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热点追踪 >
国企财务科长外逃泰国17年的心路历程
2016-01-13 00:02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17年后他回国自首
        国企财务科长外逃泰国17年的心路历程
 
  “已经17年了,家有妻儿而不能相见,因为自己的出逃反而让他们承受着难辩的非议。如果时间能够倒回去,我当初会选择去投案,这些年的代价,对我来说太大了”
 
法治周末记者  邢东伟
法治周末实习生 符芳纯 陈文杰
  “我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家,这才是我真正的家……”
  2015年7月28日下午4时许,随着曼谷至海口的国际航班在海口落地,66岁的云昌杰出这样的感慨。因涉嫌挪用公款40万元负罪逃往国外17年的他,终于能再次与亲人相见。
  2015年12月7日,美兰区检察院就云昌杰涉嫌挪用公款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诉。12月19日上午,法治周末记者在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检察院见到了身形长挑、脸颊削瘦、一头白发的云昌杰。
  他身着黑色夹克衫,显得很平静。他细声细语地说:“已经17年了,家有妻儿而不能相见,因为自己的出逃反而让他们承受着难辩的非议。如果时间能够倒回去,我当初会选择去投案,这些年的代价,对我来说太大了!”
  云昌杰说,已到古稀之年的他不想再在国外继续那种没有归属感的生活,也不想再让家人承受沉重的压力。随着国家加大对外逃人员的追讨力度,他毅然选择回国投案自首,重新回到自己的国和家。
  挪用公款
  抛家弃子只身外逃
  创办于1989年8月的海南省林业机械厂(以下简称机械厂)是省林业局直属的国有企业,主要经营汽车修理、检测,机械加工等,位于繁忙的海口市海府路上。上世纪90年代,海南爆发“房地产热”,机械厂在该厂沿街部分建起大面积的商业铺面和住宅楼,将租赁、出售铺面和楼房等作为主营收入。
  1998年,由于经营不善,机械厂职工利益受损严重。适逢该厂领导换届,财务混乱,许多职工要求查账。原海南省林业局接到职工举报后,派人到厂成立了查账小组,查账发现,该厂领导班子设立多个账外“小金库”等问题暴露无遗,机械厂一批人受到了处分,一名财务人员潜逃。
  这个趁机潜逃的财务人员便是云昌杰,文昌市人,系机械厂财务科原科长。因担心东窗事发,云昌杰于1998年10月23日外逃出境,只身前往泰国。
  “我当时是从厂里的账户上把40万元转到我私人的账户上,然后把这40万元借给一名福建的朋友做生意,谁知他借钱之后人却消失了,我当时一度都绝望了。”云昌杰回忆说。
  1999年5月,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其立案侦查。2006年1月23日对其进行网上追逃。
  据检方查明,1994年12月,云昌杰让机械厂出纳许某芳从该厂账户上转账40万元到该厂设在博爱城市信用社的一账户,然后以支票方式转到自己的个人账户,同年12月26日,云昌杰将这40万元借给朋友云某柏做生意,自己按每月1.5%的标准收取利息。
  1996年初,云某柏将40万元本金及10万元利息全部还给云昌杰。云昌杰随后将其中的40万元借给一名福建的朋友做生意,但该朋友随后下落不明。目前,云昌杰挪用的40万元尚未归还。
  云昌杰称,他至今记得17年前的情形。当时气氛很紧张,厂里查账的来了,他无法还上这40万元,一直希望自己侥幸没被查出来,心情很复杂。后来,厂里几个人都被处分了,他便知道这事瞒不住了,可他又不想坐牢,只好逃走。
  “我之所以选择逃去泰国,是因为我在泰国也有个家,有我同父异母的兄妹等亲人。”云昌杰称,到了泰国,为了逃避追查,他通过亲戚于2000年获得泰国国籍,并改名为“刘文清”,把年龄也改大了10岁,重新洗白了一个异国身份。
  漂泊之苦
  躲避追查处处小心
  在逃亡的17年里,今年66岁的云昌杰已经养成了一系列固定的习惯:8点起床,准时看新闻,没事绝不出门……
  “每天只想低调,希望别人都不注意到我。”在和云昌杰交谈中,记者听到他重复最多的词语之一就是“低调”。他说,这两个字是他逃亡17年必须遵循的“生存法则”。
  据介绍,云昌杰的父亲是一名泰国华侨,在泰国素崖哥洛县做小生意,他也是出生在泰国,后来随母亲回到海南。虽然当时父亲已经去世,但还有几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在泰国。
  但是,在泰国的生活也并非想象的那般顺利。在刚逃到泰国哥洛县后,由于没有身份证,正规用人单位招工他根本不敢去,前5年的时间,云昌杰都只能在家里闲着。
  2003年,经亲戚介绍,云昌杰在当地一家华人社团找到第一份工作,主要帮人写挽联、料理丧葬辅助事宜等秘书性工作。在社团,云昌杰每天默默无闻地工作。就在这段时间,云昌杰通过亲戚用自己带走的那2万元人民币为自己办了一张泰国身份证。
  “有了这张泰国身份证,我的心开始放宽一些了,但我觉得自己安全了,但内心深处又知道自己是逃犯,我走到哪里都刻意保持低调,不希望被人注意到,有时候在街上看到警察也不敢正眼看,晚上睡觉会醒来几次,在工作中受委屈了也只能忍气吞声。”云昌杰称。
  记得有一次,因工作出了一点小差错,社团的领导骂他,骂得非常严重。他自己感觉被欺负了,很想狠狠地骂回去,但还是忍住了。他不敢得罪任何人,甚至不敢与人辩驳。因为低调,他反而成了最容易被欺负的对象。最后,他只能在妹妹的店里帮忙拿货,做仓库管理员。
  念念不忘
  做梦都是回”家”团圆
  “明明有泰国国籍,也有亲戚陪伴,为什么还要回国自首呢?”面对记者的提问,云昌杰说,虽然可以依靠泰国的身份无限期地逃亡下去,也可以通过电话、MSN等方式偶尔联系到文昌家人,但是呆在国外始终有一种漂泊感,而且始终放下放心不下国内的家人。随着一天天老去,回家成了他最大的愿望。在他心目中,中国的家才是他真正的家,17年逃亡生涯中,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母亲、妻儿的想念。
