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直皖大战前的电报战
2017-04-18 21:23 作者:王凯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王凯

近日,朝鲜半岛局势日趋紧张,美朝各放狠话警告对方,两国的舆论战引起了国际社会瞩目。

20世纪初,直系军阀和皖系军阀就曾发生过一场类似的舆论战,秀才出身的直系大将吴佩孚嬉笑怒骂,剑锋直指当时控制北京政府的皖系首脑段祺瑞。这场电报战的结果是直皖战争爆发,皖系军阀从此一蹶不振。

 

北洋后生挑战段祺瑞

 

北洋时期的电报战,打得最漂亮的当属吴佩孚。吴参与的战争,每次都以电报檄文拉开序幕,他声讨对手的电文不仅读来朗朗上口,而且还直逼对手心窝,连老牌报人陶菊隐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国人目吴电为‘新古文观止’,都说读此妙文,可作国文范本而不愁文思之不畅,文笔之不雄健了。”

袁世凯死后,北洋集团分化为直系、皖系和奉系三派,直系先后以冯国璋、曹锟为主,皖系以段祺瑞为首,奉系则是指盘踞东北的张作霖集团。与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巨头相比,吴佩孚属于小字辈,他年纪轻、资历浅,当兵前中过秀才——这个“学历”虽然不算太高,但在一群武夫军头中却是鹤立鸡群,这也是美国史学家费正清称其是“学者军阀”的主要原因。

1917年7月,段祺瑞打败张勋重掌政权后,没有恢复《临时约法》和旧国会,而是准备搞一个新国会,好为自己所用。段祺瑞此举遭到孙中山的激烈反对,孙在南方组织军政府,以护法的名义与北京政府抗衡,段祺瑞以武力相威胁,护法战争爆发。

北洋大军分兵两路进攻湖南,其中一路由曹锟率领,沿京汉路南下,通过湖北进军湖南北部。曹以湘赣川粤四省经略使名义驻节汉口,任命吴佩孚代理第三师师长兼前敌总指挥,率主力部队南下。

陆军第三师是北洋部队的王牌军,属于嫡系之嫡系,段祺瑞、曹锟等人都在这里当过头。吴佩孚带领这支劲旅攻岳州,战长沙,陷衡阳,把南军打了个溃不成军。段祺瑞的武力统一似乎已经看见了曙光,但就在这时,吴佩孚却突然休兵罢战了。

吴佩孚罢兵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段祺瑞把湖南督军的位子给了其心腹张敬尧,一路冲锋陷阵的吴佩孚什么好处都没得到。“直系打仗,皖系做官”,吴佩孚十分气愤,当然不干了。

1918年87日,吴佩孚致电直系代表人物、江苏督军李纯,痛斥武力统一的亡国政策,反对包办民意的选举,矛头直指段祺瑞。电文最后,吴佩孚提出息兵和平的主张:“内争年余,军费全由抵借,以借款杀同胞,何异饮鸩止渴,借剑杀人?……请会同鄂赣两督通电南北提倡和平,使双方前敌各将士同声相应,大局转圜,当易生效力。”

8月21日,吴佩孚又致电大总统冯国璋,请冯下令主和。吴氏电文慷慨激昂,当时在全国传诵一时:“恳请我大总统仍根据《约法》之精神,颁布全国一致罢战之明令,俾南北军队留有余力一致对外。慎勿以摄职期满,轻思息肩。尤望我经略使与长江三督师仰体元首苦衷,俯念生灵涂炭,群出赞助,协谋宁息。至选举问题,虽非师长等所敢问,然新旧国会分立,南北既无统一精神,焉有真正民意!”

南方诸省对此当然乐观其成,纷纷出马声援吴佩孚。吴佩孚也不客气,把所有声援通电全部抄送各大报馆,争取舆论的支持。

吴佩孚通电虽然得到舆论好评,却让段祺瑞大为恼火,他摆出老师和上司的架子发电斥责说:“该师长军人也,当恪军人应尽服从之天职,不然,尔将何以驭下?……尔从予多年,教育或有未周,予当自责,嗣后勿再妄谈政治也。”

但吴佩孚依然我行我素,完全不理会北京政府的反对和谴责,对于段祺瑞责备他不服从命令,吴回答的直截了当,干脆表示没有服从国务总理(段祺瑞时任国务总理)的必要:“学生直接服从者曹使(曹锟),间接服从者陆海军大元帅(指大总统冯国璋)。大元帅希望和平,通国皆知。经略使在汉表示和平,学生即根据实行,谨守服从,无以过之。”

最后,吴佩孚又对自己“罢兵言和”的初衷和后果作了解释和担保:“倡议和平,实出学生本心,即非受人嗾使,亦非被人愚弄……如蒙俯如所请,则南人不反,担保十年。后如无效,学生以一师之力,平之足矣。”

