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豆争”三国杀蓄势待发
2017-02-28 20:50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辛颖 来源:法治周末

 777.png
资料图。

 

原题:取消外资准入限制

“豆争”三国杀蓄势待发

 

现在取消外资准入限制,更多的可以理解为一种信号,政策放宽,产业竞争将会加剧,企业之间的融合、吞并、厮杀将会更加激烈

 

法治周末记者 辛颖

2017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取消油脂加工外资准入限制。这距离2008年国家发改委公布严格控制大豆油脂产能扩张,对油脂加工企业外商投资进行限制已经过去近九年。

目前,国内大豆压榨产业已经形成三足鼎立状态:以中粮、中储粮、九三为代表的的国有企业,以益海嘉里、邦吉、嘉吉、路易达孚为代表的外资企业,以及以渤海、汇福、植之元、中海为代表的的民营企业。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大豆压榨产业外资企业独揽40%的市场份额,而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分别占据23%37%的市场份额。

如今放开外资准入限制是否会在大豆压榨产业再掀波澜?

早在二十世纪初,中国在大豆市场的攻防战随着加入WTO而正式上演。以四大跨国粮商为代表的国际资本通过参股、控股、收购国内的食用油加工企业,或建立自己的食用油加工厂等方式,完成从大豆供应商向大豆压榨生产厂商角色的转变。

外资大豆压榨量市场占有率也从2000年的9%,迅速攀升至2007年的48%

然而面对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内资企业压榨能力与实际压榨量不断萎缩、大豆进口依存度过高、自主创新能力弱的情况,国家发改委在2008年发布《关于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外资加以限制。

“不过在那个时候该进来的、能进来的已经都进来了,如今已经占据大半江山。现在取消外资准入限制,更多的可以理解为一种信号,政策放宽,产业竞争将会加剧,企业之间的融合、吞并、厮杀将会更加激烈。”东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院长、国家大豆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江连洲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定价权争夺战

 

从限制到解禁,大豆压榨产业的政策变动始终与大豆加工产业链的发展息息相关。

生意社农产品分析师李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们始终没有限制大豆进口,如若在大豆压榨产业不加以限制,那么可能整个产业链都不掌控在自己手中。政策倾斜也正是为了避免出现完全丧失定价话语权的情况。”

“现在国有大型粮油企业的逐步发展起来,已经具备一定的实力。”李冰说道。

而这一变化从消费者最敏感的小包装油市场即可见一斑。

中国工程院院士傅廷栋认为,我国食用油自给率必须稳定在40%以上,才能确保我国在非常时期的基本生活供应,同时维护国际价格稳定。而行业统计数据显示,外资食用油品牌产品已占国内市场50%的份额。

根据中国食品2016年半年报,中粮旗下的食用油品牌福临门销量增长13%2016年,中纺集团整体并入中粮集团,业内人士表示主要就是由于两家企业在粮油业务板块存在重合,重组既符合中粮集团做“大粮商”的战略定位,也有国家保障粮食安全稳定的战略考量。

2016年,中储粮旗下的小包装油品牌金鼎升级新包装,从2012年开始进入小包装油市场的中储油也在这一市场不断加码。

“发改委对我们的想法是,进军小包装油市场,能够迅速调节价格。”中储粮油脂公司总经理刘建民曾公开表示。

而主打非转基因的九三豆油市场主要集中在东北、华北地区,李冰认为:“定位非转基因使得九三食用油的定价相对较高,而集中在东北市场发展起到节省运输等成本的效果。”

不过,益海嘉里旗下的金龙鱼品牌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始终难以撼动,也正如国际巨头在大豆压榨市场的地位一般。

江连洲指出:“对于定价话语权,目前,只有中粮、中储粮这样有大量国际贸易的企业能够参与其中,不过相对来说影响力还非常有限。然而市场竞争的加剧更需要企业自身的加强,以保证一定的市场自给率。”

 

民企或受最大冲击

 

虽然民营资本在大豆压榨产业所占的市场份额并不少,但却少有大型企业,更是难以同国际巨头、国企资本相抗衡。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取消外资准入限制冲击最大的将是民营企业。”

