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阅读 >
非法之徒的“正义”
2017-03-14 21:35 作者:思郁 来源:法治周末


1.jpg

电影《赴汤蹈火》海报。 资料图

思郁

果然不出意外,尽管《赴汤蹈火》有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剪辑4项提名,但在第89届奥斯卡的获奖名单中,这样的影片很难有斩获。好莱坞是个造梦机器,平时最为看重的是那些用尽力气追逐梦想的电影,这就是《爱乐之城》最大的胜算。

而且好莱坞最注重政治正确,今年的最佳男配角,大多数人都会属心《月光男孩》的黑人影星,至于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剪辑,也并未多大的把握。但是,在众多好看的影片中,笔者独独中意这一部《赴汤蹈火》,大概是别人看到梦想的地方,笔者总想看到梦想之下的巨大阴影,别人看到了理想,笔者却更倾向于千疮百孔的现实。

 

贫穷就像一种疾病

 

《赴汤蹈火》与传统的西部片有很大的不同。就如同我们看到西部片就仿佛看到了浪迹天涯的剑客、劫富济贫的独行侠一样,传统的西部片类似于我们的武侠片,它们的存在是一种英雄主义的彰显,但却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英雄主义,与现实无关。

《赴汤蹈火》中没有仗剑行天涯的侠客,只有走投无路的兄弟劫匪。他们孤注一掷,只为了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些尊严和资本。这部影片中有着让人无法忘怀的台词,直指美国居民生态现实的核心。

结尾处,已经退休的老骑警马库斯(杰夫·布里吉斯饰演)在农场找到了抢银行的劫匪托比·霍华德(克里斯·派恩饰演),两人剑拔弩张之间的对话绝对可以算是今年的最佳场面之一。马库斯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一个从未作奸犯科的人会策划一系列抢银行的行动,导致他哥哥坦普·霍华德(本·福斯特饰演)死亡,还有4条警察的人命在身?这一切难道就是为了4万美元吗?这一切值得吗?

托比回答说:“我穷了一辈子,我父母穷,祖父母也穷。这就像个遗传病,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变成了传染病,传染给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但是我的儿子,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也不可以了。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这个片段让人联想到根据美国作家约翰·斯坦贝克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愤怒的葡萄》的结尾。只不过那部电影的背景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而《赴汤蹈火》把我们的目光聚焦在现在的美国德州,同样的经济大萧条在上演。

影片的主人公是两名抢劫银行的劫匪。哥哥坦普十年前枪杀了家暴的父亲,蹲了十年监狱,刚刚出狱。弟弟托比失业在家,离异,两个孩子跟着前妻,他有一大笔赡养费还没有付清,母亲又刚刚病逝,唯一的农场也让母亲抵押给了银行。这大概就是兄弟俩抢劫的明显动机。

但是影片从开始的第一个长镜头就暗示了,这两个劫匪的动机很可能是模糊的。影片第一个镜头中呈现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比如,银行外部墙面上的抗议标语:“曾在伊拉克驻军三次,没有得到任何经济援助!”随后镜头扫过银行周围的环境,都是破败的房屋,无人居住的小镇,空旷的街区,最后是德州米兰德银行的标志。

第一个长镜头的结尾,兄弟俩尾随早晨上班的银行女职员进入了银行开始了抢劫。这个镜头中包含了无数个现实问题:美国梦如何实现、美国的金融危机、伊拉克战争和后遗症、南方经济的破败等。

 

抢劫的“正义”

 

我们能注意到这次的抢劫与其他影片中的大劫案有很大的不同。兄弟俩很显然是第一次抢劫,银行女职员根本没有保险柜的钥匙,只能等银行的老板上班之后才能拿到钥匙打开保险柜。另外一点,兄弟俩抢劫的时候,不要百元钞票,只要柜台上小额面值的钞票,而且数额很小。

抢劫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也能看出兄弟俩的不同性格,哥哥坦普出手伤人毫不手软,鲁莽、粗野,出手较狠;弟弟托比只想抢劫,并不想伤人,明显没有经验。他们进入第二家银行时,柜台处,正好有个老牛仔正在办理业务,身上也带了枪,弟弟只是把牛仔的枪拿出来,放在了一旁。这个片段的处理很有几分笨拙的喜感,稍后就看到发怒的老牛仔拿出枪就跟了出去,朝着飞奔而去的汽车开了两枪。

