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社会 >
“状元”争夺战背后的招生乱象
2015-07-02 15:08 作者: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从今年轰轰烈烈的“状元”争夺战中,公众隐约看到了诸多招生乱象和黑幕
 
编辑整理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随着各地高考分数相继出炉,一场高考状元争夺战也拉开序幕。其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两所名校相关招生组之间的“战役”格外显眼。
  诸多网民在微博围观了这场“战役”的高潮:6月28日上午,两所大学的四川招生组在微博上言辞激烈地互相指责,称对方欺骗考生或花钱买考生行为。
  双方相关微博在当日中午均被删除。两校校方随即公开表示:对于个别招生人员的不当行为应予以严厉禁止,希望继续给考生提供高质量的招生咨询服务。
  一场被指“斯文扫地”的纷争似乎就此画上句号。然而,其所带来的影响似乎难以消除。
  在相关微博内容被删除之前,已被转发数万次,并引发了网民的评论热潮。“有辱大家风范,有失大学之魂。”有人这样写道。
 
  “特权”从何而来
 
  尽管这次微博“口水战”让人看得目瞪口呆,但近年来,几乎每年高考结束后,北大、清华两校争抢生源的消息都有传出。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2015年短短5年间,全国高校间已至少有26例“状元”争夺战被媒体披露。
  “多年来,北大和清华就拥有一种‘特权’,在放榜前一天就能拿到所有高分考生的联系方式,通常在成绩公布的前夜就开始‘电话轰炸’。”广东省佛山市一高中教师曾对媒体披露道。
  据该老师介绍,2015年6月25日12时,广东高考成绩放榜。然而在放榜之前,全省文理科排名前10名的高分学生便已经陆续收到了报喜电话,电话那头是北大或清华招生办负责人的声音。
  “放榜日当天10点多就接到了北大招生办老师的电话约谈。”佛山理科“状元”刘俊言坦言“很意外”。而在他去到学校后,“便看见了文科‘状元’何颖桢同样也到了学校跟清华和北大的(招生)老师见面。”
  最先约谈刘俊言的是北大招生办老师,“主要是介绍学校热门的专业,还有校园生活,以及问我的专业意向。”据刘俊言回忆,约谈时长一个半小时左右,而当天下午清华招生办老师也赶到学校找他约谈,内容跟“北大差不多,清华给他提供的是信息技术类的专业,希望他考虑考虑。”
  然而在得知他偏向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时,“清华招生办老师有些话说得比较离谱,说北大的经济专业很烂。”对此,刘俊言亦哭笑不得,在与北大核实该消息时,“北大老师也指责清华这样的行为不好。”
  而随后两日,刘俊言每天都会接到清华和北大招生办老师的电话,两校老师均希望能说服他跨进他们的学府。
  对此,佛山一中一名具有多年带毕业班经验的老师解释称,往年带的高分考生,均有遇到被北大清华“争夺”的困扰,“一般会开出丰厚的条件,如最好的专业或是奖学金提高之类的,多是电话约谈或是直接面谈,一般老师都不介入,由学生和家长决定”。
  与刘俊言面对的温和方式不同,今年6月24日,在重庆高考查分系统未开启前,重庆高考文科状元刘楠枫就接到了喜报。报喜的人不是他的班主任,而是北大在渝招生负责人。
  据媒体报道,当时接到电话的刘楠枫还在成都游玩,原本可以早一点坐动车归家。但由于北大与清华的招生方都在争抢刘楠枫,北大方面为表达诚意,执意派专车去成都接刘楠枫回渝。于是刘楠枫回重庆的时间,便被多耽搁了4个多小时。
  有人撰文发问:“高校是何等神通,在分数没有公布前,就拿到了原始数据,且还能按分索骥——说好的保密环节呢?说好的私隐防范呢?到底是哪些相关部门,在煽风点火暗度陈仓?”
 
