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27年后,终于能再看见你的脸
2017-04-18 22:2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付贵根本没想到,凭借两张照片,加上人工智能,就让自己找回失散了27年的家人。其实,付贵是首例借助百度人工智能平台成功寻亲的案例
 
  原题:
百度人脸识别首次实现成功寻亲

    27年后,终于能再看见你的脸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从手术室出来,付贵就一直斜躺在病床上发呆,他盯着左手,默不作声。一个多小时后,他冲旁边人点了点头,一台笔记本电脑递了过来。

按下“确定”键,似乎用尽了付贵所有的力气。视频链接成功仅仅用了不到一秒钟,他却恍若度过了一个世纪。

屏幕亮起,一声“你好”,那头的亲人泪如雨下。

——27年后,终于能再看到你的脸。

 

两张照片一个奇迹

 

几天前,“男子被烤鱼征服找到亲生父母”的话题引爆了网络:一位33岁的福建男子在吃过一道麻辣烤鱼后,感觉自己的饮食习惯被唤醒,于是开始怀疑自己是被拐卖到福建来的,并到寻亲网站上发照片寻亲,结果真的找到了在重庆的亲生父母。

话题中的主角就是付贵,与网上说法不同的是,他从小就知道自己6岁时被拐卖。激发他寻亲念头的,也不是一顿烤鱼,而是那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记得家里会下小雪,家后面有小河,家前面有田,在家里吃黄色的团团,被拐骗时走过一个山洞,里面有泉水。”虽然被拐时只有6岁,但有些记忆碎片隔着遥远的年代,仍然清晰无比。

付贵还做过梦,梦里他坐过长长的火车,经过了沙漠一样的地方。

“很大的一片……后面就被拐到这里来了。”这里指的正是福建,被拐到福建后,付贵大病一场,之后,很多事情就记不得了。

但被拐卖这件事犹如一场梦靥,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他。

2009年,付贵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信息。“宝贝回家”是一个民间寻亲网站,目前拥有4万条寻子信息。在姓名一栏中,他依照记忆填写了“胡奎”,出生日期为19864月,失踪日期为199111日,失踪地点位于福建。同时,他还上传了一张10岁时的照片。

8年一晃而过,双亲仍无音信,付贵仍坚守希望。他表示因为自己是被拐卖而非遗弃,所以不怪父母,只想尽力去寻找他们。

所幸的是,他的家人也从未放弃过希望。

20171月,家人寻找付贵的信息出现在“宝贝回家”的网站,在登记的信息里,付贵出生年月为19841116日,丢失日期为19901016日,失踪地点位于重庆市石柱县大歇乡。与此同时,付贵家人也提供了付贵4岁时的一张照片。

二者登记的信息有很大的出入,再加上当时双亲DNA尚未完全入库,这为“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寻找带来了很大的阻力。

好在事情出现了转机。

今年3月,百度与“宝贝回家”合作,将人工智能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寻找走失儿童中。首批超过两万条寻亲图片数据接入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进行对比评测,通过对孩子与父母上传的照片做比对,初步筛选出30例疑似案例,付贵就在其中。

“我们第一眼看到百度团队提供过来的付贵资料,就觉得这个应该是了,除了照片像之外,还有一个是名字,‘付贵’与‘胡奎’的发音很近。”“宝贝回家”工作人员表示。

在重庆打拐办和深圳打拐办的协助下,付贵及双亲的DNA正式全部入库做对比。41日,好消息传来,付贵及双亲的DNA比对成功,胡奎就是失踪了27年的付贵。

 

被拐27年后重聚

 

“付贵啊,你还认识我吗?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姑姑啊,我没有一刻不想你啊!”与付贵不知所措的“你好”相比,视频另一头的姑姑——付光友激动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握着手机的手不住颤抖。看到付贵的那一刻,她眼泪决堤,失声痛哭……

