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律师实务 >
傅东辉:一位贸易救济律师的多面角色
2016-03-07 21:29 作者:彭飞 来源:《法人》

 
 
每一次贸易救济案件的胜诉和败诉都不是偶然,贸易救济案件充满变数,专家组大获全胜、上诉阶段又输得精光的情况也不鲜见,律师要认识到案子的不确定性,就会时刻保持谨慎
 
        2016年1月20日,《环球时报》在其公号发表题为《中国刚刚在WTO获得一场意义如此重大的胜诉,却没有人注意到》的文章,截至《法人》记者写稿之日,阅读量达到7万余次,点赞千余次。
        “难得胜利!”“真是千载难逢!”“以前是欧洲人打开中国市场,现在反过来了!”文章下面的评论者,几乎一致表达了这场胜利的难能可贵。
        “此案是中欧经贸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中国耗时7年之久,走完了所有世贸组织赋予成员方的法律救济程序,这是中国利用多边体制规则解决贸易争端、遵守规则、维护国际法治、捍卫自身权益的重要表现。”国际法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廖诗评在评论此案时表示。
        作为本案全程的见证者和参与者,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主任傅东辉带领团队成为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和中国紧固件行业协会的代理律师,为商务部准备了充分的证据和论据,是本案获得最终成功的重要策划者和推动者。
 
深耕者
 
        “这个案子结果如此好,整个国际贸易团队都很开心,同事们称我们远见卓识又能干的傅律师为‘劳模’。”本案参与者之一、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法律顾问、原WTO秘书处法律司法律事务官员冯雪薇女士评价傅东辉在本案中的作用时说道。
        这场“意义重大的胜诉”最早可以追溯到9年前。
        2007年,欧盟对中国碳钢紧固件反倾销案展开调查。在原审调查中,欧委会调查机关滥用WTO反倾销的程序规则和实体规则,采用印度汽车紧固件企业(Pooja Forge Ltd.)的产品销售价格作为替代价与中国出口的普通紧固件价格进行不公正的价格对比。
        2009年1月30日起,欧盟对从中国进口的碳钢紧固件产品征收平均高达77.5%的反倾销税,影响中国近10亿美元的出口,波及成千上万人的就业。
        商务部数据显示,2009年起,中国在欧盟的紧固件产品市场占有率从26%一路下跌至目前的0.5%。尽管2014年中国对欧盟仍有少量出口,也主要是欧盟申诉方在华关联企业的出口,目前真正的中国紧固件企业产品几乎已在欧盟市场消失。
        之后,中国紧固件产业请求中国商务部诉诸WTO争端机制,欧委会被裁定违反WTO规则,通过傅东辉、李烨律师代理宁波金鼎紧固件有限公司和常熟紧固件厂在欧盟执行再调查中的有力举证,使原平均反倾销税率从77.5%下降至54.1%。但是,欧委会并未彻底纠错,此后中国商务部再次提起执行之诉。这也是中国入世以来针对其他成员执行世贸争端裁决措施第一次提起的执行之诉。
        执行之诉中,专家组再次裁定欧盟违规,上诉机构最终裁定了中方完胜,六个争议点欧盟全部败诉。因此,欧盟必须彻底纠错,中方取得“首战首胜”“上诉完胜”的结果。
        商务部条法司相关负责人认为,此案例作为典型判例,将产生重大影响,对其他世贸组织成员方基于中国是一个非市场国家而发起的反倾销调查实践也将起到警示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案件具有标杆意义。
        而作为参与本案的中方律师之一的傅东辉,获知消息之后则显得较为平静,他把胜诉归功于自己的同行和出庭律师。
“每一次贸易救济案件的胜诉和败诉都不是偶然。”傅东辉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道,贸易救济案件充满变数,“专家组大获全胜,上诉阶段又输得精光的情况也不鲜见,你要认识到案子的不确定性,就会时刻保持谨慎。”
        在过去的25年间,他打赢过40多个欧盟贸易救济案件,并保持了非常高的胜诉率。
从法学院毕业之后,傅东辉先在欧洲的一家美国律所从事律师工作,之后又转到欧洲的本土律所,最后转战回国担任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主任,但从来没有离开过贸易救济领域。
 