这大概就是德州本地的强悍民风,人人随身带枪,出言稍有不逊,就可能发生枪战。这个片段跟后半部分的抢劫形成了强烈的呼应,也间接导致了坦普的死亡。他们最后一次选择失策,原来都是小打小闹,小镇上的小银行,抢劫的也都是几千美元,并无多大损失,也没有什么人员伤亡;最后一次抢劫时,他们选择了一间市区的大银行,银行内办理业务的大批牛仔都带着枪,他们开车追逐劫匪,开枪还击,让兄弟俩走上了绝路。

抢劫绝非是这部影片的核心。而为何抢劫才是真正的反转。随着兄弟俩抢劫计划的进行,他们的真正目的也浮出水面。母亲去世前,已经将唯一的农场申请了反向贷款来维持晚年的生活。反向抵押贷款是特别为60岁以上老人设计的方案,让他们得以抵押自己的房产获得生活资金而到死前都不用担心还款问题,然而不清不楚的条款常让继承者有受骗上当的疑问。而在这个农场底部发现了大量的石油可以开采,银行早就想通过这种方式抵押农场,从而将其变成自己的财产,说白了,这是一场彻底的阴谋,是一场利用贷款诱惑人们上当的抢劫行为。

兄弟俩抢劫银行,只不过是为了偿还抵押农场的贷款,目的是为了收回农场的所有权,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一份遗产——所以他们只需要4万美元。他们只抢劫小银行和小面额的钞票,方便在印第安人的赌场内洗钱,然后可以交给银行,偿还贷款。说起来有些反讽,他们用抢劫银行的钱来偿还银行的债务,可谓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银行正是通过欺诈式的贷款行为来掠夺他们的农场。他们只不过用同样的方式还击而已。

 

美国梦的反讽

 

4万,这个数字的重要性在影片中一再体现出来,多出了4万美元就是贪婪,少了4万美元不够偿还银行。所以不多不少,只要4万美元。兄弟俩的行为也博取了人们很大的同情,他们只不过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多余的东西根本不想要。

随着他们一路抢劫,我们得以领略这边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乎每个人的生活都变得日益艰难,餐厅的女招待,需要跟顾客套近乎才能拿到小费,付房租养育自己的女儿;土著印第安人带着大批的牛群无处可去,无家可归。骑警马库斯和他的印第安人拍档去餐厅吃饭,遇到一位六七十岁的女招待——她说在这家餐厅工作了40多年了,但是依然如此,无法退休,要不然无法生活。可想而知这位老招待的火气有多大,这个片段的对话也是影片中最为有趣的地方之一。

影片中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片段,值得我们深思。比如,马库斯总是开印第安人的玩笑,这是影片中很多政治不正确的笑料。他的拍档总是对他的玩笑一笑了之,并不在意。但是,当他们坐在银行对面的街道上守株待兔时,他的印第安人拍档对他的种族式的玩笑说出了这样的话:“一百多年前,这片土地上曾是我祖先的领地,然后,你们的祖辈出现了,抢夺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现在,轮到你们的东西被抢了,区别在于,不是被军队,而是被那些混蛋。”他随手指了指对面街道上的米兰德银行。这大概就是这部电影的魅力所在,集结了各种政治正确和不正确,但是在不正确的时刻,我们总能发现令人深思的东西。

很多人习惯上将这部电影看作是《大空头》的续篇,华尔街的精英们虽然没有出现在德州的土地上,但是他们的行为却像蝴蝶效应一样,让德州的这片土地也变成了大银行家口袋中的玩物,剩下的只有那些丧失自己的地产和田产,无家可归的穷人。

当穷人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渴望正义,而这只能通过一些非法手段才能实现。我们无法衡量这种正义的实现方式是否合法,但是从人性的基本道义上而言,我们对这样的行为有着深深的同情和理解。这就是为何,影片最后,马库斯就算知道了托比是银行的劫匪,他也没有拔枪。他最后的疑惑在于,他一直维护的正义和体制,是否已经腐朽不堪,是否已经无法代表真正的正义。正义正在腐烂,被华尔街的金融风暴,被政治精英们的口号,被那些宏观经济指标和数字,摧毁得一塌糊涂。正义从不指向穷人,只会通过剥夺穷人的权利,实现大银行家的掠夺目标。

《赴汤蹈火》大概是最接近日常生活现实的一部影片,美国西部片中那种空旷而美丽的风景与现实中丧失土地和家园人们流浪的场景形成了强烈的反讽。而对于观众来说,观看《赴汤蹈火》的满足感就在于人物对于金融业的成功复仇:正义你可以夺走,我也可以抢回来。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