吴佩孚之所以敢以区区师长身份,对北洋大佬段祺瑞发出挑战,是因为他的主张迎合了老百姓希望和平的愿望,步步都踩在了舆论和道德的制高点上。就连他的电文,也抑扬顿挫,人人爱听,历史学者张鸣在文章中由衷地赞叹:“吴佩孚就像当年的梅兰芳,一登台,就赢得了大大的碰头彩。”

 

吴佩孚声援“五四运动”

 

就在吴佩孚与北京政府大打电报战的时候,“五四运动”爆发了。191954日,北京学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途中烧毁了亲日官员曹汝霖的私宅,痛打了驻日公使章宗祥,并与警察发生纠纷。第二天,这场学潮演变成为全国性的抗议运动。

吴佩孚虽是职业军人,但对舆论的敏感性却非常高,总能抓住国人关心的问题,言人所不敢言,以达事半功倍之效果。这次学生运动反对段祺瑞政府的媚日外交,事关外交、主权、爱国,又和自己的山东老家有关联,吴大将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

6月9日,吴佩孚以其特有的风格发表通电,要求政府释放在运动中被捕的学生:“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况学生乎?……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仆后继,以草击钟,以卵投石,既非争权力热中,又非为结党要誉。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可有原。”

随后,吴佩孚又与南北双方将领联名通电,主张山东问题如不解决,中国决不签字。此电轰动一时,许多人甚至倒背如流:“与其强制签字,贻羞万国,毋宁悉索敝赋,背城借一。军人卫国,责无傍贷,共制后盾,愿效前驱。彼果实逼此,我军人即应为困兽之斗也。惟恳我双方政府,以民意为从违,以军心为依据,坚持到底,万勿签字。则民国幸甚,国民幸甚。”

军阀当政的年代,枪杆子无疑具有最大的发言权。北洋政府南征依靠吴佩孚,军事上的实力和地位,也让吴拥有了政治上的发言权,他旁敲侧击,借爱国之名极力攻击主政的段祺瑞政府。当时的总统是皖系推出的徐世昌,对学生游行、工人罢工和教授的演讲,徐大总统可以充耳不闻,但对各地军头发出的声音却不能不听。据说,徐世昌曾专门嘱咐手下人说,要注意倾听吴佩孚的意见。

最终中国代表团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成为参会国中唯一拒签的国家,而这一切,都与吴佩孚的态度息息相关。“五四”时期,张国焘是北大校园里有名的学生领袖,他在回忆录中,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真实的吴佩孚:“在那个时期,吴佩孚成了时代的宠儿。他与民众团体互相唱和,且有军事实力作后盾,这对于北京政局具有甚大影响,也是我们所不能忽视的对象。”

 

直皖大战爆发

 

“五四运动”后,吴佩孚在湖南前线再三呼吁撤防北归:“远戍湘防,瓜期两届。三载换防,不可谓速,阋墙煮豆,何敢言功。既经罢战议和,南北即属一家,并非寇仇外患,何须重兵防守。且对外不能争主权,对内宁忍设防线耶?”

北京政府见吴佩孚已有北上之意,急电曹锟令其阻止。但吴氏我行我素,不管那一套。1920年2月底,吴佩孚将直军眷属3000余人护送北归,以备北撤。520日,吴军在曹锟支持下,撤防北返。

吴军撤防回河南后,分驻于郑州、许昌、顺德、新乡等地,从此直皖在北方对峙,双方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吴氏军务倥偬之余,仍然忘不了大骂皖系军阀:“全国抵制外货,彼则殴辱学生以媚外;全国力争主权,彼则断送路矿以卖国。以天下为囊金,视疆土若敝屣,不惜分裂河山,屈膝外人,以为对内之凭籍。”作家李洁在《19121928:文武北洋》一书中将吴佩孚的表现描绘得活龙活现:享有一时盛誉的吴佩孚,在上司曹锟的暗中支持下,不仅不听老段的话,反而主动找总理的茬儿……且看他抨击段祺瑞和拥戴老段的安福俱乐部(亦称安福党)的一个通电,真是令人叫绝;“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人所盘踞?疆吏之多,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兆民之众,能否尽为一人所鞭笞?”  192071日,曹锟、吴佩孚发表直军将士告边防军、西北军(皖系直属部队)将士书:“全国本属一家,焉有南北之界?北洋原系一体,何有皖直之分?国军同仇对外,又安有芥蒂之嫌?”

与吴佩孚的慷慨激昂相比,段祺瑞讨伐吴佩孚的通电却是陈词滥调,一点都没有击中对方的要害。很显然,直皖之战武戏还未开锣,文戏就已经分出高低。

1920年714日,直皖开战;19日皖系大败,段祺瑞下野。双方相互指责恫吓的口水战打了两年,而真正的战争却只有几天,以至于有人调侃说皖系不是被吴佩孚打败的,而是被骂败的。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