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是女版孟德斯鸠 更是司法改革家
2017-02-28 20:22 作者:林海 来源:法治周末

66666.png
德米特里•列维茨基的画作《女性立法者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供奉正义女神的神殿》。

 

林海

1780年,德米特里·列维茨基遵嘱完成了画作《女性立法者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供奉正义女神的神殿》。画面上,正在行供奉礼的女皇本人有如正义女神般的高雅优美。世人也许不知道,这位女皇著有一部烙着孟德斯鸠烙印的法哲学作品《圣谕》,而且推行了影响深远的司法改革。而列维茨基也凭借此画,在俄罗斯肖像画史上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热爱启蒙思想的俄国女皇

 

叶卡捷琳娜二世是俄罗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称为大帝的女沙皇。她是德国安哈尔特公爵之女,同时也是俄罗斯留里克王朝特维尔大公的后裔。1744年,她被俄罗斯女皇伊丽莎白·彼得罗芙娜挑选为皇位继承人彼得三世的未婚妻。1745年,她与彼得结婚并皈依东正教,才改名叶卡捷琳娜。

另一种说法则是,叶卡捷琳娜与彼得三世的联姻,背后的推手是腓特烈二世。1742年冬天,安哈尔特公爵夫人带着当时还叫索菲娅的叶卡捷琳娜来到了柏林,觐见腓特烈二世。腓特烈对她感到满意,认为她可以成为俄罗斯皇储的妻子,于是请来了最好的法国画师,为她画了一幅肖像画,然后把这幅肖像送到了圣彼得堡,供伊丽莎白·彼得罗芙娜女皇过目。一年多之后,来自圣彼得堡的信使带来了伊丽莎白女皇的一份信,邀请安哈尔特公爵夫人和公主前往俄罗斯。虽然信中没有写明邀请的目的,但安哈尔特公爵一家都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伊丽莎白女皇选中了索菲娅做未来皇储的妻子。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不容易。一到俄罗斯,彼得三世就向叶卡捷琳娜坦白说,鉴于二者之间的远亲关系,他自然对她有信任感;但是他对叶卡捷琳娜没什么感情,他真正情有独钟的是伊丽莎白女皇的一位侍女。迎娶她不过是执行伊丽莎白女皇的意志罢了。对此,叶卡捷琳娜并不十分吃惊。政治联姻确实不过如此。她明白,自己要在俄罗斯宫廷活下去,首先要做的是“真正成为一个俄罗斯人”。为此她找来了最好的老师,苦学俄语和东正教礼仪。待到受洗仪式时,她已经能用俄语对答问话,谈吐得体,吐字清晰,落落大方,博得了宫廷上下的好感。

婚后的日子对于叶卡捷琳娜来说,是一段灰色的时光。丈夫彼得根本就不爱她,另寻新欢,两人结婚5年,实际处于分居状态。叶卡捷琳娜整日幽处深宫,只好靠读书排遣寂寞。起初她开始漫无目的地读小说,后来无意中读到了伏尔泰的作品,自此开始对政治哲学类书籍感兴趣。其中她最喜爱的作品,是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从政多年以后,叶卡捷琳娜甚至写出了一部《圣谕》。这是第一部俄文写就的政治哲学和法哲学作品。其中不但有孟德斯鸠的思想,还有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刚刚问世的《论犯罪与刑罚》中有关废除肉刑的倡议。

对此,叶卡捷琳娜坦承地说:“我剽窃了孟德斯鸠和贝卡里亚。我这个作家好比是披了孔雀毛的乌鸦。”不过,这部《圣谕》因为富有浓厚的自由主义色彩,为欧洲各国政府所排斥。《圣谕》的法文版刚在巴黎出版,法国当局便认为此书在政治上有害,立刻就加以查禁。腓特烈二世对这本书也嗤之以鼻。无论如何,叶卡捷琳娜对于启蒙思想家的喜爱有加,是有目共睹的。在狄德罗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叶卡捷琳娜对他伸出了援手。这位哲学家窘迫到不得不变卖自己的大量藏书来获得生活费,女皇资助了他几十万卢布买下了他所有的藏书,并且答应狄德罗的请求,在他去世之前“不要让他和他的书分开”,因为“这是一件最痛苦不过的事”。

 

18世纪的“叶氏”司法改革

 

