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时政 >
司法反腐进行时
2017-01-18 00:03 作者: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来源:法治周末

01.jpg
资料图。 

自党的十八大以后,地方法检系统已有不少官员落马,其中厅局级以上的司法官员至少超过了22人,多数是地方法检“两长”。此外,还有数量不少的处级及以下的司法官员也纷纷落马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110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62岁的奚晓明坐在被告人席上,白发苍苍,形容枯槁,不复往日二级大法官的风采。

这位昔日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被指控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了超过1.14亿元的贿赂。他是党的十八大以后“两高”落马的“首虎”,也是继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入狱后,检法系统落马的第二位副部级高官。

外界一度认为,奚晓明的落马可能会揭开检法系统反腐的序幕。

但事实上,如果对检法领域的反腐足够关注,不难发现自党的十八大以后,地方法检系统已有不少官员落马,其中多数是地方法检“两长”。这证明了检法系统的反腐早已展开。

“司法腐败对司法公正、司法权威带来的危害比一般腐败要更加严重。”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反腐不留死角,主要还是看决心,当然制度预防也是另一方面。

 

接连落马

 

奚晓明的落马在当时颇令人意外。

2015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时,他刚刚被任命为民法典编纂工作研究小组组长两个月,随后还受命出任了最高法院新设立的环境资源法研究中心主任。

法学科班出身的奚晓明拥有法学专业的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从事民商事领域审判工作长达33年,被视为这一方面的权威。在最高法院的多位副院长中,奚晓明当时排在第四位。

在外界看来,奚晓明为人低调、业务精深,被誉为学者型司法高官。

110日的庭审中,检方指控奚晓明在1996年至2015年,利用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副庭长、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公司上市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家人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4596934亿元。

法庭上,奚晓明显得神情落寞,很多时候,他眼睛盯着地面,媒体报道说,他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奚晓明是党的十八大后检法系统落马的“首虎”,但并不是唯一的落马司法高官。

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党的十八大后落马的法检系统的司法高官(厅局级以上)至少超过了22人,此外,还有数量不少的处级及以下的司法官员纷纷落马。

在这其中,多数都是地方法检系统“两长”(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也包括法检两院的副职领导。

从目前通报的结果来看,落马的司法官员分布在全国20多个省(),地方检法系统反腐成绩最突出的是广东、河南和辽宁,三地分别查处了至少8位、6位和6位司法高官或者带“长”的司法官员。

其中,河南法院司法高官的接连密集落马,还一度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包括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曹卫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谢德安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李长根,3人全都是厅局级司法高官。

此外,引起外界关注的还包括去年年底落马的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的法检“两长”。贵阳市纪委在同一天发布了观山湖区人民法院院长张诗宇和观山湖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段炼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同一地的“两长”在同一天双双落马,实属罕见。

20161月,据最高法院通报,全国法院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共问责各级法院的党组书记、院长42人,其他领导班子成员121人,部门负责人72人,法院纪检监察干部8人。

 

涉嫌贪腐的占大头

 

落马的司法官员中,与奚晓明一样,绝大多数涉及贪腐问题。

例如,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因受贿1000余万元,2015年被判处无期徒刑。

同样面临受贿指控或已被判刑的还包括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李晋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史少林、福建省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张温龙、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宋景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丁铧、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李威、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杨谋林、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周建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常青,等等。

这其中,张东阳的履历颇具传奇色彩。他此前从警18年,因在侦破著名的刘涌黑社会案件中荣立一等功,升任沈阳这一副省级城市的检察长。据媒体报道,因无法适应从“打黑英雄”到腐败罪犯的巨大落差,该案开庭时,张东阳在现场甚至情绪失控而痛哭,致使法庭不得不一度休庭。据说,由于长期在反腐领域的工作经历,张东阳颇具反侦查意识,他与妻子约定,若某行贿人被查,让妻子用“大姐生病”为说辞暗示他。

