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时评 >
日本灾后重建“软硬”结合
2017-03-14 22:27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黄祥云 来源:法治周末

1.jpg

2017年3月11日,日本大地震6周年,日本宫古市民众悼念遇难者。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黄祥云

2017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近海大地震发生6周年,日本政府、媒体、企业和普通老百姓在各地以多种形式的活动来追思悼念。

6年前,即2011年3月11日当地时间下午2时46分,日本东北部近海发生9级特大地震,随即发生特大海啸、进而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反应堆爆炸事故。三重灾害接踵而至,不仅残忍夺去了人命、摧毁了城镇,还造成严重的核污染。时任日本首相的菅直人,直呼这场三合一的大灾难为“日本战后最大的危机”。

 

全方位追思大地震6周年

 

今年3月11日,日本政府在东京国立剧场举行“东日本大地震追悼仪式”,地震遇难者家属、首相安倍晋三和多名政府人士,皇家也派出文仁王子伉俪首次代表日皇明仁和王后美智子出席,为痛失亲朋的遇难者哀悼祈祷、给受灾群众送去慰问。

互联网巨头雅虎组织了《3·11支援计划》,从互联网的虚拟空间和现实社会两方着手,以实际行动履行了社会职责。该公司推出“Search for 3·11”服务,网络用户只要在该网站用“3·11”检索资料,该公司将为每次检索向支援重建的团体支付10日元。

此外,该公司还在位于银座的索尼大楼外墙上,悬挂了高达28.5米的看板、在16.7米的位置以红线标示当日的海啸高度,希望“在互联网之外”,通过感性接触“尽量让更多的人提高防灾意识”。

神奈川县座间市出生的68岁摄影师小林惠,举办摄影展《风景色·福岛日记》,向人们展示了他多次前往福岛灾区,持续110个日夜辛苦记录的灾区风貌。

日本放送协会NHK大地震6周年特别专题《携手明天》,在3月11日、12日连续播放《重温“那天”的记忆、灾区与全国的联结》《那天的记忆记心底走向2020和未来》,重温了残酷的灾难现场、跟踪报道了灾后被疏散至各地的核污染避难者的生活,组织了原籍灾区的奥运会选手传播了他们化悲愤为动力、为了2020年和未来拼搏的精神。

在鼓励重建的节目之外,NHK还推出了《东日本大震灾证言记录》《复兴支援》等节目、并在网上开设了《防灾特辑》普及防灾知识。

《产经新闻》发出“东日本大震灾已6年,仍有2553名失踪者,下午2时46分、为遇难者祈祷”的推文,提醒大家灾难后遗症迁延至今、尚未痊愈。

《朝日新闻》关于大地震的网上特辑,吉川慧报道了《难言“重建完成”,东日本大震灾第6年、今天的气仙沼城镇》,以多幅气仙沼灾区的重建照片,向人们展示了除去瓦砾后整洁了不少、但空无一人的街道,还有尚未来得及清理的学校实景。

 

学校的重建工作基本完成

 

媒体更多地报道了重建工作的困难之处和不足,相较之下,追悼仪式上的安倍首相总结的更为全面。

安倍在仪式上表示,虽然“今天仍有12万人避难各地、生活艰难”,但“每每视察灾区,都能亲身体会过去6年重建工作一直在扎实推进”,“基础设施的复原基本完成”、强调“福岛地区也在逐步撤除核放射隔离地区”,感到“重建复兴进入新阶段”,宣誓今后要加强重建工作,汲取教训、集结智慧,建设抵御灾害强国。

客观地说,作为仅地震烈度就排名世界第三的罕见大灾难,叠加特大海啸及其造成的二次灾害核污染,是著名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提出的典型的“风险社会”的产物,虽然在责任认定等相关问题上存在争议,说它是“天灾人祸”是没有疑问的,灾后重建课题多元复杂难度大,重建工作绝不会轻易完成。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日本在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重建工作,不仅包括生产生活在内的基础设施重建、包括工商农渔业在内的经济重建等“硬重建”,也包括消除谣言、抚慰人心、恢复个人和灾区信心的“软重建”。

“硬重建”方面,诚如安倍所言,取得了扎实的成绩的同时,有些工作仍需时间。例如,在受灾的日本东北三县之中,受灾后向国家申请国库补助的公立幼儿园、小学、初高中、中等职业学校、特别支援学校等3县共计1100所学校中的1074所重建工作完成,达到了重建任务的97.6%,可以说学校的重建工作基本完成。

