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法官员额制试点发生哪些变化
2017-02-21 22:5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法官员额制改革,让审判更专业。  资料图

 

“入额法官审理的案件,裁判文书由法官独立签发,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压力还是挺大的,而且迅速会传导到法官个人身上,不审慎是不可能的”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作为引起广泛关注的一项司法体制改革举措,法官员额制改革最近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最高人民法院2月中旬对外宣布,法官员额制改革试点工作基本完成。

用数据来说话,那就是,截至20171月底,全国27个省区市法院已完成了员额法官的选任,全国86.7%的法院总共产生了超过10.5万名入额法官。

那么,这项被称为“触动了法院每一个人的根本利益”的改革,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责任加重

 

黄捷还记得自己入额后办的第一件案子时那种忐忑。这其实已是她进入法院的第十一个年头。

案件也并不复杂,一起事实清楚的借款纠纷,程序也是与以往一样,接收、排期、送达、阅卷、开庭、写判决。黄捷纠结的并非怎么判,而是在最后要签发判决的时候,到底要核对多少遍才会放心。

“入额法官审理的案件,裁判文书不再有院长、庭长、审委会的层层审核把关,由法官独立签发,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压力还是挺大的,而且迅速会传导到法官个人身上,不审慎是不可能的。”黄捷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这个简单的案件判决,她最后核验、校对了六七遍才签发。

要从习惯了的请示汇报、内部审批、依附依赖的工作模式中转变过来,敢于独立思考、自主判断,从过去权力主导的行政思维转变为权利本位的法治思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几个月前在《法制日报》撰文称,今后法官借助集体弥补自身能力不足的空间大大压缩,模糊责任追究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谁审判、谁负责’,意味着法官权力加大,责任加重”。

黄捷所在的基层法院实行的是1+1+1”的审判单元模式,给作为入额法官的她配置了一名法官助理和一名书记员,她能够把更多精力从一些行政性和程序性事务中解放出来,审理更多的案件。

“过去也有书记员,现在增加了法官助理,真的分担很多工作,像调查取证、鉴定、财产保全,甚至是一些案件判决的草拟等,都可以交给助理。”黄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适应了这种工作节奏后,她平均每个月的结案数量增加了一倍,跟周围的入额法官基本持平。

黄捷承认,他们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入额法官的职业保障问题,平时法官们在餐厅吃饭,外出开会交流碰上同行,这始终是大家兴趣的焦点。

“通常是三个经典问题:改了吗?入额了吗?工资涨了吗?”黄捷坦承,入额后审理案件量增多,加上案件质量终身负责的压力,法官自然会期待与之相符的回报。有时候听到某地入额法官工资上涨落实的消息,在激动羡慕之后又会有点落寞。

黄捷私下对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最初入额时,像她这样的年轻法官都还是非常兴奋的,杀出重围的成就感,干劲十足,也觉得很有尊荣感。不过,她很担心,不断增加的工作量、压力和不能及时跟进的职业保障会冲淡这种感觉。

“累,入额一年多了,身心都觉得很累,每天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过去总呼吁的法官的独立审判权,真正拿到了,你会明白权力永远捆绑着责任的。”黄捷说。

 

质效大幅提升

 

法官员额制改革始于20146月,改革试点陆续分成三批进行,上海、广东、吉林等七省市是首批率先试点省市;20167月,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后,法官员额制改革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

今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就员额制改革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称,改革后优秀人才向审判一线流动趋势明显,试点法院85%以上的司法人力资源配置到办案一线,许多地方审判辅助人员力量得到增强,法官事务性工作负担总体有所减轻,法官工作积极性、责任心得到了显著增强,特别是职业保障制度改革先行到位的地方,多办案、办好案的氛围更加明显。

胡仕浩以京沪两地为例介绍说,上海全市法院主要办案部门法官实有人数增加8%,北京全市一线审判人员则增加了21.4%

2015年年底,中央司改办会同“两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司法体制改革研讨会时,在员额制改革主题单元受邀介绍经验的两家基层法院提交的成绩单也颇令人侧目。

