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众投邦项目巨亏凸显股权众筹风险
2017-03-28 21:06 作者:法治周末实习生 吴昊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众筹平台上的项目收益与预期收益差距较大,好的项目一出现就会被众多专业的风投机构争抢,剩下的项目才会被众筹平台包装后放到平台上,吸引不懂投资的老百姓加入

 

法治周末实习生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何龙(化名)一手晃着一张单薄的出资证明,一手点击着电脑屏幕中的《佳邦投资建议书》啪啪作响。

“众筹的时候不是说什么‘最强爆发期’‘绝佳投资点’吗?订单一取消就连连亏损了?”

何龙是众筹平台——深圳市众投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投邦”)上的一名用户,2015年曾参与该平台上“佳邦新材料”项目的投资,然而当初描绘的盈利前景并未如期而至。

何龙相继翻出《项目计划书》《佳邦尽职调查报告》等文件继续激动地说道:“亏损不可怕,问题是把一个垃圾项目包装成高估值项目让投资人入股,这不是下套吗?”

记者了解到,随着“佳邦新材料”项目的持续亏损,众多像何龙一样的投资者纷纷树起“维权”大旗,向众投邦讨说法,甚至提出提前进行股权回购。

 

预测数据过于乐观致业绩快速变脸

 

2015年2月,众投邦平台发布了“株洲佳邦难熔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邦公司”)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项目,计划募资2500万元人民币,“蓝宝石/Led行业高速增长正处爆发期”成为该项目的主要卖点。

法治周末注意到,该项目初期的领投方君盛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君盛公司)出具给投资者的《佳邦投资建议书》显示:“公司从供应链合作伙伴处确认,苹果公司第七代手机产品已经确定部分使用蓝宝石屏幕。”

此外,《佳邦投资建议书》还预测,2015年至2017年,整个蓝宝石行业的“平均年增长率超过100%”;LED行业对蓝宝石衬底片的需求也将在未来三年迎来高峰期,“出货量年均增长将超过50%”。

何龙表示,正是看到这样的表述,加上佳邦公司在增资协议中称计划在三年内在新三板挂牌,他才下定决定投资了30万元。这些信息也增加了其他投资者的信心,记者注意到,截至2015年7月,佳邦公司在众投邦平台上的意向投资金额达到2580万元,超募了103%。

然而,曾被何龙等投资者视为“定心丸”的行业预测数据,竟然成为日后的梦魇。

2015年下半年,苹果公司发布新产品并没有采用蓝宝石。“苹果不用蓝宝石材料后,2016年,佳邦的收入急剧下滑,上半年营业收入396万元,仅为上年同期7293万元的5%;利润为-796万元,而去年同期为1090万元。利润的急剧下滑直接导致了项目的虚高估值。”何龙介绍道。

法治周末记者就数据预测一事采访了众投邦,众投邦的相关负责人马汉杰回复称,项目上线时是基于预测苹果手机材料可能采用蓝宝石材料,并且当时全国最大的苹果供应商,也是佳邦的客户——上市公司蓝思科技于2015年6月2日发布公告称拟募资60亿元,其中,34亿元将用于蓝宝石生产及智能终端应用项目。

“但是到了2015年下半年,苹果公司发布新产品并没有采用蓝宝石,整个产业需求快速下降。这个事情是在公司完成投资之后数月才发生的。”马汉杰说。

“昨天的财务数据很漂亮,也许昨天有促销呢!”北京京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中国众筹商学院客座教授陈江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一个财务数据模型的搭建不能纯粹截取某个特定时间段的乐观数据做基础,泡沫大多都是被过度乐观的情绪鼓吹起来的;一般来说,评估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的数据模型要以过去一年到三年的数据为基础,一个合理的数据模型必须具备一定的数据周期,以此来判断该项目是否具备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增长空间。

陈江涛表示,一个项目的前景预测应从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分析。宏观上,经济下行压力大,实体经济遭遇瓶颈,加之人力等各项成本上升,如富士康等产品再加工企业多从中国撤离到印度等劳动力低廉的地区,而这个趋势2014年就已经出现;微观上,从企业自身的经营风险上看,市场一日三变,有时即便今天手握订单,明天合作伙伴还会因为金融风险、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或道德风险等中止合作,所以在预测市场份额增长时,必须要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不能片面乐观地分析项目。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副教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平台的上线项目,对项目进行信息审核和风险控制应该是平台参与股权投融资活动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平台责任;如果平台对项目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核筛选和风险控制,就贸然上线和推广项目,那么投资人将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一旦投资失败,最终将影响平台的口碑。

