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企业家的刚强与脆弱
2017-04-11 22:4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企业家的刚强与脆弱

 法律专家谈刑事案件中的产权保护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认为,产权保护最突出的问题不在民事执行中,主要在刑事案件中

他建议,要尊重刚刚通过的民法总则,落实刑法、刑诉法的基本精神,“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

 

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一家注册资金1亿元的钢贸企业,7年后,深陷高利贷、非法集资的泥沼,因为“17万元欠款”,该企业主被催债、侮辱,直至血案突然发生。

3月23日起,《南方周末》报道的“刺死辱母者案”引爆舆论圈,此后,案件中“被辱者”苏银霞和涉事企业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的“兴衰史”“涉案过程”等信息也被部分曝光。

2012年到2015年钢贸行业进入寒冬,银行开始对相关行业企业抽贷,不仅停止贷款而且提前将贷款收回。行业内民营企业经营、融资困难。苏银霞的源大工贸亦在其中,资金链断裂后,苏银霞选择了高利贷。据媒体报道,苏银霞和女儿已于2016年12月因涉嫌集资诈骗罪或伪造公章罪被警方逮捕,相关罪名信息当地警方未作出披露。

“中国的企业家看起来刚强,其实非常脆弱。一个企业家一时辉煌,然而一旦被刑事指控,会瞬间倒下,企业资产也很难保住。”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3月25日在“企业家的刚强与脆弱——从刑事辩护看产权保护”(律界三十人)研讨会上说。研讨会由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主办。

会上,与会刑辩律师、学者结合自身法律实践就“如何降低企业家刑事法律风险,以及当前企业产权保护中的立法、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或缺陷”展开了讨论,并给出建议。

多位与会专家均提到了侦查人员在“搜查、扣押、冻结”程序中可能存在的超值查封或扩大扣押、冻结的问题,对此,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王亚林建议,进一步规范搜查、扣押程序,细化原则性的规定,引入司法审查机制;遵循查封和扣押必需遵循正当的程序、程序法定、比例原则;完善对赃款赃物的认定和处理,增加被追诉人的权利救济的途径等。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认为,产权保护最突出的问题不在民事执行中,主要在刑事案件中,一些地方政府或司法部门运用公权力剥夺企业的财产权。他建议,要尊重刚刚通过的民法总则,落实刑法、刑诉法的基本精神,“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

 

脆弱

企业家犯罪率有上升趋势

 

“中国企业家的脆弱是他们真正的社会状态,刚强只是外在的、暂时的。”周光权说。

据何兵介绍,我国企业家犯罪率有上升的趋势,且民营企业家的犯罪率高于国有企业家。根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企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2013年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统计,2013年共有463例企业家犯罪案件,其中国企业家犯罪、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分别占案件总数的23.7%、76.3%”。

根据法制日报社《2016中国企业家犯罪(媒体案例)分析报告》数据,2016年,中国企业家刑事涉案情况仍不容乐观——共有超过600名企业高管涉案。

2016年,全国检察机关共起诉侵犯非公企业和非公经济人士合法权益犯罪13629人,立案侦查侵犯非公企业合法权益的职务犯罪1009件。

“从近年来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案例来看,在企业家所面临的众多风险中,刑事法律风险是企业家所面临的严峻风险之一,而且刑事法律风险加大的趋势更是企业家风险困境加剧的主要原因。”何兵认为。

“无恒产者无恒心”。在产权得不到保护的情况下,企业家对市场环境、政治环境、社会环境缺乏信心,甚至会产生恐惧,导致资产转移,资本外流。2016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路贬值,直至今年,经济界人士多认为,我国仍存在较大的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压力。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阮齐林教授指出,企业家风险过高,意味着他承担经济风险、牢狱之灾的风险高,也就意味着国家生产成本的提高,与此同时,消费者、就业者也要为此买单。企业家为了分担风险,转移资产或分配资产,都会导致社会成本的增高,导致财富的流失。

何兵指出,如何减少企业家犯罪,或如何在企业受到刑事指控时,保障企业家的合法产权是需要思考并解决的问题。

为了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中共中央、国务院、“两高”2016年发布了多个相关工作意见。

2016年8月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制定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并11月初对外发布。这一文件对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等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

2016年1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和《依法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工作实施意见》。

2016年以来,最高人民检察院相继出台了《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等意见,为检察工作中的产权司法保护提供“路线图”。

 

问题

“最可怕的就是利益驱动”

 

然而,据与会的专业律师介绍,截至目前,中办和两高的文件并未在地方的具体法律实践中产生明显作用。与会律师纷纷表示,没感觉到产权司法保护环境的好转。

为什么产权保护到了地方就变难了?

