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奥克斯口腔医院患者陷退费转诊困境
2017-02-07 22:0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辛颖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曾立志在5年内成为中国一流的口腔健康服务连锁品牌的奥克斯口腔医院,不仅首家门店在经营一年后转让,就连患者也面临着治疗中断的困境

 

法治周末记者 辛颖

经过几番对比,黄普(化名)选择在北京奥克斯口腔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克斯口腔”)种牙,却遭遇了治疗中断。

“这钉子已经打入牙槽了,现在却没人给我装牙冠,谁想到这么大的医院,说不干就不干了。”黄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位于北京市东三环的奥克斯口腔医院,是奥克斯医疗集团下唯一一家口腔专科医院,是做家电起家的奥克斯集团在医疗领域的布局。

201510月,这家3000余平方米的诊所成立时,曾立志在5年内成为中国一流的口腔健康服务连锁品牌。

而现在,不仅首家门店在经营一年后转让,就连患者也面临着治疗中断的困境。

 

经营不善欲转让股权

 

由于此前也遇到过充值会员的门店突然关停的情况,黄普在选择种植牙的诊所时,首先考量的就是企业信用,“奥克斯这么大的品牌,前期又投入了这么大规模的门店,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压根就没想过这医院会垮掉。”黄普说道。

种植牙费用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也是不少患者选择民营口腔医院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服务环境较好的民营医院,在价格方面也不高。

不过,目前北京市场民营口腔医院的竞争也相当激烈。不少连锁品牌在北京都有几十家分店,意图实现各区域的全面覆盖。

工商信息显示,在2015年成立时的奥克斯医院股东包括两方,注册资本3600万中宁波奥克斯开云医疗投资合伙企业认缴3599万元,奥克斯口腔医院院长倪以亮认缴出资1万元。

而在20162月,注册资本信息变更后,注册总资本变为4500万元,股东增加了宁波众富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

对于如此规模的股东实力,奥克斯口腔医院的员工向记者表示没想到这么快就关停了。

负责奥克斯口腔退款事宜的朱伟峰副院长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决定转让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经营问题。我们作为一家合伙企业,不是奥克斯集团独资的,经营过程中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也是被逼无奈才走上这条道路。”

在奥克斯口腔120日发布的《告患者通知》中,北京奥克斯口腔称,“医院开业至今经营持续亏损,经股东会决议,决定选择有口腔经营经验的第三方受让股权,本院将继续为患者提供后续医疗服务”。

不过在其116日下发的《全体员工通知书中》,公司股东会决议稍有不同,除了公司股权出让之外也有解散清算的可能,其中也表示公司将力争以股权出让的方式减少各方损失。

 

退款标准存争议

 

虽然奥克斯口腔表示会有后续承接方继续负责治疗,不过始终未能公开的第三方,以及遥遥无期的治疗承诺难以让患者安心。由于治疗不得不中止,不少一次性缴纳治疗全部费用的患者对退款事宜及后续的治疗产生了担忧。

根据121日《告患者通知书》,申请退款的患者需要将治疗时的缴费凭据、发票、病历档案等交由医院在十个工作日内审核,而后告知患者退款金额,经患者确认无误并签订退款协议后,两个工作日内退款。

然而,在患者自发组成的微信维权群中,退款金额标准已经成为了主要话题,也是患者和医院方面最主要的争议点。

朱伟峰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部分患者接受医院核准的金额签订协议,拿到了退款,医院也在按照之前向患者通知的进度,有序进行核算与退款。”

然而也有不少患者难以认可退款数额,迟迟不肯签订协议,这主要就是由于医疗服务对人身影响的特殊性。

对于退款的标准,朱伟峰介绍:“我们一方面参考治疗医生的建议,也借鉴行业的标准以及公司的产品定价,再根据每个患者具体的医治疗程和耗材的使用情况来确定。”

然而患者华菲(化名)经过多方咨询,发现其收到的退款根本不够完成接下来更换医院的治疗费用。

华菲的矫正牙齿治疗刚刚开始两个月,虽然当初医院通知的治疗周期为36个月,医院的退费核准通知她要扣除43%的费用。在咨询过程中,有的医院明确表示不接受治疗到一半的患者,还有的表示这种情况要重新制定矫正方案,重新交费,而退款的费用远远不够。

也有患者的治疗过程包括前期的种植牙以及后期的维护,而对剩余的后期维护,医院方面的审核中并未予以退款。

对此,朱伟峰向记者介绍:“每个患者的情况不同,患者如果不认可院方审核的金额可以不签协议,也可以再找第三方机构来评估认定,这并非医院一方的一言堂,一定也要患者能够认可,有异议都可以协商。”

然而距离《全体员工告知书中》提到的工作截至日期——215日越来越近,即使是对医院给出的退款金额不认可,也有患者担心后续的退款工作会更难进行。

 

治疗风险难觅承接医院

 

除了在退款金额方面的争议之外,患者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进行后续治疗。

20157月开始种牙的前期准备与调整,黄普已经完成了种植牙的第一个阶段——植入牙根,这也是种植牙流程中最关键的一步。据业内人士介绍,如果种植牙出现后续问题往往也是牙根的问题。

“种植牙根相当于一个中型手术,需要大概两个多小时,手术前要签署协议书。”黄普咨询发现其他医院并不愿意接手相对简单的安装牙冠的工作。

白欣(化名)父亲的情况同黄普相近,为此她打了一圈的电话也没有找到承接的医院。

奥克斯医院员工付梅(化名)向记者介绍,种植牙和正畸的患者占到绝大部分,其中种植牙又主要是以老年人为主,单颗牙的价格在万元左右,像全口种植的情况一次就要缴纳十几万到二十几万元不等。

“医院都不愿意承接种植一半的情况主要就在于承担风险的问题,后续责任很难认定。有的公立医院在安装牙冠前还会要求患者签订免责协议书,来避免承担意外责任。”付梅说道。

对于这种情况,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医药法律事务部主任艾清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前期没有合同,但治疗过程中的各种资料都可以证明医院和患者之间已经形成了合同关系。而医院停止治疗可能会涉及违约与侵权两方面的责任。”

“虽然医院承诺会有后续公司来承接患者的治疗情况,但患者有权利选择自己信任的医疗机构以及医生,医院与股权受让方之间的协议对患者不产生约束力。应当按照患者后续完成治疗需要的费用来确定退款金额。不过,如果医院与股权受让方达成承接患者治疗的协议,那么股权受让方就有完成治疗过程的义务。”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邱宝昌告诉记者:“医疗服务由于医院中止治疗涉及单方面严重违约,除了退还完成治疗需要的相应费用(包括维护费用)之外,患者还可以索赔违约金额和精神损害赔偿,违约数额由造成的具体损失或合同约定确定。”

艾清律师也指出:“对于实际损害的赔偿数额确定还需要一定依据,比如由于治疗中止耽误工作,那么可以计算误工费。但是对于像平日在家的老人,就很难确定由此产生的实际损失费用。”

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医疗服务的性质相对较为特殊,尤其是涉及到手术风险的问题,后续可能会造成风险扩张或者二次伤害,对于医疗服务机构的退出机制以及责任认定在法律层面还有待完善。

“目前的法律救济也只能够保护患者的经济损失,而对于进行到一半的治疗并不能起到实际帮助。”艾清说道。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