在一旁的付贵的父亲、奶奶、幺爸(父亲的弟弟)、表姑、表妹,无不眼红流泪。

付贵被拐,从27年前开始,就是压在付光友心上的一块巨石。

199010月,6岁的付贵从大歇镇幼儿园放学回家的途中被拐走。据了解,付贵当时一直住在姑姑付光友家里,距离幼儿园不到一公里距离,平时多是孩子自己走路来回,但在1016日这天下午4点放学后,付贵没像往常那样及时回家。

身为姑姑的付光友急了,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付贵的父亲付光发,一边报了警,一边拉上邻里亲戚把周边能找的地方找了一个遍。

付贵丢失后,由于交通限制,坐船出去找付贵成为家里的日常;在头几年,每每听到哪儿有小孩的消息,家里人都跑过去,拿着照片核实,看看是不是付贵。

一年年过去,付贵没有任何消息,父亲付光发将失子之痛深埋心中,但他却从没放弃过寻找自己的孩子。

2016年,周边有孩子被拐后经媒体曝光最终找回,家里人都去了现场,80岁的奶奶到了现场一直央求媒体:“你帮帮我们找下我们家付贵……”

付贵的奶奶,2016年检查出患有肺癌,亲人们希望“能让老人在生前见到小孩一次”。27年过去,付光发觉得找回的可能越来越渺茫,“我也不指望他能回来,知道他在就安心了”。

27年过去了,谁也没想到付贵找到了。

消息传来后,付光发当即从打工的鞍山回到了重庆,不善言辞的他即使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没有什么话,只表示要回去等付贵回家。

而姑姑付光友则激动地把这件事讲给遇到的每一个人听,她在重庆老家张罗着宴席,等待着付贵的回来。压在她心上一辈子的石头,终于可以移走了。

不巧的是,原定于49日的会面,因为付贵突然的手术而改到了48日,从会面变成视频,这丝毫没有影响全家人的心情。

父亲付光发表示:“他长大了,我知道他还活着,我很高兴。我也没什么其他盼头,也不想打扰他现在的生活,我就我希望他过得好,过得比我好……”

 

人脸识别成打拐利器

 

付贵根本没想到,凭借两张照片,加上人工智能,就让自己找回失散了27年的家人。其实,付贵是首例借助百度人工智能平台成功寻亲的案例。

作为一个民间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同时还运行着微博、微信、今日头条上的寻亲服务,目前拥有10万名志愿者。由于种种限制,在实际工作中,志愿者人工比对仍然占据相当大的比例。

“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平台很早就尝试利用技术手段来提升寻亲的效率,如去年开始使用微软的图片识别服务,此前也用过其他图像识别开发商的服务等;借助图片识别技术,此前就曾找回来一名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

她表示,如果把人工智能运用到寻人数据的分析对比中来,可以使寻人比对过程更有方向性和针对性,就会在数万份资料中精准地锁定比对对象,从而缩短比对过程。

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表示,影响人脸识别的因素有很多,跨年龄人脸识别的困难更大。为此,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采用度量学习的方法,并用大规模人脸数据训练好的模型作为底座,然后用跨年龄数据对其做更新,百度人脸测试集有两百万人的两亿张图片作为训练样本数据。

2017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也提出一项提案——“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解决儿童走失的问题”。李彦宏建议国务院办公厅牵头,协调公安部、民政部等“反对拐卖妇女儿童行动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重要组成单位,统筹企业和社会力量,利用人脸识别等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进一步提升儿童走失案件的侦破效率与破案率。

“我们希望能通过百度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帮助,让寻人工作有捷径可走。既符合当下科技发展的新局势,也可以提高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的实用性。”张宝艳指出,“百度人工智能助力打拐这个项目的计划实施,将给予国家打拐工作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也是打拐手段的新突破,我们相信强大的百度团队的介入,对于众多被拐儿童家庭来说,会让他们在寻亲路上少走了很多的弯路,会让更多的被拐儿童早日与家人团圆。”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