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产权改革要解决两个问题
2017-03-21 22:4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原题:风险偏好问题与体制性扭曲 
      产权改革要解决两个问题

 

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认为,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问题是产权改革,产权改革应该着重针对国企、土地、金融等领域,需要有大的突破

 

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关于百姓普遍关心的“房屋产权70年,到期后怎么办”的问题,315日两会答记者问时,李克强总理的明确表态就像一颗“定心丸”。

“可以续期,不需要申请,没有前置条件,也不影响交易……国务院已经成立相关部门就不动产保护相关法律抓紧研究提出议案。”李克强说。

孟子有云:有恒产者有恒心。产权保护得好,人民生活才更有信心,更有安全感。

“产权保护”问题也是今年两会的热点,“无论如何强调产权保护的重大意义都不为过”。多位两会代表、委员们均如此认为。房屋产权、知识产权、国企产权、土地产权问题等均为建言献策的焦点。

产权问题不仅仅关乎民生,更关乎经济的发展。“产权是经济所有制关系的法律表现形式”。在近日出炉的民法总则、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强调了对产权的明确和保护。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被列为深化改革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之一,是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保护产权就是保护劳动、保护发明创造、保护和发展生产力。要加快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障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公民财产权,激励人们创业创新创富,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使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对于侵害企业产权的行为,必须严肃查处、有错必纠。

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说,要解决经济“脱虚向实”的问题,让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根本上需要提高实体经济的回报率,这就需要把解决产权问题和解决要素扭曲问题结合起来。

318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联合举办的“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构筑经济新蓝图——2017两会热点解读”研讨会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等多位与会专家均分析了,在当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情况下,产权保护的重要性。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问题是产权改革

 

319日,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结构性失衡,其一是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失衡,存在着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不仅加大了金融体系的风险,还进一步加重了实体经济的融资困难。

另外两个结构性失衡:一是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供给体系产能虽然十分强大,但是大多数还只能满足中低端、低质量、低价格的需求,难以满足公众日益升级的多层次、高品质、多样化的消费需求;二是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有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

为了化解上述三大失衡,何立峰表示,必须瞄准主要矛盾,向结构优化找出路,在供给侧上下功夫。用深化改革的办法,提高供给侧体系、质量、效率,实现供求关系新的动态均衡。

此三大结构性失衡,均与“产权”问题息息相关。

针对目前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为了进一步振兴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两会答记者问时表示,将着力开展三方面工作:一是深化改革,二是优化环境,三是打造平台。

在优化环境方面,政府将不断改革产业的准入和监管制度,实施公平竞争的审查制度,防止政府过度和不正当干预市场,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同时按照中央去年下发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进一步加快推进产权制度的法制化建设。

其实,深入产权制度改革、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不仅是解决经济“脱虚向实”的措施之一,更是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任务。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和经济学教授许小年曾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步就是产权保护。供给侧改革是要清理无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就要激发企业活力。为此,政府部门需要为企业创造良好的环境,不断创新,去做研发,使企业增加有效供给。

“政府要给企业制度保障,强调法治、产权保护,让企业建立信心,还需要增加执法的透明度和规范性。”许小年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今年2月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上表示,国企改革仍要在产权上做文章。

周其仁指出,原来认为公有制建立以后,就没有产权问题了,但公有制建立以后,在很长时间内还存在着产权的问题。“如果现在还在讨论国有资产流失这个问题,说明我们的产权改革还不到位。”

“所以,首先要明确在公有制里,怎么能够把权利和责任的边界划得更为清楚;另外要重新确立一些私人财产,在公产和私产并存的情况下,产权的界定、产权的保护是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问题。”周其仁说。

在此次两会热点研讨会上,东吴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策略分析师、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特邀成员袁渊提出,通过产权的收益权、交易权、所有权的技术分割和资本市场制度创新,可能是资本市场助力促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养老金的有益尝试。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112日表示,2017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推进的关键一年,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在国企、产权保护、财税金融、社会保障、土地、新型城镇化、生态文明、对外开放等基础性重大改革方面加强推进。

管清友认为,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问题是产权改革,产权改革应该着重针对国企、土地、金融等领域,需要有大的突破。

 

要素扭曲产生的三个软约束

 

管清友认为,过去近40年里,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就是产权改革,其中有四个重要时间节点。

前三个时间节点是内外因素共振而形成,一是1978年,国内拨乱反正,走向改革开放;二是1992年,外部出现苏东巨变,全球统一市场形成,国内经过三年的治理整顿,中国开始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第三个时间节点是19982001年,外部环境本来是要恶化的,但“911事件”使外部环境缓和,中国国内也进行了比较彻底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四个时间节点是2008年,中国正处在这个时间节点,外部环境是恶化的,此时改善内部环境尤为重要。”管清友认为。

“产权改革实际上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整个社会的风险偏好问题,也就是信心问题。”管清友说,“第二个问题,是很多领域存在着体制性扭曲,或者由于体制、机制的设计,导致要素的扭曲。”

这些问题就导致了一些生产要素的扭曲而产生一些软约束。管清友说,例如我们国家存在货币发行的软约束。中国货币发行机制近些年没有根本性变化,采用目标制,没有债务做基础,这就导致了无论是用“地根决定票根”,还是外汇储备倒逼货币发行,都会使得货币发行的宽松和过度程度可能已经超出想象。2007M2的规模大概是70多万亿元,而现在M2的规模是大概150多万亿元。M2,即广义货币,反映货币供应量的重要指标。

管清友说,另外,还有金融风险的软约束。“近几年,很多人都谈中国存在一些风险,但最后发现没什么风险。这是基于金融机构和大量国企背后都是一个老板,其实这是中国特色的成本和风险的分摊机制。这里面也存在很大的问题,必须通过新一轮的发钞来解决金融风险。”

“第三,政府和国企的软约束。这个问题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基本没有变化,我认为这也是我们会有一轮一轮投资高增长,一轮一轮金融风险,一轮一轮货币宽松的非常重要的机制性的原因。”管清友说。

“不解决要素扭曲、不解决产权问题,很难解决流动性的问题。”管清友说。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