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法院按照“以案定员”的要求确定法官员额,法官比例不足29%,截至数据统计时的10个月改革时间,该院的审判质效大幅提升。“审理周期短、当庭裁判率和当庭文书送达率高,审判效率明显提升。”该院院长赵正新透露,收到的反馈意见是,当地律师和当事人都愿意选择到汇川区法院进行诉讼。汇川区法院探索彻底的员额制之后,主审法官签发文书比例高达99.9%。当年前十个月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数量同比下降了94.52%

更早开展试点的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院长王立新则介绍,改革之后,法官过错责任追究机制的明确和细化,加上司法公开的大力推行,倒逼法官不断增加工作责任心。法官也逐渐把重心从琐碎繁杂的事务性工作转移到案情研究和案件裁判上。两年时间全院受理案件数和审执结案件数分别增长75.2%53.1%,改革后一审服判息诉率保持在95%以上,一审判决案件改判发回重审率保持在0.5%以下。

“员额制改革搅动了法院人才一池春水,形成了良好的人才流动趋势。”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院长李旭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去基层法院人员流动趋势是从一线部门到二线部门,员额制改革后法官的吸引力增加。

 

待解问题

 

无论是推进之初还是现在,围绕员额制改革的争论一直未断,在法治周末记者参加的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上,员额制也是会场上最热门的话题。当时就有不少与会的法律实务工作者和法学学者提出疑问:员额制改革后法官人数减少,立案登记制后案件数量上升,如何应对案多人少的矛盾?

如今,这确实成了员额制改革在实践中绕不开的困难问题之一。

上海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2016年在一份关于上海市司改试点的调研报告中也提到了“‘案多人少’矛盾仍较突出”的问题。

报告指出,上海市法院案件数量每年以10%以上的幅度增长,一线法官的工作负荷不断增加。随着立案登记制等改革举措的逐步推开,案件数量逐年攀升态势预计仍将持续。虽然实践中法院已将员额比例向一线业务部门倾斜,但“案多人少”的矛盾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报告称,人大代表对“案多人少”问题十分关心,有61%的代表认为这是司法改革试点工作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胡仕浩在访谈中也回应了外界的这一关切,称要“坚持以案定额,完善省级层面法官员额动态调剂机制,化解忙闲不均矛盾”,全省统筹,动态调整。

仍是以北京为例,三级法院实行差异化员额比例,办案任务最重的朝阳区法院员额比例为48.2%;广东的统筹也是将员额比例适当向基层、向办案任务重的法院倾斜,比例最高的占51.7%,最低的20.8%

赵正新认为,“案多人少”矛盾不是改革带来的,与长期以来法院办案体制行政化、分工不科学、案件管理不精细、法官积极性发挥不够等因素密切相关,这些恰恰是改革要解决的问题。

此外则是法官们普遍关心的职业保障的问题。正如一位学者所言,推行的员额制如果没有充分且有力的职业保障配套紧跟而上,势必会减损改革的成效。

在那些改革大获成功的地方,保障通常是紧随其后的,例如,汇川区法院院长提到的经验之一,就是探索有力的保障机制,试点期间实行“工资+办案津贴”的保障机制,按照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分配标准,换算成办案补贴,激发办案活力。

胡仕浩也说,未来深化员额制改革,要推动各地落实员额法官工资待遇,加强职业保障。

根据中央确定的法官、检察官单独职务序列“两步走”方案,2016年上半年,全国近21万法官基本完成法官职务套改并确定法官等级,妥善解决了新任法官审判津贴、部分等级升高法官津贴差额补发问题。目前,全国法院正积极推进法官单独职务序列第二步改革工作。

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171月底,北京等11个省区市已完成首批员额法官的单独职务序列等级确认和任命工作;其他完成法官员额制改革的地区也已制定法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试点的实施方案、实施细则或等级确定办法,正在组织实施。

(应要求,黄捷为化名)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