周光权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地方权力特别是地方“一把手”权力缺乏制约,“二把手”“三把手”也缺乏制约,没有制约的权力最容易互相勾结。比如,地方权力和富豪的勾结,官员亦官亦商的身份,或官员因错误的政绩观打击看不惯的企业。只要有权力和财富的勾结,产权保护就难以实现。大量案件的背后都有权力的影子。

其二,地方司法机关受人事以及经费等制约,并不能独立办案。“我曾了解到,某个检察院每年经费要3000万元,但财政只保证1500万元的支持,剩下1500万元的缺口,怎么办?”周光权说。

“最可怕的就是利益驱动。”阮齐林指出,每个人在公权力面前都非常渺小、不堪一击。当公权力被利益驱动,企业家就很容易成为被“猎杀”的对象。这对于国家是灾难性的,对国家经济建设、产权保护都有严重的影响,要“把权力关到制度的笼子里”。

“近一两年,中央办公厅和两高连续发文,说明我们在当前企业产权保护、赃款赃物的处置上确实存在着一些司法乱象。”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说,我们国家目前在刑事诉讼中,对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的产权保护存在着问题或缺陷。

刑事诉讼法对查封、扣押做了一些规定。但实践中,对侦查人员搜查、扣押、冻结的监督流于形式,搜查、扣押、冻结的范围基本源于办案人员的主观判断。”王亚林指出。

“在企业经营困难、面对激烈竞争的背景下,账户被封、财产被查,企业家被羁押,企业的经营活动就难以为继。这样不仅导致了企业家深陷刑事追诉程序,很多企业也就倾家荡产、一蹶不振,严重影响了企业恢复生产的能力。”阮齐林说。

阮齐林还分别就刑法第六十四条和第五十九条“没收财产”司法实践中易出现的产权问题做了分析。第六十四条中是犯罪关联物的没收,实践中一定要证明与犯罪的关联性,并符合比例原则。

刑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了“没收财产的范围”,“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分或者全部”。“这种没收不需要证明资产的来源和不正当性,不需要举证,基本就是没收个人全部资产,可以说是财产刑的死刑。”阮齐林说,这种没收主要是为求公共安全和打击黑社会犯罪,但是,在现在的实践中,存在“打黑”界限不分明,无限没收犯罪人财产的现象。

 

建议

加强对查封扣押的监管

 

针对目前我国企业家产权保护环境变化难的现状,周光权建议,首先要尊重刚刚通过的民法总则,落实刑法、刑诉法的基本精神,“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邹佳铭说,其实,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就能避免很多问题。

第二,要兑现“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的制度。“现在没有兑现这个制度,只有一些领导干部多年前干预案件的情况被通报,应该对现任干部干预司法活动的行为进行通报。”周光权说。

2015年2月27日,中央全国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会议指出,建立这个制度,主要目的是通过创新制度、加强监管,制约领导干部违法违规干预司法活动、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对促进司法公正、抑制司法腐败具有制度性意义。

周光权建议,第三,司法权是中央事权,相关经费需要财政保障。加强对查封扣押的监管,甚至,可以将办案机关查封扣押的财产在网上公开。

“建立复查和纠错机制,对部分案件进行异地复查,复查过程中可以多听取学者、律师的意见,确保复查没有问题。两高可以从聂树斌案中总结成功的经验。”周光权说。

今年3月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以下简称两高报告),两高报告多次谈及“产权司法保护”话题。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旨在为各类市场主体营造安全的投资创业环境。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谈及产权司法保护时表示,加强产权司法保护,依法纠正涉产权冤错案件,增强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感。“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刑事犯罪,慎用强制措施,制定依法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实施意见,畅通申诉渠道,依法复查纠正错案。”

最高检工作报告称:严格区分违法所得与合法财产、个人财产与企业法人财产、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等界限。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从旧兼从轻等原则,依法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作报告时说:“要正确把握处理产权和经济纠纷的司法政策,严格规范涉案财产处置的法律程序,严肃查处侵害企业产权犯罪,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保护企业家精神。”

恒产的前提是恒法,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对于未来产权保护工作的开展,一定要确保意见落地生根,绝不能束之高阁。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