由于涉及到土地所有权转让等情况,有些硬件建设仍需时间。受灾三县的防波堤重建工程的完工率为:岩手县(27.6%)、宫城县(24.8%)、福岛县(29.1%),均未达到30%。

“软重建”方面,根据NHK对受灾群众进行的灾民意识抽样调查,现今仍住在临时救灾住宅中的灾民,对民房重建信心不足、承受着高度精神压力、感受到重建工作迟缓。

具体而言,出于“高龄”(52.9%)、“缺乏资金”(47.8%)、“没有动力”(26.1%)等原因表示“恐怕没能力重建民宅”或“恐怕不会重建民宅”的受访者达到12%,另有15%的人明确表示“不打算重建民宅”。另外,调查显示,超过6成的灾民心理健康存在极大问题。

具体而言,总体上有61.2%的受访者表示身心受到地震的影响,心理压力方面体现在“经常无法入睡”(31.3%)、“变得抑郁”(32%)、“需要借助药物”(30.7%)、“血压升高”(25.1%)。

灾民们对灾区重建工作的评价,也可以从调查结果看出端倪。调查显示,对于重建工作的进展,有36.4%的受访者感到“比预想的要慢”、26.8%的人“对重建工作进展没有实际感受”、合计共有6成以上的民众感觉重建工作进度不如预期。

 

“软重建”仍需继续努力

 

从媒体报道等处观察,“软重建”方面存在不能忽视的所谓“风评被害(歧视灾区的人和物品)”问题。“风评被害”集中在福岛核污染问题上。具体来看,核反应堆爆炸后灾区成为高核辐射污染禁区,公众处于对核辐射危害性的恐惧,形成了对来自疏散至各地灾民的排挤和歧视、以及日本各地对来自灾区(不分污染区和非污染区)的农渔业产品的不信任。

举例而言,日本当局对包括核辐射在内的受灾地区出产的农渔产品进行辐射水平的严格检查、只有通过检查、没有有害物质的无害产品才能进入市场流通。

但是,根据有关调查数据,尽管已经过了6年,日本政府也开展各种形式的消除偏见宣传活动,就算在日本国内,仍然只有44%的人愿意购买福岛县农产品,32.1%的人愿意购买福岛县产的水产品。此外,围绕日本核电的存废问题、在日本也引起极大争论,各派争执尚无定论。

上述种种事实提醒人们,东日本大地震的重建工作任重道远。“硬重建”大部分已完成、少数仍需时间,“软重建”任务繁重、仍需继续努力。“硬重建”的困难在于土地制度等问题,“软重建”则不仅取决于“硬重建”、还取决于有关核辐射污染的知识普及。

只有解决了“软重建”的问题,让灾民身心得到恢复、社会对灾区重建信心,“硬重建”才能将筑巢“引凤”、地区经济才真正得以重建并进入正向循环。唯有如此,才能肯定地说,灾区重建完成了。

一般而言,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日本社会因其所处地理环境和传统人文精神、民族特性,在防灾减灾、应对灾难方面是非常领先的,这也得到公认。时光倒回6年前的3月11日,遭遇这场三重特大灾难叠加伤害后,普通日本市民有条不紊、社会井然有序,一时震惊世界、广受赞誉。

时至今日,当局现在仍在寻找受灾失踪者的线索,并在每个月进行公布。官方最新数据显示,这场灾难造成一万五千多人死亡、超过2500人失踪,12.3万人被迫疏散至各地避难。

客观地说,面对重大灾难、尤其是面对被公认为是人祸的核污染在内的这次地震、海啸、核污染的三重重击,日本人民所体现出的应对水平是值得肯定的。这已在灾难发生后被世界各国媒体的报道所证实。

然而,在这样历经自然灾难、防灾减灾水平极高的日本,何以造成如此的人祸?这是值得全人类一起思考的问题。

笔者认为,作为人类文明不断发展的产物,“风险社会”中的风险只会越来越多。灾难一旦发生,在人类尚难掌控的“蝴蝶效应”之外,更应该未雨绸缪,谦虚检讨各种已知和可能的“风险连锁机制”,不高估人类自己的力量敬畏大自然、不放弃人类的努力全力以赴。

日本大地震,大自然之祸、风险社会之祸;日本大地震,不仅是日本应当面对的灾难、也是全人类应当面对的灾难。让人类携手同心,走向未来。

(作者系亚洲联合大学院机构研究员,日本早稻田大学博士候选人)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