挑战者
 
        多年来,中国在应对国际反倾销方面始终受到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困扰。
        事实上,早在上述案件取得胜诉之前,傅东辉便将其收录在其新书《论贸易救济》中,文章指出:“虽然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已经成为WTO文件的一部分,但是,对于欧美国家在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审查方面滥用规则,却从未直接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中国人在心理上仍然认为市场经济地位是不可挑战的。”
        作为在欧洲有着十余年贸易救济法律工作经验的傅东辉,并不认为欧美滥用审查规则的做法是不可挑战的,他用实际行动对此做出了回应。
        本案之外,傅东辉还曾为欧盟案件中9家企业获得零税率,为26案取得无损害胜诉,创造的著名案例包括“棉坯布案”两次无税结案、“三大箱包案”无损害胜诉、“手推车案”反败为赢、“镁碳砖案”出奇制胜、“化纤布案”以多胜少、“紧固件案”首次战胜反规避、“数据卡案”迫使欧盟提前终止调查、“聚酯短纤案”以零补贴获胜,扭转了欧盟反倾销中败多胜少的局面,大大丰富了中国企业应诉获胜的成功经验。 
        傅东辉对欧盟案件的高胜诉率得益于他在国外十几年的经历,期间他和欧美一流的贸易救济律师一起工作,成了贸易救济国际律师圈的成员。
        “中国改革开放后的贸易救济规则是向别人学来的,所以很难摆脱小学生的心态。”傅东辉开玩笑地说。如“白羽肉鸡案”,一开始大家都认为一定会输,因为和本案损害认定情况类似的“电工钢案”在此之前刚刚新败。最后傅东辉以寸步不让的坚持终于让该案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局面。
        在反倾销案件中,衡量本国产品是否受到损害的一项标准是,进口的价格是否低于国内产业的价格,如果价格比国内价格低就有损害。但是对于如何对比,WTO并没有规定具体规则,由调查机关自由裁量。但在“电工钢案”中,美国错误地坚持应采用分产品型号进行比价,却反而取得了胜诉,规则被错误地做了扩大解释。
        “白羽肉鸡案”中,不了解中国膳食文化的美国人故技重演,认为鸡胸肉比鸡爪贵,中方将鸡爪和鸡胸合并对比,扩大了销价幅度,再告中国调查机关在损害认定中以均价比较违反了价格对比规则。
        傅东辉在受理案件的第一时间让助理去超市比价,印证了他的预判,因为中国人喜欢吃鸡爪,市场上鸡爪实际比鸡胸还贵,二者合并定价实际上反而有利于美方,为成功抗辩制订了最终取胜的正确应诉方案。
        “正是我们在第一时间制订了正确的应诉方案,才使‘白羽肉鸡案’双反措施在被告案件中成为唯一一个站住脚的成功案例。输了官司的美国并不甘心,扬言要继续告我们,但是两年了一直没动静。”傅东辉告诉《法人》记者,“做律师的不要太在意别人批评你什么或者恭维你什么,你要坚持自己的判断,坚持自己的路,要多做工作。”
 
批判者
 
        中国在WTO的争端案件,通常由中外律师合作代理,傅东辉坚持在每一案件中由中方律师主导,而不仅仅扮演边缘角色,做些翻译、审查、提些意见等。
        “合作就是坚持你自己正确的,争取合作方的支持,或求同存异。”傅东辉对毛泽东理论有过精深研读,他把毛泽东统一战线的理论也运用到和国外的律师合作上,“国际合作,你要认识到合作另一方可能存在的问题,否则合作就会沦为顺从。”
        欧洲的十几年工作经历,让傅东辉比较容易从中国角度看外国问题,也容易从国外角度看中国问题。“中国的法律人应该坚定地把中国的法律工作做好,我们有义务促进中国法律与国际接轨。”傅东辉表示,“因此必须坚持律师的国际合作。”
        对贸易救济案件来说,律师间的合作与搭配很重要,但自己的努力更重要。“不要以为依赖与美欧大牌律师合作就能胜诉,我们要借助与美欧优秀律师的合作,为胜诉寻求更多的可能,而不是依赖和顺从。关键是你自己得多做功课,抓住关键性证据。”
        傅东辉告诉自己的助理:“虽然你不是案子的主导者,但也要有主导者的心态。”
        目前,WTO争端案已经有500多个案例,有一种观点认为WTO法律是模范法,傅东辉对此持不同看法:“如果把WTO法当成模范法,我们就会解除武装,一定吃亏,既不利于维护自己在WTO的合法权利,也不利于维护WTO的法律制度。”
        “在贸易救济案件中,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作为清华大学的硕士生导师,傅东辉在清华讲坛上告诫自己的学生,“首先要讲规则,但在严格按照规则办事的情况下,又要注意规则可能会发展。不能只是遵守‘模范法’的顺民,也许通过你的案件这个规则就发展了。”
 
