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跨国整容新一族
2017-02-28 20:3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777.png
资料图。

 

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选择去到国外整容,目的地已不局限于最为人所熟知的韩国。然而跨国整容并不轻松。语言障碍、手术造成的身心压力、术后维权的困难,都是潜在的问题。风险挡不住需求,一路见涨的跨国整容群体背后,除却如何提高国内整容行业信任度、留住更多本土客户的行业反思,了解并思考年轻人的生存状态及其对改变容貌的愈发执著,或可成为一条理解时代的路径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我怕疼。”吕婉琪看着眼前的主刀医生,目光中透着害怕。身边的手术翻译看着她,轻轻地点了下头,随后向主刀医生转达了她的恐惧。

翻译的年龄和吕婉琪相仿,只身前来日本的吕婉琪将前者看成自己的精神支柱。“身边没有父母、朋友,害怕和孤独让我将所有希望都寄托于翻译。而她和我一样也是女生,我就感觉她能了解到我的想法。”

如今,吕婉琪刚刚度过自己的本命年,老辈人爱说的“本命年多灾多难”,让她选择了在本命年前完成了自己的“变美大业”。

至于为何要到日本整容,吕婉琪给出的答案很简单——“对国内的整容技术不放心”。

吕婉琪的父母一直对她整容这件事心存疑惑,父母的反对反而令叛逆的她更加下定了决心。在寻求了朋友的意见之后,吕婉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前往国外整容。

据吕婉琪了解,身边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整容行业混乱,而对日韩的整容技术相对信任。因此,不少国人赴日韩旅游,整容成为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20161229,在线旅行社携程旅游发布的《2016年在线医疗旅游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6年通过携程报名参加海外体检等医疗旅游人数是前一年的5倍,人均订单费用超过5万元。报告预计,2016年出境医疗旅游的中国游客将超过50万人次。

可吕婉琪的目的很明确,只为整容而漂洋过海。

 

用出国整容费刺激女儿留学

 

“就是为了更好看。”吕婉琪说道。她觉得自己的颜值一般,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所以,当看到好友王薇薇开了眼角、做了双眼皮、注射了玻尿酸之后,整容的“树苗”慢慢在她心里萌发。

说起王薇薇,吕婉琪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王薇薇的大学并非名校,家里人希望她可以毕业后出国读研究生。王薇薇的母亲告诉她,如果雅思成绩足以让她进入国外的好学校,就给她十万元经费用于整容。平时对学习并不上心的王薇薇,为此发愤图强,顺利通过雅思,大学还未毕业,就开始了她的整容之旅,断断续续一年有余。

“薇薇这一年的变化我都看在眼里,她变得更漂亮了。”在吕婉琪看来,整容能让自己变得更漂亮,这个理由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如今,双眼皮手术已经不再是新鲜事,一般情况下,术后眼睛会变大变漂亮,可也不乏意外的情况。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会有意外情况发生。

可吕婉琪坚信,纵然是意外,国外发生意外的概率也会相对较小一点,“即便是意外,我也得有个选择呀”。

“海外的高质量医疗服务是吸引中国消费者的主要原因。”《报告》中这样写到。而这也是吕婉琪最终下定决心的依据。

虽说心里下定决心“非整不可”,可毕竟需要进手术室,并且手术的“成果”会跟随她一辈子,吕婉琪心里还是不够踏实。

“整容会牵扯很多事情,比如家人是否允许、工作时间是否方便。”不仅如此,让她为难的是手术资金是否充足,“父母虽说反对,但会支持部分资金,其余的只能自力更生了。”

为了这次双眼皮手术,吕婉琪在出国前做了不少准备。这是她第一次独自走出国门。

确定去日本的时间后,吕婉琪提前申请了旅游签证。当资金、所需用品以及往返机票准备充分后,她又预订好整形医院和酒店。经过了一系列精心准备后,等待她的只剩下那一天的到来。

出发日是2015510。那一天,北京的雨让吕婉琪的心情更加忐忑不安。“不知东京的天气如何?”距离登机还有1个小时,她的心里有些怕了。

在吕婉琪看来,只身一人出国旅游都是难事,更何况是出国做整形手术。加之语言不通,即使从王薇薇那里了解过医院会提供专门的整容翻译,可她还是慌了。“医院的翻译万一靠不住怎么办?万一是医院设计的套路怎么办?”