  逃亡期间,对亲人的思念让云昌杰备受煎熬。当年他只身逃离海南时,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只能由妻子独自艰难地抚养,年迈的母亲那时也已经70多岁。
  云昌杰说,每到夜里,对家人的思念就会涌上心头,实在想得不行,才敢用哥哥姐姐们的电话跟家里联系。尽管有电话,联系也很少,最开始几年打都不敢打。
  在云昌杰心中,今生最愧对的人便是自己的老母亲了,既不能在她生前好好地尽孝,也没有为老人送终。
  “自从我逃往泰国后,母亲便一直盼望着我能回来。当时,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就怕不能见到自己最后一面。尤其是,2010年母亲病重的时候,家里人联系到我之后,我便不顾一切地回国来看望母亲,就算这次被逮住也无怨无悔……”云昌杰说。
  2010年上半年,他从泰国到澳门获得落地签证,再由珠海中转,最后才乘汽车返回海南文昌家中。这次,他是利用泰国身份回国的,因为怕被发现,再加上仅仅是只有两天时间的临时签证,他只在家中呆了几个小时便匆匆“原路返回”。
  “我虽然偷偷跑回国了,当时母亲还能认得我,却已经不能说话了,只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到这里,年过六旬的云昌杰还是老泪纵横。在回到泰国的“家”里不久,老母亲便去世了,他甚至没有赶回家奔丧。云昌杰无数次想过回家尽最后一份孝心,可每当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家,却很快又犹豫了:“要是回去真被抓了,怎么办?”
  除了老母亲,云昌杰说,他还愧对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的妻子从他外逃的那年开始就自己一个人照顾着病重的老母亲,并含辛茹苦地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人。他每天做梦都梦到了回家团圆,看见妻儿幸福的笑容。
  “我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我走的那年,大儿子是知道的,小儿子还浑然不知。现在想来,我没有参与他们的成长,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刚出生的两个孙子也没有见到……”现在想来,吉昌杰非常懊悔。
  云昌杰说,除了不能与家人见面,他还知道妻儿还得承受着他人的种种非议,很多人谣他外逃的时候留下很多的钱供子女享福。其实,他当时带走了2万元人民币和6000美元,什么也没有为家人留下。他知道妻儿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之前买房的时候连首付都拿不出来。“我哪里留下什么巨款?留给妻儿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呀!”
  回国自首“中国才是我真正的家”
  “远离故乡的水,远离故乡的人,远离故乡的那片蓝天白云;当那炊烟升起时,似乎在召唤远方的游子,归去来兮,你快些回家吧,回家吧……”
  家,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有着特殊的含义。落叶归根是每个人的情结。每一个寄居他乡的旅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家,云昌杰也不例外。2010年偷偷跑回家看望病重老母亲的时候,云昌杰当时就不想走了。但是拗不过泰国的家人,只能又按照来时的路线原路返回。从此,自首的想法在他的心中一天比一天强烈。
  “老了,是时候回去了,该落叶归根了。”2015年7月,他做导游的小儿子带团来泰国的时候见到云昌杰说。听到小儿子的话后,他彻底坚定了“回家”的信念,因为中国才是他的家。
  1999年5月12日,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云昌杰立案侦查。2006年1月23日,该院又决定对其进行网上追逃。近17年来,每逢过年过节,办案人员都会到云昌杰的老家文昌进行调查。
  “17年来,负责这个案件的检察官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检察机关从未停止过追逃。这已成为我省检察机关追逃检察官的攻坚克难、永不言弃的工作信条。”负责云昌杰案的美兰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人员王慧明称,“一定要找到云昌杰!”
  2014年9月,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被办案人员获悉,云昌杰的小儿子云某有多次出入境泰国的记录,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办案人员大致确定了云昌杰的地址。今年7月,办案人员侦查发现,云昌杰的二儿子再次前往泰国。办案人员再次与他联系,希望他能动员其父投案自首。
  云昌杰说,在小儿子的劝说下,自己打定了回国的主意。同时,自己在泰国通过电视也能看到关于中国追逃追赃相关政策的新闻。今年4月,针对外逃职务犯罪的“天网”行动正式启动。国家追逃追赃力度进一步加大了,若再不投案自首,或许就再没有机会了。
  2015年7月20日,下定决心的云昌杰不顾泰国亲戚的反对,毅然买了一张从曼谷飞回海口的机票,决定回国自首。
  王慧明说,检察机关历来重视追逃追赃工作,特别是2014年高检院部署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以来,更是加大了对潜逃在外职务犯罪嫌疑人的劝返工作力度,并呼吁潜逃国(境)外的犯罪嫌疑分子,认清形势,早日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这对在逃人员是一项很利好的政策。云昌杰正是看到这一点,才打消了投案自首的重重顾虑。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