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人物故事 >
一个总法律顾问的华丽转身
2016-01-19 20:44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

西小虹      高欣 摄
 
  在刚刚结束的“2015中国公司法务年会”上,西小虹与参会嘉宾们分享了他曾经参与的这个毫无先例可循的案例。此时,他的身份已经由一名公司总法律顾问变为颂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法治周末记者 高欣
  西小虹很像“70后”。然而,这位高大斯文、总是面带微笑的北大和剑桥大学法学高才生,已年过五旬。
  5年前,一家中国公司在挪威打赢了一场官司。这成为全球光伏行业涉及供货协议唯一一个全身而退的案例。彼时,作为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西小虹,全程参与了这场持续近3年的合同纠纷战。
  2016年1月16日,在北京举行的“2015公司法务年会”上,他与参会嘉宾们分享了这个毫无先例可循的案例。此时,他的身份已经变为颂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5年8月,与法律打了近三十年“专业”交道的西小虹离开中电电气,与几位友人一起,开始了节能环保领域的新探索。
  “如果我能成功,也是为法务人员探一条路出来,告诉大家,面对‘职业天花板’,你还有很多选择。同时,也想告诉公司的管理者,你的律师不是只会做法务。”1月15日,在北京东北四环的一家咖啡厅,他这样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从法务到商业业务
 
  西小虹生于1963年,虽祖籍山西,却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由于事业生涯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在香港度过。从北京大学毕业后的26年间,他先后经历了6个在各自业界响当当的东家,在法务和业务间逐渐切换自如。
  1988年9月,第二次全国律师资格统一考试举行,这是首次面向社会各界的律师资格考试。拿着北京大学文学学士和法学硕士文凭,25岁的西小虹通过了这次考试。之后不久,他被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聘为法律顾问,1989年,被调至香港总部。
  西小虹并不安于现状。两年后,他再赴英国,攻读剑桥大学法律专业的荣誉文学士和文学硕士。他很可能是第一个在剑桥读法律本科的中国内地学生,但肯定是第一个同时具有剑桥四种学生身份[本科生、研究生、成熟生(25岁以上读本科)和关联生(已在其他大学有学位的)——记者注]的中国内地学生。
  海外深造后回港,西小虹进一家律所,准备专心从事律师工作。然后不久,由于律所合伙人退休,西小虹再寻工作,于1994年加入杜邦中国有限公司,成为杜邦公司近200年历史中第一位具有中国律师资格的法律顾问。
  杜邦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化工公司之一,成立于1802年,总部设在美国。西小虹在这家外企埋头工作了整整十年,从法律顾问做起,直至内部转岗至纤维业务部门,任亚太区合并收购总监。因工作出色,曾获得杜邦全球法务最高奖“金鹰奖”。
  “想做顶级的商业律师,起码要成为二三流的商人。所以我选择去公司,看看大家是怎样做业务的。”西小虹说。杜邦十年,成就了他从法务转向业务的过渡。
  2004年,杜邦的全球纤维业务被美国第一大私营公司科氏工业集团收购,公司也更名为英威达公司。次年,西小虹离开英威达,出任香港机场管理局中国业务总经理,彻底转向纯业务管理。
  在香港机场管理局任上,他完成了香港机场管理局与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设立合资公司及与珠海市共同成立机场管理公司对珠海机场进行运营管理的项目。这是在国内民航系统引进外资直接投资和管理的首例。
  离开香港机场管理局后,西小虹又完成了中电电气集团——中国化工集团——中电电气集团的事业轮回。先后出任中电电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中电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特别顾问、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和中国化工农化总公司总法律顾问等职,并曾获中国化工集团“总经理嘉奖令”。
  在这圈轮回中,他携家人逐渐从香港回到内地,回到辞别多年的故乡北京。
  “香港20年,对我最大的改变是看问题的角度。”西小虹对记者说,“不是去做游客买东西,是真正去体验。现在对于任何事情,我不会急于下结论,因为一个问题可以从很多角度来看。”
  漫长的法务生涯,西小虹曾遇到过许多烧脑案例,“各有不同,很多还都没有先例”。
  “当下中国发展迅速,法律滞后肯定会是新常态。对法务人员的建议,我会强调做基本功。”他说,“从最基础开始,做最实在的东西。‘花拳绣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真正重要的,还是基本功,以及在不同时空下怎样去运用这些基本概念和法律关系。”
 