吕婉琪在机场给王薇薇发了微信语音聊天,“微信没人接,我整个人就坐不住了,越想越害怕。”直到快登机时,她才收到王薇薇的回复“琪琪,怎么啦”,“我当时心想‘开弓没有回头箭’,下了飞机再回薇薇消息吧”。

经历了近3个半小时,吕婉琪终于抵达东京。在她的记忆里,应该是北京时间下午4点多。

 

无条件相信翻译

 

转天一早,吕婉琪便动身去了事先预约的整形医院。

“在去之前,我通过那家医院官网上的中文服务电话预约了医生。”现在想来,吕婉琪有些后怕,“好在医院推荐的翻译看起来比较实在,这让我舒了一口气。”

见过医生之后,她决定当天下午就进行手术。“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决定,从未如此独立过。”谈到当时的情形,她依旧心有余悸。

可是,这种自信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当时吕婉琪以为自己能应付在日本的所有事情。可谁知,一踏进手术室的大门,她就害怕了。

医生和护士的交谈,吕婉琪完全听不懂。语言的障碍令她彻底放下了对翻译的不信任。

“躺在手术台,心在发抖,陌生的环境让母语变得异常亲切。”当时的情形令吕婉琪过了许久依旧记忆犹新,“这或许就是当时我无条件相信翻译的原因,我别无他法。”

“翻译告诉我别怕,打了麻药之后不会感觉到疼。”

吕婉琪采用的是埋线式双眼皮,她所选医院的埋线式手术是按点收费的,“通常是一个眼睛分三个点,但是开前、后眼角都是单独计费”。在去日本之前,王薇薇曾建议吕婉琪开前眼角,因为这会令术后的双眼皮看起来更加自然。

手术大概持续了近3个小时,确实如翻译所说,全程没有疼痛,但吕婉琪的内心一直在害怕。

“当听见翻译告诉我‘手术很顺利’的时候,我心里的石头才终于落了地。”

可能是因为麻药的作用,术后的吕婉琪只能扶着墙行走,虽说还不是很清醒,可她的心里却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其实,做整容翻译这行挺不容易的。”吕婉琪感慨道,翻译需要全程陪同,不仅需要安抚客户的情绪,还要随时保持清醒,将医生的话转达给客户。

王薇薇选择前往韩国的医院做整容手术。“她也做了双眼皮、开眼角手术,鼻子、下巴还有嘴唇都是微整。”吕婉琪转述道,“薇薇的手术持续了5个小时之久,当从手术台上下来时,她的双腿都发软,意识也有一些不清晰。”

与吕婉琪不同,王薇薇的母亲一直守候在手术室外,在手术过程中,王薇薇的母亲都要时不时地活动一下、休息休息。而翻译全程都需要全神贯注,得不到分秒休息。

躺在手术床上的顾客就是这些翻译们的“上帝”。“像我这种手术全程都在紧张得一直说话的人简直就是翻译的梦魇吧。”吕婉琪说道。

 

去哪国整容费思量

 

回到酒店,吕婉琪和父母远程微信简短地汇报了几句,随后,她便立即拨通了王薇薇的语音。聊手术时的感受,二人说了近一小时。

为了王薇薇的整容手术,母女二人在韩国呆了近两周,算上手术费,总花费近9万元人民币。这是吕婉琪日本之行的3倍。

起初,王薇薇与父母担心韩国整容行业如网上所说的那样混乱,打算前往美国或者加拿大。表哥正好在加拿大留学,她便询问了表哥的意见。

表哥的反馈是,加拿大的整容行业并不是很发达,美国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我也询问了在英国读书的同学。她说有一次前往一家小诊所注射预防宫颈癌疫苗时,被护士建议注射去除法令纹的针剂,但她总感觉并不是很靠谱,就没有注射。”王薇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相比较欧美国家,赴日韩整容,从时间和消费上更容易让人接受。”

于是,距离最近的日本和韩国成为海外医疗旅游的首选,即使大多数中国年轻人的第一且唯一的外语是英语,而并不懂日语和韩语。

以韩国为例,《报告》预计2016年赴韩“医疗旅游”的中国人超过10万人次,在入境游客中占比超过30%排名第一。

反复权衡之后,王薇薇的母亲决定陪着孩子一起前往韩国,吕婉琪选择了日本。两国的语言和文字都给她们的整容之行带来不少烦恼。

就职于北京一家整形医院、不愿透露姓名的王大夫在整形修复科已经8年有余了,她认为:“很多人对国内的整容行业存有偏见,并且对韩国和日本的整容技术又盲目信任,因此有不少人选择去国外整容。”

王大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整容在中国的普及程度不及韩国和日本,想要所有的人能够接受整容手术是不现实的。

“让我父母从心底接受整容这件事就相当不现实。”吕婉琪很是无奈,“留给时间慢慢解决吧。”

王薇薇的观点很明确,整形手术出来的成果是会伴随一生的,要选择医院就要选最好的,钱并不是问题。最近,王薇薇对自己的脸又有些许不满意,她打算过段时间继续自己的“整容大业”。

在王薇薇看来,微整形并不算在整容之列,“只是往脸上注射几针玻尿酸、瘦脸针而已”。

对此,王大夫并不大同意。他认为,不管去哪个国家、哪家医院做整形手术,正规的整形机构、优秀的医生以及合法有效的医用药品及工具都是安全的前提,绝对不是部分人所简单认为的国外的整容优于国内。

 

回国后的烦恼

 