坚守者
 
        作为律所管理者,傅东辉却十分警惕把收入攀升作为目标的做法。
        “你要总想着挣钱,那就是商人,就没办法把案子做好。总部也有‘业绩’的要求,但是我坚持我自己的看法。”傅东辉表示,10年前因为他是做涉外业务的,收入比其他律师高很多,目前国内其他业务都发展起来了,收入比他高的律师有很多,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不能只求收入攀升,要坚持专业化、国际化,坚持国际一流的业务水平作为首要目标。”
        “你要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没有足够的时间投入是不可能的。”傅东辉说道,“就拿反倾销的案子来说,你代理了应诉企业,反过来你有没有代理过申诉企业?代理了应诉、申诉案件,你是否代理过复审案件?复审案件又包括临时复审、期中复审、日落复审,还有反规避。此外,你的WTO争端经验更是至关重要。”
        近五年来,中国还有很多日落复审打不掉,但傅东辉的团队打赢了六七个日落复审的案件。在这方面,傅东辉感谢商务部的信任和给予的各种机会,使他能够成为一个贸易救济的专家。
对于每一个做过的案件,傅东辉事后都会做出翔实的总结,“这些总结不仅有助于今后的判断。同时,如果这些总结运用到我们国家的案件的话,就会成为一种国家的能力”。
        自本世纪初中国加入WTO至今,全球商贸领域最重要的变化,可以说就是中国作为制造业强国的崛起。作为中国最早专业从事国际贸易法和反倾销法的律师之一,傅东辉曾为中国外经贸部贸管司担任中欧纺织品谈判法律顾问达10年之久,在中国反倾销立法初期又多年为条法司担任反倾销法律顾问,参与建立了中国反倾销制度。如何应对贸易救济,使中国突破非市场经济规则下反倾销的重围,也是傅东辉长期以来一直在身体力行的求索方向。
        “我觉得国家的贸易保护应当是在一定范围内有选择、有条件的保护,而不是无条件的保护,因为完全的保护、全面的保护实际上对于国家的发展是有害的。”在傅东辉看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之所以比其他的发展中国家要走得快,最重要的因素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和适当保护的平衡程度上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做得更好。
        傅东辉表示,尽管WTO争端领域范围有局限,不太可能有太多的律师涉足,但是在每一个领域只要有人坚持,有真正的专家就行,“就像钱学森一个人回国了,给整个中国航天事业都带来了重要突破”。
        几年前,傅东辉把在世界贸易组织秘书处法律司工作了9年的法律事务官员冯雪薇请到自己的律所工作,这也是本次“中国碳钢紧固件反倾销案”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之一。采访中,傅东辉对其不吝赞美之词:“我知道我自己不可能了解那么多WTO法律规则,在贸易救济领域我是专家,但在WTO争端领域,她专门做了9年裁判,是绝对的专家,没有人可以跟她比。”
        “没有一点架子,很支持中国的WTO事业。”我国WTO领域唯一一本英文期刊《Journal of WTO  China》的编辑李淑玲接受《法人》杂志记者采访时回忆称,2015年,她曾向傅东辉约过稿:“他有两篇,问我要哪篇,我们杂志没什么名气,我让他先紧着其他好的英文杂志发。但他说,‘要把好文章给自己国家的英文杂志,支持我们自己的期刊’”。
最近李淑玲再次向傅东辉约稿,是和“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相关的主题。
        “傅律师答应了。”李淑玲说道,他还特别希望我们能向商务部反映一下,组织个研究组,专门研究欧盟紧固件的案子,“这是一个里程碑的案子,这个主题对于认知WTO规则和发展,认知中国与WTO的相互关系至关重要。”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