对此,亿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斌律师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由于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当项目可能出现预测过于乐观或夸大的情形时,众筹平台事先通常会通过相关的法律文书规避其责任。

 

中途更换领投方 应给予投资人二次选择权

 

据何龙等投资者介绍,该项目的领投方一开始君盛公司,连《佳邦投资建议书》的起草者都是君盛公司,直到2015年6月11日才公告改为深圳前海华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前海华捷),此时已经到了项目融资后期的打款阶段。

“临近打款时,才告诉我们普通投资者换领投方了,这是不是太不合规矩了?”何龙说道。

前海华捷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1日,注册资本500万元。“才成立几个月的公司,如何能做到‘专业地协助项目方完善商业计划书、尽职调查、投资协议编制,协助项目路演、召集跟投方以及投后管理’?”何龙说道。

马汉杰告诉记者,佳邦项目的确由君盛投资推荐、做尽职调查和提供投资建议书的,不过在该项目上线之前,众投邦平台调研发现,君盛投资与旗下基金已经是佳邦的第二大股东,“如果此次再继续做领投,增资后将可以成为第一大股东,可能界定为实际控制人,可能会影响创始人的大股东地位,不利于佳邦公司的上市发展”。

马汉杰称,经过与君盛投资、佳邦和前海华捷的多次沟通,各方同意更换领投人,并且对全体投资人进行了统一公告。

依据何龙提供的投资账户信息,该公告时间发布于2015年6月11日,此时距离项目上线已经过去了1个月。

对此,陈江涛介绍,更换项目领投人的程序取决于各个众筹平台的风控模型:有的是需要作为重大事件及时向所有投资人进行信息披露的,让意向投资人做二次选择投还是不投;有的可能在之前有授权,由执行合伙人与项目方、平台方协调确定是否更换。

“领投方的变更会对投资效果产生一定影响,应当及时有效地告知投资人,给予投资人二次选择的权利。”陈江涛说。

孙斌对此持相同看法,他认为,临时更换领投方的行为显然有失公允,但目前我国对这种行为的定性还属于模糊地带,还缺乏相应的法律规范。

 

投资者与项目方并非借贷关系

 

根据当时的投资增资补充协议,如果佳邦公司自增资款到账之日起36个月内不能完成在新三板的挂牌,则应在该事实发生后30日内,按照年化10%的利率回购由投资者组建的有限合伙企业的股权。

鉴于佳邦公司在完成此次融资后业绩出现严重下滑,包括何龙在内的投资者担心该佳邦公司挂牌新三板无望,他们质疑众投邦平台有夸大项目业绩和盈利预期之嫌,要求佳邦公司提前启动回购。

不过,从2015年7月“佳邦新材料”项目发布融资距今不到两年,因此,众投邦、佳邦公司拒绝了投资者的回购要求。

“众投邦用项目吸引我们投资,这与P2P有什么区别,我们为什么不能要回自己的钱?”何龙道出了这个项目中其他投资者的心声。

“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投资人缺乏维权的空间。”互联网金融观察家羿飞介绍,众筹和P2P网贷是有本质区别的:P2P网贷属于债权众筹,借款人承担相应的兑付责任,投资者与其形成债务关系;而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则不同,投资者和项目方是股权合作关系,盈利和亏损需要投资者和项目方共同承担,“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也是互联网众筹最大的风险”。

羿飞介绍,众筹平台上的项目收益与预期收益差距较大,是众筹行业非常常见的现象,因此一般不被专业投资人看好,“因为好的项目一出现就会被众多专业的风投机构争抢,剩下的项目才会被众筹平台包装后放到平台上,吸引不懂投资的老百姓加入”。因此,他不建议老百姓投资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陈江涛对此持相同看法,他指出,P2P网贷和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一个是借贷关系,到期付息还本,一个是股东关系,高风险投资;从监管层面来看,前者受银监会监管,后者受证监会监管。从按产品分类、分业监管的体制就可以看出二者的概念完全不同。

“投资不是儿戏,需要积累大量的专业知识,同时要正视风险的存在,不是谁都能做‘最懒天使投资人’的。”陈江涛说道。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