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分享通信集团陷“亿元欠款风波”
2017-03-07 22:13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文丽娟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原题:分享通信集团陷“亿元欠款风波”

   蒋志祥:小股东欺负大股东的一场“闹剧”

 

不是没钱进来,虽然已融了2个亿,但二股东一直不出面签字,这些钱无法进入公司账户。只要二股东同意第三方增资扩股的方案,欠款问题就能解决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文丽娟

在持续关机两天后,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享通信)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蒋志祥于36日晚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的专访。

“近千万用户面临着被停机的风险,公司内部和上下游产业链的员工面临着工资受影响的危机,二股东只要一天不露面这些问题都无法解决。”自111日起,蒋志祥便试图将分享通信面临的困境告知二股东贾树森并寻求解决方法,但截至记者发稿,贾树森仍对蒋志祥避而不见。

这场因为股权纷争导致的欠款风波,让蒋志祥焦头烂额,也将分享通信推向风口浪尖。

31日,一位自称是分享通信北京分公司内部员工的人士称,“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欠中国联通8000万元”,此事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但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事情并非简单的欠款,其背后涉及到分享通信大股东和二股东之间的股权纷争。

蒋志祥接受法治周末记者专访时称,目前欠款的实际数额为1.64亿元,涉及三大运营商,但分享通信并非没钱还,已经融资2亿元,但因二股东贾树森不露面、不配合,导致钱不能到账,无法偿还欠款。

“公司目前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只要二股东同意增资扩股的方案,一切就迎刃而解了。”蒋志祥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1.64亿元欠款

 

2014年,分享通信正式发布虚拟运营商品牌“分享通信”,并先后获得三大基础运营商的通信转售业务。蒋志祥介绍,目前分享通信在全国已有1000多万用户。

电信分析师曾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所谓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是指虚拟运营商从拥有移动网络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如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购买移动通信服务,重新包装成自有品牌,销售给最终用户的移动通信服务。

随着分享通信员工自曝公司欠款8000万元一事的持续发酵,分享通信欠款传闻愈演愈烈。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分享通信的注册资本为5598.32万元,蒋志祥持股比例为51%,北京天润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润伟业)持股比例为49%。其中,天润伟业的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股东只有贾树森一人。

35日晚,法治周末记者从分享通信内部知情人士处获得一份蒋志祥在113日发给分享通信集团股东——天润伟业的一份《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以下简称《告知函》)

通过这份《告知函》,记者统计出了目前分享通信所有的欠款明细。

分享通信对外欠款需支付约1.64亿元。其中,制卡结算款1500万元;三大运营商欠款1.3亿元(含保函);河南合伙人清退款700多万元;李振华个人借款200万元;员工工资约1000万元。

《告知函》提到,如果2017120日前未能支付三大运营商结算款,将直接导致移动转售业务正式牌照不予获得,公司将变得毫无价值;分享通信会面临“特许合伙人”共同挤兑,引发严重的债务危机;如不能按时发放工资,将引发内部员工罢工及提起集体劳动仲裁;公司随时有可能倒闭破产,使全部股东的投资血本无归。

鉴于上述情况,分享通信提出增资扩股方案。

第一,引进“特许合伙人”总资金2亿元占分享通信40%股权,分两家“特许合伙人”公司每家投资1亿元,分别占20%股权并参与集团公司决策;第二,引进一家“特许合伙人”公司资金1亿元占集团公司20%股权并参与集团公司决策,现股东天润伟业以借款形式贷给集团公司1亿元,贷款按年化收益10%计算;第三,现股东蒋志祥与天润伟业分别向集团公司同比例增资1亿元,股东天润伟业先增资1亿元暂可占集团公司60%股权,待股东蒋志祥在一年以内增资1亿元后保持现有股权结构不变(蒋志祥51%,天润49%),其间股东蒋志祥主导集团公司决策权与经营权并拥有一票否决权;第四,公司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

蒋志祥对法治周末记者称,压力非常大,一旦无法交清三大运营商的欠款,近千万用户将面临停机风险。

“已经向天润伟业两次发出《告知函》,因为增资扩股意见不同,二股东贾树森已失联两个月有余,导致融资的事情搁浅,也没法还上欠款。”蒋志祥说道。

 

股权之争

 

蒋志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已于226日,委托律师向天润伟业及贾树森发出律师函,要求其参加分享通信的股东大会,共同协商目前面临的困难。

