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遗嘱,不该被遗忘的嘱托
2017-03-14 21:1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在许多西方国家,遗嘱被称为家庭宪法,其地位由此可观。如今在中国,越来越多的老人选择接受通过设立遗嘱,来做好对于身后事的安排。然而,“谈死色变”的传统忌讳,让“家庭宪法”颇难推进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屋里安静得很,柜子上,老式时钟的滴答声却让王敬生心里愈发的乱。

老伴的离世打破了王敬生原本安逸的生活。时间如梭,他住在小儿子王利民家已经将近一年了。

一天,他托王利民打电话,把大儿子王利友和女儿王利莉叫到家中。

“我怕哪天突然不在了,身后的事交代不明白,我也无法安心闭眼。”王敬生将自己心中的盘算告知给三个儿女。没想到,这个盘算,却让王敬生成了儿女们心中不讲道理的父亲。

儿女们认为王敬生的财产分配不合理,兄妹三人因此一度吵得不可开交。

于是,王敬生考虑通过立遗嘱的形式,将自己的财产分配清楚,可却始终狠不下心,也无法迈过心里的那道坎儿。

 

“律师也无法代替我写遗嘱啊”

 

王敬生很清楚立遗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旦写得不好,不仅会让自己的夙愿无法达成,甚至会令儿女们走上法庭。

“可不立遗嘱,财产怎么分,孩子们的争吵会因此变本加厉。”王敬生思前想后,决定向律师了解一下立遗嘱的相关事宜。

按照王敬生的想法,他希望能将自己名下的财产多分给小儿子王利民一些,这会引来王利友和王利莉的不满。在他们看来,父亲本应该一碗水端平。

律师建议王敬生按照自己的心愿立遗嘱即可,但需要将遗嘱拿到公证处做公证,如此,遗嘱才会具有法律效力。

“律师能让我的遗嘱具有法律效力,但也无法代替我写遗嘱啊。”经过儿女们的几次争吵,王敬生愈发不知该如何处理自己的财产了,“活了一辈子,也没剩下什么,没想到临老了,还要为这不多的财产而心力交瘁。”

王敬生名下有房子4套,都是拆迁所得,面积不大,还有存款10余万元。恰巧,王敬生共有孙子、孙女以及外孙4人,他便希望将4套房子分给4个隔辈人。

小儿子王利民有一儿一女,因此能够得到两套房。哥哥王利友和姐姐王利莉便希望他能将多给小儿子的那套房子折成现金,分给二人。也因此起了争执。

王利民的两个孩子还在读书,王敬生希望自己的存款一部分用来办理后事,剩下的钱留给两个孩子读书用。这又引发了王利友和王利莉的不满,兄妹二人直呼老人家偏心。

王敬生却有着自己的道理。“相较于利民,利友和利莉的日子过得更加富裕一些,也正是如此,我想拉利民一把。”

然而,3个儿女争吵得很厉害,王利友甚至主张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这让王敬生心里很难受,同时也觉得对不起儿子王利友和女儿王利莉。

“心里的这份愧疚越久越浓,久而久之,这份遗嘱就不知从何写起了,更不知写好了遗嘱会带来怎样的问题。”王敬生无奈地叹息道。

但是,在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看来,遗嘱是“不给家人留麻烦,不给自己留遗憾”。

“遗嘱不仅仅是一份法律文件,更是一种爱心和责任感的表达。所以,香港把遗嘱称为‘平安纸’,而我们愿意把它称为‘幸福留言’。”陈凯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立遗嘱并不忌讳

 

近日,一则“90后姑娘立遗嘱”的消息吸引了众人眼球。据媒体报道,这位姑娘并不觉得立遗嘱有所忌讳且认为生活随时有意外。她表示,万一遇到什么不测,便将父母出资购买的婚房留给父母继承。

然而,对待遗嘱,并非所有人都能够像这位90后女孩一样。相反,现实生活中发生过不少因老人生前未立遗嘱、突然离世后,家人为争财产而头破血流的案例。

“老赵的5个孩子现在吵得不成样子。”老赵是王敬生的邻居,因心脏病突然离世,5个儿女因为房子和钱财闹得不可开交,再加上需要赡养一位“糊涂到管不了任何事”的母亲,老赵家里鸡犬不宁。

王敬生透露,在老赵活着的时候,他曾向老赵说过自己想立遗嘱的打算。不仅如此,他曾劝老赵,“您那几个儿女都不是省油的灯,趁早咱老哥儿两个一起立遗嘱”。

老赵对此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的身体没问题,不需要立遗嘱,何必去犯忌讳呢?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老赵的突然离世,让原本还算和睦的家庭变得四分五裂。

在陈凯看来,立遗嘱有4个主要功能:第一是财产清单功能,一旦发生意外,如果没有一份可以生前保密、身后传承的遗嘱,可能导致财产下落不明,最终家人无法获得;第二是定纷止争功能,也就是消除纠纷隐患,降低继承人之间产生纠纷的可能性;第三是保护财产功能;第四是简化手续功能,一份专业权威的遗嘱能说清家庭关系和财产来源,减少子女将来继承财产的麻烦手续。

正是看过了老赵家的“风云突变”,王敬生决定立遗嘱势在必行。

“闹到最后,亲情都消磨殆尽了,还有什么忌讳可言。”王敬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听说不少老人怕晦气,没在生前把财产的问题处理清楚。一旦生变,家人对簿公堂、反目成仇。

 

家庭宪法

 

如今,人们对“死亡”这个话题不再那么忌讳,从“谈死色变”到坦然面对生死,是一种观念的进步,更是社会意识的一种觉醒。

“活了八十多岁,要是还放不下死亡,那真的是‘老糊涂了’。”虽是如此,可王敬生还是放不下他的儿女们,手心手背都是肉,怎能轻易做决定。

律师告诉王敬生,遗嘱继承优先于法定继承。如果王敬生不立遗嘱,那法定继承的结果绝不会是王敬生所希望的样子。

对此,陈凯表示,遗嘱的核心不仅仅是专业问题,更是通过一个完善的流程,真正打消继承人之间存在的猜疑,才能从根本上杜绝纠纷。

对于西方人来说,立遗嘱再普通不过了。

“西方把遗嘱称为家庭宪法。”陈凯接着补充道,一个国家没有宪法就不是一个现代国家,一个家庭没有遗嘱就不是现代家庭,可以预测,未来遗嘱将在家庭建设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至于我国和西方在对待遗嘱问题的差异为何如此之大,陈凯认为,表面的原因是传统观念作祟,但其实深层次的原因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问题。

他表示,中国传统文化也把“考善终”作为“五福临门”里面的五福之一。忌讳遗嘱的人往往是因为忌讳死亡,而忌讳死亡的原因是拒绝理性面对人生的终极哲学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正视财富与人生的关系,是这一哲学命题的具体体现。

“说实话,对于死亡,我也忌讳。”王敬生的语气很平淡。

看过这么多的家庭风波之后,他意识到,活着的时候为了不看到儿女相争,尽量不提及遗产分配问题,如若一旦提及,势必会影响子女们履行赡养义务的积极性。

然而,他最终还是决定选择立遗嘱的方式对自己离世后的财产进行分配,“这样,我死前舒心,死后放心,一举两得”。

老人面无表情,提着似乎万斤重的笔,在纸上写下了“利友、利民、利莉……”半小时后,老人家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笔,将这份白纸黑字收了起来。

(应采访者要求,王敬生、王利民、王利友、王利莉为化名)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