  无先例可循的诉讼战
 
  提及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之一的中电电气,西小虹颇为自豪:“中国第一条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线是由它生产的。”在此工作期间,他帮助公司打赢了那场“全球光伏行业涉及供货协议唯一全身而退的案例”。
  事发8年前。2008年6月,中电电气旗下中电电气(南京)光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光伏)与全球多晶硅巨头之一的挪威REC公司签订多晶硅片供应协议。该协议的履行期限为7年、总金额超过4亿美元。
  中电光伏通过北欧银行向REC公司开出了5000万美元的见索即付保函。然而不为中电光伏所知的是,签约公司不久被并入REC公司旗下另一家公司,合同的履约方悄然发生了变化。
  这其中,市场的影响也颇为关键。
  作为光伏产业的核心原料,多晶硅的价格自2003年以来持续攀升,从最初的每公斤约30美元上涨至2008年初的现货价430美元,2008年第三季度曾一度达到550美元。此时,长期供应合同的平均价格在每公斤70美元至110美元。
  暴利最终吸引了众多参与者,供需形势逐渐逆转。2008年9月后,硅料市场价格断崖式下跌近70%。中电光伏与REC公司的固定价格合同难以继续执行。
  从2009年夏天起,中电光伏本着最大的诚意,与REC公司磋商,希望双方能按照当时现有的国际行情、公平合理地修改供货协议,并提供相应的价值交换。但REC公司以“坚持按照原合同执行”为立场,并提出其他难以接受的附加条件。
  西小虹从这里介入,他的身份是董事长特别顾问和谈判代表,负责谈判和法律策略的制定。
  经过多次磋商,双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09年8月,中电光伏多次派谈判代表团前往挪威,进行最后的努力。
  也直到此时,经谈判代表团再三追问,中电光伏方面才首次正式从对方得知公司合并、合同履约方发生根本变化一事。此前,REC公司一直刻意回避这一事实,坚称只是公司名称变更。
  谈判处于胶着,而保函又即将到期,西小虹根据当时形势判断,REC公司一定会在保函到期前提出兑付。法律冲突已不可避免。他亦深知,这起纠纷中涉及到的核心法律问题没有先例。
  “因为没有先例,对于法律专家、包括对外国律师来讲,是很兴奋的一件事,因为终于有一个病人可以拿来解剖了。但这个病人是很惨的,因为不知道自己会经历的恶梦和处置。”西小虹道。
  同样因为没有先例,该案从挪威地方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在中国国内,也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
  “这个纠纷涉及跨法域,包括挪威法、英国法、中国法、ICC458规则(即国际商会制定的《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记者注),而且其中的问题无先例可循。”西小虹说。
  如何反击?西小虹下了一步“生死棋”:中电光伏按照原合同的规定,仍以REC公司原履约方为受益人,续开保函。
  “你要到法院起诉对方,特别是英国法律、挪威法律,起诉前得保证你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在特定情况下,要把你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如果对方拿证据说我们没有续开保函,我们是没有办法辩解的。所以我们按照原合同的原受益人开保函,开给一个‘死人’,因为原受益人在公司法的概念上已经没有了。”他说。
  为原REC公司提供担保的北欧银行很聪明,回函答复称:经向REC硅片挪威公司询问,保函应以REC硅片挪威公司为受益人开出。REC硅片挪威公司,即合并后的新公司。
  “这就出了问题:新的受益人跟我们没有合同关系。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它能不能够作为原来公司的权利和义务继承人来享受这个权利呢?”
  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双方开始了诉讼战。
  从2009年9月至2011年11月,诉讼分别在挪威、中国两地法院审理,直至两地最高法院的判决和裁定。这其间,双方各有胜败。
  最终,挪威最高法院以三比零的完胜结果,支持中电光伏的主张,撤销了上诉法院的判决并发回重审。在重审中,上诉法院又以三比零支持了中电光伏。中电光伏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
  2011年11月,双方最终达成协议,保函结束,中电光伏迅速抽身,不再追究。
  这个“尽快撤出”的建议,也是西小虹提出的。“为什么我当初的判断是彻底解决掉呢?如果这个案子继续打下去,REC公司如果破产,我们的钱找谁要?你用什么身份要?所以要见好就收。”
  果然,次年REC公司破产重整,股价下跌99%。事实证明了他的预判。
  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2010年底,作为总法律顾问,西小虹参与了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旗下中国蓝星公司以20亿美元全资并购挪威埃肯公司一案。埃肯公司是REC的关联企业。而在2015年5月13日,已经成为央企一员的埃肯公司又完成了对REC公司的收购。
 