国际粮商邦吉公司CEO施罗德曾表示未来一两年里低效率产能可能会被淘汰,大豆压榨行业需要整合。

“无论从企业资本实力、技术支撑等各方面,民营资本都略逊一筹。在竞争加剧之后,民营资本市场必然最先遭到蚕食。”李冰指出。

2004年,中国大豆市场开放不久,在遭遇国际投资基金的疯狂打压后,中国中小型大豆加工企业和本土榨油企业不堪承受负荷,纷纷宣布破产,被外资低价兼并。公开资料显示,四大跨国粮商在中国2004年的大豆危机后,成功地控制了大豆85%的实际加工能力。

也有业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此次取消外资准入限制并不会有新的巨头搅局,国内市场趋于饱和,相对稳定,并不会出现短时间内的格局巨变。”

同样,在危机面前也潜藏着机遇。

今年214日,位于民营大豆压榨阵营第一位是山东渤海实业与路易达孚、青岛港集团在青岛签署框架性合作协议,三方计划共同投资,在董家口港兴建大型粮油加工基地。

李冰认为:“民营企业的发展需要资本与技术的支持,而外资企业更加看重已有的市场和渠道,所以优质的合作也能实现双赢的局面,冲击也会促进民营资本的格局优化。”

 

外资或降低成本

 

对于此次政策放开直接针对的外资企业,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一利好消息并不会有过多的影响。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司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布局基本已经完成,由于目前外资与国企、民营企业的合作增多,资本结构日趋复杂,已经难以单纯地划分阵营,此次取消准入限制不会引起较大的市场变动。“

其实,从2008年政策倾斜开始,外资在华增长放缓的效果较为明显。

2008年到2014年,中粮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国粮油大豆等油籽年压榨能力从486万吨飙升到1158万吨,油籽加工的分部资产总额从97.8亿港元猛增至297.6亿港元,增幅204%

而金龙鱼母公司丰益国际作为外资公司,从2008年到2014年在中国市场的固定资产从43.3亿美元增至70.1亿美元,增幅约62%,远低于中国粮油。

此次政策放开是否会为外资企业提供新的增长机遇?

李冰认为这一政策调整对短期内外资在华投资会有一定的刺激作用。

金龙鱼母公司丰益国际主席郭孔丰在220日公布季度财报时也表示:展望未来,中国最近解除油籽和谷物加工领域对外资的限制,将有利于我们的业务。

“由于并未有关于取消准入限制的具体条款,加之外资在国内市场的发展已经相对成熟,领先地位稳定,这一利好可能会使得他们在国内发展的管理成本相对降低,有利于其市场扩张。”江连洲说道。

 

改变格局关键仍在技术

 

随着经济的增长,中国百姓对餐饮食品的需求不断增加,油脂和蛋白的消费亦呈刚性增长。司伟认为,这个增长趋势还会持续十到二十年。

是否有人能抢占下一个先机改变目前的局面?

“我们曾经认为是外资的侵入使得大豆产业链面临威胁,然而近十年的市场经验告诉我们,归根结底问题在于我们的产业本身存在问题,供给不能满足需求、价格高于进口、产油量又偏低,在国际市场缺乏竞争力,对进口大豆的依赖难以支撑国内企业享有定价权。”司伟说道。

1996年起,我国由大豆净出口国转变为净进口国。2007年,大豆进口量高达3082万吨,比2000年的1042万吨增加1.95倍,年均增长16.7%。大豆进口依存度从2000年的48.1%,增至2007年的78.7%

2016年,我国大豆进口8391万吨,占中国市场大豆总量的85%以上,再创历史最高纪录。

江连洲介绍,多年来,70名左右国内一流的专家一直致力于大豆品种的技术突破,种植、育种、栽培,着重研究提高大豆单产,我们的单产明显低于美国、巴西和阿根廷。 然而这其中的影响因素非常复杂,难以一蹴而就。

“从最初我们也重视发展同美国一样的高油大豆,到发现没有有效的竞争力之后,近几年,国内的大豆种植已经转向高蛋白大豆,走差异化发展路线。”司伟说道。

实际上,在此次取消外资准入政策公布之前,各级政府就大豆产业的扶植政策相继出台。

20165月,农业部下发《农业部关于促进大豆生产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不能轻言放弃大豆,保持国内一定规模的大豆生产是必要的。”

“这一问题已经开始向其他粮食蔓延,以进口依赖度最高的大豆显现最为明显。政策的放宽有利于市场的自由竞争,或许会为消费者带来福利。但从长远的角度出发,保持大豆产业的自主性发展也尤为重要。”江连洲说道。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