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盲目探险会成为“冒险”
2017-02-21 20:4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山里的天气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可李俊青却没做好应对变化的准备……

“突然而至的大雨让我心里更没了底。”彼时,李俊青还留滞在泰山的野路上,“更糟糕的是,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泰山作为五岳之首被人们所熟知,可泰山的野路却很少有人接近。这些山路偏僻难行、人烟稀少,可仍有不少学生和驴友不惧危险,愿冒险一试。

其实,驴友因冒险被困的新闻屡见不鲜。近日,有媒体报道,父子二人爬野长城却迷路被困,无法下山,经北京市怀柔区消防部门在山中的连夜救援,被困的父子得以下山。

“被困时的念头就是能够安全下山。”李俊青为了避雨躲在了一个山洞的入口处,“这一躲就是整整一夜”。

 

受了探险节目的“鼓励”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喜爱上远足、登山、漂流等户外活动,这份狂热令他们成为众多驴友中的一员,心血来潮时,便来一次轰轰烈烈的户外探险之旅。

“你知道‘贝爷’吗?”李俊青紧接着补充道,“贝尔·格里尔斯(以下简称贝尔),英国的探险家。”

多年前,就是在看过贝尔的《荒野求生秘技》之后,他便对探险产生浓烈的兴趣,而正是受了探险节目的“鼓励”,李俊青决定通过野路爬上泰山。

“有时候,敢想敢做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这位“青爷”带着“一腔热血”出发了。

“爬山的时候感觉不错。”或许当时在李俊青看来,风吹过树林时的沙沙作响声给他带来了一段曼妙的旅程,殊不知曼妙过后,孤独、饥饿和寒冷相继袭来。

中午时分,李俊青还在上山的途中,简单地吃过午饭后,就继续向山顶出发。伴随着汗水大量蒸发,他包里的水也越来越少,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水喝完了”。

随后,李俊青不得不决定下山。

树林间凉爽的风逐渐变得阴冷,阳光也渐渐阴沉。可李俊青此时竟迷了路。但他丝毫不敢有片刻停留,因为他知道,天一旦黑了下来,就会被困住难以下山。

正所谓祸不单行。傍晚时分,山里下起了小雨,这无疑给李俊青的归途画上了一个问号,“那时候我害怕得很,心中的‘贝爷’也逐渐变得模糊”。

天还是黑了,雨也突然变大。“安全起见,当我看到一个山洞之后,便决定不再前行。”李俊青看了一眼手机,此时已经逼近晚上7时,令人绝望的是手机的电却不足百分之二十。

山里的夜很黑,李俊青孤独的连自己的影子都找不到,即便身上带着打火机,大雨却“摧毁”了能够给予他温暖的一切,“心中没了激情,周围的环境浇灭了心中的火焰”。

孤独、饥饿、寒冷以及疲惫逐渐袭来。“可我实在不敢有困意。”为了能让自己保持清醒,李俊青便偶尔将后背贴在冰冷的石壁上。

那一夜,李俊青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盼着天亮。

 

终于获救

 

“第二天,泥泞的山路让行走变得更加困难。”李俊青的鞋上拖着一层厚厚的泥,脚下湿滑的土地让下山变得更加困难。

就在李俊青下山的同时,一支由学生和老师组成的搜寻队已经走在了爬山的路上。

“我的舍友一天一夜没能联系上我,于是他们将情况告知了辅导员。”李俊青愧疚地说道。就这样,一共4组师生,沿着4条李俊青可能上山的路分别展开搜索。

大雨过后,上山的路同样变得艰难,

老师和学生的包里带足了水、压缩饼干、手电以及创可贴等用品,“以防迷路,他们边走边做标记。为了找到我,做了充足的准备。”说起那天被搜寻的故事,李俊青的些许哽咽更加令人佩服老师和同学们的所作所为。

