地的配送龙头也位列其中。

有业内人士表示,广东医药市场对于配送商来说是必争之地,丧失两年的配送资格对于这些配送商来说损失将会非常巨大。在这种压力下,这些配送商预计会使出浑身解数来保证药品的供应。

“对于生产企业来讲,会出现缺货的产品其利润必然对企业的经营影响不大,所以,对于这类产品的交易资格限制其实影响不大。”上述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的工作人员说道。

蒋沉指出:“生产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还是需要受到保护的,可能相对而言的处罚力度较轻。”

 

应完善应对常规机制

 

近两年,各地药品集中招标采购降价效果明显。广东省在3月2日正式启动的今年首轮药品竞价交易中,截至报价结束,成交品种3208个,共涉及1245家企业,成交总金额204.06亿元,与2016年我省药品入市价相比,降价9.50%,节约采购资金21.42亿元。其中,已成交的过期专利药整体降幅明显,达14%。

在百姓能够感受到降药价福利的同时,也不能避免有关企业不供应部分药品带来的影响。

蒋沉认为,“这一过程是在调整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企业的葡萄糖注射液、氯化钠注射液其实是被市场竞争淘汰掉了,而医院几乎没有听说过缺盐、糖水的情况。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了,药企也有生存压力,而低价药暂时缺货,医院就有什么用什么。”

对此,刘炫麟建议,国家政策层面需要积极利用金融、税收或者专项补助等政策措施帮助药品企业渡过难关;另一方面,国家应当推动和指导建立战略性的采购合作或者建立采购联盟,使药品生产企业获得长期价格较低、质量优良的原材料,从而建立了原材料成本优势。

然而对于暂时的“低价药品短缺”,业内人士表示这不是某个部门或者某一个政策就能简单实现的。目前,对于一些“缺药现象”的常规调节机制正在建立。

广东药交中心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广东卫计委发布的《关于规范全省医疗机构药品备案采购有关工作的通知》,因开展新技术、临床急(抢)救、特殊疾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及自然灾害医疗救治需使用的成交品种中无替代的未成交药品,可通过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备案采购系统申报备案采购。

国家层面也提出采取定点生产、药品储备、应急生产、协商调剂等措施确保供应,提出“对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急(抢)救药品、基础输液、临床用量小的药品(上述药品的具体范围由各省区市确定)和常用低价药品,实行集中挂网,由医院直接采购的具体规定。

201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中也指出,我国将建立完善短缺药品信息采集、报送、分析、会商制度,统筹采取定点生产、药品储备、应急生产、协商调剂等措施确保药品市场供应。

国家食药监总局也重点围绕能力性和结构性短缺,采取措施鼓励这类产品注册、申报,同时对这类短缺药加快审评。

“解决的关键是政府要完善药品采购机制与价格机制,在企业与消费者之间形成利益平衡,让企业愿意生产,有利可图,同时让消费者能够持续购买到价格合理的药品。”医药行业观察员逄海鹏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