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临朐县“护命山林”被砍事件调查
2017-03-14 23:1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孙安清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砍伐现场。   村民供图

这边,村民称为了保全村庄和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不得不密植山林;那边,林业部门称为了提高林木质量不得不毁掉部分林木开辟山路。道理和真相到底在哪一边

 

法治周末记者   孙安清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梁平妮

发自山东临朐

“快到植树节了。村民们为了山谷中的村庄更安全,每年一到这个时期,就开始自发地上山种树。可是,现在不但不让种了,连以前种的树都被毁了。雨季快来了,村民们又得提心吊胆地过日子。”面对记者,年近九旬的宋云楼老人老泪纵横。

宋云楼是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五井镇宋家台村人,他所在的村庄位于山涧中,历史上数次差点被山洪冲走,因40年前在山上密植了防护林而得以安稳度日。谁料,这些数十年树龄的防护林突然被大量砍伐。

村民认为村干部联合上级主管部门打着“森林抚育”的幌子搞创收。面对村民的阻止和投诉,县林业部门称为了让树木更好地生长,必须砍掉一些树木,开辟山路进行森林抚育。孰是孰非?该事件何日真正画上圆满句号?植树节前,法治周末记者再次来到临朐县进行采访。

 

村民:近千棵“护命山林”被砍

 

在村民宋玉昌的指引下,记者再次来到伐树的地方,发现依然是去年看到的情形:伐树者已经在山上开辟了一条约4米宽的道路,道路上的树木悉被砍掉,树干大都不知去向,偶尔间杂几棵树干被遗弃路旁,枝条被遗弃至路边的山谷中,只留下树墩,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泥土和树木断口发出的混合气味。道路从山底一直延伸至山顶,临近山顶的道路突然变得异常开阔,开阔地上一大片区域树木被砍伐殆尽。

记者不禁回忆起去年6月27日那天下午采访的情景。那天,听说该村近千棵护命山林被砍了,记者便赶赴该村找村民了解情况。

当天下午,到村后,宋云楼告诉记者,宋家台村全村只有五六十户人家,青壮年大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老年人居多。他们村子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村子被一座叫南流山的大山东南西三面环抱,其位于大山的峡谷低端,所有的山洪都从峡谷流经村子。特殊的地理位置,给村子造成了巨大的山洪隐患,每年一到夏季,村民们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村民们最难忘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那场大雨,暴雨从南流山的三面向峡谷集中,浑浊的山洪夹杂着巨石像万马奔腾一样突然倾泻而下冲向村庄,虽然有干渠拦截,也不顶用,宋贤祥、宋执会两家的房子瞬间被推倒,村中的羊群也被大水冲跑。

“为了保护家园不受洪水冲击,这次洪水过后,全村成年人自发上山种植易活、耐旱、根深的侧柏树作为防护林,他们植遍山上的角角落落,一条小道都没舍得留,生怕洪水再次冲下泥石流。当时交通不便,也没有浇灌机器,村民们就用自家吃饭喝水用的瓦罐往山上运水浇灌树苗,从山脚到山顶四里路,一天最多带两次水,相当艰辛。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栽种的树木已经碗口粗细,山上的每一寸土地被树木们牢牢保护着,不管下多大的雨,经过村子里的水都是缓缓流淌,清澈见底,再无山洪危险。”宋云楼老人对山林的感情溢于言表,“山林还有三个作用;一个是氧气含量高;二是村子夏天的气温比县城里至少低三四度,非常凉爽;三是村里过90岁的老人十五六位,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

“我们尊称这些山林为‘护命山林’,像神一样供奉着它们,平日村民们连弄根木棍都不舍得从山林里采伐。可是,无良人员竟然向‘护命山林’下毒手。”说道这儿,年近八旬的宋执田气得嘴唇哆嗦,“今年春天,一伙人开着大货车和挖掘机进山,夜以继日地忙活。5月7日那天早上,村民们突然发现从山上连续开出两辆装满侧柏树的货车,第二辆被村民拦下,树木被迫卸在村子中央的马路旁边。”记者发现,被卸在村子路边的树木有百余根,每根长约三米开外,大都碗口粗细。