如前所述,叶卡捷琳娜的司法政策受到贝卡利亚《论犯罪与刑罚》等启蒙思想的影响,同时,也确受当时司法体制的问题丛生的现实所迫。当时刑狱腐败,判决可以买卖;不论是犯弥天大罪,还是稍有过失,都要受到严刑拷打和残酷惩罚,民心愤闷,怨声载道。为了巩固统治,明晰制度框架,1766年,叶卡捷琳娜召开了立法委员会,正式展开司法改革。首先,她将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分开,将司法机构进行重组,为每一个阶层建立了专属的法院,形成了一个泾渭分明阶级差别的等级式法院体系,还建立了感化法院;设立了国事犯罪法庭,并完善了彼得一世时期所创建的检察制度。

1775年,叶卡捷琳娜开始组建新的地方政府体系,允许地方贵族参加地方政府,司法机构也因此被重组。这个时期的法院体系非常复杂,分别为贵族、城市商人、农民设置了县级法院和省级法院,此外还存在感化法院、司法委员会、最高刑事法庭、参政院和法院体系中的其他组成单位。其中,感化法院是叶卡捷琳娜二世专门设计的“良心法院”,其主要职能是以调解方式处理民事案件,但也对于一些性质特殊的刑事案件予以审理,如精神病患者刑事犯罪案件、巫术审判、儿童侮辱父母有关的案件以及在情感激动偶然过失和正当防卫的情况下造成的犯罪,等等。

叶卡捷琳娜曾在《圣谕》中所宣告:“在温和的国家里,最下等的公民财产与荣誉,也都受到尊重”,“不伤害任何人的生命,除非祖国反对它。然而祖国是不伤害任何人的,祖国首先给他们以一切自卫手段”。受贝卡利亚和孟德斯鸠影响的叶卡捷琳娜,在司法改革中也确实减少了死刑和肉刑。她执政时期,只对国事罪判处死刑,而且取消了绞刑和砍头的施刑方式。1785年,叶卡捷琳娜又颁布了一份权利自由和特权诏书,使贵族和部分商人免除体刑。后来,这一“刑不上大夫”的优待,又得以扩宽适用范围,一切荣誉市民以及一等二等商人,以及其他等级受过教育的人,相继被免除了体刑。

为了审理国内最重要的国事罪的需要,叶卡捷琳娜设立了最高刑事法庭,但是这一法庭并不是经常性司法机关,而是因事而设、因事而审。例如,1764817出于审理米洛维契案件的需要,第一次设立了最高刑事法庭。1771年,审理莫斯科叛乱中大主教安姆弗洛西被杀案件,第二次设立最高刑事法庭。为了审理普加乔夫及其亲信的案件,最高刑事法庭于1774年第三次设立。这些法庭的判决也须经女皇批准才会生效——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叶卡捷琳娜本人已经成为国内司法的首席大法官。因而,在列维茨基笔下,画布上的女皇,已经步入正义女神的圣殿,成为最高公正的化身。

说起列维茨基和叶卡捷琳娜,还有另一段艺术史轶事。叶卡捷琳娜看到,当时俄国显贵女眷大多目不识丁,语言和行为都很粗鲁。自她当上女皇以后,便决心改变这一状况。她成立了一所贵族女子学校,名为斯莫尔女校。凡能进入这所学校的女孩,经过专门培训,都能歌善舞,或能演奏乐器,学习礼仪及相应的文化知识。经过几年时间,宫廷和上层社会妇女的气质礼仪与知识修养,都有大幅改善。女皇很满意,她特意邀请列维茨基为女校学生作肖像。这就是著名的“斯莫尔女校大型肖像组画”。

在这个大型肖像组画中,列维茨基把握人物特征的能力和富有装饰性的色彩,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女学生们穿着节日的盛装,或舞蹈或奏乐。整个组画共七幅,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装饰之华美和姑娘们笑意之动人。其中特别优秀的几幅为《霍凡斯卡亚和赫鲁晓娃》《涅丽多娃肖像》《莫尔强诺娃》《菩尔晓娃》《阿雷莫娃》等。欢乐的情绪,华丽的服饰,乐器的质感,优雅的舞姿,无不洋溢于画面之上。风格既典雅又活泼,既庄重又生机勃发。无怪有人评价列维茨基,既是肖像画的经典格式创造者,同时又是这种形式的破坏者——用这句话形容立法者兼改革者、继承者兼启蒙者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或许也并不为过吧。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