“我这是为了美丽而战斗。”吕婉琪的双眼皮笑起来很自然,可这术后的经历却不是很美丽。

在日本做完双眼皮、开眼角手术和眼部吸脂手术后的第三天,吕婉琪便回国了,回家之后最常做的事是照镜子,“当时心里就盼着能尽快消肿”。

最让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她的双眼开始疼痛。虽然医生说过,不同的人术后的反应是不一样的,可她依稀记得手术前翻译告知她并不会有太多痛感。

就这样,吕婉琪揣着怀疑和忐忑度过了大概一周时间,眼睛局部消肿了不少,透过镜子,她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双眼皮。

“当时就想,这一个周的疼痛终于得到了回报。”吕婉琪说,现在可以如此轻快地说出当时的经历,但那时真的是度日如年。

经历了蜕变之后,吕婉琪的双眼终于愈合了。最令她开心的是,身边的朋友和同事都说她变漂亮了,这让她想起王薇薇说的那句话,“眼睛可以改变一个人”。

吕婉琪随后自嘲道:“但改变眼睛的过程真的好难。”

然而,最让她无法释怀的,是身边人、甚至是陌生人异样的眼光,“父母的不理解是一时的,但一些偏见却是永恒的”。

不仅是吕婉琪,王薇薇也有相同的感受。整容后的王薇薇或多或少会听到其他人的闲言碎语,比如“她要是不整容不知得有多难看”“双眼皮真假”以及“花爹妈的钱整容有什么可显摆的”。

两个人也经常互相安慰:整容这件事本身并不是烦恼,也本不该有这么多的烦恼。

吕婉琪曾在地铁上看见一个刚做完双眼皮手术的姑娘,“她没有带墨镜,红肿的双眼看上去不是很漂亮”。

就在这位姑娘转头的刹那,吕婉琪偷瞄她的眼神被捕捉到,略微紧张的吕婉琪下意识地冲着她微微笑了一下。“估计是看出来我也做了双眼皮手术,她很自然地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这件事她一直没忘,心中的触动至今还在。

另一件事情却在吕婉琪的心里烙下了疤。“很多人都说,去国外整容就是‘有钱没地花’,被父母惯坏了。”

“薇薇倒想得开,她让我不要理会,让我把别人异样的眼光当做羡慕。”吕婉琪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整容后她有了勇气

 

如今,整容不再是新鲜事,跨国整容也不再是新闻。可跨国整容失败,就是新闻。

“当时特别怕整容失败。”吕婉琪也担心自己会成为新闻里的悲剧人物。所以她只选择了双眼皮、开眼角手术。

“我当时心想,双眼皮手术不像整全脸那么复杂,又不会有什么大的意外,所以就鼓起勇气了。”

“不要存在侥幸心理。”王大夫说,“双眼皮手术虽是小手术,也有危险,跨国整容的风险其实比在国内整容要更高,如果失败,修复、维权等系列问题都很难解决。很多人在不知情、甚至都不了解医生的情况下就做了手术,他们觉得,能多做一项手术就多做一项,于是做了很多没有必要的手术。结果效果不尽人意,回国后还要修复的情况有很多。”

王大夫所在的医院里,经常会有一些名人、主持人、记者、网红等需要出镜的职业人群前去整形,还有一些准备进行艺考的学生选择在寒暑假期将自己更加完善。

她曾接诊过一名患者,这位患者在韩国注射过玻尿酸,韩国医院给的承诺是一年之内修整部位不会有任何变化,可事实是半年不到,这位患者修整过的部位就变形了。

王大夫还透露,韩国整形多数大同小异,大家喜欢的类型也都相差不多;而欧美却更偏向“大刀阔斧”的方式,因为白种人相对不容易留下疤痕,所以手术相对来说创伤会大一些,但效果不错。

“所以事实证明,去国外整容也会有风险。”王大夫说,“与国内相比,国外的仪器相对更先进、设备更丰富,填充材料的工艺也更精细,但手术最终依靠的还是医生的技术。”

吕婉琪心里也明白,当选择国外整容这条路时,就只能寄希望于国外医生和医院的水平。“尽管提前做过功课,可毕竟无法做到手术前的充分交流。”

对此,王大夫表示,手术前的交流是手术成功的一个重要环节。并且,任何手术都可能会遇到问题。“不知情且有意愿整容的人,还有可能受到黑心中介的欺骗。”

吕婉琪不知道日本整容行业有什么内幕。“不管如何,整形之后,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

如今,吕婉琪比之前多了些许自信,也愿意化妆了。“虽说不是天生丽质,后天弥补之后能变漂亮,我也很知足。”

她开始通过微信做起微商,代购化妆品和护肤品,而她本人就是朋友圈商品推销图片上的模特,“借助自己的形象或许能收到不错的效果”。

做微商这件事是王薇薇给她的建议,吕婉琪起初有些害羞,后来看到王薇薇开始做直播,她便有了勇气。

王薇薇经常会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内发自己正在直播的链接,邀请朋友们前去观看。如何画好眼线、口红颜色搭配妆容等,都是她的直播内容,多年来的化妆经验,让她积攒了一些人气。

“经常有几个小粉丝唤我女神呢。”王薇薇颇为得意地笑道。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