黄常青则被认为是栽在麻将桌上的司法官员,他痴迷于打麻将,律师利用此弱点,采用给他提供赌资、牌桌上放水等方式行贿;有的法官通过在麻将桌上输掉好几万的代价得以提拔。侦查机关调查发现,向黄常青行贿的几乎都是他家麻将房的座上宾,“‘麻友圈’其实是‘共腐圈’”。

黄常青落马后,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只有在与调查人员谈及麻将时,才能从悔恨情绪中抽离,手舞足蹈地吹嘘他在牌桌上的辉煌战绩。其对麻将的痴迷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贪腐之外,也有因其他问题而落马的。

例如,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廖天明,除了贪腐,湖北省纪委对他的审查结论还包括: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规为他人解决行政编制;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非法占有,挥霍浪费公共财产。

被免去了河南省高院副院长之职的谢德安,在河南省高院党组关于巡视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到,他“严重违反组织原则和政治规矩”,通报中还称,谢德安所犯错误主要是“个人无组织无纪律”。

而在2016年最高检通报的12起案件中,除了贪腐问题之外,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原局长周勇因开设赌场、湖南省衡山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聂志文因违反换届纪律、湖北省孝感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韩先清因违反办案纪律均遭到查处。

此外,还有因顶风违规公款宴请和发放福利等问题,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检察院6名领导班子成员被问责,其中清城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运成被撤销党内职务;广东省吴川市人民法院原院长彭绍全因公款旅游被免职;山西省芮城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梁永安因豪华嫁女被撤职。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最高法院还对6名履职不力的法院院长进行了问责,他们因承担教育监管不力的领导责任、查处不力的领导责任、违规决策的领导责任纷纷被免去院长职务,只有一名院长幸免,仅受到行政记大过处分。

此外,有一些落马官员被调查的原因一直未予披露。例如,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季刚,上海市纪委在2016年年初就宣布他因严重违纪接受调查,但直到目前尚未公布他违纪的更多细节。在检察院系统工作了20多年的季刚在刑法实务界颇有声名,曾在著名的杨佳案中担任公诉人。

 

“让司法腐败无处藏身”

 

“民事、经济和执行领域一直是司法腐败的重灾区。”陈光中解读说。

实践中确实不少司法官员折戟于上述领域,最高法院落马的两位副院长都是民事审判的权威;曹卫平在任河南省高院副院长前,曾主管执行工作将近12年;云南省落马的是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执行局原局长杨照民;河南省新乡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原副局长王华磊因涉嫌受贿被移送司法机关……

陈光中说,司法腐败比一般腐败为祸尤烈,对司法公正、司法权威的危害更大。法学界耳熟能详的那句名言是:一次不公的司法判决比多次不法的行为更具破坏性,不法行为弄脏的不过是水流,而不公的判决则将水源污染了。

著名作家莫言在一次公开访谈中也提到类似看法:“实际上最严重的腐败,是组织腐败和司法腐败……司法是社会最后的底线。道德教化无用的情况下付诸司法。道德层面还解决不了的问题,搬到法律面前来解决。如果司法也腐败了,最后的底线崩溃了,整个社会肯定是人心不古。”

这也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一次集体学习后说“由于多种因素影响,司法活动中也存在一些司法不公、冤假错案、司法腐败以及金钱案、权力案、人情案等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抓紧解决,就会严重影响全面依法治国进程,严重影响社会公平正义”的原因。

习近平在20141月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深化司法改革,坚持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洁,增强主动公开、主动接受监督的意识,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让司法腐败无法藏身。

“两高”过去3年提交的“成绩单”(“两高”工作报告)来看,司法反腐颇有成效。

2013年至20153年间,全国各级法院共查处利用审判执行权违纪违法干警1965人,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违法违纪检察人员1079人。最高法院连续两年都在工作报告中提到“以零容忍态度坚决惩治司法腐败”。

“十八大以来检法系统确实有不少官员落马。”陈光中感慨说,但这也并不奇怪,全国贪腐的官员这么多,检法又怎么能幸免呢?“整个大环境决定了小环境。”

 


责任编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