“我听说村支书想建一座广场,因为村子缺少资金,在没跟村民商量的情况下打起了卖树的主意,与林业主管部门联手,打着‘森林抚育’的幌子搞创收。侧柏属于国家级保护植物,国家不允许乱伐。加之其生长期缓慢,一棵碗口粗的树至少值五六百元。‘护命山林’被砍伐,以前的种树成果全丢了,我们村又将面临山洪威胁,随时有被暴雨冲走的灭顶之灾。”宋玉昌气愤地说。

“更可气的是,法制日报社和山东电视台的记者前来采访后,那些人既不收敛也不改正,还变本加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又陆续到山上偷树,甚至想偷走村里存放的树木。没办法,我们只好把村里马路边存放的树木藏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日夜守护。”这次采访时,宋玉昌如此告诉记者。

 

林业局:必须砍树修路进行森林抚育

 

针对村民的诉求,去年6月28日上午,记者曾赶到宋家台村所在的社区居委会,但见社区大门紧锁,不见一名工作人员。记者又来到临朐县林业局采访。

林业局林政科的侯小林告诉记者,树木像庄稼一样,太密集了见不到阳光长不大,所以必须对树木进行森林抚育,把劣质的树木砍掉,让优质树木更好地成长。于是,县林业局为该村办理了抚育采伐证,让该村委托潍坊市一个有资质的公司对南流山进行森林抚育。为了便于把抚育下来的树木运输出去,必须在山上开辟一条道路。但是,由于南流山林场属于村集体、嵩山林场和村民三方所有,村集体与嵩山林场发生边界产权争议,林业局就把采伐证收回了。

“边界由政府或国土部门界定,林业局无权界定,所以纠纷没解决前这个证不可能给他们。”侯小林称。

 

专家:管理利益要服从安全利益

 

去年10月,宋家台村的村民又跟记者反映,事件发生后,县林业局查明,嵩山林场在未办理并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共砍伐林木几百株和部分幼苗,共计6.353立方米。根据森林法相关规定,临朐县森林公安局于当年7月11日责令该林场补种滥伐林木株树5倍的树木,并处滥伐林木价值3倍的罚款共9864元。记者也从临朐县森林公安局证实了此事。

“关乎我们村子生存的‘护命山林’被毁事件就这么草草收兵、不了了之了?法律规定毁坏林木超过10立方米即可判刑,近千棵成材林和无数幼苗累计仅有区区的6.353立方米?森林公安局处罚是否过轻?为何没有对村干部进行任何处分?以后万一山洪暴发怎么办?被毁掉的树木谁来补种?谁给我们老百姓做主?我们强烈要求将砍伐者、指挥者、监管者绳之以法,恢复种植我们的山林。”宋执田老人欲哭无泪。

这边,村民称为了保全村庄和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不得不密植山林;那边,林业部门称为了提高林木质量不得不毁掉部分林木开辟山路。道理和真相到底在哪一边?

记者打开百度百科,其对“森林抚育”是这样定义的:森林抚育又称林分抚育,是指从造林起到成熟龄以前的森林培育过程中,为保证幼林成活,促进林木生长,改善林木组成和品质及提高森林生产率所采取的各项措施。包括除草、松土、间作、施肥、灌溉、排水、去藤、修枝、抚育采伐、栽植下木等工作。

“这些树都碗口粗了,树龄都40多年了,早已经达到成熟龄的要求,还需要多此一举进行森林抚育吗?再说了,同为五井镇的泉头村在进行森林抚育时,砍伐下来的低矮树木都由人工扛下山,并没有修路,这样既促进了林木发育,又不伤山体植被,宋家台村的森林抚育为什么不采取这种办法呢?”青岛科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王金堂也认为,在管理利益和安全利益出现冲突的情况下,管理利益肯定要服从安全利益。

“护命山林”被砍事件何时真正画上句号?宋家台村民何时不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法治周末》将继续关注。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