  “大手笔”招生到底开销多大
 
  2014年,曾有报道这样描述:在得知某省状元的信息后,北大招生老师连夜前往,于午夜1点到达状元家乡,说服其报考北大。随后清华、中国科学院大学的招生老师也闻讯赶往。
  此消息一出,曾引来一片哗然。然而,不曾想到,2015年,比之贴身游说更为激烈的“掐架”现象在微信朋友圈被热议——“为抢高考高分学生,清华学生会主席拦车抓伤北大老师”。
  消息称,北大在某地招生组的老师开车去接一名高分考生时,“该考生已经坐上了北大的汽车,清华的人不肯放弃,将车拦了下来,最后造成交通堵塞,并将北大一位招生老师抓伤”。消息还附有两张照片,分别是两名男子站在一辆汽车前以及一人胳膊上的红印。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发出这一消息的是北大山西招生组的一位夏姓老师。有媒体记者联系到清华学生会主席刘畅。刘畅表示,自己并未开车去接学生,更没有与北大老师发生肢体冲突,该微信内容为不实消息。
  此外,云南今年的高考文理科状元刘德斌和朱俊瑞被北大云南招生组带到北京一事,也引得无数人的关注。
  对此,北大云南招生组负责人公开表示:“此前在与两人沟通时,了解到他们都没去过北京,一直想找机会去看一看。”
  为此,北大招生组特意为他们安排了一趟赴京之旅,并为他们提供了与北大教授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6月25日上午,北大数学科学学院院长、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田刚院士与刘德斌和朱俊瑞进行交流,并向他们介绍了在北大学习的情况。
  同日,在北大老师的陪伴下,刘德斌和朱俊瑞一起参观了北大和清华校园,并游览了天安门广场、鸟巢、水立方等景点。
  事实上,在争抢“状元”舍得花钱方面,从前述那些被删除的微博中可见一斑。
  其中,清华四川招生组提到,北大方面对已填报清华的考生“许以重金”“拿钱诱惑考生”。而北大四川招生组随即回应:“兄弟,过去五年你们砸钱买走的唐某、郭某,需要我讲吗?”
  对于中学来说,“状元”还意味着更好的生源。
  “其实产生一个高考状元,有太多偶然性。”湖北华师一附中的老师曾坦言,尽管如此,中学对于“状元”的渴求依旧是热切的,“学校出一个‘状元’,便可3年不愁生源。”上述老师解释道。
  据媒体报道,曾有招生老师透露,一所知名的外国语中学的全校最高分考生,此前的理想一直是报考华东地区的一所著名高校,在与学校招生老师交谈时也表达了这样的愿望。然后,在班主任老师劝服下,这名学生不久后将“一直的理想”改成了北大。
  有评论称:“公立大学拿国家的钱和资源来抢生源,不仅不利于推动招生公平,而且对‘状元’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虽然看似众星捧月,但他们其实并没有多少选择的自由,而成了家长、地方跟大学讨价还价的筹码。”
  还有人认为,如果当真做个调查,在争夺状元这回事上,当事高校付出的成本,恐怕足以给为数不少的贫困生“免单”。“重点高校吃的都是财政饭,如此豪气阔绰地“抢”,游走在规则底线之外,就不怕巡视组盯上?”相关评论写道。
  值得玩味的是,法治周末记者在2013年的媒体报道中看到,北大招生办曾在高考志愿填报咨询阶段,明确拒绝少数企图向北大索要巨额奖金、进行讨价还价的所谓“状元”。招办负责人表示,北大要用实际行动切实坚守教育工作者的良知、责任和诚信,使教育回归本质。
 
