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达瓦孜:一门危险的绝技
2017-02-21 22:52 作者:张海龙 来源:法治周末

张海龙

练习达瓦孜的孩子们,并不贪恋地面上的世俗生活。他们的理想,是行走在天上,被众人仰望

 

达瓦孜,这个词来自于波斯语,意思是高空走大绳。

和喀什城里的药茶一样,这门危险的绝技也不是喀什噶尔的本土特产,而是源于两千多年前的西域。

达瓦孜在汉代时传入中原,曾在南疆维吾尔族聚居地一带盛行。历史上,许多达瓦孜世家代代传艺不衰,有的甚至西出国门,沿丝绸之路,一直到印度、埃及等地卖艺。2006年,达瓦孜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新疆阿迪力达瓦孜学校,位于喀什地区英吉沙县,现有学生22名,大多来自当地福利院的孤儿。阿迪力达瓦孜学校于2013年初建成,创始人是号称“高空王子”的传奇人物阿迪力·吾休尔。现在这22名孩子是学校的第一批学生,他们中最大的十七八岁,最小的只有九岁。这所学校除了教授孩子们走钢丝外,杂技表演也是他们学习的重要内容。

阿迪力说,达瓦孜最独特的一点是表演者不系任何保险带走钢丝,走的人心无杂念,看的人则胆战心惊。1000个想学达瓦孜的人,只有10个具备天分,最终或许只有1个能学成。”阿迪力表示,目前自己只有6名徒弟称得上是合格的达瓦孜传人。

的确,想成为合格的达瓦孜传人相当于要经历一趟“炼狱”般的考验。

以阿迪力·吾休尔为例,他是新疆表演高空走绳“达瓦孜”世家第六代传人。其家族从事“达瓦孜”表演有450年历史,阿迪力之父吾守尔是闻名全疆的第五代传人,他在72岁时才生下了阿迪力。

苦练一生“达瓦孜”绝技的父亲吾守尔,到了72岁还为生活所迫登台表演。在他的一生中,不但目睹了太多“达瓦孜”艺人的不幸,而且自己到年老体衰时依然一无所有。因此,在他临终时,立下遗嘱:儿女们不允许从事“达瓦孜”表演,这门技艺太危险了!

老父亲去世时,阿迪力年仅5岁。随着年龄增长,生性喜欢冒险的阿迪力,8岁时违背了父亲遗愿走上高空大绳。在他执意请求下,10岁开始正式跟随父亲的生前好友——英吉沙杂技团汉族教练刘福生学习“达瓦孜”。

“高空走钢丝”这项运动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般神奇,除阿迪力之外,国外也有很多人可以表演。而“达瓦孜”的神奇之处近乎“玩命”——表演者不系保险绳,它的危险性无可比拟,让人肾上腺素加速分泌。

“达瓦孜”的历史上,有的艺人不慎跌伤落下残废,有的艺人则当场丧命。在天大地大的新疆,至今也只剩下阿迪力一个家族还在进行表演。

有人问他:“你不系保险绳,难道就不怕摔下来吗?”

阿迪力却笑着说:“如果系上保险绳,还是达瓦孜吗?走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只要有鹰飞过的地方,架根钢丝,我就能过。”阿迪力的豪言壮语,绝不是空穴来风。1997622日,阿迪力仅用了1339秒就成功地走完了架在长沙三峡瞿塘峡上长达640.75米的高空钢丝,比美籍加拿大人科克伦的成绩快了3931秒!

20011025日,在南岳衡山,阿迪力不慎从66米高的钢丝上跌落,但他不顾亲朋的极力劝阻,带着伤痛,仍以比第一次更快的速度从失败地点飞掠而过。

他是世界上无保险踩钢丝第一人,成功跨越三峡和珠江,在“鸟巢”创造高空生存60天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他将原本只在民间流传的达瓦孜艺术推向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高峰。

现在,他想把这门来自西域的极限艺术流传下去,教给这些孩子们平衡的技巧,还有那些非凡的勇敢与智慧。达瓦孜学校的孩子们绝大多数来自福利院,其中一部分是来自破碎家庭的弃儿,一部分是早早失去父母的孤儿。对这样一些不幸的孩子来说,这所学校成了他们最温暖的家。不过,达瓦孜学校并不是温室,而是要让孩子们接受最严格的训练。在阿迪力看来,来到这竞争激烈的人世间,他们必须学会某种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独门技艺。

于是,每天早晨的基本功训练,就成了几乎所有孩子的噩梦。

阿迪力请来的老师告诉孩子们:谁都知道杂技是一门痛苦的艺术。可是我们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你能在杂技团待个三年五年,出了这个行业,你干什么事都可以干下去。为什么?因为你有这个毅力,你的忍耐力在一般情况下比常人要强得太多,这是肯定的。

阿迪力的热情带动了那些孤单单的孩子们——尼亚孜今年还不到12岁,他很聪明也很用功,学校里的老师们都认为他将会成为像阿迪力爸爸一样的大明星。而尼亚孜自己则说:“我以前在电视上看过杂技,当时觉得杂技很简单,到学校之后才发现其实很难很辛苦,但坚持下来,现在不觉得难了。因为阿迪力爸爸告诉我们,你们一定要成为有才之人。没有想过放弃,虽然哭了,但会坚持下去的。我也想成为阿迪力爸爸那样子的人,这是我的理想,不是梦。”

我们的纪录片导演问阿迪力:“达瓦孜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回答:“平衡最重要,第一就是手里拿着平衡杆,这是一个世界的平衡,一个生命的平衡;第二就是到位很重要,上到这么高的地方,就一秒一步踩不到位,踩不好,就掉下来,就没生命了,这就是在跟生命玩儿命。

我一直在想,在新疆那块辽阔无边的大地上,在迁移不定的塔里木河两岸,在众神汇聚的大城喀什噶尔,到底为什么会产生达瓦孜这门危险的艺术?

我的猜想或解释如下:城池来自于浇筑,成长来自于磨砺,平衡来自于训练。水性柔软,但一路劈山开地;河道多变,但最终百川归海。练习达瓦孜的孩子们,并不贪恋地面上的世俗生活。他们的理想,是行走在天上,被众人仰望。一根钢丝,是他们从这儿到那儿,从此岸到彼岸的唯一工具。

喀什噶尔太大,以致于把每项奇迹都变成了日常生活。

所以,阿迪力从来不把自己当作一个神话。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