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 博观 >
当小县城遇上冬奥会
2015-08-07 14:50 作者: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申奥的消息,彻底搅热了崇礼,也让这个昔日的贫困县迅速“摘帽”。尽管贫困的旧貌并没有完全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但一波又一波的机遇,已经降临崇礼,或者已在悄然到来的路上
 
编辑整理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北京!”7月31日17时57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念出这两个字时,距离北京220公里外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一片沸腾。
  2013年11月,在北京联合张家口正式提出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崇礼”这个名字,对许多人而言还很陌生。不到两年时间,这座仅有12.6万人口的小县城,已逐渐成长为2022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的主要比赛场,倍受瞩目。
  “申奥的消息,是给严寒里的崇礼加了一把火,彻底搅热了崇礼。”崇礼县城西湾子镇街道办事处主任任军近日对媒体这样感概。
 
  被申奥“砸中”的县城
 
  崇礼有座钟楼,钟楼的南边,一切还是它原有的样子。最寻常的老式楼房,人车混杂的拥挤马路,穿梭在街头卖菜、卖水果的商贩,5元钱起步的三轮摩的,不远处的山坡上,还伫立着成片的窑洞、泥瓦房。
  而钟楼以北,是近两年才建起来的旅游商贸新区。“雪景”“雪山”“奥雪”“雪之恋”……目光所及,随处能够看到与“雪”有关的店铺招牌。
  除了一百多家宾馆和快捷酒店、各种高档雪具店,这里还有日式居酒屋、烧烤吧、咖啡店、足疗店,甚至只需转过一个街角,就有4家不同风格的酒吧。
  而所有这一切大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开业不久。一个钟楼,因为申奥的开始,分割出了两个世界。
  这次申办冬奥会,对中国而言,并非第一次。
  早在2002年,中国奥委会曾正式推荐黑龙江哈尔滨申办2010年冬季奥运会。然而,却因为比赛场馆、基础设施、财务状况等考核项目低于基准分,未能入选。
  2009年,一直积极备战的哈尔滨联合吉林长春,提出申办2018年冬奥会的申请,但在中国奥委会初步评估过后,再次回绝了这次申请。
  而此时,还相对闭塞的崇礼,却慢慢进入中国奥委会的视野。
  从地图上看,崇礼县位于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西沟、中沟、东沟三条大沟纵贯全境,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区域性小气候。
  据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了解,每到冬季,来自西北方向的冷空气从西沟进入,和东南方向的暖湿气流交汇,在地形抬升和热力差异的共同作用下,极易产生降水。即使50公里外的张家口市区雪量不大,这里也常常大雪封山。
  另一方面,崇礼境内的山势陡缓适中,坡度多在5度至35度之间,十分适宜滑雪运动。由于森林覆盖率很高,植被向空气中补给了充分的水汽,这也使得积雪没那么快融化,每年存雪期超过150天。
  从专业角度来说,雪场的选址最重要的是要看山形和坡面。“山形要是丘状山体,不能过于陡峭,坡面要完整,山脚那里要有一定弧度,朝向最好朝北或东北。”参与选址的前国家体委滑雪处处长单兆鉴曾这样讲解。
 
  申奥后迅速摘“贫困帽”
 
  随着与北京联合申奥的消息传来,昔日封闭的小县城崇礼终于有机会展露出自己的优势。
  时间退回至2014年12月9日,这一天,崇礼已经降下了入冬以来的第5场大雪,同时也正经历着一个“最火爆”的冬天。
  “11月8日,我们就开业了。”崇礼长城岭滑雪场总经理王会宁向记者表示,2014年11月7日的第一场降雪,使得崇礼成为整个东亚地区最早进入滑雪季的地区。“开业一个多月,客流量达到6000多人,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都是张家口市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由于身处北京的上风口和水源地,张家口被视为首都重要的“生态屏障”,工业发展也一直受到限制。
  资料显示,从1994年至2004年,仅在京张对口帮扶的这10年间,张家口就先后关停了六百多家污染企业,停产治理两百八十多家,还放弃了二十多个效益丰厚的大项目。据崇礼县财政局官网发布的数据,  2001年,崇礼县全年财政收入仅为1676万元。
  2003年,为了给北京提供更好的生态环境,强化“绿色屏障”的作用,张家口又开始推行封山禁牧和退耕还林还草的政策。其中,崇礼县正位于张家口上游,又是清水河的源头,更是注定要承担起风沙源治理、生态造林等等一系列的国家任务。
  当时,崇礼有将近10万的农业人口,畜牧业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这样的举措,让该县三分之二的人都受到了影响。
  2002年,两位企业家在了解了崇礼优越的自然条件后,决定在此投资5亿元建设全国首家开放式滑雪场,这才让地方政府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
  随后,多家滑雪场和旅游度假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
  不过,据法治周末记者查阅数据了解,虽经过十几年发展,但2013年以前,崇礼每个雪场一年的接待量最多就在几万人次,而且其中绝大部分是重复流量。
  直至2015年7月7日,国际奥委会宣布2022年冬奥会的候选城市名单,北京如愿入围。按照方案,北京市与张家口市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崇礼县则将承办大部分雪上项目比赛。
  崇礼县滑雪产业开始逐渐受到世人的关注。
  据崇礼县副县长刘庆虎介绍,“经过十多年的开发建设,目前崇礼共建成4家国内知名雪场,建成高、中、初级雪道82条,各类索道和魔毯24条。”他亦坦言,“在京张没有申办冬奥前,崇礼虽在圈内小有名气,但整体知名度有限。两年来,随着申奥的消息传遍世界,崇礼的曝光度大大增加。”
  随着客源市场的不断扩大,崇礼宾馆、餐饮、农家院等旅游配套设施也应运而生。“2014年年初来崇礼滑雪,基本上可以随到随住,到了年末,不提前半个月预定,周末很难临时找到住处。”崇礼一家酒店经理曾向媒体表示,自己酒店半个月内的周末客房均已经订完。
  据崇礼县政府统计,2014年雪季,崇礼县共接待游客142.2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到9.8亿元,至此彻底摘掉了从建国开始就戴上的贫困县帽子。
 