“但贾树森一直没有露面。”蒋志祥表示自己有点“搞不懂”。

据蒋志祥介绍,贾树森增资的金额从来没有定数,从最先想要投资2个亿,到后来欲投资1个亿,最后认为投5000万元,公司也能渡过难关。

而导致双方矛盾最关键的,是贾树森曾提出要“先做完股权变更,再打款”,蒋志祥否决了该提议,因为如果先变更股权,自己会从大股东变成小股东,那么融资款能否顺利到位便成了未知数。

对此,蒋志祥提出两种解决方案。一是先打款,后变更股权;二是先变更股权,后再打款,但要将5000万元增资款交由第三方资管代为管理,等股权变更完毕,再把5000万元打到公司账户。

但贾树森反对。从此,贾树森不再与蒋志祥谈论股权一事。

“这么多用户,如今公司都已经快死了,他(贾树森)为何还不能以公司利益为重?他是否有更大的计划,想用一些钱来吞并我吗?”说起二股东贾树森,蒋志祥有些激动,“一般是大股东欺负小股东,现在怎么反倒成小股东欺负大股东了。”

从去年8月份首次融资后至今,蒋志祥按照《告知函》增资扩股方案里“引进特许合伙人总资金2亿元占40%股权”,融资到2个亿,但投资人考虑到分享通信的股东纷争,要求二股东退出分享通信,否则不予投钱。

“我按照投资人的要求,给贾树森发律师函,要么他用1个亿,把我的51%股份买掉,要么我用1个亿将他的49%股份买掉。”蒋志祥告诉记者,“难道宁愿公司死掉,他也不要自己的1个亿?”

对于蒋志祥的疑问,法治周末记者尝试致电贾树森,但对方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贾树森的天润伟业一直与北京城建集团保持合作,后者是一家国有企业。

蒋志祥告诉记者,为了渡过这次欠款风波,他已经联合上下游合作伙伴借款给分享通信。

“不是没钱进来,虽然已融了2个亿,但二股东一直不出面签字,这些钱无法进入公司账户。只要二股东同意第三方增资扩股的方案,欠款问题就能解决。”蒋志祥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那么,欠款风波是否会影响分享通信获得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在37日下午分享通信举办的记者见面会上,蒋志祥称尚不能确定牌照是否能照常发放,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借款让公司继续运营。

 

信用“崩溃”的虚拟运营商行业

 

为何前两年风生水起的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如今会出现巨额亏损?

蒋志祥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前期基本处于“烧钱”状态,盈利少。“例如,消费者在公司买一张电话卡,公司会先送100元钱,将其发展为用户,但这100元钱,最后需公司补交,长此以往,外面没有多少盈利,里面需要填补开销,公司便出现了亏损。”

曾韬给出的解释则是,因为“批零倒挂”现象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他认为,这个问题也并非虚拟运营商或者移动通信转售经营企业能解决的,目前基础运营商甚至有意破坏行业规则,不但给虚拟运营商很高的批发价,而且基础运营商零售的各种套餐业务价格也大幅降价,这让本来走低价路线的虚拟运营商很难承受,利润自然难以产生。

而在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春晖看来,不仅是分享通信,国内的虚拟运营商普遍面临盈利困境。

他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虚拟运营商在最初发展阶段便没有进行良好的定性,不存在合规基础和技术基础。

王春晖介绍,所谓合规,是指强调可持续性安全,“虚拟运营商在最初起步时,大肆宣传其优势,虚火过旺,忽略了安全问题。”其次,虚拟运营商的技术基础不牢靠,虽然虚拟运营商和传统基础运营商的运营模式相同,但前者没有网络,也没有后者的运营经验,便以低价进入市场。“虚拟运营商的价格战把行业规则打破了,甚至出现免费赠送的情况,怎么能赚钱?最后只能寻求一种低成本经营。”

此外,虚拟运营商在入网时审查不严格。“这导致大量电信诈骗采用虚拟运营商的号码,让整个虚拟运营商的信用体系崩溃。”王春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要想恢复元气,只能从合规、信用这4个字入手,前提是信用,基础是合规。”

对于虚拟运营商未来的发展,王春晖认为,可能会有一些民营企业逐步退出该行业,“因此,对于政府部门来说,扶植和监管,两手都要硬,这个行业才能健康有序发展”。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