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中国联通混改或将“戴着镣铐跳舞”
2017-04-11 19:26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文丽娟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文丽娟

“听说BAT(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会入局是真的吗?那以后我们联通是不是可以和移动、电信PK了?普通员工的待遇会增加吗?”中国联通员工李方(化名)目前并没有收到任何内部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下简称“混改”)的消息,倒是听到了不少坊间传言。

4月5日,中国联通A股向交易所申请紧急停牌一天,因集团正筹划并推进“混改”,宣布于4月6日起停牌,并承诺自停牌日起5个工作日内公布混改进展。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有新消息发布。

不过,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联通H股未停牌,在4月份的前几个交易日中呈现大幅震荡格局。

4月11日,中国联通A股继续停牌。

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到腾讯、百度相关人士,对方称不予置评,一切以中国联通公告回复为准。

数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通信专家表示,混改对于中国联通的推动作用很微弱,基本不可能对目前三大运营商格局产生根本性改变。

 

为何混改

 

3月份,中国联通公布的2016年财报凸显了其在三大运营商竞争格局中的窘况。

2016年,中国联通全年营收2741.97亿元,同比下降1%,而本公司权益持有者应占盈利为6.3亿元,同比下滑94.1%。

法治周末记者比较发现,在全年营收方面,中国电信是中国联通的近1.3倍,中国移动则是中国联通的2.6倍;在本公司权益持有者应占盈利方面,中国电信约为中国联通的30倍,中国移动则是中国联通的172倍。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法治周末记者称,对于中国联通而言,混改是其改善未来业绩的重要途径。“由混改带来的股权多元化优势,不但有助于改变联通当前困境、焕发生机活力,而且还能够助力联通在5G时代占据先机,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在同一起跑线竞争。”宋清辉说道。

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在3月份曾表示,中国联通希望通过混改,实现“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

但在通信专家项立刚看来,联通混改与其业绩不佳并无联系,“联通的老板是国资委,混改与否取决于政府”。

“虽然在电信运营商的竞争中,联通面临一些困难和压力,但它仍是一个盈利企业,也具有竞争力,不过它属于国有企业管理机制,效率不够高,能力不够强,思想不够开放,业务发展不够快,资金不够强,所以要进行混改,让民营资本、私企进入企业,给企业带来变化。”项立刚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模糊的入局者

 

谁来参与混改?如何混改?引发市场关注。

所以,联通A股混改方案尚未出炉,市场对于该方案的猜测已甚嚣尘上。

关于入局联通混改的外部机构的猜想,从BAT三大互联网公司巨头到中信集团、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等两家国资背景企业,甚至华为公司也“不幸躺枪”。

关于如何进行混改,《北京商报》报道称,联通混改将通过定向增发扩股和转让旧股的方式,调整股权结构,联通集团持有中国联通股权由62.74%减至36%。

4月10日,法治周末记者就上述猜想是否属实采访中国联通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复:“没有发过具体数字,以联通官方公告为主,其他的我也不能过多透露。”

不过早在去年11月3日,中国联通副总经理姜正新表示,混改将重点选择与联通业务互补性强的合作伙伴,“不是简单地引进资本,更看重价值上、产业链上的互补,增强联通整体竞争力”。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中国联通与BAT的合作由来已久。

2016年3月,联通与腾讯的合作由微信沃卡延伸至反电信欺诈、社会化营销、云数据计算等方面;2016年11月2日,联通与百度签约战略合作,涉及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通信基础业务等;2016年11月12日,联通宣布与阿里巴巴在基础通信服务、移动互联网及产业互联网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

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到腾讯、百度相关人士,欲就是否成为中国联通混改的投资方进行采访。腾讯方面称“此事我们不方便回应,以联通官方公告为准”;百度方面则表示“不予置评”;中信集团和中国广电均回复称,“不知情”。

项立刚则认为,BAT参与联通混改的可能性较大,“因为要引入非国有企业、资金,在资金方面至少要引入300个亿,同时要有业务整合,而BAT业务和运营商业务具有互补、支持和帮助作用”。

宋清辉则向法治周末记者判断,投资方将以战略合作伙伴的角色进入中国联通,与联通的高管团队一起操控新型互联网业务以及推动转型。

 

效果预想有分歧

 

随着联通混改的推进,不但国内证券公司对联通A股重拾信心,如早在3月底渤海证券便对联通A股维持“增持”评级,东吴证券则给予“买入”评级,而且国际大行对联通H股也普遍看好,其理由是混改将改变股权结构,利好H股。

例如,德银表示,如果联通A股引入互联网公司为股东,预计其将引入高达470亿元人民币资金,这470亿元中的一部分,或用于增持联通H股,且称A股公司愿意接受H股的潜在价格;高盛指出,联通A股进行混改,或改变股权架构,联通H股则会考虑以不同方式从联通A股获得资金发展,因此给予联通H股“买入”评级,给予联通A股“中性”评级;麦格理则表示,联通或引入私营部门,可提升经营效率,带来新业务机会,给予联通“跑赢大市”评级。

然而,尽管投资机构对联通混改一片看好,但业内通信专家却表示疑虑重重。

通信专家刘启诚对法治周末记者称:“混改在联通A股平台进行,主要目的在于引入资本,但混改是摸着石头过河,很难说能否推动联通未来良好发展。”

项立刚则认为,这场混改是“戴着镣铐在跳舞”。

他对法治周末记者称,目前,中国联通是一个股份制上市公司,有很多流通股,无需“混改”就能引入BAT等外部资本,但作为大股东的联通集团受国资委管理,其管理、机制、思路不可能出现根本转变,因此引入的BAT及或他企业基本不会对联通格局产生影响。

“除非放弃国企思维,让民企控股。如果让国企控股,又要引进民企的资金共同往前走,在机制、思维、管理模式方面很难有根本性突破。”项立刚说道。

 

突破艰难

 

对于公众关心的联通混改能否改变三大运营商格局,项立刚认为,除非拆分中国移动或者不给移动发放5G牌照,否则难以改变目前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曾表示,联通已在资金上做好5G投资准备,不会犯4G时的策略错误,不能过迟建设网络,积极备战5G卡位赛。

但在联通分公司基层工作的李方,尚未感受到备战“硝烟”。他反问法治周末记者,既然混改引入了资金,那么联通能赶上5G发展的快车道吗?

刘启诚解释道:“5G发展首先要有网络资源,其次要能获得5G牌照,第三要在资金充沛的基础上提前布局。如何在混改过程中摸索出一种其他运营商在5G时代不具备的新业态,是联通抢跑5G的关键。”

“但要想发展新业态太难了。联通混改将面临两大难点,首先是在联通集团占51%股份的基础上,入局企业的发言权能有多少?其次是在去行政化、去官僚化的进程中,如果出现了与外部资本博弈,如何取舍、如何平衡各方利益?所以这场混改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刘启诚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