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泥沙俱下 美玉出山
2017-03-07 19:47 作者:张海龙 来源:法治周末


 

从前的采玉人严格按照季节作业,会尽量避开夏天河流的洪峰。可在今天这个争先恐后的时代,哪里还能按部就班

 

张海龙

太阳融化冰川,冰川成为河流,这才是真正的冰与火之歌。

新疆和田,从东到西分布36条大小河流,全都源出昆仑山与喀喇昆仑山。

海拔4000米的雪线之上,出产寒冰般的昆仑美玉,那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仅造化艰难,求之亦极为艰难。

玉龙喀什河、喀拉喀什河双流汇成和田河,向北注入塔里木河。这条河里流淌的不只是河水,还将珍贵的玉石从昆仑山上裹挟而下。玉中极品和田籽料,就是经过和田河水亿万年的冲刷浑然天成。

“洪水咆哮,玉儿快来。哪里有浪花,哪里就有美玉。”

这是在新疆和田流传了几千年的《采玉歌》,其实也是人们对河流的赞美诗。玉是通灵宝物,它知晓人类求之艰难,便借河流之力来到人间。和田绿洲有两条大河,一为玉龙喀什河,河中产白玉;一为喀拉喀什河,河中产墨玉。

每年夏季,气温升高,冰雪融化,河水暴涨,昆仑山上的原生玉矿经风化剥蚀后,碎块由洪水翻卷而下,玉石就堆积散落在河滩和河床中。到秋季时,河水渐退,水落石出,气温适宜,便成为人们捞玉的最好时节。成群的采玉人手挽着手,一边唱着自编的采玉歌,一边在河中踏玉。

整个昆仑山,东西横亘2500公里,那是中国人传说中的众神栖落之地,几乎不可能被穷尽。五千年过去了,人们仍旧在山下踏河踩玉,试图以此实现自己小小的尘世梦想。

每年9月至次年5月,玉龙喀什河里,采玉人都会如水草般生长在这里。河里的玉石越来越少,采玉人只有把更多时间都耗费在这条河里,希望撞上难得的好运气。

采玉人热杰甫不知道喀拉喀什就是墨玉、而玉龙喀什就是白玉的意思。可是他却知道,哪里泛起白浪花,哪里就会有美玉显现。如今,采玉歌对于热杰甫已经成为传说,玉越来越少,人越来越多。玉龙喀什河从来不言,它养育着两岸的居民,竭尽所能满足着人们的欲望和贪念。

在热杰甫的记忆中,一个月两个月找不到玉的事情时有发生。一切都只能赌运气。最长的一次,他就接连6个月一块玉都没找到过。

每年夏天,雪山融水形成的洪流过后,这里就会奇迹般地显现出一条东接昆仑山的干涸河道。几千年来,被洪水从山上冲下的和田美玉就沉积在河床附近,吸引着无数人来到这个地方。最近几年,超过十万人蜂拥到这里疯狂挖掘,而玉价也在短短十年间暴涨万倍,被人称之为“疯狂的石头”。

比起那些带着现代化机械设备作业的职业采玉人,热杰甫对玉石的渴望只能更多寄托于上天的恩赐。对这个老实木讷的农民而言,洪水既能带来财富,也会带来灭顶之灾。从前的采玉人严格按照季节作业,会尽量避开夏天河流的洪峰。可在今天这个争先恐后的时代,哪里还能按部就班?

洪水刚刚消退。一大早,挖玉人都涌进河床,占据一切可能有玉的地方。

在沙漠戈壁当中,洪水并不是件坏事,而是年复一年对绿洲的补充。热杰甫期望这次洪水也能给他带来好运,他相信这条河里有奇迹。或许是心诚则灵的效果,他在那天挖到了4块玉石,差不多价值一万块钱。在此之前,他有整整3个月的劳作一无所获。

靠采玉讨生活,是祖上传下来的老营生,热杰甫心里清楚这一行现在越来越难做了。玉越来越少,人越来越多,规矩越来越乱。这次挖玉的钱,热杰甫已经计划好了,除去基本生活开支,全部用于孩子的学费,让孩子好好上个大学。他不希望儿子再靠着这条河流天天凭运气生活。

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玉石开采量只有几万吨,而这其中有将近三分之二的量是近十年才被开采出来的。如今的和田,一个月的玉石开采量就已经远远超过人类几个世纪开采量的总和。

李虎山,甘肃人,19岁就来到和田,整整十年,他在这里了实现关于玉石的梦想。

这里是玉的缘起,更是玉石文化的源头。人们对玉石的喜欢就是最大的生意。李虎山不采玉,他学习雕玉技术。玉和人讲缘分,只有经过人的手工与心灵双重加工过,玉才能真正“成器”。每个星期天,李虎山都要到位于河岸的玉石巴扎,这里是中国最大的和田玉交易市场。一块上好的玉石,早上在这里出现,晚上就可以直接到达上海、北京的买家手中。李虎山是中国最年轻的玉雕大师之一,他掌握着玉石雕刻“金银错”的绝技,在和田十年的琢玉生活,让他连续三次获得中国玉石雕刻最高奖项“天工奖”。这也让他成为和田玉石巴扎最受欢迎的人。

从科学角度来看,作为硅酸盐物质的玉石并没有实际用途,它几乎和任何岩石砂石没有区别。但其晶莹剔透、温润高雅的气质让它成了几千年来中国最受欢迎的宝贝。它再也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了,但它终究还是一块石头。

由于过度采挖,以“墨玉”命名的地方,已经没有一块真正的墨玉。无论是河水里的籽料,还是大山深处的山料,寻找美的历程从来都无比艰难。

取玉之难,越三江五湖,至昆仑之山,千人往,百人返,百人往,十人至。

泥沙俱下,鱼龙泥杂。塔里木河不停地留,顽石与美玉同在,世道与人心共存。

和田虽然是玉的产地,却并没有用玉的传统,也没有崇玉的文化,而玉却在远离它家乡的地方被神圣化和崇高化。玉石下山,玉石出河,穿州过府,超凡入圣,其实又开始了一种新的流动。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