  冰雪经济留住本地人
 
  对于当地人来说,申奥让一座山间小城看到了发展的希望,正如20岁的当地滑雪教练翟羽佳所说:“更多人来这里滑雪,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
  翟羽佳冬天做滑雪教练,其他三季从事旅游行业,这让她不必去大城市打工,她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
  其实,翟羽佳的父辈还很少有人会滑雪,“这儿是1996年才有第一个滑雪场,我是13岁开始学滑雪的。”翟羽佳的同龄人基本都有滑雪体验,像她这样的滑雪高手也不在少数,这一点已经与父辈完全不同。
  在崇礼,还有一个典型的客流潮汐现象。周末,各类滑雪爱好者纷至沓来,但其他5天,这里却人烟稀少。翟羽佳表示,只有当滑雪运动的文化在中国形成,“滑雪热”才会在崇礼真正变为常态。
  “2010年时,云顶滑雪场只有30多名教练员,而今年教练员人数已经达到了92个,绝大多数来自崇礼本地。我们今年打算聘请90多个教练员,结果有120多人报名。”云顶滑雪乐园的负责人宋志勇介绍,过去崇礼滑雪场的滑雪教练大多来自东北三省,现如今已经是本地人居多。
  而离宋志勇的雪场外两公里左右,是老崇礼人岳志云开的一家农家乐。2004年,时任崇礼县黄土嘴村会计的他,在政府号召下成为了当地第一批办“农家院”的人。
  岳志云的院子里,无线局域网、健身器具等时尚元素一应俱全,热乎乎的土炕和蔬菜景观温室大棚,以及实惠的房间价格,让这里在2014年、2015年的雪季都住满了滑雪爱好者。
  “前几年累计投入的上百万元眼看着就要回本开始赚钱了。”岳志云向媒体透露,现在崇礼的年轻人每年雪季大多到雪场打工,而村里类似的农家乐也提供了不少就业机会。
  如今在崇礼县城的主干道上,各类不同档次的酒店和旅馆已分立路旁,甚至还有几家颇具规模的星级酒店,也已扎根在这昔日的贫困县城。
 
  为了7年后的准备
 
  “自从2013年年底和北京联合筹备申奥以来,崇礼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刘庆虎介绍道,按照2022年冬奥会场馆布局规划,崇礼县将设置5个竞赛场馆,举办6项比赛。“除了尚在规划中的北欧跳台滑雪场、北欧越野滑雪场和冬季两项中心,现在已有的云顶滑雪场将设置两片场地承接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的比赛。”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开业于2012年的云顶滑雪场目前共有35条雪道,山体垂直落差在400米左右,曾多次举办国际雪联高山滑雪积分赛等大型赛事。按照规划,预计到2022年,雪道总数将扩充达到87条,总长度约为70公里。
  对此,宋志勇曾向媒体介绍:“云顶这儿的山有点儿像阿尔卑斯山,树少、面积大,(崇礼要承办的)六个项目都特别集中,都在一个区域,这是这块山地的优势。”然而,近些年来,随着气候环境的变化,崇礼的降雪量比起早年有所减少,造雪已成为各大雪场运行的重要保障。
  “目前云顶共有36台造雪机,一般而言,一个雪季只需造一次雪即可,一周左右能造出所需雪量,之后还可通过天然降雪补充。”宋志勇向表示,崇礼空气比较干燥,非常适合造雪。“就算到比赛时一点儿雪都不下,全部依靠人工造雪,赛前一个月进行,就能完成全部雪量储备。”
  另一方面,崇礼县气象台台长郭宏介绍,为了更好地进行申奥的准备工作,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雪季,崇礼第一次在县城和规划赛区内安装了四个九要素气象监测站,开始对温度、湿度、风速、风向、降水量、雪深等指标进行精确监测。
  据监测数据显示,从2013年11月16日到2014年2月28日,崇礼县城的降水量为19.7毫米,而规划赛区降水量已达到52.7毫米。
  “按照现在的准备,就是假设到时不下雪(进行的),人工造雪的水得准备充足。”崇礼县水务局副局长赵发明解释称,为预防冬奥期间可能出现的雪量不足情况,张家口将从位于赤城县以北20公里处的云州水库调水,“目前,各大雪场大都自己打井,采用2级泵站供水的方式造雪,而在调水工程完工后,都将统一从水库调水造雪。”
  除此之外,水利部门还计划在崇礼境内建设乌拉哈达水库。
  “建设乌拉哈达水库,一来可以作为奥运设施的配套,二来也能够起到防洪为主,兼顾给张家口市区供水的作用。”赵发明解释道,同时,崇礼县还将建设大型污水处理厂,将几大雪场的废水进行回收,实现充分地循环利用。
  2014年,崇礼县在环境治理和绿化上也下足功夫。一方面关停诸多采矿企业,另一方面加大了在生态造林方面的投入。“以前封山时一亩地(国家)给三四百元,一年一千多万元,去年批下来3.8个亿。”崇礼县造林站站长杨建中曾向媒体解释称,从2014年起,河北省将以4:3:3的形式,分三年拨给崇礼县总计3.8亿元的专项资金用于植树造林。
  一波又一波的机遇,已经降临崇礼,或者已在悄然到来的路上。
(资料来源:新华网、中国新闻网、《北京青年报》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