  是否需要监管部门介入
 
  难以否认的是,对于许多高分考生而言,报考北大或者清华,似乎都是一种较为理想的选择。实际上,从数据来看,许多“状元”也正是被这两所大学招收。
  今年高考结束后,某机构发布《2015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从1977年恢复高考到2014年,北大最受全国高考状元青睐,选择就读的“状元”有784人,清华位居第二,选择就读的“状元”有618人。38年来,两校共录取了全国各省市区1400多名高考状元,占总数的80.62%。
  时间退回至2010年,北大与清华便在招录“状元”的数据上开启了“骂战”。
  彼时据北大透露,全国各省市文理科“状元”中,除两成报考香港高校外,六成以上被北大收入囊中。
  而清华提供给媒体的数据是,当年全国九成的理科第一名和近三成的文科第一名报考清华。
  其中真假,至今未得证实。
  多年来,面对高考“状元”热,教育部一度要求对“状元榜”进行冷处理。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自2004年起,教育部就明确提出叫停“炒状元”,高校也不得对新生成绩进行排名。
  然而,10年过去了,教育部的呼吁收效并不大,“状元”仍是录取期间全国最引人注目的话题。
  2007年,重庆曾试图将“禁止学校炒作高考状元”写进《重庆市国家教育考试条例》,最终因为争议较大而取消;2009年,江苏省教育主管部门下令禁止公布高考排名,但却引出了一堆“疑似状元”;2010年6月,海南、广东、江西、江苏等地的教育部门又先后发布规定,禁止宣传炒作“状元”,但效果依然并不乐观。
  2015年2月15日,教育部再次下发《关于做好2015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明确“26个不得”禁令,其中包括:“不得在录取工作结束前以各种方式向考生违规承诺录取或以‘签订预录取协议’‘新生高额奖学金’‘入校后重新选择专业’等方式恶性抢夺生源。”
  然而,如此多的规定之下,抢“状元”大战依旧到来。
  有评论认为:这些年,炒作状元已经完全成了“停不下来的节奏”。今年,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依然在呼吁,“停止以任何形式宣传、炒作高考状元和高考升学率。”不过,这样的声音,早就湮灭在热火朝天的状元情结里。
  还有媒体发表评论称,删除微博无法平息骂战,建议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公众隐约看到了诸多招生乱象和黑幕……其中所揭露的诸多不正当招生手段和行为,可能涉嫌违法违规。”而要终结“生源恶战”,则还是要回到高考改革、教育改革的命题上来,这篇评论结尾写道。
  6月29日晚,教育部新闻办官方微博“微言教育”回应称,教育部已要求相关高校遵守招生工作纪律,切实维护招生工作秩序。
 
  都被“困在局里”
 
  “大家明知状元并不意味着就是需要的人才,各高校却把招到多少状元作为重要的招生政绩不惜采用各种手段,都是‘面子工程’所致。”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的话说,把招生老师逼得斯文扫地的正是不健康的高校政绩观,而这种政绩观的背后又是分数论英雄的高考制度。
  对此,北大招生办公室主任秦春华亦称:“‘招生乱象’的根源可能在于目前各省区市普遍推行的高考后知分填报志愿的方式。”
  据秦春华介绍,目前全国有3种高考志愿填报方式:一种是考前填报志愿;另一种是高考后估分填报志愿;最后一种高考后知分填报志愿的。
  “具体来说,在高考后知分填报志愿的方式下,一方面,高校为了争取最优秀的生源,一定会采取各种措施,确保目标学生能够填报本校。另一方面,考生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利益一定会采取各种措施,和高校进行谈判。”秦春华解释道,“高校招生的根本目的在于人才培养。高考后知分填报志愿方式所带来的最严重的政策后果是,它违背了教育规律,改变了人们的心理和行为预期。”
  然而在北大招生组工作人员孙世鳌看来,招生乱象成因不在高校,相反高校也是受害者。“长期以来,社会对高校招生质量的评价是见分不见人。在这种价值判断体系下,高校尽管万般不愿,也被裹挟到这场生源争夺战之中。”孙世鳌说,只要制度不变,社会对北大、清华的期待依旧,他们的招生标准就没有多少余地,双方都是“困在局里”的人。
  “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在为那种无聊的事情而奋斗着,是不是?”连续3年参加清华高考招生工作的李全旺也有些糊涂了。他理想中的招生是学校以各自特色吸引学生,“我们就坐在桌前等着学生来咨询,走的时候,互道珍重。让孩子安安静静地回去填志愿,这才是招生。”
  中青报评论员曹林曾总结,北大清华之间的竞争一直都很低层次:“进大学之前,比谁的分数高,比谁‘掐’到的高考状元多,比谁招的学生更优秀;学生毕业后,比谁的毕业生中高官多、名人多、富豪多。或者是比哪个学校获得的国家拨款多,哪个学校校庆时出席的领导官更大……”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倘若两大名校一直就比这些,距离“世界一流大学”究竟会更近还是更远?
  (资料来源:新华网、人民网、央广网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