  转身节能环保行业
 
  在“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企业类型”里做过一圈后,西小虹又瞄准了一个“叫好不叫座”的行业。
  2015年8月,和中电电气3年的合同到期后,西小虹加入由几个志同道合的青年才俊组成的节能环保团队,出任颂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开始了围绕“节能环保、健康生活”为主题的新事业。
  “以前在工作中也有接触,有点潜移默化。我看好节能环保行业的未来。”他对记者说。
  在新公司的这段时间里,西小虹自言“又当校长又当敲钟的”,“什么都得管、什么都得干”。
  做“准甲方”,帮业主省钱,是颂虹的定位。“我们的目标是要帮业主找到最高的性价比和最优化的组合。”西小虹说。
  “做电、水、气的,你都能分别找出一堆。但是业主的需求是综合的。不是全部都用最好的、最贵的或者是最便宜的,就是对业主最好的。所以我们希望能够给业主提供一条龙的服务,帮助业主分析哪种组合最合适。现在有太多碎片化的供给和碎片化的需求,我们要提供的是一个订制整合平台。我们在节能方面的专家库及垂直领域业务伙伴都非常强大。”
  除了节能服务,在培训和金融两个环节,颂虹团队也都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如今,西小虹在北京的时间多一点,但由于公司设在上海和南京,“以后就得到处跑了”。
  瞄准节能环保行业,并不是“一拍脑门”的决定。
  从2003年到2014年的十年间,中国节能环保市场份额爆炸式地翻了五十多倍。据西小虹观察,具体到操作层面,又存在着“懂技术的人不一定管钱、管钱的人不一定懂技术”这样的问题。
  “这里就有很大的空间。”他说,“我们这个团队现在在做的,就是帮业主拿出通过节能优化赚钱的主意。”
  “60后”的西小虹,经历了国家从物质匮乏到极大丰富的过程。幼时的节约观念,也是促使他选择节能环保领域的重要观念动力。“当时不是因为节约,是真没有。而当突然间物质丰富时,这个意识还是要有,我们不该浪费,更不该透支后代的资源。”
  也是因此,他自言对这份新事业的选择,“还是有点儿情怀在”。“想开心地赚钱,赚点儿开心的钱。”
  团队成员并非同龄人,“60后”“70后”“80后”。不同年龄层,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但得出的结论却很一致。
  “现在好多方式都是你先花钱,至于对你有没有用,人家并不在意。做节能不是这样,而是你的东西能否真能给业主带来价值,真的能做到节能环保,而不是拿钱就走。”虽是朝阳行业,西小虹却认为,互联网购物模式并不适用于节能环保领域。
  慢慢来,小步快跑,不搞“网红”,先建立信任,是团队当下的发展定位。目前,在公司所在地上海,当地政府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已主动参与成为了股东。“努力让大家看到这个是很好的事,我们也会很努力地去做这件事。”
  具体到盈利模式,主要有两种:赚取服务费和承接运维。西小虹认为,这种模式是“可扩展、可复制的”。
  市场和竞争,他并不担心。“这个平台很大,现在的问题是参与者太少。”他对记者说,“我们真的不怕而且不介意很多人一起来玩,越是这样做,越能带来更多的商业创新。”
  论及前面二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对这份新事业的最大助益,西小虹给出的答案是“看问题会更立体”。
  与此同时,如今的西小虹,希望能够尽量淡化自己的律师身份。“2003年我就想做业务,可当时没有准备好。”如今的选择,他觉得,也是在为法务人员在面对“职业天花板”时,闯一条新的路出来。
  未来若有机会,他还想拍一部关于地球资源的宣传片。
  “很多人觉得环境问题是个问题,可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一己之力又能做什么?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环境问题的制造者,同时也是受害者。我们一面给自己的孩子尽量最好的资源,另一面却对地球母亲视而不见并且透支后代的资源。我希望能慢慢引导越来越多的人主动去做环保,希望每个人把自己应该做的那一点完成。”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