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辉山乳业迷途
2017-04-04 22:10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徐依禄 来源:法治周末

01.png
资料图。


    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辉山乳业作为境内权益境外间接上市的典型代表,其债权人多数是中国境内银行等众多主体。这些债权人可能面临香港法律、开曼法律、中国公司法等诸多法域不同规定,使得债权人维护自身利益时存在法律适用问题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徐依禄


  屋漏偏逢连夜雨。
  331日,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山乳业”)4名董事辞任。
  辉山乳业公告称:董事会宣布,宋昆冈先生、顾瑞霞先生、徐奇鹏先生及简裕良先生已呈辞本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自2017331日生效。
  此前不久,辉山乳业负责财务的董事葛坤失联,至今仍处于失联状态。
  至此,辉山乳业董事会成员仅余4人,即杨凯、苏永海、徐广义、郭学研。
  对于前述4名董事辞任的原因,辉山乳业在公告中均解释为辞任人需要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日常事务增多、较为繁忙
  然而,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辉山乳业近半董事辞职与近期股价暴跌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有关。
  324日,辉山乳业盘中交易时,股价风云突变,呈跳崖下跌,几十分钟内跌幅一度达90%,创港股历史之最,股价由2.81港元跌至0.25港元,其市值蒸发320亿港元,仅剩56亿港元。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一切与辉山乳业颇为棘手的资金危局不无关系。
  辉山乳业在公告中坦言,目前,公司在数家银行的贷款还款延期,并曾向政府求助。辽宁省政府也对此事颇为重视。此前,辽宁省政府已牵头组织辉山乳业的相关债权人进行商讨。
  辉山乳业是东北大型民营企业之一,据辉山乳业财报,其拥有超过80家附属公司,在港约有1.1万名员工。
  由于辉山乳业资金情况复杂,其债权人也如坐针毡。辉山乳业债权人之一的内地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为5.46亿元。330日,歌斐资产已入禀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冻结杨凯、及其控制的冠丰有限公司(Champ Harvest Limited)的在港资产。不过,辉山乳业则公告表示,香港法院拒绝歌斐资产的资产冻结请求。
  “然而,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辉山乳业作为境内权益境外间接上市的典型代表,其债权人多数是中国境内银行等众多主体。这些债权人可能面临香港法律、开曼法律、中国公司法等诸多法域不同规定,使得债权人维护自身利益时存在法律适用问题。北京安杰律师事务所谢永涛向法治周末记者说。

   涉及多家银行债务问题


  那么,辉山乳业到底有多少债务?
  据辉山乳业公布的2016/2017中期财报,截至2016930日,其短期借款余额为110.875亿元。截至记者发稿时,有3家银行公布了辉山乳业相关公司与这3家银行相关的各类融资总额,约52亿元。
  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27日公告称,冠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丰”)为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冠丰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324日,冠丰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币(约合人民币18.97亿元);吉林九台农商行328日公告显示,辉山乳业在该行融资余额为13.5亿元人民币,且不存在未能按时收取约定利息的情况。而工商银行首席风险官王百荣在2016年业绩报告会上称,工商银行提供给辉山乳业的各类融资总额约20亿元,目前,工商银行也将借助债务委员会与当地政府和辉山乳业进行积极沟通。

   资产负债率高于在
   港上市乳企的平均值


  对于企业负债,债权人和投资人最为关注的是企业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是否能够覆盖有息负债。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辉山乳业从2012财年至2016财年,短期借款余额从约3.6亿元增长至约110亿元,现金流及现金等价物从约5亿元增长至约81亿元。
  其中,2015财年短期借款余额明显增加,同比增幅约149%2016年上半财年短期借款余额同比增长71%2015财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同比下降16%2016上半财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同比增长215%
  记者在Wind数据库中查询了8家在港上市的乳制品企业,2015财年企业资本结构及偿债能力财务比率。这8家企业为现代牧业、雅士利国际、中国圣牧、中地乳业、庄园牧场、澳优、蒙牛乳业和辉山乳业。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财年辉山乳业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这8家乳企业资产负债率的平均值;流动比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带息债务、已获利息倍数(EBIT/利息费用)均低于8家公司的平均值。

   债权人态度是关键


  财经评论员曹中铭向记者表示,面临资金危局,虽然辽宁省政府建议各债权人向辉山乳业欠息问题予以帮助,但不能保证债权人的态度不作改变。一旦有债权人上诉或申请资产保全,其他债权人可能会争相效仿,以获取更优先的赔付地位。不过,在辽宁省政府的帮助下,辉山乳业可能迎来曙光。
  在谢永涛看来,如果上市公司资不抵债,更为严重的后果可能是退市,但上市公司一般涉及太多相关方,重整或更为可行
  谢永涛分析称,对于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主板公司,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以下简称《上市规则》)6.04以及6.08发行人证券已停牌持续较长时间,妨碍市场正常运作,而发行人无采取适当行动以恢复其上市地位而将长期停牌的主板公司除牌。
  “如果被判定上市公司符合主板《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出现财政困难,导致严重损害发行人继续经营业务的能力,或导致其部分或者全部业务停止运作等,则发行人可能被判定退市,但同样发行人也有机会以上诉或反诉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谢永涛说。
  “总体而言,香港联交所的退市制度由《上市规则》赋予监管者较大的决策权力,其标准并非十分明确。谢永涛说,不过,发行人并非只能被动接受香港联交所的退市决定,根据香港法律法规,当事人拥有上诉和反诉的权力以作衡平的救济。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