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楼兰成谜
2017-02-28 19:49 作者:张海龙 来源:法治周末


张海龙

波斯、印度、古巴比伦,丝绸、茶叶,各路商人汇集在楼兰,来自大漠中的楼兰,见识过繁荣与颓败,懂得佛经里说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楼兰已死,身世成谜。

它就像一叶独木舟,沿大河而来,又随大河而去,消失在瀚海之中。

风吹来沙,又带走沙。谁都不知道楼兰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

我们只知道,他们活着要与河流相生相伴,他们死去也要睡在船形棺木里。

塔里木河,汇集144条大小河流,曾经注入罗布泊,成为古楼兰的生命之源。到今天,罗布泊早已经干涸,塔里木河改道流入故道,向东南进入台特马湖。

楼兰,曾经是丝绸之路南北两道分界点。早在公元100年前,罗马人就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个楼兰。众水汇流,众神栖落。世界几大文明千里迢迢而来,在这里相遇融合。楼兰文物散落在海外各地,它所蕴藏的每一个秘密符号,迄今都是千古未解之谜。

楼兰千年一梦,热依拉现在是距离这个梦最近的人。热依拉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离传说中的楼兰这么近。两年前,还是银行白领的热依拉,报名参加首届若羌县楼兰美女选拔赛。无心插柳,竟然获得了冠军,从此成为若羌小有名气的“楼兰美女”。也是这个契机,让她成为若羌县博物馆第一位解说员。

博物馆中,还能看到“楼兰美女”干尸,游客兴趣盎然。那个“楼兰美女”是雅利安人种,据说当年因难产而死,腹中还有胎儿。长发披肩,深眼窝、高鼻梁,睫毛和头发都清晰可见。

楼兰美女之所以有名,不仅仅是她太美,还因为她那3800年面容之下的血缘之谜。这是中国出土年代最久、保存最为完整的干尸,她已经在被黄沙笼罩的绝域之地沉睡了数千年之久,至今面容清晰。参观者总会将所有的溢美之词毫不吝啬地给予楼兰美女。

对于热依拉来说,她们相距很近却也很远。近的是空间,远的是时间。古代和今天,两个楼兰美女,谁都无法想象对方的生活以及源头。

很多游客问热依拉:你讲楼兰,你自己去过没有?那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热依拉总在想,一定要去楼兰美女生活过的楼兰古城感受一下,回来讲解才会更加丰富。楼兰古城遗址距离若羌县城有两百多公里,那里既是无数探险家、考古者向往的天堂,也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荒凉死寂的绝域之地。幸运的是,热依拉想一同进楼兰送补给的申请得到了上级批准,她将是若羌县文物局第一个走进楼兰古城的女人。

楼兰古城,位于一片巨大的雅丹地貌中,也叫“白龙堆”。上亿年的大漠罡风在戈壁上雕刻出无数沟壑,上高几十米,下不可测底。风沙起处,如同游龙,百步之内难辨路途。尽管满心期待,但路程还是遥远得让人近乎绝望。一路颠簸,几乎快要散架。路没有尽头,手机早没了信号。车外没有飞鸟走兽,没有丝毫生命迹象,仿佛走到了火星上面。

两百公里的路程耗费了整整十个小时。直到傍晚,广袤荒原上终于出现了唯一的建筑物——楼兰保护站。这就是若羌文物局同事们日夜守护的地方。保护站坐落在一群古墓之中,两个男人、三只狗、一群鸡。这些,就是方圆百里内所有的活物。

这夜晚荒原上的大风,戴着帽子睡觉都吹得人头疼。这样的风,也曾经吹袭着数千年前的楼兰人,直到把他们吹成了流沙。楼兰保护站距离楼兰古城遗址还有三十多公里,这也是最难走的路段。

每一个来到楼兰的人都要经受这样的考验,相似的地貌,完全没有参照,让人顿失方向。如果没有专业向导,很难能走出这迷宫般的路段。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让热依拉不禁对楼兰古城更多了几分敬畏。

楼兰美女会不会和家人在碧波上泛舟捕鱼,在茂密的胡杨林里生息繁衍?佛塔、三间房、风蚀的胡杨,这残垣断壁被不断拼接,还原出一个楼兰人曾经安居乐业的绿洲轮廓

原本只停留在热依拉想象中的楼兰,模样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种热气腾腾的生活。

现在的死亡之地,过去的人类家园。一些城邦失落了,一些文明消亡了,但一些文明却以另外的方式延续着,一直活到今天。

楼兰,藏着太多的宝贝,注定不可能被埋没。

它不仅是古西域历史文化典型代表之一,更是新疆一笔无法估量的历史遗产。它神秘的光芒,吸引着幽灵般穿梭其中的盗墓贼。楼兰保护站的人们异常辛苦,即便骑摩托车在这旷野黄沙中飞奔一天,也只能把保护区走个大半儿。

好在,他们的守望,本身就是震慑。

保护站里,4个男人在饭桌上讲述自己与楼兰的故事:

——小高说自己是被骗来的,想的是最起码有个商店,谁知来了以后才知道无水、无电、无信号。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小杨说了自己在巡护中一次迷路、差点渴死的经历。楼兰、罗布泊太大了,处处宝藏,也处处险境。

——小李说自己几年前追盗墓贼的故事,如何斗智斗勇。

——崔站长2003年就来了,住帐篷,没有伴,半年出去话都不会说了。本来打定了主意不干了,可2004年亲眼见到被盗墓贼破坏的壁画后,又改变了主意,这一留就是十多年。

一百多年来,有关楼兰的每一次发现都让世界瞩目,也让更多的人为之忙碌奔波。

谁又能知道,楼兰的千年一梦,原来是这样一群朴实到近乎笨拙的人在悉心守护。

在天大地大的新疆,人们普遍轻生死而重然诺,而守护楼兰更近于向神践诺。

告别这茫茫沙尘之下绚丽繁华的历史,告别这茫茫沙尘之上朴素执著的坚守。热依拉和她的同事们还要重新回到若羌,那是另一座看不见的楼兰,那是另一种千年之后的传奇。

所谓楼兰,就是川流不息,就是生老病死,就是爱恨情仇,就是须弥芥子。

所谓楼兰,就是浮华背后,留给人们一个寂静而又充满遐想的背影。  2015年新年过后,热依拉被派往内地学习。在百年名校南京大学的校园里,这个“楼兰美女”的化身与华夏五千年文明再次相逢。课堂上,热依拉热情地向全国各地的同学们介绍着家乡:波斯、印度、古巴比伦,丝绸、茶叶,各路商人汇集在楼兰,来自大漠中的楼兰,见识过繁荣与颓败,懂得佛经里说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她想告诉大家,楼兰没了,还有若羌;文明消失,还有基因。只要塔里木河还在流淌,就会有新的生命继续繁衍;只要胡杨林还在生长,大漠里的人们还会瀚海行舟。

站在新疆看中国,你得在江河的名字里加上塔里木河、额尔齐斯河、伊犁河;站在新疆看中国,你得在地图上将楼兰与敦煌、长安、洛阳连成一条金线。

从前繁盛时的楼兰古国,必定会以为这迢遥万里之外的金陵石头城太过偏僻。

世界的中心与边缘,全看你站在什么位置。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