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理财团”疑似跑路 评级证书误导投资者
2017-02-21 21:26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实习生 吴昊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我去年六月投资了‘理财团’,对方承诺今年18日返还本金,可至今尚未兑付。我现在身无分文,快开学了,儿子伙食费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过完年钱也不剩多少了。”213日,被“理财团”套牢的某中学教师李湖(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理财团”是安禾财富(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禾财富”)旗下的P2P平台,根据其官网数据,截至2017213日,总成交量为8.71亿元人民币。16日开始,“理财团”上的项目发生了大面积逾期支付,直至大年初八(24),“理财团”官网才出面解给出解决方案:将采用质押、变卖资产的方式迅速筹集资金。

然而,随着投资者维权的深入,他们发现自己所投资的平台,其实际控制人竟然是一名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依据“理财团”2016年第三季度运营报告,平台累计注册用户达到25.6万人,待收本金2.03亿元。那么,此次这位平台实际控制人对投资者作出的承诺又能否如期兑现?

 

上千投资者维权警方已立案

 

投资者夏梅(化名)201511月开始投资“理财团”产品,其时收益率约为9%。由于初期所投款项都按时返本付息,于是追加投资,截至今年1月,她先后同投资了31.8万元。

“理财团”官网信息显示,公司成立于20149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安禾财富的法定代表人是代步杰,认缴出资2500万元人民币,认缴出资时间为20301月。

不过,投资人孙铭(化名)和夏梅(化名)等投资人对记者透露,项目出现逾期后,他们联系到代步杰时,对方声称在安禾财富并无实权,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薛宁,而薛宁同时担任北京恩派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巨阳太阳能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法治周末记者欲联系代步杰采访求证,不过拨打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为了了解事件进展,法治周末记者加入了一个“理财团”投资者维权QQ群。

据夏梅介绍,“理财团”出现逾期后,投资者便开始向“理财团”客服询问缘由,并到“理财团”的线下门店中查询其债务人信息,结果多方核实后发现许多债务人信息均为伪造。投资者籍此向安禾财富施压。

不过,没多久,安禾财富各个门店都无人办公,公司基本处于失联状态,只有薛宁在和投资者打“太极”。

迫于压力,16日,薛宁向维权的投资者承诺,会在116日垫付投资者本金。不过,到达约定时间,薛宁又称原计划出资的投资人看到负面消息后,犹豫投资了。

投资者李湖(化名)对记者回忆,为了平复投资者的情绪,薛宁先后于116日、118日向各个“理财团”维权QQ群发了4次视频,表示自己正在想办法筹钱。不过,蹊跷的是,“所有视频中都没有薛宁本人出现,只能听见‘他’以负责人的身份说话。”李湖说。

24日,正值春节刚刚结束,“理财团”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受春节导致“信息的取得、沟通和交流不是非常畅通”以致发生逾期事实,并声明其团队在积极应对。

然而,此时“理财团”和薛宁的多次食言让投资者彻底放弃了幻想,29,五十余名投资者代表全国各地1520名投资者向警方递交了报案资料,当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以涉嫌集资诈骗对安禾财富立案侦查。

投资者报案后,218日,“理财团”官方公告上出现了一条没有落款和署名的通知,称其募集到一部分资金,准备一周后发放,220日,据多位投资者反馈,他们尚未收到“理财团“还款的消息。

216日开始,法治周末记者曾多次拨打了“理财团”公布的所有联系电话,其中,除总机可以打通,但无人接听外,其他电话则均无法打通。据多位投资人透露,如今代步杰与薛宁所有已知的联系方式都已失效。

 

负责人竟为失信被执行人

 

多次向用户承诺还款、却多次爽约,这并不是薛宁首次食言。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最高人民法院官网的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系统显示,2016812日,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的一份金额为53264余万元人民币的已生效法律文书将薛宁列为被执行人(未显示该法律文书类别),在“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一栏显示为:全部未履行。

对于未履行的情形,该系统也作出了具体解释:“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确定义务。”原来,依据通俗的说法,安禾财富的实际控制人薛宁其实是一名“老赖”。

“合同上的乙方一栏只有安禾财富公司名称,没有显示其法定代表人是谁,要不是出事,我们都不知道实际控制人是薛宁。难道相关机构都不审查他们的信用情况吗?”被“理财团”套牢的投资者孙铭(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记者了解到,像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由于牵涉公众资金安全和金融业的稳健运行,对于法定代表人、董事以及对公司经营管理具有决策权,或对风险控制起重要作用的高级管理人员,监管部门对其任职资格都有严格的要求,并有相应的审核程序,因此失信被执行人不可能成为持牌金融机构的高管。

不过,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网贷平台成立时,对平台负责人没有审查程序,依据监管部门的最新规定,也只需按要求披露其相关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信息。

P2P网贷独立评论人羿飞指出,网贷平台在工商注册时一般被定义为信息服务机构,而不是金融机构,所以在工商注册时,网贷平台只要具备信息服务的经营范围,就可以经营网贷平台。

“这也是这个行业混乱的原因之一。因为如果将网贷平台定义为金融机构,就涉及到颁发金融牌照的问题,由于我国监管机构多年来一直摸不透P2P网贷行业,如果颁发牌照,那么监管部门就要承担起监管责任,一旦平台出现跑路,监管部门很有可能会被指责监管不力。”  羿飞说道,目前,我国还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对网贷平台的负责人有审查的义务,而相关协会、第三方机构所公布的信息,也仅限于网贷平台提供的信息。

 

投资人轻信信用证明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投资者之所以信赖“理财团”,还在于其获得了很多信用评级证书。

李湖及多位投资者提供给法治周末记者的资料显示,从201412月正式上线运营开始,“理财团”曾先后获得《可信网站验证单位》《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会员》等证书。而记者了解到,“理财团”宣称加入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其实是被民政部点名的山寨社团。

此外,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先后为“理财团”颁发了4个证书,最早的是20141213日颁发的《企业信用评级AAA级信用企业》和20141223日的《中国互联网电子商务诚信示范单位》。也就是说平台成立当月,就得到协会的评级证书。

“当初在介绍中看到‘理财团’有各种各样的信用评级证书,这才相信他们,怎么这些信用评级证书也不靠谱呢?”李湖道出了很多投资人的困惑。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是否向“理财团”颁发过这些证书?这些证书的效力如何?218日,法治周末记者联系中国电子商务协会进行采访,不过多次联系无果,记者随后依据其官网邮箱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羿飞认为,这些证书只是网贷平台为了取得投资人信任而作出的一种征信手段,这些证书的有无并不能代表平台是否安全,只是为了吸引迷信这些证书的人们的一种手段。

“这种证书多是网贷平台‘捐来’的,一些民间协会甚至会明码标价某个证书要捐多少钱,只要网贷平台捐了就会向其颁发对应证书。”弈飞透露。

上海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陈剑平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协会的评级是没有评级效力的,因为民间各种协会不是正规的信用评级机构,没有确定的信用评级标准,只是对于所谓受评单位过往工作的一种奖励式的评价;此外,即使是评级机构的评级,也仅代表评级时,该机构对网贷平台的信用等级的看法。”

陈剑平表示,评级是一项非常严谨的活动,需要具备严格的评判标准,比如,某些数字在特定时期内是否达标等数据,这些数据对于网贷平台来说,可能会因为牵涉其自身核心利益,而不向外界透露。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