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搜寻,李俊青终于被找到。

据李俊青回忆,当隐约听到呼喊声之后,他便停下脚步,定神确认了一下,“我的舍友在呼喊我的名字,随后我便大声地回应他们。”在一声一合中,李俊青终于舒了一口气。

据李俊青透露,他走的那条野路应该是泰山上未开发区域的老路,除了此路之外,还有多条能够攀爬的野路,因此也有不少团队专门来泰山以及其周围的山徒步,其中不乏一些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

据北京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防队员表示:“在野外甚至是野山进行登山、徒步等户外运动时,光有去野外探险的热情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专业知识的支持,如果没有安全意识作为保障,探险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冒险。”

李俊青被困在山中近24小时,在他看来,这次在泰山被困,可以说自己很幸运,“被困的地方虽然通讯不够通畅,但地形并不险要,如果位置偏僻、地形难行、信号不通,那么危险性将无法预估。”

李俊青的经历还算比较幸运,安全地回到了学校,他很难想象如果老师和同学没有找到他,后果会怎样。但同时有很多“探险家”由于种种原因,“冒险”过后,却需要别人来为之买单。

 

准备很重要

 

1271337分,云南腾冲消防大队接到报警称,有5名初中生爬上高黎贡山观日出未归,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请求救援。1830分,救援队赶到山脚下,徒步翻越海拔2245米的高黎贡山主山脊,开始搜救。当地还派出直升机在空中搜寻,最终300多人组成的搜救队,历时50多个小时,在高黎贡山靠保山市隆阳区一侧,找到了5人。

李俊青第一次探险就带来了危险,“细细想来,一时兴起真的让人悔恨不已”。

即便李俊青了解了再多的专业知识,可是当意外发生时,所有的计划都会像探险泰山一样破灭。虽然看起来,似乎是一场雨破坏了李俊青所有的计划,可在其自身看来,内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李俊青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进行户外探险或者是户外运动时,沿途做下的标记就好比自己的符号,会一路守护着你下山。“泰山太大了,你没有记号,很难自己转出来。”

在很多经验丰富的驴友看来,登山、探险、漂流等活动,一定要装备充分,做足应急准备。李俊青对此深有感触,户外活动的前期准备是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有备无患。

李俊青的案例并不是个案。

24日晚上820分,大理古城派出所接到报警,有几名来自四川的游客在苍山游玩时,因天黑迷路,急需救援。所幸当天没有下雨,几名四川游客很快被民警找到,并安全送回了客栈。根据当地派出所统计,春节期间,仅发生在苍山的救援事件就有6起,当地警方成功救出被困人员共计16人。

无独有偶,201510月,17名驴友擅入广西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探险,遇上暴雨失联。当地组织上百人,花了十多万元才将这17名驴友救出。驴友被救后,当地相关机构对这17名驴友每人罚款1000元。

无视规定探险,既是对自身安全的不负责,也是在消耗公共资源。但在救援消耗大量公共资源之后,问题就浮出水面,对于游客的探险行为,是由政府无条件“买单”,还是应该游客为自己造成的不良后果负责呢?

我国宪法和相关的法律法规中都明确规定,当公民生命、财产和安全等出现危机时,国家必须救援,公安、森警、消防等特殊岗位人群,有法定义务参与救援。公民作为国家的纳税人,危急时刻应该享受公共财力提供的服务。

但在大理大学政法与经管学院副教授杜永波看来,目前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救援行为,都主要局限在基础性救援,对于擅自进入禁止区域的行为,应该另当别论。

“进入到禁止进入的景区地段里边去,那么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违法行为。这个违法行为之上产生的风险,从法理上来说,违法行为的过错一方是必须先来承担产生的损失的。”杜永波说道。

虽然之前被困的经历历历在目,可李俊青对于户外探险的热情却不曾削减。

“我计划今年去徒步探险,但一定需要提前一个月将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好,而且也不能再孤单一人。”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